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強制採血看中共邪性

向真


【正見網2020年08月22日】

明慧網報導,八月二日上海市石門二路派出所四個警察,到七十歲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沈芳家敲門,老人不開門,警察就叫鎖匠,強行打開家門。四個大男人按住老太太的身體,抓住她的手腕,強行採血,沈芳不配合,責問他們為什麼要采她的血?這些警察欺騙她說:「這是『國家規定』的」。沈老太太因為年歲大了,擰不過他們,被強行采了血。

其實,上海浦東新區近期已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強制採血,還有按指紋掌紋、錄聲音、照相等。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警察就直接綁架。中共警察給法輪功學員強行採血,也不放過老人。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山東德州市現年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宋寶蓮,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強行採血後才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中使館前的集會上,曾是飛機設計工程師的法輪功學員王威廉講述了自己被中共非法關押期間,遭抽血採樣的經歷。他說,「我在媒體上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與我有同樣遭遇。據加拿大資深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報告分析,這種大規模對法輪功學員的採集血樣是中共活摘器官、進行血型匹配的一個步驟」。

中國法律明文規定,公民人身權利不受侵犯。在冠冕堂皇的「依法治國」口號下,中共不僅侵犯民眾的人身權利,監控手段也逐步升級:攝像頭廣布全國,濫用大數據、人臉識別與姿態識別等技術,強制採集個人信息等行為屢見不鮮,強制採血的瘋狂行為僅是其中一端。

中共警察對公民強行採血,強制採集個人信息的惡行,已公然觸犯法律。有法不依、執法犯法的行徑,在中共號稱這個「人權最好時期」卻不斷上演著。中共內外交迫之際,不擇手段的加強監控民眾,只暴露出它末日的恐懼心理,卻盡失民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出於妒忌學煉法輪功者眾多,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對中國大陸的學員進行大抓捕,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進行了全方位的鎮壓,編造彌天謊言,厲行信息封鎖,一場鋪天蓋地的誣衊陷害就此展開。

中共與江氏集團採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在其縱容、包庇下,更施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酷手段,迄今至少有四千五百多名修煉者被迫害致死,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與監獄中遭受慘絕人寰的各種酷刑折磨,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遭販售牟利並焚屍滅跡。

歷經漫漫二十一年,中共至今仍不遺餘力的對無辜民眾加劇迫害。據不完全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上半年有39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去世,其中15人在中共的監獄、看守所與派出所非法關押時被迫害致死;上半年另有5313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警察綁架騷擾,13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庭審100場,批捕66人,構陷到檢察院、法院388人。

警察應當是人民的保母、正義的化身,職司懲奸除惡、濟弱扶傾,中共警察反而綁架騷擾、強制採血,加害善良民眾,違背了一般人的基本認知。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且長期持續的罪惡,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隨著真相廣傳,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六千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紅魔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省平塘縣驚現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六字位於距今2.7億年的二疊統棲霞組深灰色岩中,沒有人工雕鑿及人為加工痕跡。這不啻蒼天明示:中共滅亡已成定局。

法輪功學員煉功健身,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無端遭受中共迫害。從警察強制採血的惡行,人們看到了背後的邪黨魔性。中共是「反人性、反自然」的流氓集團,它侵犯人身權利、踐踏信仰自由,殘酷迫害法輪功,斫傷基本人權,完全悖離普世價值。

邪不勝正是宇宙運行的法則,亘古不破。專擅「假、惡、鬥」的中共,根本無法撼動這群實踐「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只是在迫害中毀滅中共它自己。真相大白天下,世人守護善良,就會讓這場殘酷迫害早日結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