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修煉中的體會(譯文)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7月05日】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在大法修煉中的體會。

我以前思想非常複雜,不知道如何從某些傷心的回憶中解脫出來,不知道在社會中如何自處。所以,我經常坐在大學宿舍窗旁眺望遠方,希望總有一天可以從廣闊的宇宙中找到某種指引。有一天晚上,望著星空,我說,「我希望能做個好人」。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對他人不好的想法,無論如何,我只想做個好人。那時正是99年初,我遇到了法輪大法。

隨著修煉,大法解開了我思想中的結、純淨了我的心靈,但我發現我的性格上仍然有問題。這就是自我感覺過高,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我有求名之心,試圖爭取某些項目的要職,從而獲得在學員中有高一點的地位。為了改正這個問題,我不再追求這些要職,開始為任何講清真象的項目做所需的工作,這樣,不求名、默默的去做,我的心也感覺平衡了。隨著我把重心從自己及自己的成就,轉移到如何做才能對大法最好,項目工作也和諧了,我們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工作也越來越純淨了、效力也更大了。

第二個表現是,由於自我感覺過高,當與其他同修有衝突時,我會覺得他對法的理解沒有那麼深,我的認識更高一些。為了改正這個問題,我向內找看看我那裡出錯了,並想像他將來如何會變得完美。當我這樣做時,我真正感覺到,在他自我完善的路上,如果我沒有去鼓勵和珍惜他,那麼,損失的將會是我。在發正念之後,我會雙手合十,在頭腦中想像那位同修的樣子然後說,「對不起」。

這樣,面對師父、大法、同修,我變得越來越謙卑,認識到無論自己能修到那個程度,都是因為有師父不斷的看護指引,我真是這個宇宙中最最幸運的生命之一。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任何詞語都無法形容他是如何打動我們的內心深處,我們長久以來最大的盼望就是師父的到來。當想到師父,我深深的感覺到我的存在,就是要去珍惜同修及他們在大法中無量的潛能,我相信這就是以法為先的表現。

我想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舞蹈隊的修煉體會。我們這個地區,有一種觀念就是,跳舞是一種常人的、困難的、耗時的活動,在講清真象中沒有別的項目重要。成立舞蹈隊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但最後,只剩下我和安娜兩人,其他人都離開了。安娜鼓勵我說,我們應該繼續下去,只要我們繼續,別人就會加入,但我們不要執著最後能有多少人參加舞蹈隊。我們從開始練習時就保持正念,我們給每個動作起名字,用以提醒我們在助師正法中我們要救度眾生。有些舞蹈動作我們命名為「發正念」、「救度包括你在內的每個生命」、「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們的想法很快的從自我中心及不確定變成美好、自信和善良。

幾個星期後,多了幾個同修加入了我們。我們每周一次花兩小時在有鏡子的舞蹈室練習舞蹈。在兩小時中,我負責糾正其他人的動作,安娜則領導著每個動作的節奏。在練習的最後,我會加入一起跳舞,讓舞蹈動作能在整體上更和諧。在鏡子前練,我很少會注意鏡中自己的形像,因為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記住我們為什麼去跳舞,而不是我們看起來怎樣。所以,我會想到眾生,想到在思想中告訴他們我們為了他們而來,這樣的想法讓我在心中微笑,所以我的臉上也一直在微笑。有時,我會有動作錯誤或者不夠準確,因為我花了很多練習時間在糾正別人的動作上。當我一開始感覺不高興,我會想到師父及等待救度的眾生,這時我就會抬起頭來微笑,嘗試與其他人保持一致。看到那些最不願意加入舞蹈隊的人或最沒有信心跳舞的同修跳起來時很優美、很用心時,我真的很受鼓舞。我希望眾生能和我們共舞,因為我們正走在師父為我們開創的這條路上。我先生看著我們跳舞,說他不知為什麼覺得很好。我覺得這是因為我們的正念使他有此感覺。

我們要為法輪大法日準備第二個舞蹈。我嘗試在網上學習一種扇子舞,由於網上的舞蹈片子並非用於給人學習,片子清晰度低,從不同角度拍攝,而舞蹈卻很複雜,學到一半時,我覺得有些不知所措,而且我用來觀看這個舞蹈的電腦程式停止運行了。有一天,在不停的為一個迫害資料資料庫工作後,我走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當我走到外面時,我看到天空清澈美麗,不知怎麼的,我覺得我完全能學好這個扇子舞。這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這個宇宙,所以,這個舞蹈不是應該和天空一樣美麗嗎?在發正念後,我拿起扇子,不知不覺中,我能跳出以前在舞蹈片子中不曾學會的動作,我開了電腦,嘗試運行那個程式觀看舞蹈片子,程式也好了。我看著舞蹈片子,看到我的動作和片子上的合在一起很合拍,我繼續在我的小公寓房間裡練習了三個多小時,不斷對著僅有的一面小鏡子改善動作。

在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後,很多人走過來跟我們說話,雖然我們的舞蹈動作並不專業,也不完美,觀眾的心被打動了。有一個人走過來含著眼淚說,他聽過所有的誣衊大法的謊言,但在看到我們那天的表演後,他知道他不會相信謊言了,他也要學大法,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他是正道」。

我真心感謝和讚美師父、感謝讚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他們能有勇氣真心的按照大法去生活。讓我們一起在師父偉大的法中走完我們通向美好將來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