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音頻):仰慕忠魂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2年03月02日】

天涯尋法(音頻):仰慕忠魂(MP3)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天涯尋法(音頻):仰慕忠魂

作者:石方行
播音:新宇音

南宋岳飛被害死於風波亭過後的十五年,在湯陰出現了一位名叫孝娥的十三歲女孩,她生來就非常的俠義,很小的時候就懂得幫助別人。十六歲那年開始跟隨一位女道人習武,女道人武藝非常厲害,她也仰慕岳飛的英名,後來找到岳飛生前的一些朋友,在他們的點撥下,岳家的槍法,她也學來一些,雖然沒有學到精髓,但能看出來是出自於岳家,女道人把這些都傳給了孝娥。

孝娥從小就聽鄉親們說岳飛被害的故事,每當聽到的時候心中就充滿了悲憤,有時甚至能氣死過去。和女道人學武之後,在女道人的開導下能夠好一些,但是因為長期悲憤,一觸及岳飛遭遇的事情,她的心就波動的非常大。後來機緣巧合,在孝娥二十五歲的時候,女道人遇到了周侗。

此人非常了不起,是北宋的武術名家,年少習武,後來拜少林派武師譚正芳為師,是水滸中玉麒麟盧俊義和豹子頭林沖以及武松的師父,當然更是岳飛的師父。周侗在岳飛定親的時候就去世了,終年七十九歲。其實對於他來說去世都是一種假死狀態。也就是說,他完成了那世與岳飛的塵緣,就應該遠遠的離開了。諸葛亮病死五丈原也是屬於這種情況。這種現象在中國古代很多的,不足為奇。

因為女道人知道周侗的威名,就請周侗解開孝娥的心結。周侗一見孝娥眼淚就先流了下來。女道人和孝娥不明其故,周侗也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孝娥聞聽岳元帥被害的事情,心情非常悲憤,是前緣所致。我的幾個徒弟盧俊義、林沖、武松,他們都經歷過被冤枉、被害的情形,其實能夠在屈辱與磨難中不改忠良本色,這是生命最為珍貴的。而且這一切的屈辱除了生命自身從前業障與惡緣所致,還有一些不好的生命參與。而這一切的一切最終是為什麼呢?記得當年岳元帥被害死於風波亭之後,你們還記得岳元帥留下的八個字嗎?『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其實岳元帥用他的一生成就了『忠孝節義』四個字,奠定了我們巍巍大中華做人的基本理念與規範。岳元帥用屈辱的方式來演繹,就是要喚醒那些以金錢權欲為上的人們。一切新帳與老帳都等到『天地清明』的時候一起來算的。所以岳元帥遺言『天日昭昭』。」

孝娥聽完想了想說:「看現在朝廷上下紙醉金迷,何時能出現『天地清明』的時候呀?」

周侗見孝娥不明白,就直接說:「你們知道商朝末年周文王被囚禁於我們湯陰的牢房裡,演繹周易,紂王為了試探他有無道術,讓他吃下他兒子的肉做成的食物;秦末漢初的韓信,受辱於胯下,幫劉邦打下江山,最後卻被呂后害死於未央宮;先朝楊家將征戰邊疆,多少人戰死沙場;今朝岳元帥帶領岳家軍拚死抗金,最後卻落個死於風波亭的下場。如果都是一個生命來演繹的話,那最終的『天日昭昭』,會是什麼呢?你們好好想想。」

女道人說:「那既然先前有那些光輝卻悽慘的角色需要一個生命去演繹,那今後這個生命也許也會演繹這類的角色,那最終的『天日昭昭』,只能歸為某種道法上,歸正人間之理上。否則單靠某位皇帝給平反,那根本平不了那位生命如此多的光輝與悽慘的結局。而且這樣說來,這個生命肯定不是一般的生命,甚至根本不是我們能夠認識到的境界的生命,否則不會用他的經歷演繹這麼多的光輝與悽慘的角色。」

周侗說:「你說的對,你們看誰來了?」說著,她們竟然看到岳元帥和岳雲二人,孝娥這個高興啊,多年的悲憤化成眼淚一股腦的流了出來…….

岳雲要上前阻止,被岳飛示意不要阻止,等孝娥哭累了的時候,岳飛嚴肅的對孝娥說:「你滿腔悲憤是你我前緣所致,以後不要那樣了,什麼事情都要看得開。你們知道我當初被高宗和秦檜下的十二道金牌召回的時候,我去鎮江金山天江寺拜見我的另外一位佛家師父——道悅禪師,這位禪師屬於開悟的,很多事情都是很清楚的。他不希望我回去,讓我在那裡出家。可是我為什麼要回去呢?表面上看我心存僥倖,覺得高宗和秦檜不能把我怎麼樣,其實我那是說給別人聽的。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用那一生演繹了『忠孝節義』,為的是奠定今後一段歷史中的文化,因為從下一個朝代開始與西方文化交流的機會就逐漸的多了起來,再過幾百年,西方的文明逐漸的發展起來,會對東方產生威脅,那個時候我是想讓我們中原兒女,都能銘記過去朝代中出現的忠臣良將,為捍衛文化血脈而盡最大的力。包括對於在將來中華大地生靈塗炭,一個邪惡的大鬍子把它的那些東西輸送到中華大地上來,並開始肆虐中華的時候,我就讓人們經過漫長的輪迴中所奠定的對『忠孝節義』崇敬的因素起作用,喚醒那時的人們。從而開啟我『天日昭昭』的進程。」

一席話聽的孝娥似懂非懂,正想問,岳飛說:「今天我們就先聊到這裡。」說完將岳家槍的精髓與要領又跟孝娥說了一遍,並親自演示了一番。最後說:「等你把這套槍法和別的功夫練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很多事情我再與你明說。」說完,岳飛帶著岳雲就走了。

女道人安慰孝娥說:「這回你也見到岳元帥了,心裡也不要為當年岳元帥和岳雲他們被害而難過了。其實,岳元帥和岳雲他們那次也是屬於『假死』,用那種方式結束那一生的塵緣,留下一段文化。以後要好好習武才是。」周侗也這樣說。

這裡要說明的是,這種死亡與一般的修行人弄個東西變作自己模樣死了,然後過幾個時辰變回原樣,還有區別。其實岳飛父子當時的肉身真的被處死了。他們的元神就解脫出來了。解脫出來因為還有有緣人需要點化,於是就在其人面前用人的方式顯現出來。也就是說,這裡說的「假死」只是說肉身雖然死亡,但生命沒有完結,有需要的時候,還能在人間顯現出來。是這個意思。

後來孝娥辭別女道人和周侗,獨自一人入太行山密林之處習武。為了能夠不忘岳元帥的囑託,她找來一塊石頭,刻出岳元帥的頭像。後來在這裡遇到幾位世外高人,有的武藝超群的,有的擅長內修。

本來,她最開始的想法學好一身本事來剷除奸佞、做一名象梁紅玉一樣的巾幗英雄報效國家。後來卻發現,在南宋的環境中有能力的人反而是被害的對像。同時,隨著她兼修內功,讓她對人世間的一切又有了更深刻的看法,對世間一切因由和表現看得更清楚,她的心態也越來越豁達。等到她把岳家槍和其它武藝以及內修功法都演繹的出神入化之際,一個問題出現了:她覺得這些雖然已經出神入化了,可是感覺在修行方面自己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對於生命境界的提升,還是沒有到頂。但是沒有師父了,她靠自己的悟性似乎還是達不到更高境界的要求。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天,她看到她所雕刻的岳飛頭像眼睛在動。於是她雙盤打坐,把自己的心靜下來,用最崇敬的心來對待。

在定中,她看見了岳元帥,形像還是岳飛的樣子,但穿著打扮不同了,似乎是一位極高境界的天神。這下子她吃驚非小。只聽岳元帥說:「其實你我之緣最根本的來說是在天上,為了解救那一層天體中的眾生而發願隨我下來的。在人間我們都演繹了很多角色,我人間的師父周侗上一次提到的那些悲壯人物都是我演繹的。演繹這些人物其實是不斷的奠定和豐富人間的文化,最終都為一個目地:給我到時候傳真正讓人們得度的大法而鋪路。如果到時候人們不明白什麼是忠奸善惡,那對法的理解和實踐都會出現問題。所以在歷史上才會演繹出時而悲壯時而平凡的經歷來。到時候一切不正的都會得到歸正,那也就到了老帳、新帳一起算的時候。誰也逃脫不了。」

孝娥不解的問:「那您什麼時候開始洪傳讓生命真正得度的大法呀?」

「我那次不是說了嘛,等到一個大鬍子的學說肆虐中華,這裡生靈塗炭之後出現思想真空,三國演義以及楊家將和岳飛等精忠的故事又被人們提起之後的不久。」

孝娥說:「那您還會回湯陰來嗎?」

「會的,只是你到時候不在這裡啦。」

孝娥聞聽有些不願意了,小孩性子出來了:「那我得親眼看到元帥呀!」

岳飛大笑:「到時候,你會在『大盒子』中看到我的。不管怎樣,記住我說的:幫父親帶好那一方同道,因為他們都曾經是父親的親人!千萬別落下他們!因為你的性格與因緣所致,你會接觸很多生命,你也要帶好他們,給他們重生的希望。」

孝娥此時早已淚流滿面,等她再一次擦乾眼淚的時候,岳元帥早已離去了。

她那生就在太行山中一直修行,直到終老。

今生,來自西方的馬列邪惡主義肆虐中華大地,導致中華子民生靈塗炭,傳統文化湮滅、凋零之際,神安排了傳統文化復甦,人們從曲藝、小說中聽到三國演義、楊家將和岳飛傳等故事的時候,內心那份積存已久的對傳統文化的認知與理解的表現又重新被喚醒。

在一九九二年的時候,法輪功創始人開始在東北的長春洪傳大法。

孝娥今生在九八年得法,真的沒有轉生在湯陰,而是轉生在別的地方。她今生雖然是女孩,但也有俠義的特點,在書籍和電視裡放教功和講法的錄像和光碟中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為了她們那一地區的修煉人和與之有緣的世人,她都在盡最大的力,做她該做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