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溫:從繁體「選」(選)字說起看天機

心升


【正見網2020年11月12日】

編者註:應讀者要求,我們重發舊文「從繁體「選」(選)字說起看天機」以饗讀者。有興趣者,也可發表您的見解。

【正見網2015年08月09日】

聖人說:漢字是神造的。無神論者說:這是迷信,是無稽之談。當有人把某個漢字結構拿出來與其吻合的事實對照的時候,有人說是牽強附會,有人說是巧合。可是,這漢字與事實的巧合也太多了。智者見智,愚者見愚,誰要怎麼看,是自己的自由,誰也不會強迫誰,決不能象邪黨一樣的把誰關起來洗誰的腦子。不信可當故事看,也許會使你增加茶餘飯後的一點樂趣;也許會餘味無窮,增強食慾。

有一天,我看新唐人電視,螢幕上出現的字幕中,有一個大大的繁體「選」字,這個「選」字內含有「共」字,使我的神經一震:古人造字是非常嚴謹、有道理的,絕對不可能隨意將幾條筆畫湊在一起了事,為什麼要在裡面填上一個「共」字呢?難道就像中共所說的,是中國人民選擇了邪黨嗎?既然真的是中國人民選擇了邪黨,(其實質是,中共綁架了中國人民),古人造字已經把今天邪黨在中國的出現預言了,那麼選擇了它又有何利弊,此字的含義中能不標明嗎?一動了這一念,不知哪來的靈感,好像智慧打開了:共字上面兩個巳字,就形體來講恰象兩條小蛇,蛇視眈眈,翹頭抻脖,凶相畢露。

巳字的含義是什麼?中國常用的天干地支認為,『巳』字是十二地支中的第六位,其五行屬火,其色為紅,屬相為蛇。在基督教中,在西方文明中,蛇的象徵就是誘惑和魔鬼。其實在所有的正道、正教修煉中,蛇也都是魔鬼的象徵……原來古人在造這個字時就告訴我們,選擇了中共就是選擇了誘惑和魔鬼,而且「巳」、「死」同音,選擇了中共就是選擇了死亡。

那麼,兩個「巳」又在預告著什麼問題呢?中共一貫標榜自己信奉的是馬列主義,馬克思是馬列主義邪理的鼻祖、炮製者,列寧是實踐者,一馬一列,兩魔當頭並立,禍害人世。這不就是那兩個「巳」字的寓意麼?

再單獨的把「巽」拿出來,它是八卦的中國東南方位,為什麼裡面也有一個「共」字呢?

細細想來,當初中共就發跡於中國的東南上海、江西、井岡山一帶,正應了八卦中「巽」字的方位。

啊,太玄了!古人造的一個字竟然跨越時空的把今天邪黨對人類的危害都揭露出來了!怪不得有人說,每個漢字都是一本天書,真是玄妙極了。古人造這個選字不只是告訴我們在末法末世中國會出現一個邪黨,更重要的是在告訴我們它是禍亂人間的惡魔。

由此我又聯想到幾個漢字,其中之一是那個「騙」字。

我曾經在《魔鬼的圈套》一文中講到「騙」字結構的含義。這裡再重複一下:「騙」字,左右結構,一「馬」一「扁」,馬克思名字(這裡只說中國人通常的稱呼)的第一個字「馬」字,正是「騙」字的左邊。「騙」字的右邊是個「扁」字,「扁」與「編」同音。「騙」字的左右結構是不是隱含著馬克思編了一套邪理在騙人呢?是神意嗎?是巧合嗎?為什麼左邊不是犬呢?為什麼不是羊呢?偏偏是馬呢?古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世界上要出現一個名叫馬克思的大騙子,造字時是不是有所指,這裡不做評論。可是歷史已經證明,馬克思確確實實是個大騙子,正和了「騙」字的涵義。正是這個大騙子,他編了一套完整的邪理,編造了一個看上去似乎是「天衣無縫」的大圈套,蒙蔽了人類整整一個世紀,由此武裝的中共,使中國人更是遭受了殘酷的蹂躪。

咱就說說這個「共」字。單獨拿出這個「共」字來看並沒有什麼貶義,如果與「同」結合在一起,成了共同,屬中性的,共同做好事,當然就是褒義的,共同做壞事,就是貶義的了,可是,古人在造字時,把它用在邪黨身上卻都是貶義的。在宇宙的時空中,古聖先賢倉頡的天目是開放的,他已經跨越時空,看到了今天在中華大地上要出現一個邪黨禍亂人間,造字時就把這個東西不厭其煩的鑲嵌在某些貶義字的結構中,我們可以舉出許多例子。你看那個繁體異(異)字,上下結構,上「田」下「共」即為異(異),「田」可以說是土地,也可說是心田。這不是明確的告知我們,大地上出現邪黨,就是變異的東西嗎?!當邪黨要共人民的土地的時候,就變異了人類;當有人心生一念,要共人民的土地的時候,它就不是真正人類,是認猴子為祖宗的獸人(因為它還有人型,所以我叫它獸人)。

米是多好的東西啊,繁體糞字,米加上(異)異就是糞;簡體字,上米下共還是糞。

暴力的「暴」字,上日下水,中間又鑲嵌上一個共字。「日」為「火」,即上「火」下「水」,火水未濟卦,屬凶卦。寓意很明確,這個「暴」字與中共息息相關,神、或者說是古人早就知道,中共就是一個要搞暴力革命的東西,它會給人類帶來災難。幾千年以前的古人怎麼能知道20世紀在地球上要出現一個要搞暴力革命的共產黨呢?如果不是神意,又有什麼辦法能解釋的通呢?這是偶然的巧合嗎?

漢字早就告訴我們,中共是惡魔,繁體字有之,簡體字亦有之。最近網上有篇文章,說的是簡化漢字導字。這導字上面又是一個「巳」字,上面已經說了,巳為赤蛇,西方人叫赤龍,聖經啟示錄中寓意中共。蛇魔當頭,能把人帶到哪裡去呢?是不是說明了目前人類社會的文化就是在用魔鬼的理論一步步的把人往魔道上帶、往火坑裡領呢?本來,古人造的繁體字導字上面是個「道」,古人告訴我們人要所遵循,遵循要有標準,這標準就是道。道是什麼?道家講的是真,佛家講的是善,法輪大法講的是「真、善、忍」,這是高於人的修煉之道,還有做人之道:「仁、義、理、智、信、忠、孝、節」。除此以外就是歪門邪道,這不屬於「道」的範疇,我這裡把它叫做邪門歪路,曰:鬥爭、殺戮、暴力,勾心鬥角,欺騙,曰:無神,曰:弱肉強食,適者生存……聖人讓我們遵循的是正法正道,而共產黨要我們走的就是一條邪門歪路。

只要看看當今中共社會的學校教育、網絡媒體等等,我們就會發現正統的、傳統的、善良的文化理念被批判,提倡的是馬列鬥爭、占有、弱肉強食、巧取豪奪等的理念,各行各業的宣傳和經營理念,不是金錢就是色情,也都與簡化後的「導」字相吻合。

再由「導」字聯想到「進」字,「進」字的繁體寫法是「進」,越走越好、漸入佳境為進。但是簡化之後的「進」字其寓意是為了讓人往井裡走。那麼從這兩個漢字的變化中我們就會發現,正是現在的這些變異文化在一步一步的毀掉了中國傳統的神傳文化,變異和敗壞了中國人的道德,當官的無官不貪,做生意的處處造假,看當今中華大地,天不明了,水不清了,人心變壞了。世上有個理兒,凡是壞了的東西都要被淘汰掉,這樣大面積的人心變壞了,災難就來了。中共有計劃、有目地的把中國人導向了邪惡。更為嚴重的是,它今天迫害法輪功,開動了強大的宣傳機器給法輪大法造謠,給大法師父造謠,毒害了幾十億人,將人們帶進萬劫不復的境地。

邪黨經常喊自己萬歲,可是,大家看看「萬歲」二字是什麼?「萬」是「一」與「刀」組成,「歲」字是「山」下「夕」組成。「邪黨萬歲」寓意是,一個要萬歲的共產黨,其實是一夥在山下舉著大刀的強盜,自己萬歲,卻把別人值於萬劫不復的死地(其實它首先是要下地獄的)。這也應了《聖經 啟示錄》中所預言的:凡是打上紅龍獸(向中共宣誓)的印記,不管大的、中的、小的,當大審判來臨時都要喝上帝憤怒的毒酒,在地獄中沉淪,永不復生(大意)。

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講真相,其實是救人,不是搞政治,要人們認清中共這個魔鬼,遠離中共,退出黨團隊,記住法論大法好,就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乘祥。

有人可能會說,漢字只是古人或者今人隨意想出來的東西,當初造字時不可能想的那麼深遠,以上內容是你給強加的。這不奇怪,人們在中共的無神論的毒害下,對歷史正統文化的荒漠,對肉眼看不見的東西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現實生活中來的現象,往往用「迷信」二字給擋住了,不再去想它的深層意思。人們認為人的思想是自己的大腦想出來的,其實很多都是來自於另外空間神的信息。2015年7月15日,人民報登了這樣一篇消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聞曾轟動世界》,其中一段話:一位叫羅斯瑪麗-布朗(Rosemary Brown)的女士因創作出一些大師級的樂曲而名噪一時。但是,她說自己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這些樂曲是已故的著名作曲家指導她寫出來的,而她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一個錄音機和速記員。《愛迪生傳》(Thomas A. Edison Benefactor of Mankind 作者是Francis Trevelyan Miller,1931年出版)第292頁和293頁有明確記載:「假如我否定上帝的存在,我就等於褻瀆我的知識。」《愛迪生傳》的作者還指出,愛迪生如果沒有神的啟示,沒有一個引導的力量,他絕不會有一個能夠洞察物質世界的奧秘的非凡頭腦。古人造字與中共的漢字簡化是不是也是另外一種形式信息的錄音機和記錄員呢?或者造字者並沒有那麼深奧的動機,是另外空間神的意思打入造字者的大腦,造字者還以為是自己想的呢。

從古到今一切都是天安排,這也許叫規律,上天安排的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規律,這規律就早在漢字中顯現出來。

古人有一句話說: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不信者可以找出若干理由反駁,這不奇怪,四門貼告示,總有不識字的。信與不信,全在自己。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