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輪迴紀實:真實的法海 

勘元


【正見網2022年01月18日】

【編者注】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收到了大量的投稿。在此衷心感謝同修們的鼎力支持。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陸陸續續發表已收到的投稿。如今我們已跨入2022年,走在向法正人間過渡的征程上,讓我們一起共同精進,攜手救度眾生,不負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心。

******   ******   ****** 

你知道嗎,是神安排了人類的歷史。那些演繹過歷史的風雲人物,都在大法弟子中。

2015年的夏天,我和同修發正念時,我看見一個和尚,穿著絳色衣衫,腳踏雲遊鞋,右腿邁出弓步,右掌同時打出功力在全力滅惡,給人一種氣吞山河的感覺。我知道他是法海,是歷史過去時空中的一個久違的我。我還知道在座的某位同修是曾經的許宣。正念結束,一位同修說:「我看見了一個塔,應該是雷峰塔,在鎮妖。咱們中,應該有一個人是法海。」我微微一笑,同修也會意的笑了。 

法海,一個歷史上家喻戶曉的和尚,救了許宣,壓了白蛇,在正邪大戰中闡述了佛家的要義,即人妖不能相混,修煉人要對宇宙中正的生命負責,維護人間正理、正義。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法海卻被嚴重抹黑,成為變異觀念裡多管閒事的和尚,成為拆散「美好姻緣」的惡人。今天,我來還原一下這個歷史人物。

法海,唐朝人,出家前,是相門貴子,及第狀元,進入佛門後,苦修去業債,靜坐功力長,遂開悟通慧。在山洞打坐中,遭遇白蛇,出家人有好生之德,勸誡白蛇,以法力憚退之。以其一善之念,遂留後憾。

蛇之魔性,不可改之,吞食人之精血,遂成人形,娼之美男,惑吮精髓,乃至許宣。許宣者,天之星宿,不可殞也。法海遂至杭州,輒捕白蛇,壓其入雷峰塔,留偈云:「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這是一件發生在公元859年的事情,上天安排這樣的劇本,是有其隱喻的。劇本中的人物名字都是有寓意的。法海的含義是:法力強,領佛前誓約,助許宣逃紅塵劫運,留下神傳文化;許宣的含義是:許神仙安排,赴命中劫運,宣法海功力,掙白蛇糾纏,人蛇不同途,高僧護運轉,摒棄色慾心,隨僧修行去。白蛇和青魚,兩個東西合在一起,叫「蛇魚」,因為法海沒能徹底滅惡,留下了蛇和魚孽(有餘孽之意)。從古至今,一直有人說法海和白蛇鬥法,如何如何,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說法,準確的說,是法海在滅惡。白蛇和青魚在法海面前使不出一點妖術,在法海的法力下,只得現出原形。邪不侵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是宇宙的理。

這個故事在唐代就流傳,法海的法號是無邊佛法在人間的體現,是佛法給世人留下的一個除惡象徵和見證,法海這個角色是以絕對維護佛法為準則的。而佛法是不允許動物上人體、吸取人體精華的。法海看見白蛇和青魚變幻色相迷惑許宣,要的是他寶貴的精血之氣。法海出手,救了許宣,將二妖正法,鎮壓在雷鋒塔下。在那樣的一個大唐,人們信神的基點是很高的,人們宣揚這個故事,感激法海救了許宣,這得益於歷代的高僧和大唐的和尚給世人留下的修煉文化。

到了明代,馮夢龍寫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本是一篇警世的寓言,宣揚了法海。故事流傳到了清代,就增添了諸多情節,出現了盜仙草、水漫金山、白蛇生子的情節,失去了原始劇本的純正涵義,失去了引領人類道德回歸的作用。就連故事中的角色性格都被改變了,白蛇盜人精華,可不是用來生子的,人們看不到白蛇的危害,把它當成美嬌娘。許宣貪戀美色,白蛇幻化美女,投懷送抱吸人精華變成了追求美好的愛情。法海則被描繪成多管閒事,拆散美好姻緣的惡和尚。警世寓言成了風月言情小說,白蛇禍害生命,已不會再招致任何道德上的批判。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對有情人無法終成眷屬的同情,以及對傳統道德的逆反心理,徹底的顛覆了故事的寓意。於是警世寓言就這樣被逐漸改寫成發生在杭州西子湖邊的浪漫愛情故事。

到了新文化運動時期,傳統文化遭破壞,有人就大聲為白蛇吶喊了,人妖不分的文人,在誤導人們,也反映了人們觀念的變異和道德的敗壞。人們以妖為美,以忠為妄,讚美白蛇、詆毀法海,一代接一代的人喜歡這樣的改變,喜歡那樣的結局,就使故事完全變了味兒,使其喪失了它原本所起到的教化作用。現在出現了一首歌,叫《法海你不懂愛》,真是悖逆人文,人妖豈能相戀,動物想獲得的就是人的精華,用來修成人形。動物一旦修得高了就會成魔,會禍亂世間,所以上天要一小劫、一大劫的殺它,打雷劈死它們。

從明代到近代,在幾百年來的民間流傳中為什麼出現這樣的變異呢?人們為什麼去認可妖精呢?究其原因是因為三界的生命因素在變異,導致了人類道德水準的下滑,這種變化是不知不覺的,潛移默化的。

其實法海在滅惡時,受到了一夥壞神的干擾,並沒有真正完成自己的使命。回顧過去的經歷,我看到了在另外空間中發生的真實一幕,法海的本意是滅掉白蛇,結果發現打出的功力被另外的一股力量給阻住、抵消了,隨後法海看見了一夥神仙,他們在攔阻法海斬殺白蛇,法海看見白蛇想要逃竄,忙打出缽盂,扣住白蛇,白蛇猶在翻滾,法海忙祭出雷峰塔,壓住了白蛇。但是法海看見了後來的事情,西湖水干之際,雷峰塔會倒掉,白蛇還會出來禍亂人間。法海就留下了一首佛偈,云:「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法海對除惡中出現的景象不解,打坐中元神離體去詢問師尊,尊者無奈的搖搖頭,告知法海,此乃天意。法海說:「除惡不淨,必有禍殃。」尊者云:「你數世輪迴後,得法修煉,仍要追剿邪惡,勿忘也。」

那麼是什麼樣的一股勢力在保護白蛇?它和後世人們對法海的詆毀有沒有關係呢?我認為是有關係的。保護白蛇的力量就是宇宙的壞神,這些壞神加劇了世間生命的變異。一股從上而下的變異力量把一切事情都顛覆了。從修煉人的角度看:三界開創時,神安排了三界的歷史,但是舊勢力的神,它們篡改了創世主安排的劇本,破壞了許多的神設和人設,使人類的思想在發生變異,在把人類引向危險的歧途,最後妖魔大行其道,甚至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人類的殿堂,宣揚妖設,詆毀正統,鼓吹無神論、進化論和變異的現代觀念。 

後來邪黨拍電影,在廣大農村放映,我記得兒時看《白蛇傳》,影片最後,是正邪人物並列仙班,皆大歡喜,這是邪惡因素在倒反天綱。邪黨這樣做還覺的不解勁,又拍電視劇,劇中白蛇和許宣結婚,白蛇有句台詞,大致是這樣說的:「這滿天法眼,在注視著我,我粉身碎骨,也要追求愛情,追求幸福,我要與天意抗爭,絕不屈服。」邪黨這樣不遺餘力的鼓吹白蛇,鼓吹妖魔,為妖魔立傳,營造妖魔氛圍,因為它自身就不正,是從西方來的幽靈。在《共產黨宣言》中邪黨告訴世人,它是「幽靈」,加入共產黨組織的人都曾經舉著拳頭對著幽靈依附的黨旗發毒誓,說把生命獻給它。這是一個危險的宣誓,在另外空間裡,幽靈會在發誓的人的前額打上一個獸的印記。把人妖魔化,詆毀神佛,是邪黨喜歡做的事情。

法海滅惡本來是上天給世人留下的一個完美劇本,法海在上界的某一層次曾經是法界的護衛,形像威猛的金剛,喜歡化為白色的金剛鳥在空中翱翔,或在仙氣繚繞的山間駐留,山中有鳳凰、孔雀、仙鶴等,有仙鶴與他稱兄道弟,稱他為「金剛兄」,仙鶴自言自語、自得其樂的跟在金剛鳥的後面,還告訴金剛鳥掉在樹下的哪種果實好吃,金剛鳥知道,那種果實是仙人吃的,仙鶴把掉在地上的果實吃了,靈性非凡。儘管金剛鳥話少,他還是回稱仙鶴為「鶴弟」。金剛鳥返還護衛本形時,叫禪翼子,後來在佛前領約入世間,弘揚佛法,做護衛善良生命的使者,法海這個名字,是在上界定下的稱呼。那個鶴的本真生命,是來自極高層次的神仙,經歷了層層天界的不斷下走,在不同層次以不同的形像出現。當「金剛兄」告訴他,要去世間弘揚佛法,護衛善良生命時,仙鶴有些不捨。金剛兄走後,仙鶴倚著樹杈,貌似養神,其實悵然,在想:金剛兄護衛的是我,該有多好,背後的大樹說話了:「你要快點下走,才能趕上金剛兄。」仙鶴一怔,決定下走,最後進入了世間,演繹過許宣。

法海和許宣,生命都是因法結緣,演繹了同一劇本的不同角色。上天留下這樣一個劇本,是在點醒世人,不要痴迷了本性,不要被色魔迷惑,喪失人的精華。結果這樣一個正劇本在流傳中被修改的面目皆非,卻被末世的人們認同,真是悲哀。

法海未能剷除白蛇,也給後世帶來了麻煩。在這一世的修煉中,我不止一次看見白蛇搗亂,白蛇還糾結一夥邪惡的動物,包括「小青」,在這裡說一下,最初的「小青」是青魚,後來一些亂神覺得這樣的「小青」毒性不夠,換成了青蛇,而我在滅惡中,看見頂著「小青」之名出現的邪惡動物,有時是青魚,有時是青蛇,這些東西是必須剷除的宇宙垃圾,包括那個反覆出現的搗亂的白蛇,它們都有一套接力式的邪惡體系,所以邪惡明明滅掉了,不久又出現了,我意識到這也是舊勢力打造的一套東西,分布在不同的空間中,在發正念中,我懇請師尊加持,徹底滅掉這些接力式的體系中的敗壞生命,包括背後支持和安排這些機制的壞神,還有把持這套機制的生命,把它們徹底銷毀掉。

我悟到:當宇宙中在安排一件正的事情時,當正的因素啟動時,負面的生命也隨之而來了,舊勢力的神極端的使用了相生相剋的理,而負的生命越往下來,就越不好,越邪惡。

從修煉的角度看,一場大戲的變異,能看出蒼生的道德標準下滑的程度。現在的末世,妖魔鬼怪,還在禍亂世間,人間何時歸於正道,就看正義人士的付出和滅惡成度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