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債主要命不放過」的一點淺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0月06日】

看了正見《緬懷同修 精進實修》文章後,有段情節觸動很深,文章說:「有一個生命一直不依不饒: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的命。在危急之下,她喊:師父救我!那生命走了,但是在臨走時卻說:我還會再來的,我一定會要你的命。最終她還是以她的命還清了前世所欠之債,才了結了相互之間的冤緣。」又說「師父曾經示意過她可能要先走。」

初看,同修離世是必然,可從另一個角度看,我認為這件事是可以免除的,同修是不該離世的。

這事明顯是舊勢力安排,師父說:「正法這件事情,在上一個地球就已經安排好了,都已經試驗過一次了。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經過這麼久遠的年代,都在系統的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 (《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

大法弟子從下走那一刻起,舊勢力層層做了細密安排,索命這事能是例外嗎?但是,我們在法上可以看清舊勢力安排的套路:先讓同修在歷史上害死債主,再讓債主這一世找同修索命,索命之後,舊勢力再把債主銷毀(這是債主不知道的)。正法是宇宙中最大的事,每個大法弟子都跟師父有約,舊勢力這種毀眾生、毀大法弟子的安排跟師父安排是對立的,必須否定剷除。

文中說:「師父曾經示意過她可能要先走。」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師父珍惜弟子,保護弟子,怎會讓弟子離世呢?一定是舊勢力玩的把戲。在舊勢力看來,它們是導演,大法弟子是演員,一切它們說了算,導演讓演員啥時死,演員就得啥時死,同修這時離世,是舊勢力劇本上早安排好的。值得警醒的是:離世同修對債主索命感到無奈,甚至認可、順從,這不是求嗎?基點不對肯定是走舊勢力要的路,那不是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  

舊勢力只懂個人修煉,不懂正法修煉,它們安排一切師父都不承認,債主索命,可以善解,善解不成,就正念剷除,正法修煉是以救度眾生為主,舊勢力對大法弟子安排出一套消業、還債、索命的路,跟師父要求對立,是對師父正法破壞,也是對大法弟子救人干擾,應理直氣壯的剷除。

師父說:「那個生命仇恨太大,他就不放──你給我上天?你給我成神我也不當,我就要報仇。那個事就難辦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悟,師父說的「難辦」,並沒有說最終結局一定得死,「難辦」裡面有能辦的意思,是有餘地的,關鍵是,難中同修只要選擇師父,選擇大法,選擇救度眾生,師父自然在「難辦」中有辦法,佛法無邊。我們不賴帳,舊勢力安排此時債主討債,把它們安排個人修煉超過正法修煉,把一個大法弟子弄走,這是罪惡滔天,是拆師父正法的台,從哪一點上講它們也不占理,而且,把債主罪搞得很大。

師父說:「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大法弟子承載使命巨大,一個大法弟子在世能救度多少人?離世了又能使多少人不能得救?這個損失誰敢負責?是討債的債主?還是舊勢力?這個巨大損失不是師父所要的呀?!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時候,我想那個麻煩呢也不是你看的那麼絕對。因為你不能站在法上認識呢,那常人的麻煩就是常人的麻煩。人眼中看到的東西都是不變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這一切是變的。」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殺人還命」雖然是天理,但舊勢力安排的基點可不是這麼小,它們目地是對師父正法的破壞,每一步都是對大法弟子救人阻擋,都是在毀大法弟子。我們要站在正法基點上認清索命這件事,全盤否定剷除舊勢力的安排,面對債主討債,善解不行就剷除,同時剷除背後操縱的舊勢力因素,正一切不正的,這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為,才是師父所要的。

現階段一點淺見,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