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實修 在魔難中走向成熟

大陸大法弟子 清源


【正見網2021年11月02日】

我是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至今在大法中已走過了二十四個年頭,從不會修到能夠實修,一步步走向成熟,一步也離不開大法的指引,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修煉中摔過兩個跟頭的血的教訓,使我倍感大法的珍貴,師尊對弟子的寬容。以下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悟,層次有限,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初期背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黨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了無數不明真相的眾生,我丈夫(在邪黨部門工作)也不例外,開始變本加利的逼我放棄修煉,迫害前他就反對我修煉,迫害開始後他不許我看大法書,我只能在他上班不在家時中午學法。當時有一念,我要把大法背下來他就管不了我了,我就開始背經文、《洪吟》,因為比較短也就容易背,有時中午也抄《轉法輪》。當時是抱著爭鬥心背法,為了背法而背法,可想而知學法效果也就不好,看不到法理,更談不上實修。僅僅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覺得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治好了我的風濕性坐骨神經痛等頑症。剛開始只會單盤腿,我就早上煉一遍五套功法,晚上再煉半小時靜功,開始我是自己對著煉功圖解煉功,很喜歡煉,幾個月後才找到了煉功點,同修給我糾正了煉功動作,直到看師父講法錄像那天我才能雙盤。當時是在地上坐著看師父講法錄像,感覺自己是坐在一個高速旋轉的轉盤上,其實根本就沒動,但當時就是那種感覺。後來我悟到是師父在幫我演化功,我只是抱著一種對大法感恩的心理,並不知道如何修自己,也沒有想到過圓滿,覺得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觀念,又能得到常人中的好處,還能躲過人類大劫難,只想從大法中索取好處,卻沒想到要為大法付出。

有一天晚上我在家學法,丈夫說他要睡覺,叫我別看書,我堅持要看書,他就魔性大發,打110報了警,招來警察把大法書收走了,把我也帶到了派出所。警察問國家禁止了你為什麼還要煉?我說大法叫人做好人,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所有醫院治不好的頑症都在大法中煉好了,電視報紙登的全是假的、顛倒黑白,你們把收上來的大法書看一看,就會明辨是非。做完筆錄後我就回家了。第二天單位要我寫檢討,由於保護自我的私心,沒能堂堂正正的維護大法,玩了文字遊戲,給自己的修煉設置了障礙。

二.家庭魔難

丈夫看我不放棄修煉,就逼我在大法和家庭中做選擇,我說兩者都要,他說那就去離婚吧,我答應了。誰知到了區民政局那裡,他沒去,說回家做飯了,那天下很大的雨,我沒帶一分錢,碰到熟人借了錢才坐上麻木回家的。第二次他又要離婚,我們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員問為什麼離婚,他說我煉法輪功,又問財產怎麼分配?他說還沒想好。工作人員說那你們就想好了再來吧。其實我們沒有財產,住房是我單位分的福利房,於是我倆就又回來了,我警告他,我已去了兩次民政局了,絕對沒有第三回。後來他又提出離婚,那時我已退休,有大量時間學法,能夠平和的對待此事了,我就一味的修自己,找自己的不足,然後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對照自己,主動承擔家務,做好自己該做的,找出自己的怨恨心、爭鬥心、指責心、看不上丈夫的心、不關心他的心,用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煉要符合常人狀態,離婚是社會道德變異的產物,大法弟子是不能承認的,我就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弟子家庭和修煉環境的一切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安排。後來離婚的事就不了了之。直到我發《九評》被邪惡綁架後,才知道丈夫在外面早有外遇,所以才對我多次提離婚。

三. 修去妒嫉心、色慾心

修煉前我覺得自己是個常人中的好人,對人真誠善良,同事們也都這樣認為,但自己知道遇事不能忍耐,脾氣急躁。今年清明節前發生的一件事,暴露出了沒修去的執著心。有一天我用平板與外地的妹妹通完視頻,發現了丈夫和我的高中女同學用平板互發問候語和接吻的圖片,你來我往的很曖昧,我看後氣血沖頭,心裡很難受。雖斷欲十年但夫妻情仍未放下,雖然心裡知道這是假我,但還是忍不住給那個女同學發了信息,我說我丈夫是個沒有理智的人,你不要理他,現在電視網絡到處是色情暴力,不小心就會掉進陷阱。我說君子之交淡如水,三尺頭上有神明,每個人都要理智清醒才不會被迷惑。女同學則回覆說,「同學之間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姐妹,開開玩笑而已,不要太認真。」這都是共產邪靈敗壞人類道德造成的惡果,通過此事我看到自己有強烈的妒忌心和沒放下的夫妻情。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修了二十多年了還放不下這點東西,把假我當作了真我並被它帶動,我隨即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妒嫉心、怨恨心、疑心、私心、夫妻情,經過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我的心漸漸平靜了,感覺自己卸了一個大包袱,煉靜功時完全靜下來了。

丈夫是我的一面鏡子,向內找自己還有沒去乾淨的色慾心,做常人時看過許多邪黨的文藝書籍,和瓊瑤的言情小說,嚮往美好的常人生活,結婚後發現丈夫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男子漢,丈夫對家庭沒有責任感,脾氣暴躁固執,性格內向有事不溝通,而是發脾氣。修煉前我曾因家庭矛盾多次提出離婚,他始終不表態,我一直對丈夫不滿,直到修煉後才知道找自己的不足,自己太強勢,什麼都要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不顧丈夫的感受,不看自己而是向外求,有時還想起自己喜歡的男生,這就是婚外情呀。師父在《轉法輪》中開示我們:「他所講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壞事;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我們大法弟子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那麼自己空間場中的生命就會受影響,修煉人要時刻警醒自己,發現不正的念頭馬上歸正,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眾生,更好的助師正法。

四.背法抄法,把自己溶於法中

被邪惡迫害回來後,我更覺得學法的重要和大法的珍貴,我就開始背《轉法輪》,先是一段一段的背,背熟一段重複幾遍後再背下一段,用了三個月背完一遍《轉法輪》,同時也背《洪吟》前四本,後來又將《洪吟五》背了三遍。我覺得自己受黨文化毒害很深,常人觀念很重,必須用大法清洗自己。我選擇記憶高峰背法,比如早上煉完功後就開始背法,晚上六點發完正念後開始背法,這兩個時間記憶很好,大腦疲勞時就通讀大法,每天堅持背法,從一段到一個小節再到一個小標題,再後來就一講一講的背,每天都堅持背。目前最多只能背兩講,還不能全部背下來,前段時間覺的背法不能入心,我就開始抄法,每天上午外出講真相,下午抄法。以前曾抄過兩次《轉法輪》,那是第二次被迫害後回來抄的,抄錯的地方很多,現在是按照書上二十四行頁面在抄,一筆一畫的抄。《洪吟》前四本也都抄過,但沒有現在抄的那樣工整。

背法、抄法使自己受益匪淺,遇事能用法來衡量,知道怎麼修自己,不對的思想一露頭馬上就能抓住,馬上發正念清除動邪念的背後因素,不象以前順著那個念頭去想,現在主意識特彆強,不被外來信息干擾。這次邪黨的所謂「清零」沒受到干擾,派出所來過一次,我外出講真相,回來聽丈夫講的。後來單位人教科領導來過幾次,也沒碰上,有時集體學法去了,有時講真相去了。過年時單位給每個職工發兩千元,單位叫我去領,去了之後他們也沒提「清零」的事,只是問了打疫苗沒有,我說抵抗力很強不用打疫苗,二十幾年沒感冒,再說我對抗生素過敏也不能打。他們也沒再說什麼。

五.否定掃碼  大法弟子只歸大法管

今年七月份中共肺炎疫情又在本市抬頭,邪黨官員為保自己的烏紗帽,層層加緊管控,各小區出入須掃碼,公汽、超市也要掃碼,強制百姓做核酸、打疫苗,不參加者被視為異類。第一天我乘車去買菜,司機要掃碼,我說沒手機,他說那就去社區開證明。我去社區開證明,他們說不能開,沒接到上級通知,我想這怎麼辦呢,不能影響講真相救人呀。學法時,師父點化我:「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第二天參加集體學法,進小區要掃碼,我進小區時就不動心,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不歸常人管,門衛像沒看見我一樣,很順利的就進來了,我聽到他叫後面的人掃碼。我住的小區管控很嚴,他們問我為什麼不掃碼,我說沒手機,就直接進去了。外出時打的,還能把司機救了。同修說買菜時可用丈夫的手機掃碼,結果拿著丈夫的手機很緊張,好像揣個定時炸彈,碰到有緣人也不敢講真相了,怕被監聽。回家後即發正念,清除邪惡利用掃碼等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惡因素。後來我又去社區開證明,他拿著身份證打開網頁看了看,說我沒做核酸也沒打疫苗,全是空白開不了。現在我照常外出講真相和參加集體學法,不用社區證明也不用掃碼。

修煉走到了最後,師父用洪大的慈悲、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是給大法弟子救人用的,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不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遺憾,不拖師父正法進程的後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