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來助師正法的 不是來被迫害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9月21日】

一直以來,我總是覺得壓力大,被迫害的感覺時有浮現,空間場中好像有濃濃的黑色物質,壓的我沉沉的。苦澀、害怕、壓抑等思想占據著我的大腦,我常常感到疲憊、無力、倦怠、愁苦。我幾乎是天天數著日子,盼著早點出國,幾乎是日日掐著手指,盼著快點結束。

直到最近,我開始反思:我為什麼盼結束?因為自己急於脫離苦海。我為什麼覺得苦?因為中共在迫害,我可能被迫害。我為什麼被迫害?因為我把自己放在了被迫害的位置。我到底是誰?我是大法弟子。我來干什麼的?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是來被迫害的嗎?我是來救度眾生、反迫害的,不是來被迫害的。當我想清楚,我不是來被迫害的時候,那層無形的枷鎖瞬間消失,我感覺輕鬆了很多。

然後,接著思考:如果大法弟子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那麼就是把共產邪靈擺在高處,把自己擺在低處,把自己放在任人蹂躪、任人踐踏的位置,這不是黑白顛倒了嗎?如果大法弟子遭迫害,那麼誰助師父正法?誰去救度眾生?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得造多大的罪業。這樣想下去,我終於明白了:我是來助師正法的,迫害與我無關,我不能被迫害。

當我發自內心的認識到: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不是來被迫害的。立即感覺到天清體透、神清氣爽、輕鬆自在。從前二十多年的陰霾壓抑,一掃而光。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這一念是符合大法的,而正念是有正神加持的,所以也是能鎮邪滅亂的,也是能驅邪降魔的。

當我正念十足時,我的小宇宙也是正大光明的。師父說:「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1]當我害怕恐懼時,我的小宇宙也是危機四伏的。師父還說:「那人心中各種各樣人的想法,各種各樣的思想來源,都會對你進行干擾。你的思想無論符合了哪一類生命狀態,哪一類生命馬上就起作用。」[1]這就是相由心生的法理,在我身上的真實展現。

當我深挖怕心時,我發現怕心的背後,是層層的人心與觀念。比如,我怕被迫害,是怕失去現有的一切,穩定的工作、和睦的家庭、安逸的生活、修煉的環境。我怕進監獄、怕酷刑、怕自己承受不住。我把常人的一切抓的太緊,時時擔心失去,所以才焦慮緊張。而修煉是,放下人才能走向神。當我不再關注自我得失,而是專注於正法的時候,我是法中的生命,我的心是輕鬆的、愉悅的,也自然而然的不怕了。

而後,我又遇到了干擾,又感到了壓力。怎麼辦呢?我在發正念時,加了一念「剷除迫害、干擾我的邪惡」。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的時候,我都加上這一念,持之以恆,毫不鬆懈。一個月過去了,現在我腦子空空的,什麼也沒有,好像干擾迫害與我無關了,黑色物質已經夠不到我了,內心多了自信從容,而少了恐懼焦慮。正念的威力實在太大了,只是我認識的太晚了,認識的太膚淺了,做的太少了,堅持的不好。

而且,我現在認識到:盼結束,也是站在人的角度,自私自利的觀念。如果站在正法的角度,宇宙法正,才能天長地久。我們大法弟子,協助師尊,達到「正天正地正眾生」[2]的標準,把一切歸正才是正法的目地。如果宇宙沒有歸正,正法就結束了,那麼正法後的宇宙,不還是壞滅的狀態嗎?這樣的正法就是失敗的,不是圓滿成功的。正法的效果,是我們應該認真思考的,而自己的得失是應該放下的。所以,真正的關鍵是抓緊時間歸正自己、救度眾生,執著於結束時間,執著於不被迫害,都是為私為己的變異觀念。

師父說:「我要說結束就結束,剩下的宇宙自然就炸掉了。舊勢力的目地是用它們的辦法把天體最後的生命正法中都做完了才放手,不讓你在那個時間把它做完。那結束還是不結束呢?不能結束,因為那麼多大法弟子掉隊了,那麼多生命沒有了,那麼多眾生不能救度,宇宙將變的很小,而且還殘缺不全的。結不結束呢?所以我一直在講,就是將計就計。」[3]

修煉的過程,其實也是不斷轉變觀念的過程,也是層層突破自我的過程。如果舊觀念一直不轉變,那麼,舊宇宙的理就一直制約著我們。而只要我們轉變觀念,同化於法,一切敗物,就在毀滅。師父講:「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4]。

一孔之見,請多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講法:《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李洪志師父講法:《洪吟(二)》<一念中>
[3]李洪志師父講法:《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講法:《洪吟》<新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