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火爆脾氣消了

山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10月14日】

修煉之前,我是一個驕傲、強勢的女人。我和丈夫在性格、脾氣、家庭差異很大,兒子說:「您倆就是南北極,水火不容。」我倆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修煉之後,在真、善、忍的法理的指導下,我逐漸的學會謙卑、溫柔。為此,我們夫妻和睦了,每次遇到矛盾很快就化解了,丈夫也總是轉陰變晴笑著收場。

話說最近丈夫一連兩天朝我發脾氣的事。

近幾年,婆婆不能自理了,兒女輪流侍奉。這一天,我先把婆婆的飯菜做好,然後把婆婆臥室內的坐便器洗刷乾淨,地面擦乾淨。然後捧出大法書帶著婆婆學法。我讀一句,婆婆跟著學一句。一會兒,尿騷味嗆得我張不開嘴。我一看婆婆身子下的床墊子應該換洗了。

我喊丈夫幫忙,丈夫正在看電視,很不耐煩的說:「就你毛病多,還用得著天天換嗎?」

「你光把媽拉起來,我來換墊子。」我和顏悅色的說道。

隨後,我把換下的墊子放到洗衣機裡準備洗,一看旁邊一些尿墊和毛巾被,散發出尿騷味兒,我順手一起放進洗衣機。這時,丈夫剛把婆婆抱到床上,他看見了,大嗓門喊道:「洗那麼多,你想把洗衣機弄壞了嗎?」

我為了不讓他發火,我拿出毛巾被。丈夫還不依不饒喊道:「你非得把洗衣機弄壞了?弄壞了,你買嗎?」

我一下子爭鬥心上來了,「這洗衣機不就是我買的嗎?」前年,婆婆家的洗衣機老化,輪帶鬆弛,修過幾次都沒修好。我到商店給她買來一台新的,婆婆一家人都很滿意。過後丈夫把買洗衣機的錢還給我了。

這回兒,丈夫氣的脹紅了臉,喊道:「誰拿的錢?是你拿的錢嗎?」

我立刻意識到修煉人不該和他爭吵,慌忙中,我把洗衣機的按鈕按錯了。趕緊拔下電源,重新開機。這一下,丈夫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手指著我說:「你成心的想弄壞洗衣機嗎?」

我一看這架勢,他非得要和我爭個高低。我想必須守住心性,不和他爭執。一上午,婆家的活乾的差不多了。我態度平和的對丈夫說:「我不和你吵吵。我走了。」

丈夫頓時惱羞成怒直接往外轟我:「走吧,趕緊走!走!」

我當時忍著心裡的委屈,一句話沒說,含著眼淚離開了。一路上,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首先想到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師尊告訴弟子:「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瞬間,大法的法理化解了我心中的煩惱,心情豁然開朗。

隨著我開始向內找,抓住後天形成的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我認識到那些根本不是我真正的本性,是舊勢力強加予我的,必須連根拔起,剷除滅掉!

另外,我真的感謝丈夫在修煉上給予的幫助。我也真心為丈夫著想,他既要上班,還要侍奉婆婆,十分辛苦,我應該多體諒他,幫助他,儘量減輕他的家庭負擔。

第二天中午,丈夫正在午休。忽然,烏雲密布,狂風大作,雨點「啪!啪!」打著地面下起來了。我趕緊叫醒丈夫,問他電瓶車放在哪裡?丈夫很不高興的說:「沒在車棚裡,在露天裡呢,給你鑰匙,前後兩把鎖。」

我接過來一看,是一把鑰匙開雙鎖,我還真不知道怎麼開鎖。這下丈夫氣的又發火了,大聲喊道:「你干什麼行啊,我一身的汗,你想讓我感冒了?」

我連忙說:「你告訴我怎麼開鎖?」

丈夫瞪著雙眼,沖我吼道:「是個傻瓜都會,就你不會!」他把鑰匙往床頭廚上一放,回過頭就睡覺了。

說話間,雨水嘩嘩的下起來。我拿出雨衣,打著雨傘下樓了。一看電瓶車在雨中淋著。我把雨衣蓋嚴電瓶車,才放心的跑到門口的超市裡避雨。

傍晚,雨停了,丈夫正要下樓,我告訴他:「回來時,把雨衣拿上來。」

一會兒,丈夫回來了,他拿著雨衣上來了。他笑著說:「這場雨真不小,多虧了你把車子蓋上,不然電瓶受潮就麻煩了。」

我說:「我看到雨下的很大,推車就得連人一塊淋濕了,所以我就用雨衣蓋上了。」

丈夫笑著點點頭:「嗯!還是俺媳婦聰明。」

我一邊炒菜,一邊對丈夫說:「這兩天,你天天發脾氣,我一點也不怪你,你侍奉老人,經常晚上不能睡覺,身體不舒服,心情能好嗎?我體諒你的難處。不過,你也得注意身體。」

這時,丈夫來到我身邊,我以為他看看炒的啥菜,沒想到他突然在我的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當時,搞得我一愣,只見他笑眯眯的出門了。

我也笑啦,回想剛才那一幕,我的內心深處受到震動,丈夫是個很拘謹的人,不善表達感情,此舉真是令人感到意外,也讓我感到欣慰。

我想作為修煉人,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不計較他人的語氣、態度、做法,實實在在的修好自己,踏踏實實的去做好該做的事,盡心盡責。在家庭中,作為妻子應該體諒、關心愛護丈夫,患難與共,相互砥礪。這不就是修煉人的寬容和慈悲嗎?這不就是展現大法弟子的美好形像嗎?

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