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國醫張錫純:敢用一味山藥 起死回生(5)

劉如


【正見網2021年11月17日】

張錫純用藥,有神醫華佗的風格,我們可能聽說過華佗給曹操治頭痛,只需一針刺其要穴,頭疼欲裂立刻緩解,原因是對病因了如指掌,用藥也是如此,據說華佗經常只需一兩味藥,就能藥到病除。很多人以為這是神話傳說,其實都是真實的,張錫純用藥的風格就是如此。他斷病準確,把山藥用於救治重症危症,屢建奇功。

很多人可能會感到奇怪,山藥既然如此靈驗,民國時期他名聲赫赫,為何到了今天,我們誰都沒聽說過呢?現在的中醫大夫好像也不太用它。根本原因我們先不說,只說近現代潮流,崇尚西學,不僅僅是醫學上西醫成為主導,連學校教育也因發生了所謂的新文化運動,學堂不再教授儒學經典,文言文被白話文漸漸代替,那麼那些醫書,基本上都是文言文或者半文言文,受過傳統教育的先輩走了,今天的人們都看不懂了,也就不願意看,致使這些寶貴的遺產,簡單有效的救命良方就漸漸被埋沒了。非常令人痛心。如今不僅僅是普通百姓不了解自己的文化遺產,就是當今專業的中醫大夫,也有很多人因為文言文的原因,或者對張錫純包容西醫西藥的不理解,不太願意研讀張錫純的書籍,致使很多大夫對張錫純的用藥方法毫不知情,或知而不信。其實他的語言是古代醫書中最接近白話文的,方藥組成的道理寫的很詳實,對一般百姓都很容易理解,因此《醫學衷中參西錄》被當時稱作「第一可法之書」。

當年張錫純在世時,不少文人就因為能讀醫書,略通傳統醫理,請醫無效走投無路時,看懂了張錫純藥方的高明而救活了病危的親人。下面介紹的這則病例大概就是這種情況。

這次先把原文列出,然後給出個人的解讀,大家一看就明白了,半文言,不是太難。這個病案是老人肺病咳喘,幾十年無法斷根,最後越來越重,導致病危的案例。證實了山藥對慢性肺病也有神奇效果。

【原文】

奉天法庫縣萬××來函∶
家慈患痰喘咳嗽病,三十年於茲矣。百方不效,且年愈高,病癒進。乃於今春宿病既發,又添發灼、咽干、頭汗出、食不下等證。生雖習醫,此時惟戰兢不敢處方,遂請一宿醫診視,雲是痰盛有火,孰知是肺氣與脾陰腎陰將虛竭也。與人參清肺湯,加生地、丹皮等味,服二劑,非特未效,遂發灼如火,更添泄瀉,有不可終日之勢。於是不敢延醫,自選用資生湯方,服一劑,亦無顯效。轉思此時方中於術、牛蒡子、雞內金等味有未合也。因改用一味薯蕷飲,用生懷山藥四兩,加玄參三錢。服一劑見效,二劑大見效,三劑即病癒強半矣。後乃改用薯蕷粥,用生懷山藥一兩為細末,煮作粥,少調以白糖,每日兩次當點心服之。又間進開胃之藥。旬余而安。

【大意】

奉天就是今天的瀋陽,這是一封姓萬的病患家屬給張錫純的信,因用了「一味薯蕷飲」(一味山藥湯)治好了病危的母親。他把經過寫了出來,用以感謝醫生。張錫純在書中把這些病案也收錄進來,供百姓參考。所以開頭說明這是「奉天法庫縣萬××來函」。函就是信函。

萬某來信說:家中母親患痰喘咳嗽病,(就是肺有病,痰多而咳嗽,喘息困難),已經三十年受此病折磨了,請醫用藥用過百種藥方,都毫無效果,隨著年歲越高,病情越發嚴重。今年春季原有的咳喘舊病再次發作的時候,又添加了發燒灼熱,咽喉乾燥,腦袋出汗,無法進食的病症。學生我(謙虛的自稱)雖然學醫,但也被嚇住了,不敢給母親開藥,於是請一常給母親看病的醫生給診病,說是痰濃重,體內有火,不曾料到其實是老人肺氣(陽氣)與脾、腎的陰分(脾血、腎精、汗液等相對於陽氣而言屬於陰性的人體成分)將虧虛到盡頭了(意思是診錯了,很可能將精、血、津液等陰分嚴重虧虛導致的體內陰陽不平衡,陽氣雖然也虧虛,但春天陽氣容易升騰,造成體內陽氣對比陰分表現出偏盛的虛熱證,診斷成外感熱邪的實熱證了)。醫生給開人參清肺湯清熱邪,外加生地、丹皮等幾味藥,服了二劑,非但無特別效果,反倒發燒如火燙,更添加了腹瀉,看情形我知道母親恐怕熬不過當天了。

於是我不敢再請醫生,自己選用「資生湯」方(也是該書藥方,張錫純開創的),服一劑,也不見有明顯效果。後來想到此方的於術、牛蒡子、雞內金等幾味藥對於母親此時的病症不太合適。因而改用「一味薯蕷飲」,用了生懷山藥四兩(即生的干懷山藥200克,藥房有賣,但不是炒熟的。),加玄參三錢(9克)。服一劑見效了,兩劑大見效,三劑喝下去,病已經好了大半。之後改用「薯蕷粥」,用生懷山藥一兩磨成細末,煮作粥,稍加白糖調味,每日兩次當點心給母親服用。又時不時服用些開胃的藥物。十多天就完全好了。

解讀:這就是來信描述的整個內容。我們從信中可知,來信人是病患的兒子,學過醫,還買了張錫純的這本書學習過,但沒試過這道山藥單方,估計也不太敢相信單方山藥的神奇。

他面對母親幾十年受慢性肺部病痛的折磨,肯定覺得老人的病很複雜難治,多少醫生都毫無辦法,自己懂醫也素手無策,很難想到山藥這個常見的藥食,能真的用來治病。但過去的人都很孝敬,多年來侍奉慈母,無法解除母親的苦痛,肯定非常難過。結果這次病情很重熬不過去了,醫生也沒有好辦法,反倒越治越重,眼看就要病危離世,無奈之下,他才抱著一線希望,試用了張的藥方,但一開始還是選用了內含山藥,但山藥分量遠遠不足,還加有其它藥物的「資生湯」。用後沒太大效果。最後醒悟過來,大膽模仿張用藥的風格,大量使用單方山藥,發揮了極大的,最為關鍵的作用。從而救了母親一命。

從這個病例,我們可以判定,張錫純說的山藥色白入肺經,治療久病咳喘,腹瀉有效是真的。將前邊《本經》的內容合在一起,可以看到,山藥對脾胃,肝、腎和肺都有滋補和救護的功效,還能平和地、不傷正氣地退熱寒兩種邪氣。因大腸與肺相表裡,肺的陽氣補足,功能恢復,自然固攝住了大腸,腹瀉也就好了。在中醫,脾胃為後天之本,腎是先天之本,兩本補足,強健,人體正氣自然恢復,病好也就不足為奇了。那麼為何加其他藥物反倒效果不明顯。資生湯適合怎樣的病人?我們以後詳解。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