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工作與修煉 再去人心

澳大利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22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好!

至今我已經修煉了二十六年,這其中也經歷了很多風浪和生死關,我悟到自己只有在實修中才能夠證實法、正視不足、修去人心,特別是抱怨心和執著自我的觀念。

一、平衡好家庭、工作與修煉

修煉人如何利用家庭環境修好自己是一個不能迴避的環節。二零零七年我們一家三口來到海外,沒有邪惡迫害的環境。但緊張的工作和各方面的壓力讓我平衡不好工作、生活與修煉的關係,時常在矛盾面前抱怨,對待家人有時也會大發脾氣。過後我也知道修煉人不應該這樣,可是總是控制不住自己。對照法我發現,抱怨和氣恨源自於強烈的、要達到自己目地的執著與慾望,是沒有按照真、善、忍修心和缺乏智慧的表現。對外人能表現出忍讓和寬容有禮,可是對自己的家人卻以另外一種標準去對待,對人對事有雙重標準,這是假修,沒有真修。

為了能靈活支配自己的時間,可以多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我自己做一點家庭小生意。可是房貸、日常生活開銷以及做證實大法的事都需要用錢,因此我太太接了很多生意,每天安排的滿滿的。本來說好了安排去救人的時間也插進來一些生意上的工作。除了常人工作,自己還參與了四項講真相的工作,每天感覺疲憊不堪,有時在工作時拿著工具就睡著了,開車等紅燈時也睡著了。但總是有驚無險。十年下來我經常埋怨太太,發牢騷,說不想干太多的工作。雖然有時也會靜下心來找自己,學法時也能看到自己的人心,可是矛盾出現時還是守不住。此外,每當集體學法交流時,自己總是抱怨工作沒進展,付出大實效小,一副經驗老到的樣子,總是想改變別人。

我在常人中學過企業管理也當過老闆,人生經歷豐富,特別是在大陸黨文化的環境中形成了自己對人、對事看問題的方式。雖然自己在行為上能守住心性,主觀上不會用常人或者黨文化的手段去對待任何人。但對我們這個整體環境所出現的不足,我卻把它歸咎於別人,而不是利用這個環境向內找、修自己,時常為大法事情的損失而氣恨抱怨。我也知道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但我認為我是為了大法啊。這個問題在我心中找不到答案,是我多年來修煉提高的瓶頸。也時常讓我在左右前後為難、苦惱、困惑或迴避矛盾,甚至修煉懈怠。

協調人和同修有時也會慈悲的指出我的問題。我也自問能不能不再抱怨呢?

師父說:「所以我們要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1]對照法,我悟到:自己的承受力和容量不夠,而且沒有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同時我也發現,自己被人間的苦難壓力「壓」糊塗了,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守不住心性,才表現出不好的狀態來。因此,我告誡自己:在往後出現的苦難和矛盾中都要看淡、穩住自己,順其自然。常人的工作也要做好,不抱怨。有矛盾不爭辯,放下心來平靜對待。

有一天,我參與的項目要求我上平台交流心得,會議剛開始,我太太就推門進來跟我說,下午有個生意要做。我一聽就急了,說:都約好了下午有交流會,這個生意不做了。但我立刻發現我的抱怨心出來了,先穩住自己。然後,我馬上找同修商量,能不能先讓我交流發言。同修說可以。交流完後我就去幹活兒。我的客戶是一個印度人,她跟我們說:印度爆發了疫情,很多人感染(中共)病毒沒錢醫治,只能等死。我們馬上跟她講真相併給她真相傳單。

我發現,工作與修煉其實沒有矛盾,師父都有安排。而且我還發現,當做講真相的事跟常人工作的時間有衝突時,忽然那個客戶就臨時取消了工作;當自己把錢用在講真相項目上後,生意就多起來了,錢又回來了。

我悟到:沒有平衡好工作與修煉的關係,是沒有修好自己,大法的工作做的再多也是人在做事。悟到之後,我就認真對待家裡的大事小事。重活累活主動去做,不執著自己的意見,放下自我去包容家人,做到真修自己。這樣,家裡的環境又變的祥和了。妻子同修以前總是埋怨我修煉狀態不好,加上她曾參與的一個大法項目被停止了,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參加集體學法了。後來她看到我的變化,就又回來參加集體學法了。

二、理智教育孩子

孩子大學畢業後到外面找工作,都干不長,做生意又失敗了。回大陸做生意,連本錢都搭進去了,他回來後,我沒有說什麼,讓他自己平靜的思考和感受。由於我一改之前的粗暴,變的能夠理智的跟孩子溝通。我做到不埋怨指責,幫他分析指出失敗原因。

我清楚,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經歷一些失敗是好事,也有可能是我前世欠他的,我要把它變成善緣。為了讓他認識到為人做事要堅持的道理,我用了一年的業餘時間把我家的前院和後院建設完成。從材料、設計和施工都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我把他拉到跟前說:你看,人生道路就是這樣,做什麼事情都要堅持不怕苦,一點一點的做好才能走向成功。以前我一直勸他去學習一門技術,他總是不聽,如今他接受了我的建議,能踏踏實實走自己的路,自食其力承擔起責任了。

三、勇於面對錯誤

有一年我到雪梨工作,經常兩地跑。有一位很用心堅持徵簽、發傳單的同修找到我說,能不能順便幫他帶些傳單特刊等資料回來?這樣的話問了我多次。我沒有答應,因為我心裡有氣,覺的坎培拉的修煉環境不如我意。

修煉中,雖然在矛盾面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但也總是用法去對照矛盾的另一方,並以維護法為理由堅持自己。看到大法遭受損失時或者自己在大法項目中受到干擾時又表現出憤憤不平,這種憤憤不平既表現在家庭中,也在與同修的相處中。很多時候,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這種不平的情緒,可是心裡與同修有隔閡,配合不積極,造成各做各的狀態時有發生,還喜歡在同修中尋找共鳴以表現自己在維護法。在做講真相項目當中,當家人干擾或同修之間不配合時,我常常不能理智的以修煉人的心態應對突如其來的考驗,而事後出現不良效果時自己則表現出氣恨與抱怨。

可是有一天在我腦海裡迴蕩著一個聲音:你怎麼就不悟呢?就像父親對孩子的教誨一樣的語氣。我感覺這是師父在告誡我。我馬上找自己,我哪裡出問題啦,哪裡錯了?幾天後我才想起那位同修多次求我辦的事。我在想:講真相救人這麼大的事怎麼能有分別心呢?雖然不是對這位同修有怨氣,但是這些人心的出現真是耽誤救人大事啊!在周六去參加集體學法的路上遇到這位同修,我就像犯錯誤的孩子一樣恭恭敬敬向這位同修承認錯誤,並保證以後積極配合。在集體學法交流時當著所有同修的面我公開向這位同修道歉,承認錯誤。不讓自己的人心有絲毫的遮掩和隱藏,橫下一條心勇於面對錯誤,正視人心修去它。

四、矛盾出現時首先想到是修煉

坎培拉是澳洲首都,一直以來都有向議員郵寄真相資料的習慣,因此我訂購了一百套《鐵證如山》真相書籍。打算寄給議員。而且先前我在徵簽時,有民眾問過我活摘器官的證據,我想這下可好了,可以讓更多眾生明白真相了。可是當我把訂了一百套《鐵證如山》真相書籍的事告訴協調同修,並商量如何使用時,同修決定先不寄給議員,說每個議員寄一套的方式效果並不好。當時我的心態還算平靜,作為修煉人首先想到的是修煉。我作了一個比較:以前我是怎麼想的,那現在應該如何做才符合修煉人標準?如果是師父安排的這個考驗肯定是有我修煉的因素在裡面。我突然悟到:這不是去我的氣恨和執著得失之心嗎?我覺的太好了。我拿起身邊的吉他唱起大法的歌,心中從來沒有的舒暢、神聖和無盡的感恩。

當我放下了人心,智慧也出來了。我也悟到:一百套書來了就有它的去處,一定能發揮他的作用。例如向圖書館,法律部門推廣,配合活摘器官徵簽。同時這位協調同修也積極的向其它城市大法弟子推廣。也有同修提出送當地區議員。有更多的同修參與,有更多的渠道推廣《鐵證如山》,效果比我原來想像的還好。

從為別人著想這個角度去看,協調同修這樣的決定,我能理解,她有她熟悉的情況和把握的成度以及先後安排的考慮。我個人不要摻雜任何人心。通過這件事,我感到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了突破,我以前那種執著得失的狹隘思想去掉了,讓我感受到了佛家對宇宙十方世界的概括那種寬廣又洪大的智慧。如果沒有把握好師父安排我修煉提高的機會,就可能白費了師父的心血,失去了救人的機會以及我提高的機會,這才是真正的損失。

由於自己在修煉上的提高,突破了多年來阻礙自己修煉提高的瓶頸,再去人心讓我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對真、善、忍的理解更深了,扭轉了用人的情對待修煉的狀態,能更理智看待修煉的環境了。

師父說:「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在實修提高後理解到這段法中一個更深內涵:修煉人首先能放下人心,才能達到真正的忍。修煉人的忍是對修煉的理解,是洪大的慈悲和寬容,是對法的堅定無悔,而不是強忍。如師父所說的:「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結語

最近師父在新經文中說:「放下你的不滿,那是你的執著。管好你的嘴。在學員中,不在法上的話你不配講。完成你的使命,那是你唯一的未來希望。大法弟子以法為師、初心不改,才能圓滿!」[3]

對照法,發現我的確有氣恨抱怨、打抱不平的行為表現。正法到最後了,這種狀態不修正過來,難道能帶著它圓滿嗎?過去我自認為對修煉的心是很純的,救人也很用心盡力。對照師父的法,我發現多年來自己在實修這個問題上摻雜了人心執著,人的觀念。我認識到這是阻擋自己修煉提高的原因。

師父說:「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人一向認為這種使自己不加思考,卻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動搖的念頭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實人除了先天的純真之外,一切觀念都是後天形成的,並非是自己。」[4]

通過學法,我悟到:自己把常人中認為的利益得失當成了維護法和證實法,從而加強了各種人心和執著,人為的滋養了魔性。

我認識到人的觀念,與師父洪大慈悲的法理內涵相差甚遠,我不應堅持個人的觀念認識,應該放下它。由於我在法理上認識提高了,心裡感到去掉了一塊很大的物質。當我唱大法歌時,感覺聲音也清亮了,妻子同修說:這是因為沒有了氣。

多年前我在煉功時,師父讓我看到天上的美好景象,我感受到我的心與那美好的世界是溶合在一起的,我如今才悟到可能是師父點化我,大法修煉提高是無止境的,我要多學法精進實修,初心不改。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兌現來時的洪願。

由於層次有限難免有錯,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猛喝》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二零二一年澳大利亞網上法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