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走出「心情不好」的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1月21日】

作為修煉的人就是要不斷的修去自身存在的觀念、執著、慾望等一切人的東西。可是通過執著慾望等表現出來的一種情緒,如「心情不好」,卻因為其感受太過於真實,作用於人體的物質過於強大,使人不容易分辨,從而被其左右。通過一些思考和修煉的感悟想和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一些認識。

修煉初期對「心情不好」的處理

我在修煉以前就是一個過於擔心,容易焦慮的人,即使是修煉多年也沒有徹底擺脫。曾一度認為我就是這樣的性格,好像無法改變了,陷入無奈。其實不然,只要我們在法上實修,我們只要保持一顆想修的精進之心,師父就會指引著我們,把那些本來就不屬於我們的人所特有的種種敗物把它徹底修掉。

在修煉的初期,只是知道要找執著心,對於「心情不好」真是反應不過來,當時的狀態是完全跟著那個所謂的「心情不好」跑了,就認為是自己「心情不好」了。直到後來有個同修點醒了我,她說:「心情不好能是個好東西嗎?還不滅了它」。從此我就上了個弦,一遇到「心情不好」就機械的排斥,可是感受上明明覺得就是自己「心情不好」。因為無法徹底分清,有的時候要排斥好久才能趕走它,有的時候感覺壓過來的「心情不好」的物質好像一座山,我無力抵抗,最終就隨著「心情不好」下去了,就真的認為是自己「心情不好」了,也就陷入了消沉的狀態。

「心情不好」時通過向內找突破
 
我們會有種種「心情不好」的時候,比如同修或家人同事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讓我們不順心的事,我們生活中碰到的作為「人」會認為的種種麻煩,因為不順著我們的心了,其實這恰好就是不順著我們的那顆本應該去掉的執著心。而第一念我們卻很難反應過來,本來是該讓我們向內找去掉的,更多時候是還沒有反應過來,一種情緒就上來了,那就是——「心情不好」。是順著這個「心情不好」下去呢?還是馬上調整心態向內找,去掉造成「心情不好」的根源呢!答案不言而喻。如果不屬於頑固的執著,在這個當下找到那顆造成「心情不好」的背後的緣由——執著心。清除它也會從「心情不好」的狀態中走出來。

「心情不好」需要徹底認清其來源

從最近的一次修煉體會中,讓我看清了這個「心情不好」的來源。也就更加深了我對其的分辨程度。一次我正在背法,突然感覺心中壓過來一塊物質,真實的感受是「我」心情不好了,心中難受。我也知道「心情不好」的背後是有一顆執著心。可是我仔細一想,就算是那個執著心還暫時沒有去掉,那我現在根本也沒有去執著那件事啊,沒有在那方面動心啊,我現在不就是在背法嗎?那麼這個「心情不好」是哪裡來的呢?雖然我是閉著修的,不能完全看清其背後的原委,但這次的反常現象讓我陷入深思和警覺,就是說我明明沒有執著任何事,怎麼會突然的就感受到「心情不好」了呢?這個感受還真真切切的,好像就是「我」在難受。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 「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你思想想著「我可能不會再有了」,其實你已經在擔心了,表面上想的「噢,沒事了」。那舊勢力一看,「幹啥哪?」(師父笑)舊勢力不就是會這個嗎?當年的耶穌、釋迦牟尼弟子它都這麼迫害的,它都這麼幹的,它說「我們幫著他修煉的」。那好,你不放心啊,好,等你的業力多一些了,給你把你業力都集中起來,都扔那去。「哎呀,我的病復發了!」。我一下明白了,我們人體所感受到的種種所謂的「感受」並不是我們自己發出來的,在此之前我們理所當然的,習以為常的認為就是自己的感受,其實是有生命給強加過來的,人就好像是一個載體可以被另外空間的生命所操控,尤其我們是修煉人,不在法上的話,都會被舊勢力利用我們未去的人心來修理我們。

師父還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我剛才講了,人的眼睛只看到人表面的細胞構成的這個表面,人的層層層層思想、層層身體、層層的一切,自己都看不見,也不知道。那麼這個表面上已經被負面了的社會教育成了現代變異意識很強的觀念。後天形成這個觀念,負面的因素,它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因素,它背後是有邪靈的,撒旦也好,共產邪黨的邪靈也好,它在統治著世界,它在利用它的那些個邪惡的生命在控制人。現代的人分不清行為表現時是你自己的思想還是被負面因素控制的。表面上一看你的行為一切都很自然,你甚至於覺的你思想來源也都很自然;你分不清哪個真正是你自己想的,哪個是外來因素控制你的,引領著你的慾望,吸引著你的各種癮好,不管你喜歡什麼。」。我理解是我們的一些還沒有去掉的執著和觀念同樣也會被邪靈等一些生命所利用,從而控制我們的思想或者乾脆扔過來一塊物質讓我們感覺似乎是「我」真的「心情不好」了。

這個發現對於我來說,如醍醐灌頂,更徹底的看清了「心情不好」的實質。那就是——絕對不是我在難受,而是我雖然看不見,但是事實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一個生命在把那個難受強加給我的。我就納悶:以前為什麼感覺能分清一些執著心,可是卻久久無法徹底去除。現在我覺得其實還是分辨的不夠徹底,沒能徹底認識到這種感受就是背後的生命給我強加過來的。因為那個感受實在是太真實了,老是覺得是自己在難受,當我們不能徹底分辨清楚的時候,就說明有一部分是保留的,這被保留的一部分就是隱約中還是承認了那個心或者那個物質是自己的,就覺得好像是自己在難受。因為不能夠徹底的分清,當然就不可能徹底的去除,因為你把它當自己了。所以分辨是有程度的,也決定了能否把執著心或者慾望徹底的去掉,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我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雖然表面上明白道理其實無法根本的相信,而現在我已經徹底的明白了那個「心情不好」甚至是心疼的感受,真的是來自於背後的一個實實在在的生命(已經完全相信了),它正在伺機把敗物放入我的思想甚至是身體(如心裡難受,切實上造成的心疼的感受)。當我看清了它,鎖定了這個目標,認定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正在害我,就毫不遲疑的用師父賜予的法器對準它,銷毀它,感覺這個生命真的就從身體上離開了我,雖然看不見,但我就想一定是那個生命死了。因為我人這一邊的感受是:我的心一下子敞亮了,難受的狀態消失了。這次的「心情不好」就這樣來的突然,走的也快。可是在此之前當我沒有完全看清它的時候,有的時候雖也排斥,感覺無力的時候就隨著這種情緒走了。可見沒有徹底分清也是無法徹底的從這種情緒中走出人來的。

我們在修煉中不斷的探索,不斷的分清。不斷的去掉層層執著,直到我們越來越清醒,越來越能衝破層層迷霧走向生命的來處。

以上是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