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修好自己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25日】

尊敬的師父好,全世界的同修們好

我來自於羅馬尼亞,現居住在美國。我是2018年在羅馬尼亞從朋友那裡第一次了解到法輪大法修煉的,儘管當時沒有立即開始修煉,但從那時起我的生活便有了顯著的改善。

得法

我自出生起便是一個基督教徒,並對神有著信仰。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很多事發生了變化。然而,我內心深處一直在尋找著宇宙的真理和生命的意義。

我清楚的記得在遇到向我介紹法輪大法的朋友之前,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的內心深處有一種強烈的直覺,我已經非常接近於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我甚至把這種感覺告訴了這位朋友,但她當時也還沒有開始修煉。後來當她介紹大法給我,並給我看一段大法修煉者的Youtube視頻時,我被深深的感動了,好像深埋心底的什麼東西覺醒了,此後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剛接觸大法時,我僅僅讀了一小部分《轉法輪》,直到後來才讀完整本法。那時我沒有開始修煉,因為我知道如果要修煉,需要處理好很多事情,包括面對自己的怕心,承認自己犯的一些過錯等等。有一段時間我感到很迷茫,父母也給了我許多魔難。我嘗試在不同的基督教派中找尋真理,與很多人包括牧師交談,並閱讀很多關於精神修煉的書。然而這些都不是我內心深處真正尋找的。儘管我並不真正理解什麼是修煉,並感到很難下決心真正開始修煉大法,但那時我的生活已經開始改善,性格也在逐漸改變,身體也被淨化了。例如,我不再覺得抽菸的味道很好,並戒了煙。同時對於吃不吃肉也沒那麼在意了。我甚至被指引著去買了一本《轉法輪》。在許多的改變和魔難之後,我來到了美國與未婚夫結婚,並開始了修煉。隨著學法,我漸漸明白真正召喚我的是大法,這也是命中注定的緣份使然。

當我第一次真正開始學法時,我認為從自己開始修煉的時候師父就開始管我了。然而當我繼續學下去,我感到師父其實從我第一次接觸《轉法輪》,翻開第一頁的時候,便已經在看護著我了。而現在,隨著不斷的修煉和對法的理解的加深,我悟到從久遠的過去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講到:「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裡都是緣份。」

修煉環境

剛來美國時,這裡的疫情也剛好開始了,於是我不能外出或與同修見面。這裡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新的。那時我在學習羅馬尼亞語的《轉法輪》,而且只和在羅馬尼亞的那位朋友同修交流。我們在修煉上互相鼓勵,與對方分享修煉體會。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 讓我遇到她,並為我們兩個相隔千裡身處不同國家的人創造了這樣難得的修煉環境。那段時間裡,我通過看師父的教功錄像學會了五套功法。

在美國的疫情仍在高峰時,我想到要聯繫附近的煉功點。僅僅和煉功點的同修通話的那幾秒鐘便提振了我的情緒,而且我立刻感覺到了大法的場,那一整天的心情都十分愉悅。由於疫情原因戶外煉功停了,但同修提出願意和我一起每天通過電話學法。她用中文讀,我用英文讀。這很大程度上幫助我更深的理解了學習《轉法輪》以及精進修煉的重要。

過了一陣,她告訴我如何使用Sonant,於是我加入了一個每周的英語學法小組。記得當初,因為才開始學習英語,而且還在適應英語母語人士的發音,我說話和學法時都特別害羞與緊張。逐漸的,通過讀《轉法輪》,我開始向內找去執著。曾有一段時間我在英文學法小組學法時感覺很艱難。一開始我不能正常的呼吸,甚至有窒息的感覺,學法結束後還會哭。

後來我意識到我太執著於名了,執著於別人怎樣看我,愛面子。我想讀的像英語母語的人一樣,又產生了妒嫉心。我還發現自己有對其他同修的觀念。例如,在讀法時我會更喜歡聽某個同修讀的,而不喜歡聽其他同修讀。而且當別人善意指出我的口音問題時,或是他們沒有聽清需要我重複的時候,我也會感覺到心煩意亂。我逐漸意識到自己也在同樣的給他人貼標籤。並且明白了是因為自己不能忍耐,才會在需要重複或用另一種表述方式的時候感到不舒服。

漸漸的,我心裡接受了作為英語不是母語的人有口音是正常的,也放下了不能容忍自己犯錯的心,開始把心放在如何提高英語水平上,而不是計較總有自己不知道的東西。這些經歷也讓我明白「不失不得」的道理,因為過去的我太害怕他人取笑我的口音或是在心裡對我有不好的印象。經過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把爭鬥心,怕心,妒嫉心和對個人形像執著都拋到腦後。

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開示:  「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什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

講真相

隨著更深入的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我認識到對世人講清大法真相是極其重要的。因才到美國不久,且疫情還在持續,我沒有什麼加入講真相項目的機會。

我想到了可以在公寓附近的開發區進行戶外煉功。但是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才真正下定決心去做。

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明示:「你們身帶的責任是救度全世界的眾生,要比那還大,所以你們必須得改變自己的思想行為。」

同時我開始學習摺紙蓮花。師父用各種方式點化我去戶外煉功,我也發現這確實是自己該做的。在開始戶外煉功的第一天,一個鄰居特意來向我表達了對法輪大法很感興趣。現在,很多路過的人都認識了我,有些人表示很高興看到我在那裡煉功。一天,一位曾和我聊過的女士告訴我說:她這一天過的很艱難,但看到我之後有了美好的感覺。她的話感動了我,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讓我明白大法修煉的場對眾生都是無比美好的。煉功時,人們經常會對我微笑並主動跟我打招呼。

戶外煉功的經歷幫我暴露出很多執著,比如證實自己而不是大法的執著心,因為當人們稱讚我的紙鶴折的好的時候,自己總有心情愉悅的感覺。有時因為在戶外煉功,甚至會覺得自己看起來肯定很酷很聰明機智,這樣的思想冒出來。

師父在《洪吟》「做人」中說: 「為名者氣恨終生」。

有時這種思想一次又一次冒出來的時候會讓我感到有些沮喪。然而,我知道修煉是一個漫長過程,每次這些執著心出來我可以通過精進修煉來去掉它們。而且其實他們被暴露出來是件好事,這樣我便能發現它們並進一步去掉自己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

那時我也開始在我所在地區進行制止活摘器官的徵簽。過程中我常憂慮怎樣做的更好,怎樣更好的與人搭話,更好的跟他們講解。我還會害怕自己沒有足夠的社會、政治方面的知識,同時也會對自己的英語不自信。所以我不願意一個人做,老是希望能和其他同修一起,這也反映出我對情的執著,而不是信師信法。我悟到所有這些執著和干擾都會障礙我去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此外,我還悟到講真相做得好並不一定需要多麼豐富的特定知識,而是用心去證實法,曝光對大法弟子的邪惡迫害。

那段時間,師父還點化我背誦《洪吟》。這使我提升很大,每當我去徵簽,或是被干擾的時候,我都會背誦「苦其心志」,並能時常感受到心中的觀念和障礙被清理掉了。

在這段時間,我有了一些機會給中國人講真相。一次,我遇到一個有些反感法輪功的人。他說當大法在中國傳出時他也曾學過。但他一直重複中共的謊言宣傳,包括美國如何針對中國。我儘自己最大的能力給他講真相,但似乎很難達成共識。當我提到天安門大屠殺,他就說中共雖然不完美,但法輪功是個不好的組織,在西方現在卻很受歡迎。我問他,如果中國共產黨那麼好,為什麼他還要移民到美國居住。這個問題讓他一瞬間陷入了反思,我感到他善良的一面,理解了我想要告訴他的是什麼。

這次經歷及其他給中國人講真相的經歷使我發現了一些根深蒂固的執著。例如,談話中,有時那人會很大聲。我感覺,他是希望其他人能更好的聽到他說的話而不是聽我說。向內找,我悟到這從另一個方面反映出執著於名和過於在意自我形像,並害怕被人品頭論足或是被人給臉色。

我發現自己有一種觀念,就是給在中國生活過並被中共毒害的中國人講真相會更難。而當他們告訴我不喜歡或不接受大法時,我並不是慈悲對待,而是內心感到他們即可憐又可笑,並且會想這人怎麼會意識不到自己被洗腦。我內心中很感恩,這些魔難讓我意識到許多執著心,包括過分熱情、恐懼、生氣,還有過於在意自我形像。我也真心希望那些自己沒能救下來的眾生還有機會能得知真相。同時我也應該記得發正念清除背後操縱人們的邪惡。進一步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對結果的執著,很多時候我一直在試圖改變別人的思想,而不是慈悲的講清真相而讓人們自己做出理智的選擇。

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明示:「我經常講過一句話,我說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沒有自私的,沒有想到自己一點兒,完全是為別人好,你跟他講出的話,他會被你感動的掉淚。」

很多次,我講真相時不是出於慈悲眾生,而是出於自己的怕心,怕自己沒有做大法修煉者應該做的事。這會使談話時常被岔到關於政治和社會其他方面的話題,使我沒辦法很好的講清真相,尤其是對我的丈夫。這些經歷使我去掉了許多執著,怨恨,生氣,妒嫉,情,還有一些觀念,例如喜歡和與自己有相同觀點的人在一起。我總是在內心看不起有左派思想的人,而且感到很難與他們溝通。當然,這些都是不符合法,不符合師父教我們的道理的。我不斷調整自己,去掉所有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部分。我更加理解了,作為大法修煉者,我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而應該是喚醒眾生的善念。

修煉改變了我

從開始精進修煉以來已有1年多了,我無法用語言描述大法對我的改變。我變得更加平靜,也能更輕鬆的放下生活瑣事。我在生活中改善了與人的關係,並能夠集中注意力,每次只專注於一件事情。而在以前我總會很容易分心,無法專心做一件事情。我現在每天都在學著更好的控制自己不發脾氣。有時候這很難,但我也知道這是非常重要的。心中有法,跟著師父的指引,我能克服一切魔難。

從小時候直到最近幾年,我一直對自己的過去和我成長的地方感到難堪和羞愧。過去我怨恨父母和自己的生活,但是現在,我沒有任何遺憾,心中充滿了感恩。我的生活,家庭,還有來到美國,這一切都是被看護著的。我非常珍惜能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萬古機緣。我想要更進一步提高心性,勤於煉功,勇猛精進中更好的助師救眾生。

以上是我作為新學員的體會,謝謝同修,感謝師父鼓勵我寫出這篇修煉心得。

最後,恭引師父在《精進要旨》中的經文「境界」與大家分享:「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感恩師尊,謝謝同修!

(二零二一年大華府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