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如何面對「敲門」行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1月12日】

網上有不少文章都在談如何面對邪黨的「敲門」、「清零」行動,其中一位同修在文中講:「在我的心裡沒有迫害,只有眾生,眾生得救才是我的心願!」我深有同感。因為邪黨搞的這種行動,那種行動都是針對大法弟子的人心而來,目地就是干擾大法弟子的正性,不讓你去兌現救度眾生的誓約,把你拉下來。

邪黨搞的這些行動,的確障礙住了許多同修。我地有的同修一聽到「風聲」就趕快將大法書,大法資料藏起來,或送到別人家裡;有做資料的同修也把設備收起來,不敢做了;有的也不敢出門講真相了,也不和同修聯繫了等等,藉口是被邪惡監控,或者是家裡人盯的緊,不讓出門……。

中共搞運動的套路就是喜歡造聲勢,所謂的「高壓態勢」,在它們認為的「敏感日」前,抓幾個人,上門到他們掌控的人家裡「看望看望」,「交代交代」,「震懾」一下,讓你不敢出門。表示他們工作到家,維穩搞的好,年終有獎金。其實大多數上門的都是來應付應付的,很少是真來幹事的。一個派出所警察就跟我講:沒法子,吃這碗飯,得聽上邊安排,每月還要將你們的情況做記錄進行匯報呢。

師父詩中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其實邪惡在大法弟子面前什麼都不是,往往都是人的怕心所促成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我們一家人就成了邪惡的監控對像,每次我們從勞教所、監獄回來,派出所、司法所、綜治辦(610)、社區各種人員都要上門「光顧」,每逢「敏感日」派出所、社區都要派人來守候。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2]所以凡是上門的,我們都以慈悲之心對待他們,他們受謊言欺騙無知的做壞事,是最可憐的,他們又是與大法有緣的,也應該是得救的。對於他們的來訪,首先我們不做任何配合,其次我就把他們作為來聽真相得救的眾生。在談話中,我們把握住占主導地位,讓他們少講話,以免他們講出的話,做出的事對大法犯罪。多年來凡上門的派出所警察都聽了真相,並且全部都做了三退,去年「五·一三大法日」,兩個警察還上門來恭祝師父的生日。先後換了的四任上門的社區官員,也給他們講了真相,有的也作了三退。

敏感日來守候的,他們不承認是來監視的,我們也就不戳破,也就不把它當回事,該做什麼做什麼,有時也去和他們聊聊天,有的還做了三退。有一次中共黨魁來本地,大概怕我們去告御狀吧,派出所一個副所長帶著警察,還有社區的人來輪流守候,一班有三、四人,我提著一袋水果下去見他們,他們趕快否認,說是來找人的,隨後就不見了;後面再來的離老遠的一邊曬太陽,一邊玩手機,出進也不管。事後守門的保安跟我講:他對那位副所長(他認識的朋友)說:他們一家人都是非常好的人,你們來看著干什麼。那副所長說:我知道,但是沒辦法,上邊壓下來的任務。可見大多數人是不情願來的。小區的門衛保安我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都做了三退,凡是有人來了解我們的情況時他們都說:他們一家好好的,沒有人來找他們,他們也不出去。

前不久,新調來一個自稱主管法輪功方面工作的副主任打電話給女兒,說要上門看看我,約好第二天下午上門。第二天下午他(她)們按約定時間來了,來了兩個協警,其中一個是第一次來,兩個社區的,一個是副主任,一個是「綜治辦」的官員,全都是三十來歲的年輕人,都是第一次上門。我心想,都是新來的,正好給他們講真相。象往常一樣,我客氣的將他們迎進家,請他們坐,給他們沏茶。寒暄幾句後我就講:我知道你們來的目地,如果我們不煉法輪功,你們難得上門,來了就是緣分。我們師父講,今天來世上的人都是他的親人,我們師父的親人,也是我們的親人,就當親人來串門,我就把你們當客人。如果你們來要做什麼事,拍個照什麼的那是你們的事,但是我得告訴你們,這樣做對你們不好,你們這是做了對法輪功修煉人不好的事,幫江澤民幹了壞事,善惡是有報的。再則這麼做也是違法的,因為你們沒有這樣的權力,如果你們還這樣做我是不歡迎你們再進來了。我又說:我體諒你們,你們要工作養家餬口,不來又不行,工作無法選擇,但是良知自己是可以選擇的,我希望你們就當來做客,我只把你們當作來聽我講真相的,該救度的人,具體你們怎麼做,那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我相信你們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一群非常好的人,(他們插話說:是的,煉法輪功的人個個都很善良),我接著說: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好人為什麼會被無休止的打壓,你們應該好好想一想,不要「人云亦云」,你們都是有知識的人,得有自己的思考。

這時「綜治辦」的人說:你還煉嗎?這是國家規定。我沒有等他講完就說:煉啊!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煉。順勢我給他們講了我們一家人修煉法論功以後的身心變化,打壓法輪功後,我們一家人就因為堅持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的經歷。講了中共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完全靠謊言欺騙,講了「四·二五」、「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我又說:國家規定的後來又說錯的多了,反右、文化大革命,劉少奇還被說是叛徒、內奸、工賊呢!後來平反又說他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在部隊時打過兩次戰,一次「XX平叛」,部隊死了上百人,後來平反,部隊成了鎮壓者;一次對越作戰,部隊死傷上萬幹部、戰士奪得的領土,最後又歸還越南,又成了同志加兄弟。法輪功開始傳時,政府、媒體都說好,七個常委夫人都煉法輪功,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經過對法輪功的調查給中央的報告中充分肯定「法輪功與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江澤民一句話,就將法輪功污衊為X教,將上億修煉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進行殘酷打壓。你們知道嗎?至今沒有一個將法輪功說是X教的法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公安部、中共中央三個文件中沒有講法輪功是X教,也沒有禁止民眾修煉法輪功;人大常委會《決定》、兩高院《司法解釋》;二零零五年公安部重新認定的邪教名單中也沒有法輪功。這說明,那些制定這些法規的人,他們並不認為法輪功是X教,所以現在迫害法輪功執行的是江澤民的意願,並不是法律。也就是說迫害法輪功就是違法的,最後誰迫害都要自己去承擔後果,沒有人為你承擔的。

我知道你們想說:要煉自己就在家煉,不要出去發傳單。你們想過法輪功學員為什麼省吃儉用、冒著生命危險做這些事嗎?他們不是為了自己,完全是為了世人,不要被欺世謊言蒙蔽,跟著中共而毀了自己。我說:我們曾經和610主任,國保隊長交談過,他們都認為法輪功不是X教,法輪功學員都是一些很善良的人。只是說不要和中共對著幹,還在錢上印些字,你們不可能推翻它的。我跟他們講:最後把中共打倒的是中共自己,是「天滅中共」。法輪功學員為什麼在錢上印字,發真相傳單,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古時還可以告告御狀,法輪功受到無辜打壓,沒有說理之處,人受到冤屈總該讓人有申訴的地方呀!那些發虛假廣告都可以,法輪功揭露真相的傳單為什麼就犯罪呢?!今天你們能來,就是緣分,我希望你們不要盲目的上邊叫幹啥就幹啥。你們看到了這場瘟疫,更嚴重的將要開始,它是針對中共而來,要躲過這場劫難,就要遠離中共,希望你們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好的未來!

那次,我和他們講了一個半小時,他們幾乎沒有插話的機會。臨走時,那副主任一個勁的表白,說好聽的話,說他們上門沒有什麼惡意,上邊的安排,不來又不行。走時還主動留下了手機號碼。

一點粗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2]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