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61期 法輪大法洪傳十二周年回顧:師父傳法的日子(一)



【正見網2004年05月10日】

點擊觀看高精度圖片
  • 美好的回憶──沐浴法光

  • 珍貴的回憶

  • 在參加師父傳法班的日子裡

  • 回憶師尊在重慶傳法的日子

  • 回憶在師父傳功講法的日子裡

  • 師尊在石家莊傳法的珍貴記憶點滴

  • 美好的回憶──沐浴法光

    原來我和老伴都愛好氣功,特別是老伴,光太極拳就打了30多年。1993年3月,李洪志師父到武漢來傳功講法,老伴的同事好不容易幫我搞到一張入場票。25日,我興沖沖乘車去市政府禮堂聽報告,誰知一到禮堂門口,發現背包內外兩層拉鏈都拉開了,錢包和報告票被扒走了。票沒了怎麼進去呢?我又沒有看票的排號,我焦急地在門口徘徊,眼巴巴地看著別人陸陸續續地走進禮堂。報告會就要開始了,怎麼辦呢?突然,我的腦海里顯出「十排九號」幾個字來,真神了!我馬上向收門票的工作人員說明了我的情況和票的排號,工作人員很熱情,進去一看,十排九號果然沒人,就放我進去了。這時,整個禮堂都坐滿了,連走道上也是水泄不通。

    市氣功協會的負責人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師父的情況及有關事宜,接著就上來一位老太太,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後就自我介紹,原來這位老人是居委會幹部,癱瘓在床已有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聽師父在長江經濟廣播電台直播熱線諮詢,她按師父的口令要求做,立竿見影顯神效。看她剛才在台上輕鬆跑步的樣子,誰會相信她是個癱瘓三年的老病號呢?

    當主持人宣布氣功報告會開始時,師父走上講台,頓時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示意好幾次掌聲才停了下來。

    師父開門見山地指出氣功就是修煉,氣功是史前文化等等。用最淺白的現代漢語為我們講述高深法理。我這才明白,我曾經聽過那麼多氣功報告,可是正如師父《轉法輪》中所說,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在我這個氣功愛好者的頭腦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尋尋覓覓,我終於找到了夢寐以求的高德大法。回到家裡,就同老伴商量,一定要參加這次氣功學習班,以後就煉這個功,不再煉其他功了。

    第四天正式開課。開課的頭兩天,有的學員想作現場錄音錄像,師父說,我讓你們錄你們就能錄,不讓你們錄你們就錄不下來,還是別錄了,大家注意聽就行了。有些人不相信,結果不是磁頭卡住了,就是出現空白帶、斷帶等現象。

    在聽課過程中的一天晚上,我夢見了師父,在師父的身旁有一條又寬又長的銀白色樓梯,一直鋪到天上,後來,我才悟到:師父傳功講法就是為我們鋪好上天的天梯啊!

    有一天中午休息,師父從講台上下來走到學員中間,就在我的坐位旁邊坐下來,給大家簽名留念。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師父不停地給學員簽名,我卻沒有帶筆記本,沒簽成,好遺憾啊。

    在辦班結束的那天晚上,很多學員都站在禮堂外面等候師父。都想再見師父一面,我忍不住喊出聲來:李老師!再見!師父猛然抬頭,朝我看了一眼,說:「你好好煉功。」頓時,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目送著師父,直到師父離開了,我仍然站在那裡,聽憑淚水一個勁地流。最後我是怎麼回家的也不知道了。我同時也悟到:丟票是在考驗我對法輪功是否堅定,還沒見面師父就已經管著我呢!丟的錢包里有200元錢,我悟到那也不是無緣無故丟的啊!我平時利用工作之便,為我讀大學的兒子辦了內部職工工作證,可免費乘公共汽車,丟的錢差不多正好付清學生月票錢。不失不得啊。

    得法後一個月,我就開始消業。針對著十幾年都沒有治好的結腸炎,開始大量便血,每次都有幾百毫升,一連拉了半個多月。那時,雖然沒有大法書,但我牢記著師父的教導:「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不久就好了。還有一次,肚子痛得不得了,痛得在床上打滾。我記著師父的話:「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轉法輪》)我悟到了這層理,也就好了。

    同年9月25日,師父又來武漢講法,一下飛機,就在一所大學裡辦班講課,也是幾千人。我旁邊坐著一位老人。中間休息時,他告訴我,他已經參加五次學習班了,這次是隨師父從貴陽來的。邊說邊指著旁邊的十幾位老人,原來他們是他大學時期的同學,都是收到老人的電話之後,從南京趕來的。他說,他還要繼續跟班。他從年輕時就愛好氣功,參加過許多氣功學習班,可是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高深的大法。他還說,他老伴聽師父講課後,天目開了,法身法輪都能看到。

    在這次班上,我還遇見一位專業攝像師,他也參加了3月那次市府禮堂的班,當時他要現場錄像,師父不讓他錄,他心裡還不服氣,結果拿回家一看,全是空白。他感慨地說:我搞了二十幾年錄像,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奇事。師父絕不是一般的氣功師。

    1994年底,師父在廣州開辦國內最後一次面授班,至那次以後,我再沒見到師父了。機緣難得,我時常為自己能親耳恭聽師父講法而感到榮幸。

    那次講法的場面若在常人這個理上很難見到,也難以形容。其實,那次辦班沒有公開,各地只有少數人知道,就是這樣,參加的學員仍有七千多。體育館容納不了,廣州老學員心性高,主動讓出一千多張票給外地學員。正式講課時,還有四、五百人坐在體育館外面聽,師父親自到外面來看望學員,同時告訴大家,在外面聽效果一樣。廣州生活費用高,大多數學員都是自帶方便麵,有的學員一天只吃兩個饃。新疆學員提前一週到達廣州,錢用完了,最後連饃也買不起,北京學員知道以後,就成百的錢支援他們,讓新疆學員安心聽法。每天師父來體育館,老遠就響起了掌聲,進館後,掌聲雷動,經久不息。每次開講之前,師父都告訴學員認領失物,有錢、有貴重首飾,還有返回外地的火車票等等。大慈大悲的師父為了節約學員的開支,十天課安排在八天內講完,每天都要講三個多小時。

    最後一天,各地輔導站和學員都向師父贈送錦旗、鮮花,贈送儀式進行了一個多小時。鮮花與錦旗把整個台上都擺滿了。儀式完畢之後,大家都不願離開師父,仍是掌聲一陣高過一陣。最後,好多學員都是含淚離開體育館。


    珍貴的回憶


     
    五味子
    我和楊姐都參加過法輪功學習班,課堂上師父說過:要為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就在師父一揮手之間,許許多多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功的學員立即感到一身輕鬆,我和楊姐都親身感受到了師父的神力。
    楊姐曾患有嚴重的內、外痔和脫肛。俗話說「十人九痔」,對於痔瘡的痛苦常常讓人說不出口。那天聽完課,只半小時的回家路程,她卻進了兩次廁所,肚痛且拉了不少的膿血樣的東西。她想師父在課堂上說了,人生生世世造了許多業,欠了債就得還,所以自己也要承受一部分的。這就是自己應該還的業債。於是她全然沒放在心上。真神!自那以後,她發現她的痔瘡不藥而愈了。以前什麼消痔栓,什麼枯痔療法,只管用幾天,個把月就不靈了,可是修煉後至今她再也沒有受到痔瘡的折磨了。

    我呢,修煉前有許多的病痛,如:連續十幾年斷斷續續患肺炎、並嚴重雙側支氣管炎及支氣管擴張,咳嗽咯血,以致有中度肺氣腫,所以上稍有坡度的路就會氣喘吁吁,加上肝胃腎下垂,經常腰腿發軟、發酸,走幾步路就想休息了。那個舌苔又厚又黃,真是食不知甘味。還有高血壓、腎結石、腰錐肥大,頸椎增生,左肩周炎,心動過速,膽囊炎……身體非常虛弱,只好提前退休了。但是在師父輕輕揮手之下,第一堂課後就能自己步行回家了,既不氣喘也不腿軟,相反腳底就像裝了彈簧似的,十分輕鬆,真正嘗到了人沒病的滋味。再以後上下七、八層樓都很輕鬆自如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是:我那又厚又黃又膩的舌苔在學習班的三天之內,看著它一塊塊脫得乾乾淨淨,自此至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厚舌苔狀況,以前不能也不敢吃的生、冷、甜、酸食物全能吃了。胃口變得極佳。回想學功之前,曾吃了上百付中藥未消舌苔,可是藥一停,舌苔又是厚厚的了。

    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試想我們坐在禮堂里並未挨在師父身邊,我們也未吃藥打針,可是瞬間我們的病痛都消失了,那時候我們的悟性不高,對法的理解極膚淺,但是我們都深深感受到了神奇的力量,從此以後我們這兩個高級知識分子的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單我倆如此,我們周圍還有許多神奇的事。譬如有一個王大伯,他患有肝吸蟲病,就在師父叫我們「蹬右腳」時,他感到有東西從右側腳底出去了,從此他的肝吸蟲沒了。還有一個吳大爺患了腎結石,修煉法輪功的那年夏天單位讓他去療養勝地,行前體檢一照B超,結石沒了,他逢人就說:你說神不神,我才參加法輪功學習班,我的結石就不翼而飛了!還有一個周阿姨,嚴重的雙膝關節炎,讓她痛苦不堪,可也是在「蹬左腳,蹬右腳」後,她說有東西從腳下出去了,從此再無關節痛,而且可以雙腳盤幾個小時。古奶奶、李阿姨身上的奇蹟更神,一個八十多歲老人,她幾乎是90度弓著背由親屬抬進學習班的,李老師只是輕輕地摸了一下她的關節和雙膝,叫她站起來走,她照著辦了,結果馬上就能如一個正常的人一樣地行走了。

    奇蹟不是每天都發生的,所以很多人難免感到很難相信。但當奇蹟真真切切地發生在自己的身邊時,叫人怎麼能不信呢?親身受益的人多半都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更多人的也能受益啊。


    在參加師父傳法班的日子裡


     
    曉岳
     
    九三年末,父親鄭重地送我一本《法輪功》,嚴肅地告訴我:這本書不能亂放,看書前必須洗手,看書時必須端坐。我按照父親的要求看完這本書,就產生了一個強烈的願望: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書,我要煉法輪功。
    九四年元月,父親給我送來幾張門票,激動地說:師父要來傳法,真是咱們的福分呀!

    第一次見到師父的時候,我的第一念是;我要追隨的就是他!心裡的感覺是:就像一個飽受折磨的流浪兒終於回到了母親的身邊,覺得愉悅、溫暖、幸福、安全。

    我聽師父講法,達到了入迷的程度,總是希望師父多講點,再多講點。因為大法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正是我所期盼的。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真是非常可喜的,因為從此我從名利爭鬥中撤了出來,療好了累累傷痕,告別了各種疾病的折磨,開始了新的人生,等於是師父把我從污泥濁水中拉上來洗乾淨,把我領到一條潔淨光明的大道上並指出前進的方向,這豈止是「三生有幸」!

    師父的法我沒有聽夠,我想翻錄一套講法錄音帶,不成。於是盼望著師父能把他講的內容寫成書。當我得到《轉法輪》時,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我有幸參加了師父的兩個班,共聽了二十堂課。每個班的第一課前,總難免有擁擠和爭座或占座的現象,可是只要一聽師父講法,這些現象很快就消失了。無論人多麼多,通道多麼狹窄,學員們進出總是秩序井然。

    每到上課時間,師父只是說;大家坐好。幾百人幾千人的大課堂馬上鴉雀無聲,只聽到師父洪亮有力的聲音在講法。一直到講完課,始終靜靜的,沒有說話的,沒有吸菸的,更沒有走動的,連幾歲的小孩都是安安靜靜的。

    我從小讀書到大學畢業,我參加各種會議無數,可是有生以來從沒有在這種絕對肅靜的環境中聽過課或開過會。而且在師父的課堂里,感受到的是無比祥和無比美妙。

    師父總是提前來到課堂,總是準時上課,從不耽誤學員一分鐘。

    我參加第一個班時,主辦單位領導組織學員與師父合影留念。在集體合影排位置的空隙,我們一家人與師父單獨合影,之後,師父馬上跑步過去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在任何情況下,師父都不浪費別人的時間,絕不讓別人等待自己。我這個當教師的,深感自愧不如。

    主辦單位的公司領導讓做具體工作的幹部去查一下師父的證件。這個幹部來到師父面前還沒等說話,師父就把國家頒發的《受群眾歡迎氣功師》、《邊緣科學進步獎》、《特別金獎》等證件都擺在桌子上。他非常吃驚,確信師父有神通,絕非常人。他回家把這個情況對妻子和女兒一講,全家人都成了法輪功學員。

    公司機動處處長腰痛,求師父給治,師父只是與他談話,他覺得師父說話挺幽默,忘了腰痛,這時只覺得一隻巨大的手熱呼呼地捂在他的腰上,舒服極了。他的腰痛病從此就好了,他逢人就講:李洪志老師太神了。

    有兩個農村老太太想聽法卻沒錢買門票,師父聽說後,告訴工作人員,免費讓她們進班聽法。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動。

    我的親屬里有一個漂亮女孩,是現代派開放型的。她在聽師父第一堂課時,就明顯地感覺到法輪在手心裡轉(師父讓學員平伸一隻手感受法輪的旋轉),覺得師父很神,敬慕之心油然而生。她請師父留言,師父寫了「真修」兩個字並簽了名。聽說主辦單位要組織學員與師父合影留念,她說:照相時我得挎著老師的胳膊。可是合影之後她說:不知為什麼,我往老師身邊一站就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沒有了。
    一個退休老幹部九三年就開始煉法輪功,心梗和心梗後遺症都不知不覺地消除了。在傳法班上能親眼見到師父,親耳聽師父講法,他非常激動,很想與師父單獨合影。師父滿足了他的要求,於是他得到了與師父並排而坐的照片。後來他才悟到師父不是一般常人,後悔當時自己怎敢與師父平起平坐。可是師父對每個學員都非常親切,平易近人。

    參加師父的傳法班之後,我知道怎樣做人了。但因為沒有書,遇到具體問題還是不知道怎樣擺正與人的關係。學生放假時,校領導安排了下學期的工作,讓我和曾與我矛盾很深的人帶平行班。我是服從安排呢?還是找校領導調換工作避開他呢?我不知怎麼辦了,恰好聽說師父要在哈爾濱傳法,我就帶著老人與兒女奔赴哈爾濱,想從師父的講法中得到一個煉功人解決問題的辦法。第二次坐在師父的大課堂里,看到師父慈祥的面容,聽到師父親切的聲音,我受傷的心靈又一次得到撫慰,我流淚了,也知道該如何做了。我服從了領導的安排。幾年的合作中,我們的矛盾不但沒有激化,反而和解了,因為他想得到的,我都不與他爭。別人有的想看熱鬧,沒有看到覺得很奇怪,有的看他總占我的便宜、還背後給我使壞,替我抱不平。但我牢記師父的話,心態很平和。其實我雖然沒爭,可是該我得的,我什麼都沒有失去。

    師父在哈爾濱冰球場傳法,四千多人的大課堂秩序井然。冰球場太大了,許多人只能在很遠的地方看見師父,大家的共同心願是好好看看師父,因此紛紛向工作人員提出要求。於是師父繞場慢行向學員揮手,所到之處人們起立鼓掌,嚴肅而熱烈,很多人淚流滿面。

    在傳法班上,挨著我坐的是一個長春學員,我因對師父的崇敬,進而對師父的家鄉也很嚮往,遇到師父家鄉的學員,心中覺得非常親切,就特意提前到課堂與她攀談。令我意外驚喜的是,她與師父住在一個區。她講:師父家境清貧,家中最值錢的擺設是一台12寸的電視機。師父在出來傳法之前,有許多人找師父治病。但師父從不收錢財,有時還留一點水果來招待看病的人。有一個胃癌晚期患者,已經半個多月沒吃東西了,瀕臨死亡,家人在求治無門的情況下把他抬到師父家。師父用功能給他治,很快這個人清醒過來,師父剝開一根香蕉遞給他,他當時吃下。家人非常驚喜,非常感謝師父。師父出來傳法以後家中只有妻子與女兒。有一次師父所住的樓房著火了,每個窗戶都冒著火苗與濃煙,唯獨師父家沒有著火,人們就從師父家的窗戶進去接上水管滅火,所以師父家僅有的損失是窗框被粗大的水管子磨損了幾處。這件事在當地流傳,人們說師父家有神仙保護。

    這個學員談到她自己:93年我得了乳腺癌,托人求師父給治,師父傳過話來說讓我參加傳法班。我當時悟性太差,認為跟班與治病是兩回事,我當務之急得治病。於是我去醫院做了手術,幾次化療,忍受了巨大的痛苦,身體極度虛弱,病情還在發展,百般無奈我才決定跟班。跟班後我的身體神奇地恢復了,這次是我參加的第二個班。你看我象個癌症病人嗎?

    我這才仔細打量她:臉色紅潤,皮膚細膩,不胖也不瘦,身體健壯精神充沛的樣子,只是頭髮疏疏落落,她說是化療造成的。她告訴我:我很後悔當初沒聽師父的話去參加傳法班,白白遭了罪花了許多錢。你記住,任何情況下都要相信師父,走師父給安排的路肯定沒錯。

    師父在國內傳法的過程中,我聽到許多從師父身邊學員中傳出來的事跡,比如:師父為了及時趕到傳法班上講法用神通疏通了堵車的道路;師父使下肢癱瘓的病人當時就能行走,甚至跑步;師父生活節儉,從不浪費等等,但不知詳情無法寫出,所以希望了解具體情況的同修寫出來,讓新老同修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師父,同時在講真相時也可以適當地向世人講講師父的美德,用事實破除邪惡的誣陷。


    回憶師尊在重慶傳法的日子

    我今年57歲,93年喜得大法,有緣參加師尊首次在重慶辦班。

    我第一次見到師父,當時我激動地哭了,尋找幾十年的明師今朝終於得見,說不完的喜悅。

    當師尊知道我經濟困難時,當眾退給我一半的學費25元,我不收,師尊一直要我收下,我急哭了,說:「李老師,我聽了您的課就應該交學費,您不收我的錢,您就不承認我是您的弟子。」

    師父慈悲莊嚴地走到講台前說:「你們都是我的弟子!」佛音穿透層層空間,我感到這是洪大的慈悲,師父右手一揮,我看見整個傳法場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雪花般的法輪,全場頓時鼓掌雷動。

    93年、94年師尊兩次來重慶講法傳功,每次都是住價格低廉的賓館,賓館人員不理解地問師父:「李老師,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氣功明星了,應該住高級的賓館。還住這麼簡樸的賓館?」師父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師父吃飯很簡單,從不大魚大肉,有時一碗小面。重慶人愛吃辣椒,無論面、湯、菜都放辣椒。有次師父午餐吃小面,老闆不知道師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師父辣得滿臉是汗,什麼也沒說,靜靜地將這碗小面吃完了。

    一次師父在一家個體小餐館吃飯,師父將飯中一顆穀子剝開後吃下,當時很多學員看見師尊不浪費一粒糧食,個個都不再將剩飯倒掉了。


    回憶在師父傳功講法的日子裡


     
    法來
     
    1992年5月法輪大法在長春開傳,從此宇宙的法理來到了人間,使我們這些普普通通的常人,成了大法弟子。回憶當年師父在長春傳功講法的日子裡,是我這一生中最幸福最開心的時候。師父說:「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現在我把這些經歷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 千里尋師 師在家鄉

    在92年金色的秋天裡,我見到了師父,我才真正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人生的經歷,使我感悟太多。我經歷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三反和五反、公私合營、大躍進、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等,弄得身心疲憊,覺得人活的太苦了。為了脫離這個大苦海,所以我選擇了修煉,經常到廟裡請些佛經看。為了祛病健身,也參加各種氣功學習班。當時我覺得應該拜位名師指導修煉才行,從此開始走上了尋師路。幾年間我先後去過普陀寺、少林寺、白馬寺、靈隱寺、法門寺等,還去了峨眉山、樂山、青城山等,都沒找到我要找的師父。

    92年秋,鄰居同修教我煉法輪功,並說你要找的師父,可能就是李老師,等李老師回長春時我們去見見吧。一天我們一行四人去了師父家,師父家在一棟靠路邊的樓里,是室外樓梯。當時進屋看見很多人都站著,師父也是站著的,但我一眼就認出了師父,我就雙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師父深深的施禮,口裡說李老師好,心裡在說:師父啊,我可見到您了。眼裡浸滿了淚水。師父微笑著和我握手,此時我的激動心情難以言表,就像走失的孩子找到了家。這時同去的人把我的情況向師父作了介紹,師父很高興,我請求同師父一同去北京參加講法班,師父讓我等著參加長春的講法班。

    當師父同別人說話時,我才注意看屋裡的情況,是兩個房間,裡邊臥室只能放一張雙人床,外邊就是我們在的這個房間,比較大點,有一個長沙發,一個桌子,兩個小凳。那時每次師父回家,屋裡都擠滿人。牆上有師父自己畫的幾幅佛像,佛都坐在一層層小塔似的蓮花座上,還有師父親手捏的小泥佛。後來在師父講法錄相帶里,開頭由遠而近的師父法像,遠處的就是師父家的那尊佛像。

    幾年來我坐火車、坐輪船、坐飛機去找師父,沒想到今天見到了師父,卻是走著去的,我家距師父家只有公共汽車一站地之遠。師父說:「我們修煉界有不少這樣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層次修煉。到處去求法,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結果徒勞往返,勞民傷財,什麼也沒有得到。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2)今天我象作夢似的真見到了師父,當時我就發願隨師父修煉到底,圓滿回家。

    * 在師父傳功講法班裡

    到93年7月,師父才回到長春,在省委禮堂辦第五期傳功講法班,由於當時聽法的人很多,緊接著又在吉林大學禮堂辦了第六期傳功講法班。到94年5月,師父在長春吉林大學禮堂辦了第七期和第八期傳功講法班。這四次班我都參加了,後來又參加一次在哈爾濱辦的傳功講法班。在上千人的講法場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噪雜的聲音,在師父講法時,要求工作人員停止一切工作,靜心聽法。

    在我參加的這五十節講法中,師父都是提前到場,站在講台裡邊看著學員入場。所以我就藉此時機,請師父和我們全家照了像。這張照片上師父手裡拿著一張小紙片,上面寫著別人看不懂的幾行字,這就是師父講法時所帶的唯一的東西。師父講法時沒有講稿,沒有教案,法輪大法是師父親自用口傳給我們的。每當我坐在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傳功講法場裡時,我就雙盤腿,手結印,眼看師父的光輝形像,耳聽師父的洪亮聲音,講述著宇宙的法理,告訴我們宇宙的特點──真善忍就是佛法,告訴我們人生的真諦就是返本歸真,告訴我們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

    在第六期傳功講法班上,師父講的法比較高,當講到天目時,師父講了另外空間的問題,同時同地存在著另外的空間,任何物體在另外空間都有他的存在形式。師父看到我們理解不了,就拿起講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讓大家注意看,天目開不開都可以看到。這時師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從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個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樣,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師父問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動的回答看清了,然後師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里,這時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漸漸的同原水杯重合起來。師父讓我們切切實實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東西,這是現代科學研究突破不了的東西。所以師父說:「人們問宇宙有多大,我告訴大家,這個宇宙它是有邊緣的,可是在如來這樣一個層次上,都把它看成是無邊無際、無限的大。而人身體的內部,從分子到微觀下的微粒和這個宇宙一樣大,聽起來很玄的。造就一個人、一個生命,在極微觀下已經構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分、他的本質。所以我們現代的科學研究這個東西,還是差得很遠,和整個宇宙中存在著高級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來,我們人類的科技水平是相當低的。就在同時同地存在著另外的空間我們都突破不了,而外星來的飛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間裡走,那個時空的概念都發生了變化了,所以它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快得使人的觀念接受不了。」(3)

    * 師父給我去執著

    師父說:「我還告訴你:我這本書的內容是把幾個班講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講的,句句都是我講的,都是從錄音帶上一個字一個字扒下來的,一個字一個字抄寫下來的,都是我的弟子、學員幫助我從錄音中抄錄下來,然後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講的就是這一個法。」(4)

    當年我有幸參加了這項抄錄工作。在第七期傳功講法班上,師父講的法是很高的,在講法班結束後,師父讓我們把這期講法錄音帶抄錄下來,要求特別嚴格,一定要一個字不落的抄錄下來,時間又特別短。我拿到錄音帶時,心情非常激動,覺得師父信任我,又認為這項工作不難,不就是個抄錄員的工作嗎,太簡單容易了,所以生出了歡喜心。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5)所以當我抄錄時,就感到力不從心,記憶力差,寫的也慢,幾乎是每一句話,都得停一兩次錄音機,就這樣停停倒倒的,覺得太慢了,心裡就著急起來,這時又產生了怕心,怕被別人落下,怕到時間完不成丟面子。後來錄音機又壞了,為了趕時間,就換了一台新錄音機,結果還是我被落下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最後一個按時抄錄完的。當時我們知道師父要把講過的法寫成書,給我們學法用,但是並不知道這本寶書的名字叫《轉法輪》。

    在94年9月,師父開一次小法會,給學員解答一些修煉中的問題。由於學員提出的問題比較多,師父每個問題都給詳細的解答,所以法會結束時,都過了午飯的時間,我們就同師父到一個小吃部吃午飯。這時我的執著心又起來了,急忙回家拿來照相機,上了新膠捲,開始拍照。因為我們知道,師父要到國外去傳功講法,和師父見面的機會就少了,想多留些和師父在一起的照片,所以我就忙忙活活的,左拍一張,右照一張的,把在場的人都和師父照了一張,覺得還不夠多,就繼續往下照。這時坐在師父身旁的老伴直給我使眼色,讓我停止拍照。我覺得師父都沒說我,還一直微笑的看著我,所以我根本沒理他,就咔嚓咔嚓的把膠捲全照完了。飯後我就去沖膠捲,第二天去看底片,結果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整卷底片都是黑黑的,沒有影像。我立刻悟到了,這是師父給我去執著心,直接在點悟我。這樣的佛恩浩蕩,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激和敬仰。時至今日,每當我發現自己有執著心時,當年師父那微笑的面容、看著我的情景,就出現在我的眼前,使我無地自容,覺得對不起師父,我就會努力去掉執著。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使我走到今天。我深刻體悟到,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打折扣;以法為師、向內找、去執著不動搖;照師父的話去做且不走極端;最大努力的救度眾生。我想這就是縱橫宇宙的大法弟子。

    請師父放心,我們家鄉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擔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任,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師父,家鄉的大法弟子想念您!祝師父生日快樂。

    (1)《轉法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p2(1994年12月)
    (2)《轉法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p277(1994年12月)
    (3)《轉法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p53(1994年12月)
    (4)《轉法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P228(1994年12月)
    (5)《轉法輪》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P292(1994年12月)



    師尊在石家莊傳法的珍貴記憶點滴


     
    河北大法弟子
     
    每當我回憶這十年前的得法往事,心中熱流翻滾,幸福的淚水不由自主的落下。

    1994年3月2日上午8點,在石家莊地區軍事禮堂第一次榮幸聆聽了師尊近兩個小時的講法(當時叫帶功報告會)。在會上師尊讓想一下自身哪個地方不舒服,若你本人挺好的,可想一下家人或親屬哪有病,師尊給清理,想一下就行。我是當場被清理了幾十年頭疼的頑症。

    當天的報告會完全是免費和義務的,不收一分報酬。

    在以後8天的講法學習班上,真感到師尊的親切和平易近人,清晰的法理,認真的教功。教功時,不管前後左右,就是我們這些最靠牆邊的學員,師尊天天繞場巡視,並親自為學員糾正動作。

    1994年3月10日晚,石家莊第一期講法學習班結束了。大家要求和師尊合影照相,當時當地氣功協會提出讓專業人員給照,師尊當場詢問,學員中有沒有會照相的,可自動報一下名,這樣學員可少花些錢。

    對此,大家感觸很深,師尊時時處處替別人著想。本來10天的學習班,考慮到大家的困難,師尊在8天把10天的班辦下來,給學員節約了時間與費用。這8天的學習班,學員交給當地氣功協會的費用是35元錢,除去氣功協會舉辦學習班的費用和收入,到師尊及工作人員的手裡已經所剩無幾了。在此,我深深的理解,師尊是為了將大法洪傳給有緣人,將大法的美好帶給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而從未考慮到自己的得失,都是為了別人好!

    3月11日上午8點以後開始照相了,師尊與我們合影,留下了永恆而珍貴的紀念。

    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都浸透著師尊的慈悲,映襯出師尊的偉大。做師尊的弟子,無以言表的幸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