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大選的一點認識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11月08日】

大法弟子都知道,此刻是宇宙正法已經走到了法到人間的時刻,師父講法中一再講,正法歷程中,世間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成的,那麼此刻影響全世界的,全球幾乎所有的人都矚目,屏息關注的美國大選會是偶然的嗎?絕對不是的。
 
美國大選是一場世間正邪大戰的歷程,一方是要堅守神的傳統信仰,在創世主的慈悲呵護下,一步步的走向覺醒,一步步的認清了魔鬼中共的真實面目,越來越堅定的走在了抗擊魔鬼中共的第一線的人間正義力量。另一方是十幾年來和魔鬼中共長期勾結、形成一體,全面操控了西方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的魔鬼變形勢力。一方表現為雖然有很多人的缺點,但本質是善良的,內心要追求人的傳統價值的正常的人類。另一方表現為衣冠禽獸,撒謊、欺騙、亂性、吸毒、貪得無厭,為了操控世間的錢、勢而無惡不作的強大的全球利益聯盟。這場正邪的大戰,打的何等的激烈,正義的一方,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如何能夠堅持到今天?
 
個人理解,是「洪微是我做「(《洪吟二》)的師父在主掌著這一切,把正與邪、善與惡的美國大選這場大戲展現給了世人,讓每一個世人做最後的擺放,首當其衝的就是美國有選票的美國人,在大瘟疫的背景下,每個世人對大選投下的那一票,代表著這個生命對正邪的選擇,對生死的選擇,對未來的選擇。同時對於旁觀著這個過程的各民族和地區的正常的人類,也是一個觀看、反省、覺悟、回歸的過程。

那麼這一切和全球的每個大法弟子有什麼關係呢?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正的力量,是大法的捍衛者,是世人的希望。一方面,我們應該配合這樣的天象,引導世人跳出利益,看清正邪,做好最後的選擇。這是人這邊我們必須爭分奪秒的去做的事。另一方面,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有神通的,修煉二十幾年了,我們煉就了一身的神通,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瘋狂的、垂死反撲的邪惡生命,當然也是我們正法弟子必須承擔的責任。全球六千多女巫全面串聯集結,要用邪惡的巫蠱之術害人,而這其實不過是被觸動的最表面魔鬼力量的一個小小的表現,作為正法弟子的我們該如何保護可貴的世人,其實自己就應該知道如何去做了。長久的集中力量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是每個正法弟子必然的選擇。
 
做的好的同修,除了不斷的加強發正念,還不眠不休的用各種方式在網絡上、街頭上、工作環境中,結合這個人人都知道的大事件講著真相,揭露著邪惡。在美國有投票權的同修都把自己的選票投給了正義的一方,同時幫助身邊的人選擇善惡,去投出代表自己選擇未來的那一票。但也有很多同修,沒有能夠從法上理解這一切,覺得自己不關心常人的政治,不動心、不參與。有很多覺的那是美國的事,和自己沒有關係。回首正法路,師父在《大曝光》的經文中就講到了學員在面對人間具體事件時暴露出來的各種人心和執著,後來的4.25上訪、7.20反迫害,《九評》的發表和推廣,實名訴江等等事件,過程中總是有同修站在人上去看問題,認為這是政治啊,那是政治啊,一次次的錯失了修煉中最重要的,走出人的那一步。
 
從法中我們知道,弟子上考場的時候,師父是不會告訴我們怎麼去做的,每個人的成神之路都必須是自己走出來的。此刻人間的每一場大戲,對每個還沒有走出人的認識的同修,都是一個成神的機會和檢驗,能不能從法上認識眼前的一切,承擔起正法弟子的責任,是每個修煉人都面臨的嚴肅的考驗。
 
一直以來,有很多同修不懂得要以法為師,眼睛都盯著協調人,協調人讓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像這樣就很保險,不出錯。那麼如果在這樣的大事件上,邪惡抑制一個協調人就能很輕易的抑制一個地區的修煉人。假象是協調人不重視美國大選的事,不能從法上去交流,那麼整個地區的同修也就表現為我們都「不政治」的清高狀態,你選你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按部就班的做著自己手頭的「三件事」,覺得自己很精進了。甚至有的同修,自己有選票也不去投票,在人中都不去完成一個好人應該承擔的基本責任,這樣的行為還不能意識到自己的為私為我嗎?
 
師父說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那麼此刻美國大選表現出來的危機的,焦灼的狀態是不是與我們的心有關呢?我個人認為是的,該發正念的時候都不發,沒有法理上的認識,面對人間的好人身處危機,被邪惡瘋狂攻擊也無動於衷,真象是殺人放火都不管。看到不好的結果出現時不知道找自己,趕快歸正自己的念頭,象大法弟子一樣的立刻投身到正邪大戰之中,而是再次把希望寄托在師父身上,說什麼師父肯定會讓正義的總統當選的。看上去是信師,實際上完全忘記了自己才是師父在過程中用盡心血想要成就的正神。師父是可以擺放和改變世間的一切,可如果弟子沒有成神,師尊會是怎樣的心情?!
 
師父在《大曝光》中說:「我們就是叫那些修的不精進的弟子看到自己的不足,叫那些混事的表現出來,叫那些變相破壞的顯露出來,叫真修弟子圓滿。」在經文《挖根》中說:「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個人體悟,交流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