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平台實修救人

韓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9月12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交流的題目是「在營救平台實修救人」。

一、救度主流社會眾生

師尊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中講: 「我不是歧視誰,我是要針對主流社會把救人的門打開,我要救所有的人!只有打開主流社會的門,才能使整個社會打開。」

因為營救平台的需要,九年前我從RTC退黨平台來到營救平台。後來漸漸認識到營救平台的重要性。師尊講過:「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那麼那裡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更好,應該在教訓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的更正,應該叫更多的眾生得救,應該發揮大法弟子主體的作用。其它地區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大陸這個大法的主體在做,在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也協助著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我認識到營救平台的作用就是配合大陸大法弟子的需要,徹底清除中國大陸公檢法司系統的一切邪惡,減輕大陸大法弟子們的壓力,使他們能夠大面積救度眾生。而且震懾邪惡,抑制邪惡,使他們無法肆無忌憚的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大陸的公檢法司系統是屬於中國主流社會,我們不斷的像扒洋蔥似的給他們——這些為法而來的生命——講清真相。相信他們,終有明白的那一天。

在平台除了每天各個組別撥打營救案例,每月至少還要進行一、兩次大型專案行動。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進行了15次專案。每次專案結束後,通過同修分享專案撥打的經驗和心得交流,讓我在參與平台專案中逐漸成熟。尤其今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我認識到救人的緊迫,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

二、風風雨雨 修煉之路

師尊講到:「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其實很多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說,我現在去講真相,好像現在是去講真相,你平時就不是講真相。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我每天上班都要帶一些真相傳單和蓮花,送給有緣的眾生,並為他們做三退。

首爾華人街大林站附近有一家名為「人民公社」的飯莊,就在我們清潔的樓房隔壁。有一天,我往裡面一看,飯莊的吧檯和三面牆上貼滿了老毛頭的畫像。從那天起,我每次路過都要發正念清除 。而且告訴大林站的負責同修,去給那飯莊老闆講真相,不要毒害世人。同時我也把《九評共產黨》小冊子放到飯莊的吧檯上。平時也一直發正念剷除那一空間場中的共產邪靈。大約過了半年,那家飯莊 改頭換面,換成了韓食店。感恩師尊加持弟子們,清除邪惡老巢。

每次出門坐巴士或地鐵,給中國人講真相、發傳單,多半是拒絕,不像在景點講真相揮灑自如。 我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不願意在地鐵講真相的原因,是看不起中國人,覺得他們素質差,被中共邪黨教育的很沒禮貌。再深挖一下,原來是自己有妒嫉心、顯示心、分別心、歡喜心,更深一步找到自己沒有達到師尊要求的『慈祥慈悲』的面對眾生。我下決心改掉它,突破這個障礙。

有一天,坐地鐵時隔著幾個座位有兩位女孩說著中國話,發正念清場以後,克服著怕被拒絕的心,走過去祥和的說:你們好,歡迎來韓國旅遊,是中國人嗎?她們也和善的說,我們是台灣人。我很友好的遞給她們真相小冊子並講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真相。她們都沒有拒接聽真相。

從那以後我就本著:講真相是我的使命,眾生聽不聽是他們的選擇,就是給他們機會,就是幫他們清理。

打營救電話九年了,以前結合著景點講真相,5年前開始認識到對中共大使館發正念的重要性以後,我就參與了對中共大使館發正念一小時的項目。在師尊的加持下,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發正念的威力。

開始去中共大使館,冬天和下雨天特別陰冷,面對世人,還有與同修之間的摩擦當中,我學會放下自我,放下執著,也隨著正念越來越足,環境也越來越好。當然期間也有過許多干擾。 因為我是星期天的第一時間段9:00-10:00去發正念,莫名其妙的總是不能準時到達,後來找到自己遲到的原因,也意識到自己是被干擾。下決心,早上寧可不吃不喝,也不能遲到。從那時開始總能做到提前17分就能到達,謝謝師尊加持。

有一次,發正念不到20分鐘,開始下中雪,大使館前面值班員警們開始撐起了雨傘,慢慢下起鵝毛大雪,而且刮著風。我想一會發正念結束,上樂天連鎖店買一把好傘。轉念一想,不對,這雪越來越大,來往的眾生,他們忙著避雪,會加快步子,就不看真相展板,這雪必須得停。我求師尊加持,發出強大的念力,徹底解體中共大使館空間場直至北京老巢的一切共產邪靈黑手爛鬼,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滅。雪漸漸越來越小,過十多分鐘,雪就停了,感謝師尊加持。

我們發正念地方的背後,原是台灣大使館,現在換成咖啡連鎖店。有一天,我們的地方被咖啡連鎖店施工車擋住了,心微微一動,這怎麼發正念呢?轉念又一想,「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默默的原地不動發著正念,隨著心越來越靜,一下就看清邪惡伎倆,想干擾我們清除邪惡。非常感恩師尊,加持弟子定力,走過干擾,走過魔難。每一次在中共大使館的正邪較量中,也加強著我打營救電話的接通率,也讓對我救度大陸公檢法司眾生充滿信心。

從去年開始,慈悲的師尊安排我負責清除黑窩專案組平台,讓我真正認識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

師尊講:「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提醒》)

前一段時間,煉功少了,腿疼伴隨腳後跟疼,又後來膝蓋疼。 我一方面加緊煉功呢,平台就給疏忽了。時間有限,好難呢。

而且我們專案組幾年來,一直沒有上午值班,所以比別的平台案子打的少。有一次,一位同修提醒,一起學法的同修問為什麼你們平台沒有上午上線值班? 師尊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 道法)

我想是該做這一部分了,怎麼辦?自己不能全天上線,只有星期天,還是11:30以後呢,自己修煉也不能得到保障,這個協調還能做下去嗎?

師尊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講,「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我否定了自己的負面思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在師尊的加持下,我意志堅定。我選一位幾乎每天不落的上線撥打電話的精進同修,讓她每天上午在平台上,負責上午值班。隨後有同修陸陸續續上來領案。這樣開始了,上午排班撥打了。從那以後,我們平台 ,每天幾乎能完成40個案子了。同修們也士氣大增。然後我又選一位同修負責下午排班,這樣也減輕了另一位協調同修的負擔,因為她也要去上班。謝謝師尊加持救度。

前一段時間,營救平台重新組建新手培訓平台,為疫情關係不能繼續講真相的各個國家的同修們,創造條件,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為眾生負責,多多救人,勇猛精進。我們平台同修支持培訓平台中,我放下了私心,同修有才華,不能大材小用,因為我們是整體,也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參與到「清除黑窩專案組」,我們經過被迫害的同修都知道,大陸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們的處境和他們的艱難。我也非常感謝我們「清除黑窩專案組」的台灣同修們、紐西蘭同修們、加拿大同修們、日本同修們、韓國同修們,常年堅守,撥打著最艱難的營救監獄同修和眾生們的電話,了不起,謝謝同修們。

三、結語

最近深深體會到,師尊就在我們身邊,時時刻刻看護著,點化弟子 。而且自己以前的執著看淡了,放淡了,同修就來幫我解決,幫我做,感恩師尊,無以言表。以上是我近期的修煉心得,層次有限,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

最後恭讀師尊經文,與同修們共勉。

「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什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么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們 !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