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六)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1月27日】

且說,自那日瑤真斬殺了那紅畜生之後,便風光無限,又是慶功宴又是建府宅的,氣的通天和赤尤牙根都痒痒。

因通天為赤尤設的計策不但失敗,而且還賠的血本無歸,赤尤不依不饒,硬是讓通天再為他魔族想個安身立命的法子。

經他二人商議後,還是覺得只有南瞻部洲的人間可利用,邪惡想要安身立命的長久,還是要從人間下手,所以,通天便安排了赤尤轉生下界,等待時機,一統人間。

而這次通天為赤尤辦理這轉生一事,赤尤還是拿紅貙做為交換,是魔界最後的兩隻,現在全歸通天所有了。

可能大家都不太明白為何這通天教主這般喜愛紅貙?我們都知道道家愛煉丹,這通天也是要這紅貙作為煉丹之用,只是這材料乃邪中上乘,紅貙又屬狂躁火氣,與其說是煉丹,不如說是煉一顆可毀天滅地的炸藥,此丹一旦煉成,炸一層天是輕鬆,那通天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呢?

說白了就是妒忌他師兄元始天尊,制這顆炸彈也無非就是想以此要挾元始天尊,不讓元始天尊總和他搶風頭罷了,可元始天尊卻從未想過要與他爭強,也不屑與他去爭,一切也就是聽天命罷了,奈何就偏偏總是搶了通天的風頭?

若說他二人同為鴻鈞老祖的徒弟,這心性差距怎麼就如此之大?還不是因為這宇宙的規律,正神負神的相生相剋之理,或許這也是每一個生命在其中的自我選擇。

說到鴻鈞老祖,大家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徒弟呢!

這日,青虛正在湖邊看幾位老農耕種田地,見那老農汗珠滾下,便上前去詢問是否要幫忙,老農便將那鋤頭遞給了青虛,青虛一邊除草一邊和老農聊著天。

就在此時,青虛看天空有一仙鶴向他長鳴了三聲,他便知是師父在找他,於是將鋤頭遞還給老農,向大羅天去了。

青虛來到大羅天鴻鈞老祖所在的山洞,鴻鈞也正在等他。

「兒啊,我送你的那本術類秘籍,可都看過了?」鴻鈞問青虛。

青虛答:「看過了,師父。」

鴻鈞說:「為師知你看過了,便安心了。今日叫你來,是因那魔王赤尤下界要與黃帝為敵,為師叫你去助黃帝一臂之力。只是這東勝神州與北俱蘆洲向來不管南洲之事,也不便管。你若要助那人間黃帝,還需掩去東洲王這個身份,介時化個名字,再安排個來處,便可。」

鴻鈞話音剛落,小童就來報:「通天教主求見。」

鴻鈞「呵」了一聲,對青虛說:「呵,這『來處』找上門來了。」又對小童說:「允他進來。」

那小童便起身去請,鴻鈞此時鄭重的囑咐青虛:「你記好:此次征戰,你只准輸,不准贏,一定切記!」

青虛一頭霧水,沉思了一會兒,並沒有詢問,只是答:「遵命,師父。」這也是青虛的一貫作風,無論師父交代給青虛何事,哪怕這件事非常無厘頭,青虛也只是想辦法去做好,而不會去詢問為什麼。

這時,通天教主也進來了,他一進門,就跪地不起,說道:「師父,此次魔王赤尤下界為非作歹,弟子本想藉此機會讓您徒孫我弟子也去歷練歷練,可誰成想,師兄他是當仁不讓啊,又讓他的弟子前去平亂。師父,你說師兄他累不累啊?怎麼這麼愛出風頭........」

鴻鈞笑了,說道:「青萍!你起來!太愛出風頭不行,你師兄我去說他。師父為你書信一封,你呈給天帝,讓他允你弟子也前去。」

通天皺了皺眉頭,說:「師...師父,這不明顯是要來的機會嘛!我不去!」

鴻鈞笑了,問:「那你想怎樣啊?」

通天想了想,也沒說出什麼,多精明的人,在自己師父面前,都像個孩子一般,也會爭風吃醋,也會發牢騷,但他也不是個多聰明的主兒,平時的小聰明在鴻鈞的正氣場之下,突顯晦澀,一時也想不出來什麼歪門邪道。

鴻鈞又說:「這樣,為師送你一員猛將,阿澤!過來見過通天教主!」

站在一旁的青虛一聽就知師父在叫他,便順理成章的走到通天面前,向通天行禮,說道:「阿澤見過通天教主。」

通天也不知其來歷,看其裝束樸素,長相普通,身材略瘦弱,認為也就是個侍奉鴻鈞老祖的仙侍,所以只是向他點頭示意。

鴻鈞道:「你讓阿澤和你那幾個佳徒去玉京山找你師兄,只說是助他便可。」

通天想:師父讓我帶著這小將去助師兄,玉鬥多寶正好也可隨著前去,既是助人,就不算放低了姿態,也可一起參與此事,還是師父想的周到。

通天欣然答應,隨後便與阿澤一道回去了。因青虛出門並沒有帶師父給的那本法術秘籍,想著還有些細枝末節沒有參透,便傳信讓陶陶默默把書送到紫雲山來。

送書來的陶陶默默一聽說主人要去征戰赤尤,便不想走了,要與主人一起,於是便和青虛一起留了下來。

通天回去之後便讓玉鬥多寶等人準備準備和阿澤一起前去玉京山聽候差遣。

走之前通天支開青虛,還囑咐自己的弟子:「好好打仗,魔界的最後兩隻紅貙我已經拿到了,不用再慣著赤尤了,給我爭口氣,別老讓那瑤真出風頭!聽見了嘛!」

眾弟子齊聲說:「遵命!」

之後通天又把青虛叫跟前,說道:「阿澤,我就不隨著前去了,我書信一封讓多寶交給元始天尊,他自會知道你是老祖派給我的人。」隨後又貼著阿澤的耳邊,笑著說:「你是老祖派給我的人,別忘了,照應照應自己家兄弟。」

青虛一聽,心中雖覺得通天的這些小伎倆十分可笑,但臉上卻無任何表情的流露,嚴肅的說:「阿澤遵命。」

隨後,阿澤便與玉鬥多寶等人一同前往玉京山去了。

途中,陶陶默默一邊跟著青虛,一邊說說笑笑。只聽那陶陶笑嘻嘻的說:「默默,你上回說要給咱主人尋個好夫人,我思來想去,只想到一女仙,配的上咱主人!」

默默漫不經心的問:「誰呀?」

陶陶得意的說:「自然是這四洲第一美人,玉琢仙子!」

默默又漫不經心的答:「是四洲第一美人不錯,可她和咱主人那是八桿子打不著的,可能嗎?就算主人想娶,人家也未必肯嫁。」

陶陶胸有成竹的說:「我有辦法讓他們八桿子打的著!今天是八月十五,每年這個時候,月光最好,聽聞玉琢仙子都會在崑崙山的弱水旁望著自己的倒影,翩翩起舞呢!」

默默一下子精神起來了,好像想到了什麼,趕緊說:「弱水?聽聞弱水有一奇特功能,凡是墜入弱水的男仙,上岸之後見到的第一位女仙,無論高矮胖瘦美醜,這男仙都會為她情根深種,若這女仙此時也看了這男仙一眼,二人就會雙雙種下情根,喜結連理。對嗎?」

陶陶笑嘻嘻的點了點頭,說:「你看,這天色不早,前方就是崑崙山地界了……」

二人相視一笑,為了主人的終身大事,又心生一計。

陶陶所言不虛,這崑崙山的弱水的確有此神奇功效,而這玉琢仙子也確實會在每年的八月十五來到弱水旁翩翩起舞。

傍晚的崑崙山夜色朦朧,月亮悄悄掛上了樹梢,弱水像鏡子一樣映出了一輪清月,玉琢仙子翩翩飛來,正落在弱水旁的一株梧桐枝上,跳起了舞。

恰巧瑤真晚飯後一個人在溜達,她踱步至弱水旁,見到玉琢仙子的舞姿倒映在弱水中,曼妙動人,便駐足欣賞。

瑤真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竟自己也舞了起來……

此時阿澤一行人正騰雲至弱水的上空,陶陶突然說:「呀!主人!不好啦!我...我...我好像把師祖給你的神通秘籍掉下雲端去了!」

阿澤一聽,趕緊問:「掉哪裡了?」

默默說:「我...我剛看見好像有個影兒掉下面那水裡去了!」

阿澤一聽,便焦急的下去尋找......

陶陶默默相視一笑,都想著:這次主人與玉琢仙子應該會彼此相愛了……

而此時的弱水旁又發生了有趣的一幕,玉琢仙子跳著跳著竟在弱水的倒影中發現了另一個倒影,這個影子也在學她跳舞?

玉琢仙子向岸邊一看,竟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麼一個女子,而且舞姿還著實僵硬,一點也不好看,便停了下來,不跳了。

瑤真正沉醉在這月色之下,不經意的一撇,發現這水中的倒影竟不跳了,回頭看向梧桐樹,剛想問她為什麼不跳了,沒想到那玉琢仙子竟用那種輕蔑而鄙視的眼神撇了她一眼,理都沒理她,就飛走了,只留得瑤真在那裡惶然不知所措……

而此時的阿澤正好降到那弱水處,想著那書很可能掉進水裡了,便一個猛子扎進了弱水。

瑤真聽見水花聲,剛尋思過味兒來,原來是人家嫌棄她東施效顰了,瑤真心想:我跳舞有那麼難看嗎?

於是又繼續舞了起來,才注視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瑤真發現她的手臂和腿部都不是很纖長,肩膀略寬,著實沒有玉琢窈窕漂亮,再加上圓圓的臉,更是襯出一番喜感來,於是自己都沒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阿澤在水下尋了半天都沒尋到,聽見岸上有動靜,以為是陶陶默默,於是便從水中出來,上了岸。

剛上岸的阿澤一眼就望見了瑤真,瑤真在那裡被自己有趣的舞姿逗的不行,又一想到玉琢仙子竟為她而棄舞,想著自己做了一回別人的小丑,著實搞笑,坐在弱水旁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可此時的瑤真,在阿澤眼裡卻美出了天際,阿澤從來沒有聽過一位女子能發出如此明朗而歡快的笑聲。怎麼說呢?雖說阿澤是因墜入弱水才會對瑤真大有好感,但也確實,一個女子能做到被人嫌丑而又大聲肆意歡笑的,這四洲怕是也只有這一位瑤真女仙能做到了。

而月華傾灑處,又露出了一張純真玲瓏的面龐,人中還有一朵梅花若隱若現,只此一眼,便使得阿澤情根深種........

只可惜,瑤真沒有注意到阿澤,笑過之後,自己丟人不夠,還想著要把這個好玩有趣的事告訴給青鸞羲和,於是便匆匆回去了。

阿澤沒找到書,回到雲端,臉頰紅潤,還有些魂不守舍,陶陶胸有成竹的說:「你看,這情緣來了!」然後又故作驚喜的跟主人說:「主人主人,這書沒掉下去,找到了,在這呢!」說完從懷裡掏出了這本書。

阿澤看了一眼說:「找到就好。」然後又繼續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多時,大家便到了元始天尊的玉京山,向天尊稟明來由之後,天尊便邀他們到山洞休息。

阿澤與陶陶默默在同一洞中休息,陶陶默默看見主人,自打從弱水中出來,時而若有所思,迷之微笑,時而不斷用手揪著自己眉心,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便問:「主人,你怎麼了?」

阿澤說:「沒什麼,你們早點休息吧。」說完又猛烈的搖頭,好像很努力的想要自己清醒似的。

陶陶小心翼翼的問:「主...主人,你下去找書的時候,是不是看見一個仙子在跳舞啊?」

阿澤不解的抬起頭問他:「何出此言?」陶陶說:「哦,沒什麼...就是聽說有一個仙子會在每年的八月十五...跳舞。」

阿澤點了點頭說:「哦,是這樣。我倒沒有見到什麼跳舞的仙子,倒是有一個小姑娘,在笑。」停頓了一會兒,又嘴角上揚帶著笑意的說:「笑的很美。」說完又覺此話不妥,於是又皺起眉頭,「哎」了一聲。

默默小聲說:「糟了,是不是見錯人了?」

此時,一小童端茶進來,把茶放在了石桌上,便說:「澤將軍,明日辰時,平南元帥會來玉京山與爾等會師,做戰前安排,介時你們便可同她們一起出發了。」

阿澤點頭示意,說:「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