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81)九十歲大娘的神奇故事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16日】

故事1:侄子起死回生的奇蹟

我侄子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和嚴重的心臟病,今年四月份住院做心臟瓣膜手術,術後十二天還沒醒來。

以後的消息越來越糟:心臟滲血,各器官衰竭,急需輸血卻輸不進去。醫生再次下病危通知:人不行了,拔了管五分鐘就完,帶呼吸機走還是不帶呼吸機走?

他女兒苦苦的哭著求醫生,等等,等等,再等等。家裡聯繫了殯葬一條龍做了後事準備。

我們做叔叔、嬸嬸的,心如刀絞,擦不完的眼淚:孩子太年輕啊,20多萬元的手術費是東湊西借的,也有好心人幫助的,錢花了,罪受了,不能人財兩空啊!侄媳婦急瘋了。他母親急得住了院,說:孩子要沒了,我也跟孩子一路去了,不活了。

我打電話告訴侄子的女兒:孫女,咱求大法師父吧!你進不去重症監護室,房間門外,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大法師父說:求求李大師救救我爸爸。反覆念,這樣你爸會好的。

第二天有好消息傳來,侄孫女說:「我爸有意識了!」

每天傳來好消息:「老奶奶,我爸手能動了。」不斷有好消息傳來:「我爸睜眼了。」「我爸回普通病房了。」最後一天來電話說:「老奶奶,我爸明天就出院了!」

我這裡感動的淚水擦也擦不完,上香跪拜恩師,謝謝恩師救了我侄子的全家。

出院後,侄子打電話來說:「李大師救了我,真靈了!醫生指著我說:『睜眼了,奇蹟!』」

故事2:修煉大法後兒子變了

我是一九九八年冬開始修煉大法的,但因丈夫身體不好,孩子小,先天性營養不良,家裡沒地又沒有工作,靠養豬生活,活全在我一個人身上。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就不煉了,但我知道大法正,總是告訴人大法是好的,是最正的。

二零零四年冬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我和幾個人一同坐在一輛轎車上,車一直往前開,往前開,開到一個大門前,問一下這是什麼地方?說這是陰間。我說怎麼來到陰間了?我們就把車往回開,可是怎麼也找不著家。夢醒後,我對丈夫說了這個夢,丈夫說是大法師父沒有放棄你,叫你修煉呢!我說師父還要我,師父太慈悲了,從此我就走上了助師正法、返本歸真,跟師父回家的路。

我兒子從小身體不好,醫生說是先天性營養不良,生下來就沒奶吃,嚴重缺鈣,扁桃體炎、胃潰瘍、頸椎、腰椎有毛病,一米七三的身高才八、九十斤的體重。再長大點還學會了吸菸,迷上電腦遊戲,二十三、四歲了也不找工作,泡在家裡。

我那個愁呀,沒法形容。我不只一次對他說:「學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你。」他總是說:「媽,你好好修吧,不用管我。」

二零一六年春的一天,我給建築工人做飯,下班往家走的路上又想起了孩子,心裡說不出的難受。突然想到人各有命,我能做的了什麼?只有師父能救他,把他交給師父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輕鬆了,亮堂了。是師父把我思想上不好的物質去掉了。

過了兩天,那天我剛進家門,兒子對我說:「媽,我學大法了。」我問:「真的?」他高興的說:「前兩天我在想,人活著為了什麼?一身的病,活的這麼苦。忽然一個聲音說:大法就在你身邊,你為什麼不學?是呀,我要學大法。」

我想是我放下了對孩子的情,兒子就得法了。寫到這我對師父說一聲:「對不起,師父。」和小同修也說一聲:「對不起。」是我的人心延誤了孩子得法。

修煉後的兒子一天一個樣,吃飯也香了,身體哪也不疼了,煙戒了,不玩遊戲了。不長時間,體重就長到一百三十多斤。

以前他奶奶有病,打針時叫他去護理一下都不肯去,把自己關在家裡。兒子修煉大法後,奶奶有病住院,主動一人白天夜裡護理,完全變了一個人。兒子找了工作上班去了,在工作中髒活累活搶著干,時時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故事3:九十歲大娘修煉的神奇故事

中秋佳節,我提著禮物看望本村九十歲的大娘。進門看到大娘正麻利的整理服裝,大娘一見我來了,眉開眼笑,說:「閨女,看到你真高興,告訴你我打坐跟坐轎子似的,甭提有多舒服了。全身沒一點兒病,走路就像不沾地,渾身輕快!」

只見大娘精神矍鑠,思維敏捷,身體硬朗,這哪像九十歲的人哪!大娘熱情的拽著我的手坐下,拉開話匣子興致勃勃的講起她的修煉故事。

一、走入修煉,證實大法

大娘年輕時命運坎坷,婚後生活窘迫,跟男人一樣下地幹活。起先生育三個孩子,都是長到四、五歲,得了疾病,由於無錢醫治,不幸夭折了。後來又生了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兒女幼年時,大爺又得疾病撒手人寰。

大娘含辛茹苦撫養四個幼小的孩子,生活十分艱辛,勞累成疾,三十來歲就落下一身病。頸椎疼痛,抬不起頭,脖子上吊著帶子硬撐著,終日痛苦不堪。日子苦的真不想活了,可為了四個孩子煎熬著。

一九九七年,大娘的大閨女向她介紹法輪大法。大娘沒進過學堂的門,一字不識,聽了師父的《濟南講法》後走入法輪功修煉。大娘每天清晨到煉功場煉功,風雨無阻。修煉不長時間,幾十年的多種疾病(頸椎炎、關節炎、婦科病、胃病等)不翼而飛,身輕如燕,健步如飛,整天沉浸在幸福中,有時打坐還飄起來,其美妙難以用語言描述。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清晨,霧蒙蒙,大娘和大女兒正在煉功場煉功,突然,來了一幫警察,強行把她娘倆和其他同修帶到派出所。這時,一個警察過來問大娘住哪裡。大娘抬頭一看:嘿!是村裡的一個年輕人。年輕人也吃驚的問:「大娘,您怎麼上這兒來了?您咋也煉法輪功啊?」

大娘說:「我走大閨女家呢。你抓我做啥,你能抓我人,卻抓不了我的心呀。我煉法輪功一身的病都好了,不偷不摸,做好人有啥錯?小末子,可別跟著他們瞎哄哄做壞良心的事啊!」

年輕人有些難為情,他忙解釋說:「大娘,我知道,咱是一個村裡的,我哪能難為您,您快走吧!」大娘堂堂正正的離開了派出所。

從此,誰問大娘身體為啥這麼好?她就借這個機會給人講真相,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我是因為煉法輪大法身體才這麼好的!是大法師父救了我。」

二、屋頂掉大片牆皮,師父保護安然無恙

在村裡,大娘單獨住在兩間平房裡,屋頂多年失修受潮,牆皮潮濕的象雲彩一樣一片片的。前年,一天早晨,大娘剛煉完功,走到床邊坐下,準備發正念。突然,「呱嗒」一聲,一大片水泥牆皮從屋頂上掉下來,揚起一片灰塵,隨之一片片的牆皮往下掉,正好落在她剛才煉功的地方。屋頂子牆皮掉了足有半間的樣子,一大堆水泥掉在地上,一點都沒有碰著大娘。

這時,隔壁大娘的大兒子大海(化名)聽到聲音,他跑過來一看,滿屋子都是水泥灰,他嚇得臉色都變了,趕快問:「娘,你沒事吧?沒砸著您吧?」大娘趕快說:「沒砸著,我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呢!」

大海非常慶幸的說道:「這麼多水泥灰,要是砸到頭上,砸不死,也得砸傷了。娘,您真是有神佛保護呀!」

大海趕快拿來工具清理,往外提了四、五桶水泥灰,才打掃乾淨。大海雖然沒有修煉,但他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佛家功法。由於邪黨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弟子的造謠誣陷、打壓迫害,大海一直害怕他娘遭受迫害,不支持她修煉法輪功。但通過此事,大海明白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娘。從此,他改變了態度,支持他娘修煉法輪功了。

三、跌跤無恙顯神奇

去年夏天,一連幾天暴雨。有一天深夜,瓢潑大雨,大娘正想睡覺,忽然聽到屋裡有「嘀嗒」的水聲,屋頂子好幾處都漏雨。深夜時分,她不願意打擾兒子,怕影響他們休息。大娘把家裡的盆盆罐罐都拿出來接上,在床前放了兩隻洗臉盆。

一看蚊帳都濕透了,她就搬了個小木頭凳子放在床上,一隻手抓著支蚊帳的鐵管子,兩腳踩到小凳子上,剛想用另一隻手去摘蚊帳鉤子。誰知道身子突然失去平衡,她心裡想:把我的骨頭疊疊吧。「咣當」一下子重重的摔了個仰面朝天,身子倒在床上,兩隻腳落在床下。大娘趕快喊道:「師父,救救我!」

大娘想到: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看護著,沒事!定了定神,覺的兩隻腳冰涼涼的,原來兩隻腳落在洗臉盆裡。她慢慢的從洗臉盆抽出腳,站起來了,一看全身哪裡都沒受傷,不青不紅,也不疼。可是一看地上,小木頭凳子摔成三瓣了,支蚊帳的鐵管子壓彎了,把暖氣片碰掉一塊漆,地面瓷磚砸掉一塊瓷。大娘明白:自己多虧了師父保護,要不然這一跤不知摔成啥樣啦,對師父的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大娘心情激動的對我說:「這些年,我難以忘懷的是師父一次次的救了我的命。有一次,我住大閨女家,一天晚上,睡覺從床上掉下來,當時我就大口的吐血,滿地是血塊。可把大閨女嚇壞了,她急得都哭了。我不害怕,我想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呢,沒事的,煉煉功很快身體就好了。這時候,大閨女豁然明白了,她說:『娘,這是好事呀,是師父在幫您淨化身體呀!看到您這麼健康,我真是從心裡感謝師父啊!』」

大娘又樂呵呵的說:「還有一天,我嘴裡啃著棒子(玉米),一下子踩到門檻上絆倒了,嘴裡還啃著棒子呢,一骨碌爬起來,一點都沒受傷,啥事都沒有。二十多年,我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隨著我不斷煉功、聽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感覺自己身體就像師父講的一樣,在向年輕方向退,越活越年輕。我沒有覺的自己是九十歲的老年人,我感到身體像年輕人一樣輕快,走路生風。我煉功受益的事太多了,心中的喜悅和對師父的感恩,說不完,道不盡,千言萬語都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大娘修煉大法以後身心受益,鄉親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街坊鄰居都讚不絕口的說:「你看看人家老太太身體結實、精神飽滿、滿面紅光、走路輕快,哪像九十歲的老人啊,多讓人佩服啊!」

故事4:誠念「法輪大法好」 眼疾痊癒

我是從內蒙到遼南城市打工的,由於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我打工的飯店遲遲沒有開工,我就又找了一份在海邊乾的活,加工海帶。由於疫情的原因,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總算有了份工作可以干。

在海邊幹了二十多天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天傍晚的時候,我的眼睛痛了起來。想一想,白天幹活的時候,也沒碰著眼睛啊!心想,是不是上火了呢?我決定早點休息。

第二天早晨起來,卻發現眼睛有些不對勁了,怎麼看東西都模糊,走路都要扶著東西,這下我可感覺害怕了,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我給朋友打了電話,朋友離的近,不大一會兒,朋友就來我這裡了。

我的這位朋友是法輪功學員,朋友對我說:「你暫時不能上班,就在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吧。」還給我講了幾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故事。我的漢字功底不太好,朋友就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寫在紙上,讓我照著念。

沒過幾天,朋友來看我,我高興的對朋友說:「你看,我的眼睛已經好了,真得謝謝你。」朋友說:「你謝謝大法師父,謝謝法輪大法吧!」我就高聲的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法輪大法!」

故事5:平安最重要

我地有個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五歲。每逢節假日,孩子們都回來看她和她八十八歲的體弱多病的老伴。只要孩子們回來,她就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她老伴是邪黨黨員,受中共無神論謊言欺騙,開始的時候,特別反對,一講就火。然而功夫不負有心人,老同修想:「這麼不聽,我不這麼講,我改變自己,我聽師父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使命的」。她以法為師,處處事事,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有了矛盾就找自己的問題。

久而久之,她老伴看到了同修身上的變化:因為年輕時,在婚姻上老伴曾經欺騙過她,給她帶來很大傷害。沒有修煉前,兩人有了矛盾,同修從來不找自己,反正是你對不起我,就和老伴吵。現在有了矛盾不再指責,不但不吵了,還總說是自己的錯,總是為別人著想。

二十多年前,同修是一個瀕臨死亡的人,曾經一盆一盆的尿血,尿了一個多月,她丈夫要給她做壽衣。她堅定的相信大法,相信師父。她說:「我死不了,我有師父,有大法管我。」就這樣她活過來了,是師父和大法給了她新的生命。

二十多年來,沒吃過一粒藥。她積攢下來的醫療費都給老伴用了,老伴一次次住院,孩子們上班沒有時間照看,都是她跑前跑後、無微不至關懷、伺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就是聽師父的話,按師父要求的做,一切恩恩怨怨大法解了。就這樣,她的丈夫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剛開始的時候,每當她聽師父講法、煉功,老伴總在她房間門口徘徊著,後來時間長了,就在門口聽不走了。她說:「你想聽,來房間裡聽吧。」老伴就高興的來房間裡聽。一天兩天,一年兩年,聽聽感到身體舒服了。只要老伴一感到身體哪兒不舒服,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真靈,一念就管用,睡不著,慢慢就睡著了,第二天就好了。老伴明白了「原來法輪大法這麼好,是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後來,老伴主動說:你把我那個黨員退了吧!

現在,無論同修上街、去超市多長時間,老伴也不管她了。同修出門,丈夫在家聽師父講法。丈夫本身不能自理,現在身體好多了,變的強壯了,一年也去不上一次醫院了,面色紅潤。這是大法給予眾生的福澤。

今年中秋節放假,在重慶某單位當副局長的女婿和女兒回來了,大法弟子不錯過機會救人,就問她女婿「三退保平安知道嗎」?女婿說「知道」。同修說:「那就退了吧,我給你起個名,你排行老三,官升三級,就叫三升吧。」女婿高興的立即對她說:「退,退,退,現在什麼都不重要,平安最重要。」

是啊,現在眾生平安最重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