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三》(100)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了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2年04月14日】

故事1:師父從死亡線上救了我兒子和我的命

我和老伴在一九九九年前就修煉法輪功了。我倆都修煉,就在我家建了學法點。我因家中有個小生意,有時不能參加集體學法。我兩個兒子沒修煉,但支持我們老倆口修大法。

師父救了兒子的命

我的二兒子是電工。一天下午去工地幹活,爬到了公路邊的一根十多米高的電線桿子上拉電線。幹這活腰上必需系一根保險繩。公路上來往的車輛和人很多。突然那根繩子被一輛急速行駛的摩托車掛住了,一下子把我兒子從電線桿上拽了下來。那麼高的電線桿,疾駛的摩托車又該有多大的拉力,一下子把我兒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當時兒子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鼻子、耳朵全是血,送去醫院搶救,幾個醫生看了看他,都說:「沒有希望了,收拾收拾準備後事吧。」

大兒子回來拉著我就去了醫院。我一路求師父救救我兒子,心裡一遍一遍的求師父救救他。我相信師父會管他,看到二兒子時我心裡堅信他會沒事的。雖然醫生都認為兒子沒希望了,但還是給他做了一個全面檢查。結果拍出的CT片子一個比一個好,兒子也很快就恢復了意識。這讓醫生都驚訝不已!就這樣兒子在醫院住了幾天就出院了。出院後我們也沒賴人家一分錢,兒子身上也沒留下任何後遺症。

感謝師父救了兒子的命!

師父救了我

那天我圖省事,就抄近道橫穿馬路。剛走到大馬路中間,一輛大解放牌拖掛車疾駛而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大聲喊:「擁住它!」(當地土話,就是頂住它的意思)。我應聲抬起雙手對著駛來的大車用力推了過去,使勁撐了一會,感覺兩手碰到車頭了,車停住了……

這時我緩過神兒來,放下手匆匆就要離開。卻發現周圍的人都被驚呆了,那司機也被嚇傻了似的。我向司機擺了擺手說:「走吧,沒事!」

回家後我告訴了二兒子剛剛發生的事,他趕緊給師父法像猛磕頭,一個勁的說:「謝謝師父救了母親!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突然明白過來:那熟悉的大聲喊:「擁住它!」是師父的聲音,是師父給了我力量,頂住了那輛大車,保住了我的性命!

對師父的感恩不知該怎麼表達……

故事2:三哥修大法起死回生

一九九九年得法前我有胃病、腎病,還有腿疼病,干點活兒就腿疼;得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能幹活兒了。丈夫和婆婆都很高興,並且支持我修大法。我也經常給婆婆念大法書。

有一天,我娘家三哥郵來一封信,說他得了類風濕病,當時快要死了,幾天都不能吃飯了,也不能睡覺,抽筋拔骨的疼。我趕緊給他寄了個包裹,裡面有幾件舊衣服,還有兩本大法書。

三哥收到包裹後,看了整整一下午的大法書,看完了一本,當晚就能睡覺了,而且睡的很香。這是他在第二天給我的回信中寫的。信中還說當時手拿筆都很費勁,但三哥悟性好,他說:我現在不能死了,我有佛書了。
正在這時,我丈夫進屋了,問我怎麼了,我把信給他看,丈夫看完信說:讓他來跟你煉功!拿起電話就打過去了。他請三哥來我家,因為我煉功後病徹底好了。三哥說:你家開飯店,不能給你家添麻煩。我丈夫又跟三嫂對話,讓三嫂勸說三哥來我家跟我學功。

丈夫知道我之前胃病真是很嚴重的,幾次做胃鏡、做B超,買最好的藥,都不好使。胃不消化、不蠕動,往上返臭味,真是不知怎麼治,他是親眼看著我通過修煉法輪功而使胃病好的,能吃飯,能幹活了,沒花一分錢,沒吃一片藥,真是好了。他讓我三嫂給我三哥帶點衣服,把他送上火車,我們這邊去接站。

幾天後,侄女把我三哥送來了。當時三哥的腳和大腿都腫的挺粗,手腳都變形了,兩隻手攥的緊緊的,胳膊一點都沒勁,什麼也不能拿,碗筷都不能拿,拿勺都費勁。到我家後,我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教他煉功。

三哥悟性好,很能吃苦,一個月就能自己下樓,自己能去煉功點了。同修家是六樓,他上樓一點不累。

從死亡線上逃脫,三哥很高興,在我家住了一年回家了。三哥回去後不斷的學法煉功,手也能伸開了,胳膊也有勁了,手能拿東西了,能餵雞餵鴨了,還能拎一桶水餵羊。

我家親戚朋友,全村人都知道他是快死的人,煉法輪功,病全好了、活下來了。我娘家大嫂看他病那麼重都好了,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二零零三年我回老家,和我三嫂出去和村裡人講真相。三嫂不修煉,她說:我家從三哥煉功後,全家得福報了。三嫂租了一塊地種高粱,那高粱穗長的特別大,誰看了都夸:怎麼長這麼大。租地的人第二年不租了,要自己種,結果連苗都長不好,地裡儘是石頭。三嫂上別的地方又租了一塊地種穀子,那大谷穗又長又大,誰家也趕不上,誰都夸好。三嫂說是大法師父賜福。

三哥現在是健康人了,哪兒也不疼了。原來是全村最窮的一家,現在過上了好日子。他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幸福美好的家。

故事3:永生銘記的一面之緣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事了。我因為工作出差到大連,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轉機,因飛機晚點,我坐在空位上休息,隨身帶著師父的經文在看。一抬頭,發現前方一位高高大大的男子背影,看上去好熟悉,這不是師父嗎?

於是我起身走過去,近處一看,是師父。我一直跟在後面,跟來跟去的。師父忙著在國際業務窗口辦理手續,我跑上前去,仰頭看望:師父好高大,怎麼比照片還要年輕,雙眼慈祥!我想不出說什麼,對著師父冒出了一句話:我媽媽房間擺放著您的照片。因我剛得法,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微笑的對我說:我們去澳洲,你抓緊時間,好好煉功。

當時,我覺的很驚訝,師父已經把我當作弟子了呀。可我裝著自己沒學法呢。我高興的下樓去打IC卡電話告訴媽媽,我見到師父了。媽媽激動的問我:你再說一遍?!我說我剛剛在機場見到師父了!

媽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馬上問我,你問師父好了嗎?代鄭州大法弟子問師父好!我說我不知道該問什麼好了,想不起來說什麼了。媽媽說我現在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咱們煉功點的功友們。

回到賓館後,晚上睡覺時我覺的全身發熱,象過了電一樣,半夜熱醒幾次。到家後一直咳嗽,我才知道那晚師父給我灌頂,清理身體呢。從此以後,二十多年來,我再也沒有咳嗽過。

那時我悟性上不來,媽媽說我們都沒見過師父,你老遠的從背影一眼就認出了師父,好珍貴。那時的我哪裡懂得「抓緊時間,好好煉功」這句話是對我的提醒和鞭策。因為我平時可以在辦公室學法,可煉功問題有時候忙起來就不能一步到位了。時隔多年,才慢慢明白了師父的話,師父預見弟子的情況,為弟子操心哪。

今以此文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師父辛苦了!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合十!

故事4:我周圍的有緣人相信大法得福報

我是二零零五年喜得法輪大法的。當真正了解了什麼是法輪大法後,總有一種遺憾:自己得法太晚了。

修煉大法之前,我滿身病,修煉後明白了身體多病的原因,很快師父給我拿掉了病業,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切,讓我變的身心健康,心情舒暢。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謝謝師尊!

雖然得法晚,但在這十多年修煉中,也經歷了各種考驗,細說可以寫成一本書。這裡只說說修煉後我的家庭狀況,也講幾個世人明真相得福報的小故事,證實法輪大法好!

全家沐浴在法光中

用現在年輕人的話說,我兒媳是個九零後。兒媳讀過師父的《轉法輪》,看過很多大法真相資料;我家是個學法點,同修除了來學法,有時也常來我家辦些修煉上的具體事,兒媳總是笑臉相迎,熱情接待;不管我何時出去講真相、發資料,她從不阻攔,有時我倆一起去買東西,有機會我就給人講真相或發資料,她從不害怕;她知道大法弟子發正念很重要,有時我正忙著干一些事,她會提醒我:「媽!打坐了。」

我兒媳有兩個小孩,她一直在給他們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特別是二娃,每當睡覺時,她就一直給他念「法輪大法好」,直到孩子睡著。

當然她自己也在大法中受益無窮。在這九年中她身體一直很好,從未吃過藥。

我丈夫是同修。兒子也支持我修大法。前幾年我常和同修一起去鄉村發資料。當我包裝那上百本真相資料時,兒子就叮囑我:「媽,要注意安全。」我的大孫女、孫子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在師父的看護下,孫女、孫子活潑可愛。全家人都沐浴在師父的法光中。

常人信大法得福報

小真(化名)是個修鐘錶的技工,家中各方面都不太順,日子過的很艱辛,對人生絕望。她說:「自己就是一個空殼,不想活了。」我用善心開導她,給她講大法真相,給她看《轉法輪》及師父的很多講法,《明慧周報》和各種明慧期刊。她真正明白了真相,知道了人生的意義,現在心理狀態完全不一樣了,日子過得很好!

她不僅自己退出了加入過的中共組織,也勸她的兒子、丈夫退了。我在她店裡遇到人講真相時,她也幫著我講。

有一個老太太經常到她的店裡來,來了就說些法輪功如何不好,共產黨如何好的糊塗話。小真一氣之下就數落老太太:「你說共產黨好,共產黨是個什麼東西?一棵樹立在那還會為人遮蔭,而共產黨那些東西,只會說謊騙人,端著茶杯喝茶讓納稅人交稅!」說的老太太啞口無言。

小真的兒媳生孩子難產,醫生說很危險。她就念「法輪大法好」求師父救兒媳。結果兒媳安然無恙。於是她就買了很多水果到我家來供師父,敬香,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小真的弟弟小全(化名)原來病很重,是個哪家醫院都不接收的病人,用小全本人的話說:「什麼招都用了,就是不管用!」

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都相信,讓他念「法輪大法好」他就念。現在他每天開著小車拉客掙錢。最近我才知道,他每月初一、十五都給師父敬香,還用民間的一些方式敬大法師父。我告訴他只敬香,做好人,信大法,大法師父就會管你,其它事就不要做了。他說明白了。

琴琴(化名)也是一位九零後的青年,很相信大法,不但相信,還幫著我製作護身符,貼真相不乾膠、發資料。有一次去安徽老家(她丈夫是安徽人)她就到教堂去發大法資料。教主知道後不高興了!幸好琴琴有親戚在那兒幫忙,教主就沒對她怎麼樣。

因現在每家店都有攝像頭,我們做真相資料用的A4紙,都是琴琴主動幫著買來轉給我。

琴琴得了大福報:二零一六年十月,她告訴我她的脖子上長了很多淋巴結,她說她不去醫院,一去醫院親人就知道了,那就更麻煩。她說連她丈夫她都不告訴。我說:「那唯一的辦法,也是最好的辦法那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救你的。」她說知道了。

不到一個月,琴琴脖子上的淋巴結全部消失。

我個人體悟,在修煉中給常人講大法好,真相一定要講透,常見面的要讓他們多看資料,把不同的真相期刊送給他們看;我們修善、慈悲,包括我們平時的言行舉止、修為都很關鍵。

十六年講真相,風風雨雨,由於我還有怕心,各種執著心,如安逸心,錯過了很多該救的眾生。跟精進的同修相比差得很遠,離師父的要求差之千裡。但不管怎樣,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這個根已經扎在心底。在最後的時間裡,我會多學法,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故事5: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了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的身體很糟糕,由於長期在實驗室工作,在實驗室裡藥品中毒,引起我全血減少,血色素只有五克,還有婦科病、關節炎、咽炎等好幾種疾病,如果咽炎犯了,就咳嗽起來一兩個月都不止。

我還有嚴重的神經官能症,每天睡覺離不開安眠藥。即使這樣還是做夢不止,有時還睡不著覺,越睡不著感覺枕頭越硬,口裡越干,一宿不知要喝多少次水,喝了水就得去廁所,早上起來眼睜不開,口中又澀又苦,沒有食慾,上班連騎車的勁都沒有。有時一週得去好幾次醫院,中西藥一大堆,那時我不知自己能活多久,感覺人生太苦了。

那時,我年近五十歲,父母都七、八十歲的人了,每次新年我都要回父母家陪他們過年。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我又回老家陪父母過年,那時三個孩子上學,工資不高,都是買硬座票,一夜不能休息,過完年回來像得了一場大病,幾天不能入眠,熬的兩眼通紅。洗臉時,臉皮疼得不能用毛巾碰,連骨頭都疼,真是生不如死。全家人看我這樣難受,都嚇得不敢大聲說話,怕影響我,丈夫也干著急,沒辦法,只是默默地承擔著家務。

快開學了,晚上丈夫去學校開會,我躺在床上睡不著,不自主從枕邊拿起一本書《轉法輪》,不知是誰給丈夫的書。我沒看幾頁,就睡著了,丈夫回來看我睡著了,怕影響我,去兒子屋休息了。我一宿沒醒,第二天早上醒來,心裡舒服多了,臉也不怎麼疼了,心裡覺的很奇怪。

第二天晚上,我又拿起這本書,沒看幾頁,又睡過去了,直到清晨才醒來。一睜開眼,感到天清體透,無比舒暢,肚子也感到餓了。丈夫問我這幾天怎麼睡得那麼好?我感到似乎與這本書有關,這時有了想煉法輪功的念頭(當時我住的校園裡就有個法輪功的煉功點)。

一九九八年三月一日,丈夫陪我到煉功點,功友們那個熱情,輔導員高興的叫人教我動作,臨走時,又給我一本《轉法輪》和一個打坐用的黃色墊子,晚上輔導員又安排我去學法組學法。從那天起,我成了一名法輪功學員,每天堅持著,不久,臉上有了紅暈,騎車上班也輕鬆了,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飛了!法輪功真是神奇!

這時,我覺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通過學法煉功,我漸漸的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明白了人為什麼來到世上;人為什麼有病;什麼是佛法;什麼是修煉;修煉人為什麼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等問題,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

隨著經常學法,心性在不斷的提高,逐漸認識到我過去很多行為都是自私自利,唯利是圖的。比如,經常拿實驗室儀器燒杯、瓶子、刷子等器材為家庭所用。辦公室裡的紙張本子、筆墨等用品,常拿回家給孩子們用。午休時,還用公家的水洗衣服等並習以為常。

細想起來,這不都是私嗎?平時還得理不饒人,很強勢。

修煉後,我能用真、善、忍法理約束自己,再也不干那些事了,而且事事為別人著想。比如:在公交車上主動為行動不便的人讓座;在路上遇到拿東西多,行走困難的人,我用車幫忙載上東西,推著走;鄰居們家門口的垃圾,我也經常不吱聲順便拿走扔掉。在家裡,能謙讓丈夫了,也不隨便發脾氣、打罵孩子了。

大法的修煉不但健康了我的身體,更使我逐漸變成一個心胸寬廣,事事能為別人著想的人。大法使我脫胎換骨了!這一切都是恩師給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