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人生路 得法獲新生(2)

日本大法弟子 望月


【正見網2021年06月20日】

(接前文)

參加瑞士法會見到師尊
 
一九九八年九月四日在日內瓦舉辦瑞士法會,我又去參加法會了。開會當天早上一個人煉功,我記得那天打坐時心理非常靜,從沒有過的靜。過了一會兒突然心情又變得激動振奮,無法用言語表達。也許是我修好的一面感受到師父會來。鬆開結印後我和同修說:「師父來了,師父會來。」她們不信,因為新加坡法會剛剛過去一週,她們認為師父不會來。打坐中的感受讓我覺得師父就在我身邊。開會了,我走進壯嚴的會場,全世界各國同修歡聚一堂的場面讓我感到鼓舞。
 
師父來了,師父真的來了。師父一出場我們每個人都激動不已,用雷鳴般的掌聲迎接師父。再見到師父感覺好像與父親久別重逢一樣。師父微笑著走上台來,為弟子講法,頓時我淚流滿面。心中暗暗跟師父說:「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您的弟子、努力精進直到最後和您一起回家。」法會結束後,師父那慈悲的神情,給我們講法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腦海裡一幕幕的回放……
 
師父講了關於天體、宇宙方面的法。我聽不懂,從來也沒有聽過這麼深奧的法理。我就像一座雕像一樣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靜靜地聽著。雖然聽不懂,但我還是讓自己全神貫注,精神集中的去聽。
 
接下來是同修們的交流體會,他們修的那麼好,感到自己受到了觸動。在心裡默默的想:我要精進了!從瑞士回來後,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抄法。分分秒秒都不想浪費,做家務的時候也聽法,每時每刻都提醒自己要做個修煉人。在家裡面也不再發脾氣了,以前我是個說一不二的人,沒有人敢說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天老大,他老二。」現在我修煉了,時時處處都會用法來要求自己,做到一切為別人著想。家庭變得和睦了,歡聲笑語飄蕩在我們這個五口之家,我體會到了幸福的滋味。是大法讓我這樣一個任性,倔強,唯我獨尊的人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改變,我從心底裡感激師父的教誨。
 
痛苦中消業
 
轉眼1個多月過去了,我開始消業了,發燒、咳嗽、腿痛、全身都感到疼痛。感覺以前的病全部都回來了。心動過速,失眠,臉上起滿了泡,上廁所都走不了了,得爬著去。咳嗽沒有停歇,每咳嗽一下,感覺五臟六腑都要出來啦,痛苦得就似萬箭穿心,又死去活來。雖然這次消業挺猛,可是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
正念是有,但是還是覺得好難,因為每天不能吃、不能躺、不能睡只有靠著牆角的支撐坐在那裡。我就聽師父講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象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說:「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既然我選擇了這條修煉的路,就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豁出去,把一切交給師父。
 
就這樣一天天,一分一秒的都在淚水和痛苦中度過,幾天過去了,丈夫嚇壞了說:「這樣下去不行,叫救護車吧,趕快去醫院看看,晚了就完了!」我忍住眼淚,也忍住痛苦的表情說:「我不去醫院,過幾天就好了。」他看我那麼堅定就唉聲嘆氣的說:「那好吧,你有事叫我。」這時,女兒也哭著說:「媽媽,你太難過,太痛苦了,咱不修佛了,這也太苦了!」我輕聲細語的說:「不!媽媽這輩子吃了那麼多的苦,從小到大都在苦中,修煉雖然苦,可是修成了,就永遠不用再吃苦了。更何況我修的可是宇宙大法啊!師父給我講了那麼多的天機,之前我已經感受到師父給我下法輪了,所以師父管我了,我相信我的師父,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這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呢!」她看著我點點頭說:「那好吧,媽媽,那你就加油好好修煉吧。」又過了幾天,兒子回來了。看到我,一臉驚恐的望著我說:「媽媽怎麼這樣啊、怎麼變得這麼可怕的樣子,誰欺負你啦,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因為我臉上也起了很多泡,有的泡還破掉了,所以樣子有些可怕)快告訴我,我去找他!」我說:「沒有人打我,也沒有人欺負我,是我修煉啦,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沒有事的,放心吧!」他問我去醫院嗎?我說:「不,不用去,會好的。」
 
見到閻王爺
 
就這樣二十天過去了,我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精疲力竭,渾渾沉沉,偶爾甚至會失去知覺。一次感覺元神離體了,我仿佛是在一望無際的沼澤地裡,我站在那裡動也不能動,感到自己站在邊緣有草的地方,根本沒有路可以走。然後,只見從四面八方的深處,出現一個接著一個的鬼怪、骷髏頭、各種各樣的怪物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我沖了過來,我驚恐到了極點。我想喊,可是又喊不出聲!那些怪物排山倒海的湧來,我連眼睛都不敢眨,更不能動,就這樣任它們不停的飛奔而來。我該怎麼辦?!感覺自己快要死了,我想這些都是我以前世欠的生命在向我討債來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說你要修煉了,它可不幹了:你要修煉,你要走了,你長出功來,我都夠不著你了,我碰不著你了,它可不幹了。它千方百計的阻撓你,不讓你修煉,所以採取各種方法干擾你,甚至於真會來殺你。」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中,我又充滿了信心,心想:我都修大法了、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無所不能。那個時候還沒有發正念,我就在心靈深處大聲疾呼:「法輪大法,炸!法輪大法,炸!」就見那些怪物們,就跟海嘯退去一樣,被炸的無影無蹤。一切又回復了平靜,我閉上眼睛,因為剛才的緊張,我是用盡了氣力感覺和魔鬼搏鬥了一番。昏沉中,忽然看到一個人站在我的面前。他從頭到腳都是黑色的,只能看見他的兩隻眼睛,那人低沉的說:「跟我走。」我看著他,然後他帶著我像風一樣來到了一個大大的教堂前,他伸出雙手,然後門開了……
 
我跟隨他進去,眼前出現了一個碩大的舞台,在舞台的中央掛著耶酥釘在十字架上的雕像。下面是一排排整整齊齊擺放的大盒子(黑色的,長有2米多,寬有一米,高有1米)那人走到我面前,指著一個黑盒子沖我說:「這個是你的位置,你可以躺下去啦!」再仔細一看,那盒子更像是棺材,因為只有一個是空的,意思是為我準備的,我就乖乖的躺下了。躺下後感到好舒服喔,真的好舒服,剛才的痛苦一掃而光。那人走了,我閉上眼睛,靜靜的,沒有煩惱,也感覺不到憂傷……大約過去2、3分鐘,我猛然睜開眼睛,看看周圍,覺得這裡不是我該呆的地方,我還有好多事要做,我還要跟師父回家的,我還要兌現我的誓約,完成我的使命。就這一念,我立馬離開了那口為我量身定做的合體的棺材,一躍而起,飛上天空,在空中停著一個似乎早已為我準備好的鞦韆,這個鞦韆有一米多長,還是個有著靠背的鞦韆,在空中搖來搖去的,我坐在上面卻看不見懸掛鞦韆的繩索,好神奇啊!坐在上面遊蕩著,好美妙,好舒服。
 
忽然聽到遠處有山洪般的聲音,還伴隨著回音。我聽不懂說的什麼,這聲音好像來自一座巍峨的大山,我看到下面有很多小鬼在忙,與其說它們在跑,不如說它們是一蹦一跳的。我懂了,那座巍峨的大山就是閻王爺,他身體巨大,我無法看到他的臉,也無法聽懂他正在指揮小鬼時說出的指令。我就還是安靜的享受著我盪鞦韆的美好,在那裡舒服的坐著,搖來搖去的觀看著眼前這一奇妙的景象。可是美好終歸無法長久。
 
煉功後痛苦消失
 
就在我還美美的享受著的這一刻,就唿的一下從上面掉了下來。我的主元神回來了。這時前一刻的美妙完全消失,我又回到了給我帶來種種苦痛的這個肉身上。再次體會到那萬箭穿心的痛苦,痛的我眼淚直流。我無力地閉上眼睛,這時仿佛聽到那優美的煉功音樂。我對我女兒說:「有人在拿我的錄音機嗎?」她說:「沒有,媽媽你燒糊塗了,沒有人動,你怎麼了?沒事嗎?」說著就把錄音機放到我的面前,把我的手放在錄音機上。我掙扎著吃力的睜開眼看著前方,仿佛看到師父在對我說:「起來,起來,煉功了。」之後,我真的聽到了師父的聲音,就拚命地掙扎著一點點的靠牆站了起來。一打開錄音機,師父喊口令的聲音合著優美的音樂聲就響了起來,我隨著師父的口令做起動作來。煉著煉著痛苦的感覺也逐漸消失了!1個小時的功我用了2個小時終於煉完了。煉完後,渾身大汗,全身從頭到腳像從水裡走出來一樣。感覺自己有勁兒了,摸摸自己的身體居然不痛了,好舒服呀。心中充滿對師父的無限敬意和感恩。我淚不成聲,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心情。慈悲偉大的恩師再一次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我親身體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沒有害怕的感覺,恰恰相反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有的人覺的自己一下子沒有身體的束縛了,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的飄了起來,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有的人還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了;有的人還去了什麼什麼地方。所有人都談到了那一瞬間感覺到一種解脫的潛在的一種興奮的感覺,沒有痛苦的感覺。就是說我們有人的肉身就是苦,可是大家都是這樣從娘胎裡來的,也就不知是苦了。」

是啊,我感受到了那輕飄飄,沒有痛苦的感覺,那麼美妙、那麼舒服。我也知道了修煉的嚴肅性,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說:「我的法身什麼都知道,你想什麼他都知道,什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現在遭受了這麼多的痛苦,是我前世欠了無數的業債。沒有師父我連生命都無法延續,更無法擺脫這生死輪迴之苦啊。這次的瀕死體驗,我真的見了閻王,更深刻的體會到自己真的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啊,師父給我下法輪,給我淨化身體,我怎能知道師父為我消業將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啊!我怎能不感恩,弟子無以回報,只有淚水和一顆勇猛精進的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幹部了。不管常人怎麼想,那是常人的想法。在更高級的生命來看,人類社會的發展,只不過是按照特定的發展規律在發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當大官,發大財。常人看不到這一點,他就老是覺的自己應該恰如其份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裡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麼病都上來了。」
 
回顧這生死的經歷,回想自己的人生為什麼活著?這一生就為一口氣,爭的死去活來。拚命地在人生中掙扎,爭名逐利,到頭來一場空,總覺的老天對自己不公。如今,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不再為了名利爭奪。我知道人生的終極目的就是返本歸真!師父在《轉法輪》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宇宙的法理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要想超脫出來,提高層次,就要去掉憤憤不平的心、爭鬥心、妒嫉心。悟到了這些,我感到身體非常的輕鬆,真的像從軀殼裡爬出來解脫了一樣。在今後的修煉中更要嚴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