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道俠傳|第一回 道人華山遇帝君 聖王轉輪再入塵(4)

北國野叟


【正見網2021年01月09日】

此話一出,兩童子也跟著起鬨叫好,那定清笑呵呵帶著娃兒們一同收拾了桌上的瓜果梨桃石盤石杯,將桌子抹乾淨。這一抹桌面,竟露出了許多凹槽紋路,工工整整不多不少縱橫各一十九道,想來便是他定清師徒平日下棋所用,之後他又到屋內取了兩隻古藤罐,放於桌上。定清吹了吹藤罐上的塵土,嗆得倆童子直打噴嚏,那藤罐蓋子厚實異常,打開來,端見得罐內乃是一副棋子,薄厚適中,光滑如玉,黑如貓眼,白如牛乳,在這孤山野嶺中顯得過於考究了。

老道見了這副好棋子,調笑道:「你師父怎地如此私心,藏了這幅好器具?又怎地如此粗心,落在那裡吃灰?」那定清只笑笑,並未搭話,拿出兩顆白子兩顆黑子,在棋盤對角星位置放好,又將盛放白子的古藤罐推到那道人跟前,拱手說了句:「祖師請。」

「喲?奇哉,怪哉,小娃兒長了本事,倒要老倌兒我執白先手呵?」那道人只不過講幾句玩笑話,他豈能不知定清乃小輩,作東待客又是敬他,這才讓他執白。

定清回話道:「祖師莫笑,弟子執黑倒是要您饒過,哪敢瞧您不起,您執白,弟子先下可否?」
「你便先下吧。」那老道抿了口茶,悠然說道。

定清倒也不再客氣,執了顆黑子,絲毫也未猶豫,在天元位上「啪嗒」一聲,直接落子。開局這一手天元位,讓老道的這口茶,咽又咽不下去,咂也咂不出個味道。兩童子一旁觀摩見這一手忒也放肆,哪有人敢開局不爭實地反取中腹的?故而那紅衣童子便忍不住要說話,卻被師弟攔住了。俗語云「觀棋不語真君子也」。那老道也不惱,執了顆白子,不慌不忙,也硬生生碰了過去。

黑棋仍不失先,橫格架擋,照扳不誤;
白棋不飛不跳,長尖立斷,分毫不讓。
兩人你吃我提,拆來征去,扭作一團,

如是這般走法,不出四十手,必混成一氣,難解難分。兩童子皆嘖嘖稱奇,你看我我瞧你,心道定清師哥幾年不見怎地有此般棋藝,片刻間與老道殺得昏天黑地,到了三十六手,老道舉棋不定,喉頭沉甸甸地擠出個「唔」字來。見那棋盤之上,黑方已然成勢,占了「坤、艮、中、坎」四宮位,尤以坎位堅實。老道這一手竟不知下在何處是好?

正長考間,元神卻已出竅,渾渾噩噩,飄飄渺渺,落入棋局之中。只見周遭事物,由小變大,自實而虛;棋子成山,溝槽作谷;星羅雲散,黑白不分。入了這混沌中,叫天天不知,喚人人不應,游於太虛,迷走幻境,忽見金鸞寶殿,紫光通明,有一聖仙巨大無比,持劍披甲立於寶殿當中,座下一蛟一鼉,左右四大護法,領三十六天將,統九天七宿之兵馬,伏壓三界諸妖,攝迫幽冥鬼魅,斬群魔,除邪穢,止水降火,濟世救生,那道人怎會不識,知此聖仙正是北極鎮天真武玄天大帝,乃上界二十八宿北方玄武宮之主神。

「來者可是華山道祖?」那真武活天尊威嚴端坐,諸將元帥個個凜然非常。

道人隨即躬身跪於殿下,答曰:
「弟子不敢稱祖,余百年前於華山得道,今故地重遊,為訪友而來,誤入棋局,不敢攪擾聖仙清修。」

真武道:「即入此地,便是我喚得,非誤入也。」

老祖請曰:「聖仙教訓得是。未知聖仙喚弟子來此,謂之何事?」

真武問道:「爾可知,將逢大劫耶?」

老祖對曰:「可是那凡間將有兵災?抑或將生水火之患,瘟疫之劫?」

真武道:「非也。」

老祖曰:「然則可是那天地遭劫,鬼魅妖邪躁動耶?」

真武道:「亦非也。」

老祖曰:「恕弟子愚鈍,不知將逢何劫?」

真武續道:「兵災有之,水火有之,疫病亦有之,鬼魅妖邪更不足為懼,但皆非大劫。汝可知吾名號?」

老祖倍感惶恐,俯首再跪,曰:「弟子不敢直呼聖仙尊號。」
「但講無妨。」真武說道。

老祖遂答曰:「聖仙乃北極玄天上帝,盪魔永鎮終劫濟苦天尊也。」
「是了,吾便是這終劫濟苦之神。爾言之劫,有吾等眾神佑護,百妖萬魔不得作祟,然吾今言之大劫,乃終劫之劫上劫。」真武森然道。

老祖聞言驚懼萬分,遂問曰:「敢問聖仙,何謂劫上之劫?可有化解之法。」

真武再道:「天地乾坤之數有五劫。始劫龍漢,成劫赤明,上皇開皇為住劫,至延康壞劫而終。自盤古而開天劈地,成住壞滅已歷萬劫,凡間刀兵瘟疫遍地饑饉皆謂之小劫,諸天火化水淹星宿遭難謂之大劫,至滅空之末劫,吾修真成神,鎮下界妖魔,濟世間苦主,然此末劫共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亦有成住壞滅之運轉,每五千年一輪迴,如今天地淪壞,九百年後,劫數將至,三界之內,九天之下,諸仙佛道,神人鬼畜,皆難逃此劫數,此之謂終劫之劫上劫,末法末劫,無法可解。」

老祖駭然伏地,三跪拜曰:「依聖仙所言,如此豈非萬物堙滅,天地盡毀!還望聖仙垂憐,救蒼生於危難,攬狂瀾於既倒,弟子願隨聖仙及諸天神將傾盡全力救濟下界蒼生。」真武大帝聞此話後沉默不語,寶殿內儘是老祖悽愴慨嘆之聲,以致霞光失色寶罄無音。正當此時,金光驟降,仙樂並起,一白眉金仙從西方天外之天,下入寶殿。那白眉仙人手執金卷,朗聲誦曰:

「昊天玉帝有旨:三界終劫將至,主佛聖王不忍眾生遭劫,發願入世正法,以保蒼穹長住不壞,今有上上界之諸神聖,隨主佛聖王下走入凡,為末劫傳法,開亘古未有之局,創萬載無遇之基,特令眾仙班護法相助,著太白星君、北極真武,領諸將,興坎水帶金之德,伐土木離火之邦,造江山易主歸元一統之勢,命文昌武曲,入南朝,諫言獻策秣馬厲兵,待天下劇變,以死殉國再演忠義。如此一來,末了之時,聖王出世,好教那世人有識忠奸之智,辨善惡之能,守正氣之節。欽此!」

真武隨即離座叩首道:「臣領旨。」
諸護法天將亦跪拜叩首道:「末將領旨。」

那白眉仙人便是西方金德太白天皓星君,此番特為宣旨而來。見有道人老淚縱橫伏於殿下,笑而問曰:
「汝可是華山道祖?」

老祖回話道:「不敢稱祖,弟子確曾於華山修道,今方知末劫將至,正苦無自救救人之法,既已有聖王正穹宇法天地,弟子願聽侯上仙差遣。」

太白金星道:「嗯,汝且上來聽旨」老祖遂叩首恭聽。

「玉帝另有旨曰:『主佛聖王乃萬王之王萬佛之佛,末劫之時,諸天神佛均須聽聖王傳法,否則劫至壽止,今已留半數仙家守諸天要職,餘數盡須入凡投胎,與聖王接緣,末了助其正法,重修大道,圓滿回天。然則,聖王已入下界多時,轉世輪迴無可分辨,前次生為武將,盡忠報國含冤而終,所謂君無道天必罰之,相生相剋罪當其罰,江山易主萬民為奴,這才有了天下淪亡之禍。此世聖王再出,須預演末了傳道之行,接五方三教眾生之緣,以明返本歸真之精義,故特命華山道祖、紫陽真人,領弟子入世,傳道家之學,正本清源,點化悟道,欽此!』」

老祖跪而謝曰:「弟子謹遵神旨!」

那太白星君宣旨已畢,正要離去,卻又想起一事,轉身對那老祖說道:

「汝下了局好棋,那黑白之動,便是如今天下之勢,你那徒兒雲庵,心性不差,或可擔當此任,我與真武在此皆看得清楚,你且起身,儘快去吧。」言罷,便消失無蹤了。那真武大帝從手執寶劍之中抽出一道銀光,撣入老祖體內,對其說道:

「此劍乃吾於太岳修真之時所得,名曰斷邪辟魔慧光劍,今特借你,望你早日找到聖王,你且快去吧。」

老祖正要謝過,哪知寶殿化虛,棋山橫生,石谷重臨,元神歸位,只聽得童子喚他:「師父,醒醒。」這才哈欠連連,睜開了眼,見那棋局已至終盤,黑棋自坎至艮一併天元中腹,盡皆收入囊中,白棋沒了活路,唯剩東南一隅邊角之地,那老祖此番神遊太虛,聽了諸多天機,胸中憋悶已久,只想快些了結,好去尋那轉世聖王,如此一來便想也不想,生拉活扯賭氣地,向那死劫中落了一子,此棋一出自吃了一片白棋,觀棋者皆嘆臭棋死棋混招也,然縱是死棋卻清出空地,那白棋與黑棋再爭幾手,竟教他活生生做了眼位,到得最後,雖勝敗無可逆,卻又提了黑棋近十餘子。老祖道:「罷了,輸便是輸,貧道認栽了。定清,你師父倒是回來沒有?」還等著定清回話,卻不知對弈之人已然變了模樣,哪裡還是那小道士定清,直個捋須笑面的中年儒生。兩童兒也驚呼:「師叔!怎地是你,定清師哥嘞?」老祖抬頭一看,笑而罵道:「好你個張用成,竟化作徒兒來消遣俺老倌兒,適才必是你引得我元神出竅,誆我陪你下了這番棋局!」

那儒生笑呵呵,幽幽答道:「嘿嘿嘿,莫怪老夫,實乃天機不可泄予常人吶。」原來此棋局,正是這張真人演化而來以傳上旨,旁人不知,以為尋常對弈。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