中共政權為什麼要面臨全面解體

重任


【正見網2020年07月29日】

中共從1949年執政到今天已經71年,它執政的幾十年來,不僅給中國人民帶來無盡的痛苦、無窮的災難,而且危害了整個人類。物極必反,面對國內外的反共大潮,中共已經徹底走向末路,再無迴轉的可能,中共的政權已經處於解體的最前夜,中國人民即將迎來沒有中共的中國。那麼今天的中共政權為什麼一定會面臨解體呢?

第一、理論錯誤。理論是實踐的指導與方向。現在人都知道選擇大於努力,如果方向選擇錯誤了,無論如何努力,不但達不到目標,還會適得其反。中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其理論基礎的政黨。大量的史實證明,馬克思信奉的是撒旦教,並且是撒旦教的教徒。其創建的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與理念也是出自於這個撒旦邪教,撒旦是人類共認的最大的魔的代表,它是以毀滅整個人類為其存在目的的邪惡生命。以這種理論指導下創建的學說本身就是邪惡的,信奉與傳播這種理論最終的結果是將自已與他人全部帶向地獄。所以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宣言的開篇就已經給人帶進冥界之場。這種理論欺騙了人類,信奉這種理論的人真是可悲可嘆。

第二、道路錯誤。中共從成立之初就是蘇俄扶持的政權。蘇聯提供給中共的是具體如何奪取政權及奪權後需要採取什麼樣的社會制度的理論與實踐。然而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東歐劇變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塌,整個社會主義國家90%全部處於解體,這些國家的人民最終選擇了走向自由與民主的光明大道。這已經證明了社會主義道路是完全錯誤的,是違反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中共為了手中的權力,不想退出歷史舞台,並採用各種改良的方式想拯救自已註定失敗的命運,雖然這種方法可以暫時得到延年增壽的表面效果,但仍然不能改變歷史前進的車輪和社會發展的必然規律,因為這種背離宇宙與人類社會發展規律與歷史大潮的邪惡註定會被歷史潮淘汰。

第三、罪惡滔天。量變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發生質變。中共從成立到現在的99年裡,殺人如麻,壞事做絕,罪惡滔天,邪惡至極,到今天已惡貫滿盈,到了該被清算與報應的最後時間。打開中共的歷史,它近百年來的所作所為真是罄竹難書。從1921年成立到1949年建政前,中共從大規模清理中共內部AB團,到可怕的延安整風;從綁架公民人質、種植鴉片為中共籌集軍費,到與日本侵略者暗中勾結,合謀打擊抗戰的國軍;從與國民黨奪權的幾大戰役中強迫百姓充當炮灰,到推翻合法的中華民國政府。從1949年中共竊政後,中共從鎮反、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到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從八九年鎮壓愛國學生,到九九年鎮壓法輪功;從鎮壓各種宗教信仰,到鎮壓少數民族;從破壞傳統文化,到毀滅人類道德;從污染山川河流,到破壞生態環境;從培養龐大的腐敗貪官,到黃賭毒無處不在。近百年來,有一億多的人口及無數的家庭死於中共的惡行與統治,中共對中國人民及整個人類的破壞是無法估量的。善報必報、因果循環是人類的鐵律,邪惡至極的中共怎麼可以逃脫歷史對它的懲罰呢!

第四、內部分化。中共統治集團對外一直欺壓與迫害人民,對內在利益與權力的驅使下也鬥爭不斷。經過多年的矛盾積累與時間沉積,目前中共內部出現了以習近平為代表的習派,以趙樂際為代表的江派,以胡春華為代表的團派,以及中共元老派,自由民主派、太子黨派、紅二代派系等等,這些派系與習之間,這些派系與派系之間,都出現了嚴重的分歧與矛盾,甚至有的矛盾已經達到你死我活的程度,江派曾多次對習暗殺就足以說明這種鬥爭的嚴酷性與不可調和性,與此同時,習近平當局對黨內的自由與民主派也進行鎮壓,並將黨內直言的紅二代任志強等大佬級人物收監。與此同時,習對支持它上位時的胡、溫的建議也聽不進去,因此中共的內部已經先亂了起來。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將家屬與情婦、資金轉移到海外(據悉僅中共現政治局常委韓正在美國的存款就達35億美元,其情婦也移居美國),手裡握有多個假身份與假護照,以備隨時逃離中共,中共內部高層已明顯出現末日心態。

第五、 國人覺醒。近日美國一位議員在演講中提到「中共不怕美國,中共最怕的是中國人民的覺醒」。其實,中共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大地上統治這麼長時間,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國人民沒有覺醒。這就好比是一個人,如果他睡著了或神志不清時即使睡在狼窩裡,也不會感到害怕。但當他清醒時一定會選擇不顧一切的逃離。同樣,當人民認清中共是一個邪惡的政權時,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擺脫中共。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後,中共的魔鬼畫皮第一次曝光在世界人民面前,很多中國人民覺醒了,並已有3.59億多人在《大紀元時報》公開宣布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惡組織。三退的人群中包括中共的黨政軍司法各級官員、學生和普通民眾,並出現了一個單位或一個部門集體三退的畫面。最近,帶有政府官方機構性質的公益組織——中國紅十字會向全國募集水災捐款卻只收到民眾2000元的捐贈引發社會熱議。這明顯看出國內民眾對中共的政府已經喪失了起碼的信任,民眾已經開始大面積覺醒,中共執政的根基已經出現崩塌,離解體為期不遠矣。

第六、 改革失敗。中共最能向民眾吹噓的就是最近三十年所謂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成果。中共政權之所以存在這麼多年與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在經濟領域施行的所謂市場經濟與改革開放,引進西方資本及技術有重要因素,否則中共活不到今天。但是,中共的經濟改革,是建立在獨裁與專制政治基礎之上,雖然在短期內可以顯現經濟優勢,時間一長註定走向失敗。三十多年來的實踐證明,中共的這種經濟改革真正受益者只有那些手中握有權力的中共官員,而付出了勞動與智慧的中國老百姓卻並沒有在這樣的經濟改革制度下真正獲益。中國人目前不僅要自已背負養老、醫療、教育三座大山,尚有6億人月均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幣,有9.5億人月收入不到2500元人民幣,而中共官員貪腐小則幾百萬、幾千萬,多則上億元數億元的案例卻早已司空見慣耳熟能詳。中共畸形的經濟改革造就了中國今天成為社會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因此中共唯一值得炫耀的經濟改革其實是徹底失敗的,是不能拯救中共滅亡的。

第七、世界圍剿。客觀地講,由於中共的偽裝與欺騙,再加之利益上的收買與交換,國際社會對中共本質的認知上是不足的。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已開發國家,甚至一度認為只要中共經濟水平提高了,中共的文明程度也自然會相應提高,於是無論在經濟貿易還是國際合作中,都給了中共廣泛的空間,甚至支持中共獲得奧運的舉辦權。但是自從美國特朗普上任以來,對中共的本質在認識上逐漸清晰,一改過去對中共的靖綏政策。尤其是2020年這場瘟疫,由於中共的刻意隱瞞使其擴散到全世界,並且造成世界幾十個國家上千萬人口的感染,幾十萬人死亡,給整個世界經濟及國際正常秩序造成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再加之中共公然違背中共對國際社會關於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及《中英聯合聲明》,強推港版國安法,引發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怒,並開始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美國、英國等七國集團,歐盟、澳洲紛紛向中共表達抗議,並已經並相繼採取更加有力更加嚴厲的政策,在全世界範圍內對中共從政治、經濟、科技、貿易、文化、軍事等多方面形成反共大聯盟,中共當政以來沒有任何一次遇到過如此大範圍受到全世界如此大範圍的全面圍剿,可謂是在劫難逃。

第八、天意使然。按中國天人合一的傳統理念,人類當出現特別重大的事件時,天意會通過一些方式會表達出自已的意思。雖然天不會直接開口說話,但是他會通過人能看到、接觸到、感覺到的一些人、事、物的發生,來表達上天的意思。關於中共的滅亡其實天意早在2002年6月就已顯現,貴州平塘縣掌步鄉桃坡村的村書記發現了一塊2億多年前的百噸巨石,在石頭斷開後的橫截面上出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每個字有一尺見方,均勻排列。後經中共幾次派專家檢測,確認文字是自然形成,非人工所為,由於此事已無法隱瞞,沒辦法中共只能在對外宣傳時將「亡」字去掉,並將此石取名為「救星石」,但是所有到現場參觀的人,或看過視頻或圖像的人無不發現是「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河南林縣石板鄉境內的太行山東麓有一塊被稱作「太行山第一奇觀」的「豬叫石」,該石在千百年來,每當人類社會要出現什麼大事時,總是傳出叫聲,並能傳到百米之外。近年來,該石總是叫聲不斷,當地人知道人類又要有大事啦,很可能要改朝換代了。2020年6月26日,在貴州畢節市威寧縣秀水鎮堅強村的大山裡,突然傳出巨大而低沉的叫聲,有人稱之為「龍吟」「虎嘯」,每天來這裡觀看的上萬的民眾把山都站滿了,當地居民有的害怕出大事搬走了。另外,從2020年開始,從年初的大瘟疫,到現在南方的大洪水;從內蒙古的爆發的鼠疫,到雲南普洱出現的蝗災;從新疆的六月飛雪,到海南的七月飛雪;從日食,到帶有冠狀病毒形狀的冰雹。這些天象合在一起,足可以表達目前確是一個風雨飄搖、大廈將頃的朝代末期的天象無疑。

中共解體是天意,中共倒台更是民意。中共解體後,中國才能真正的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中共退出歷史,中國人民才會迎來真正美好的生活,人類才能獲得真正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