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後的一點思考

穹霄


【正見網2022年08月23日】

經歷被迫害後,我一直在思考原因所在。

最開始的找到的原因是自己個人修煉有漏。有一些執著心沒去。

出事前很長時間自己的狀態就是工作特別忙,沒有每天學法,學了也不入心,發正念雜念多,有時候工作忙了幾天沒發正念。

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

做救人的事情心態有問題,把救人當成了完成任務式的不得不做的事。

沒有注意安全。

後來又發現整件事情都是和自己的一思一念有關。包括出事前幾次想到會被抓,曾經還不經意莫名其妙說在監獄的日子更難過。甚至怎麼被抓的方式與我之前腦海中想的幾乎一樣。在被抓期間,只要我思想上承認的,事情都按照那樣走,在最關鍵的時候突然想到自己有漏要在大法中歸正,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師父阻止了事情進一步的發生,讓我出來了。

所以找出被迫害的原因是自己個人修煉有漏,有根本執著,救人的心態出了問題,沒有注意安全,又在思想上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才導致事情的發生。

但是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這段時間自己思想上想的事情都發生了,這是常人講的心想事成嗎?那我之前想其它的事情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為什麼唯獨在這個期間是這樣呢?出事前為什麼我不想點其它的好事而無端端的想自己會被抓呢?

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的,那這些思想也是被強加的,不是我自己的思想。那麼,舊勢力要迫害之前為什麼要強加這些思想呢?

當我和另外一個受過迫害的同修交流,發現她有類似情況。出事之前和家人講真相家人不接受,自己心裡想去坐幾年牢說不定家人就接受真相了。找出來被迫害的原因基本和我類似,只是具體執著漏洞不同,做事心態不同。很多被迫害的同修提到過出事前都是忙,不是忙工作生活就是在忙救人,忙得沒空學法發正念或者沒法靜心學法發正念。那麼為什麼有這個共性呢?

我悟到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是很有序的。

師父講:「你們永遠記住這一條,今天在大法弟子中所出現的一切干擾我都不承認的,不應該有的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它們把你們個人的修煉看作是第一位的。當然,個人圓滿是第一位的,你圓滿不了那什麼也談不上。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歷史上任何時期的修煉都不同,是因為你們有超越你們自己圓滿的更大責任在身。救度眾生、證實法,這是遠遠超越你們個人修煉的,這是更大的事情,這是舊勢力擺不正的,干擾著你們。否定它們,正念對待這一切!」[1]

師父講:「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2]

舊勢力把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看作是第一位的,那麼它們會緊緊的盯著大法弟子個人修煉部分,如果個人修煉上有漏洞,會一筆一筆的記著帳。根本執著沒去也會被記著。然後以考驗大法弟子的名義或者以修去大法弟子執著心的藉口操縱邪惡迫害大法弟子。

但是個人修煉的漏洞,如果認認真真的真正的學好法,向內找,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執著所在從而歸正的。所以它們為了達到可以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會利用大法弟子的執著心使其忙碌起來,沒空學法或者走形式般的學法,沒空發正念或者發正念迷糊雜念多到不起作用,使該大法弟子空間場邪惡因素積累越來越多,它們就能繼續操控邪惡因素讓其更難真正學法,執著心越來越強,陷入惡性循環狀態。

當自身空間場裡的邪惡因素積累到一定程度,大法弟子自身個人修煉漏洞越來越大的時候,把柄抓得夠了的時候,舊勢力就要下手了。

但是此時它們還不敢動,因為它們知道他們要做的一切師父是不承認的。師父講:「我們這個宇宙中還有一個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別人不願干涉。」[3] 所以舊勢力就往我們思想上強加一些會被迫害的思想念頭,又或者是通過其它的方式,別人告訴會被迫害呀等方式,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多次,只要我們自己承認了,他們就可以鑽到空子了,師父不承認,但是大法弟子自己承認了,所以他們就可以下手了。

他們要下手需要符合常人間的理。比如有的是因為沒注意手機安全,有的是被監控拍到,有的是被舉報等方式導致被邪惡找到,被非法抓捕。

理清這一切,就可以知道怎麼樣避免一些損失了。

首先從常人人的這個角度看,要有必要的安全意識,手機安全是特別重要的事情,不要以為自己一直沒出事就不要緊,出事後悔就晚了。外出救人時注意避監控,戴好口罩帽子,不穿醒目的衣服。面對面講真相注意理性對待,面對特別牴觸的人,不要強為,保持正念並迅速離開。

有的同修經常找藉口說,只要正念強不注意這些安全也沒事。是的,正念強會沒事,但是你能否保證每天24小時保持正念呢?沒修好的那一面就是人,會有放鬆的時候,舊勢力可是時時刻刻找空子鑽呢!

其次,一旦出現類似自己會被舉報、會被抓、會坐牢之類的思想,或者別人告訴你會被迫害,或者看到相關的苗頭,首先一定要排斥不承認它。並且引起高度警惕。常人出現什麼不好的事情往往會有不詳之兆,大法弟子雖然不是常人,但是無端端出現這些念頭很可能就是舊勢力要動手的徵兆。再來反思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是否學法發正念出現以上問題?個人修煉上是否有漏?救人心態是怎麼樣的?是否有根本執著?如果是以上狀態,不管多忙,應停下來認認真真學法歸正自己,並加大力度發正念剷除邪惡。

還有多位遭受過迫害的同修都提到過一個共同點。出事前都是狀態不好又強為的出去做救人的事。而一位做的很穩健沒出事的同修說,自己一旦發現狀態不好馬上停止救人的事,回家學法並高密度發正念,即使已經在外面了發現狀態不好馬上回來,從來不覺得已經出去了再回來是耽誤時間。什麼時候狀態調整過來什麼時候再出去救人。他的觀點是出了事就是巨大的損失,自己如果遭迫害會導致師父巨大的承受,也會毀了更多眾生。自己狀態調整好了救人會更有效,不急在那一時。而且該同修在做救人的事的時候,時時發正念,並時時求師父加持。對比之下,救人的事需要理智對待,狀態不好的情況下不要強為,先歸正自己解決另外空間因素。

另外,之前覺得很奇怪有部分同修正念闖出黑窩,為什麼不久又會被迫害?當然也許有其它原因,但是我悟到或許有這方面的原因。就是正念闖出的同修,當時是在思想上做到了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是可以為我們做主擋住舊勢力的迫害。自己以為能出來是正念強,也沒注意去找自己被迫害的原因。但是,被舊勢力抓把柄的漏洞依然存在,自身空間場中的邪惡依然存在,如果不多學法在法中歸正,不多發正念剷除,舊勢力依然會找機會鑽空子繼續下手。

再有,之前疑惑為什麼有些在救人方面起了特別大作用的同修會出事,師父下面這段法解答了我的疑惑,也深深體會到個人修煉的嚴肅性。

「弟子:有些學員全身心的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險,這可能是他們忽略了個人修煉,有些關沒過好。但正因為他們還是修煉的人,不可能關關都過好,為什麼大法不能保護他們?

師:你好像在指問大法為什麼不保護他們。每個人的情況都是很複雜的,不是說每個關你都要同樣的有那麼一點點正念就能過去。有的就得用相當大的正念過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執著才能過的去。什麼是修煉?是要走向神的!師父什麼都替你承擔了,遇到什麼危險大法都保護著,你頭上有個保護傘哪?什麼難都沒有,這修煉多舒服啊,那誰不會修啊?其實情況很複雜。有的學員史前與舊勢力有過協定,他就是要在這時候走怎麼辦?有的學員根本執著一直沒去,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問題。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做的事,但卻不能當作大法弟子帶。有的學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對執著又不願放棄,可是在過關中又很可能是生死大關怎麼辦?有的學員年壽到了而又不精進,還有極少數必須先走一步才行的,等等。千萬別用人心看待修煉哪!

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碰到點魔難、碰點什麼你都過不了,最後積攢到很大的時候就是一大關,那一大關你不放下生命你都過不去,那怎麼辦?甚至於關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舊勢力不放你過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說怎麼辦?你叫師父怎麼辦?師父無條件的保護你,你卻不精進,甚至象是個常人一樣!你說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的思想與行為就是個常人。我今天度的是大法弟子,不能夠無故的去保護一個常人。常人的生老病死是天理,不能無故干預。你們知道今天師父在干什麼嗎?我在正宇宙的法,我怎么正的?我用什麼正的?我能用不對的做法來正宇宙的法嗎?無條件的保護一個不合格的修煉人就是對你負責?那是正宇宙的法嗎?大法弟子為什麼要修煉、為什麼要過關、為什麼要正念強、為什麼要吃苦?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修煉。其實修煉就是來吃苦來了,不是為了得到在人世間的保護來的。學大法有保護,修大法也要吃苦啊。有的學員說了碰到危險師父會保護,是!正念正行時一定會保護。」[4]

當然被迫害的原因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以上是針對自己被迫害一事的一點思考,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