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浩蕩佛恩 精進不怠

美國洛杉磯青年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9月1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來自江蘇省的一名八零後學員,2008年開始我在上海讀大學,那時我正在上海的一所三本院校讀大學,我的高考成績原本可以順利進入上海的一本院校,但卻因志願填寫問題陰差陽錯、稀裡糊塗地念了一所三本院校,我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的我開始沒有了人生的方向,進入了無比迷茫的負面情緒中。當時的自己,為了排解這種迷茫的負面情緒,經常會去基督教的家庭教會和教堂讀《聖經》去尋找心靈解脫的答案,但《聖經》裡晦澀難懂的語句使我並沒有從中找到能使心靈解脫的法。

人生的路總是充滿著未知與驚喜,大法一線牽,上大三時,在我人生最迷茫、最無助的時候,我有幸遇到一位朋友和我講法輪功真相,給我看《轉法輪》,在他的影響下我開始修煉大法,他後來成為了我的先生。大三時期我作為新弟子得法了,我感受到修煉的美好,我的人生因此有了方向,處處都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與希望。修煉後,我身心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高中時期的鼻息肉再也沒有復發過,從修煉以前的消極厭世,變得樂觀開朗起來,內心深處充滿著陽光與希望。

走入修煉後,阻撓和干擾就沒有間斷過。家裡人都反對我修煉,我和家裡人關係變得極其緊張,我母親幾次以斷絕母女關係相威脅,逼迫我放棄信仰,我父母甚至以擔心我保護我的名義向學校舉報了我煉法輪功的情況,學校老師和領導知道後對我嚴密監視,派住在同一宿舍的黨員同學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大三結束的時候,學校以我煉法輪功會影響同學為由拒絕我住校,我被學校趕出了宿舍。 我知道那些阻攔與干擾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但是不會因為你才走進來,修煉的標準對你會降低」。我是那麼的幸運,在人生最迷茫的時候能沐浴法光,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給你鋪路呢嗎?」「越碰到魔難、越碰到不高興的事情的時候越能夠反過來看問題:這都是給自己提供修煉的台階、提高的台階。」我只有趕快消掉這些業力,才能往上修、才能真正提高。

大四實習期間以至畢業後,我憑著自己的努力成功地進入了一家上市公司做行業研究員的工作,在生活中、工作中,我按著「真、善、忍」的要求不斷的完善著自己,也在住的地方建立了資料點,但因為自己剛得法,很多地方都沒有修到位,修的不紮實,著急的心被舊勢力利用了,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剛畢業的半年,我因去上海高校發放大法真相資料被邪惡綁架,那時自己大學剛畢業,人生才剛開始,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遭受牢獄之災。

我被上海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我絕食絕水抗議中共的迫害。幾個管教把我強行送往監獄醫院,對我野蠻灌食。他們把我手腳捆在床架上,用一根很粗的管子對著我的右鼻孔使勁往裡戳,我無法動彈,只能左右搖頭來掙扎,插胃管戳很久,我的鼻子被戳的流鼻血,胃管從鼻子戳進胃裡的感覺,極其痛苦。

2013年7月31日,我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在法庭上,我不承認中共給我安的罪名,我沒有認罪;同年9月5日,我被送往上海市女子監獄服刑。在獄中,我被強迫抄監規、被罰靜坐、被迫長期觀看污衊法輪功的影像資料、被迫長時間做奴工,糊紙盒子,劣質膠水裡面的甲醛及各種化學揮發劑使我鼻粘膜受損,經常流鼻血。監獄裡文革式的批鬥氣氛,讓我長期處於高度的壓抑。

對於入獄時只有23歲的我來說,在獄中的這些經歷反而使自己更加看清中共的邪惡。出獄後,為了讓自己有一個自由修煉的環境,在2018年12月,在多位同修的幫助下,我帶著孩子來到美國,希望自己能跟上海外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腳步,精進不怠。

去年年底,在一個同修的介紹下準備參與營救平台打電話的項目,從購買合適的電腦,到聯繫技術同修安裝撥打電話的軟體,中間的過程充滿了干擾和阻攔。第一次申請A帳號付好款以後就立即被封了,隔了兩三個多月第二次申請A電話工具帳號打了兩個禮拜再次被封了,我心裡一直堅定一念,就算A電話被封也阻擋不了我打真相電話。我就一直用手機撥打,後來也使用學員研發的B電話。雖然我還在媒體工作,家裡還有一個兩歲多的孩子需要照顧,打電話也通常選擇孩子入睡後打,一般都是打北京時間的下午。我覺得打營救電話很重要,在自己修煉的提高上非常顯著,在這被中共病毒籠罩的關鍵歷史時期,打電話真的舉足輕重。

從一開始接通電話後很緊張,只能照著稿子讀,到現在能比較自然的與對方溝通。雖然還沒有能像營救平台的其他同修那樣每個電話都能慈悲溝通,但我相信只要我堅持下去,一定能修出更大的慈悲而讓對方明白更多真相,從而為自己選擇好的未來。每當我碰到有罵人的,有立即掛斷的,有放「國歌和習某某講話」來回應的,當電話掛斷的那一刻,我心中就經常感到難過,如果這些人以後再也碰不到大法弟子給他們講真相,再也不了解真相,那麼這一次的電話舊勢力很可能就會因此定下來把他們淘汰了,因為舊勢力覺得他們拒絕聽真相就說明已經表過態了。每次想到那些不接電話的可能將永遠失去機會就覺得自己很慚愧沒能使其明白真相,但是正法中慈悲與威嚴是同在的。

有一次,在打5月15號的山東濰坊專案時,有一個派出所的科員接了電話說他恨死共產黨了,以前在派出所干過,我就講現在共產黨要倒台了,江澤民被30多個國家告上法庭,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案子,趕緊退出來,我給他起了名字退了黨,讓他記住九字真言,他說記住了,謝謝你,就匆匆掛電話了,我都沒來得及問他以前在派出所是否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於是我又再次打過去,他告訴我他得了武漢肺炎在一個機倉裡隔離,他說信號不太好,我讓他趕緊誠心念九字真言,跟他講很多被病毒感染的人都念好了,他又再次匆匆掛斷了,我真心為這樣的生命著急,再打過去又不接了,隔了一天,我再打過去想要跟他講清真相,他一直重複說「你們天天過來騷擾別人,我在治病,我需要安靜,不要打擾」就又掛斷了。後來好幾次電話也都不接了,也不知道這位眾生現在如何了,我感到很遺憾沒有問到他曾經在派出所是否參與過迫害,如果參與過,那麼是需要實名退黨或化名加上工作單位才能算真正得救的。如果沒有參與過迫害,那麼他退黨並記住大法好應該是能得救的。登記三退時應該抱著嚴謹的態度,我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否能幫他做三退,假如我沒有真正救了他,那也是我的遺憾。

還有一些人是靜靜的聽的,哪怕是幾十秒我都要把最核心的真相信息告訴他,哪怕這一次他沒有正面的態度,也會對控制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起到震懾的作用。 在打電話時,如果旁邊有人幫著發正念效果是很好的。我打電話時我先生如果能幫我發正念,打電話的接聽率就比較高。

我想起有一位開了天目的同修曾經交流過她打營救電話的體會,她說她在打電話時,看到對方身體周圍的場中有一團一團邪惡的黑色物質在飛過來,把她弄得頭昏沉沉的。在人這層空間好像是在平平常常地打電話,沒有什麼感覺,但在另外空間真的是正邪大戰,這正邪大戰是那麼的激烈,隨時隨地決定著生命的去與留。人這層空間沒有大的感覺,是因為人都在迷中,救人也都得在迷中去救,可是師父的法把很多迷都說破了,師父說發正念是有威力的,那麼就一定是有威力的,另外空間的邪惡一定是膽寒的。就看我們自己信師信法能做到什麼程度了。

有一次我在給大連某派出所副所長打電話時打了四次未接,我還是想要耐心的撥滿五次再放棄撥打,第五次電話鈴響了很久快要掛斷的時候他接了,靜靜的聽,我講了7分多鐘的時候,樓上孩子突然大哭醒了,這時是半夜1點多,孩子在這時很少醒來的,我意識到這就是另外空間聚集過來的干擾,但我還是接著跟這位先生講真相。我打一次他就接一次,所有基本真相都講過一遍,對方就在電話那頭靜靜的聽,最後給了他翻牆網址。像這樣對方沒有回應靜靜的聽的人有很多,只要他們願意接,我們就得把更多真相講給他們聽,他們不回應可能是怕心,可能是辦公室環境不方便,總之,我得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才能更好的救人。只要他願意聽,就有被救的機緣。

有一次我先生幫我領了案,每天我們各打一包公檢法的電話,有一次他領到的是第7和第8號,後來去神電領電話的時候發現第8號案有兩個不同的案,編輯序號寫錯了,有兩個8號,當時我就悟到,這絕非偶然,這樣的事情很少發生,既然發生在我們身上,一定是師父在點化我們要多打電話多救人。

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過:「你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中所碰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哪怕是一件小事、一個人的一個想法,你在講清真相的時候碰到的各種各樣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簡簡單單的,可是你們只有抱著慈悲的心去做才行。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講真相中你的心要是被常人心帶動了,就什麼也做不了了。講真相中常人聽信了中共邪黨早期在媒體上的造謠宣傳,對大法弟子有誤解,對你凶,或者不願意聽你講,這個時候你的情緒要被他帶動了、憤憤不平、不高興,甚至不太理性,那你這個真相就講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實際上邪惡也在利用著常人對大法弟子的誤解不斷的在思想上加大牴觸。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裡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那麼這個時候對人講道理他就會聽了,你就會破除他被中共邪黨灌輸的那些個謊言,就會把他的心結打開。」

雖然自己與平台上打的好的同修相比還是差的很遠很遠,但只要有一顆救人的心,就會趕上那些平台上做的好的同修。打電話真的有如雲遊,遇到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人,在面對這些眾生時,有的辱罵,有的傾聽,有的兇狠,有的善良,這些眾生都在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而我也同樣在歸正自己的修煉狀態。

來到海外,環境寬鬆了,迫害形式就轉變成溫水煮青蛙了,如果不時時警覺,就會越來越被安逸心侵蝕掉精進的心,而被邪惡鑽空子,成為另一種形式的迫害。唯有時時鞭策自己:此生為何來?在歷史的最關鍵時刻,把自己洗淨,把自己救了,唯有實修好自己才能去更好的救別人。銘記浩蕩佛恩,精進不怠,以報師恩!

以上是我的一些修煉體會,我得法時間短,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