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懷善心講真象

台灣彰化學員


【正見網2004年06月27日】

我是彰化學員,我說說我打電話講真象的一點心得,與大家一起分享。

剛開始打電話非常有怕心,打了幾十通之後,就對自己沒信心,放棄了。總是找理由說服自己不拿起電話,這樣的狀態竟讓邪惡鑽了半年的空子,始終擺脫不了那顆怕心。師父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其實邪惡所乾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師父又說:「害怕叫人清楚真象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議》)師父的話好像是說給我聽的,句句說中我的執著。我慢慢體悟到,如果我連這個怕心都無法去掉,我還算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嗎?大陸同修在魔難中還要講清真象,證實法。我能把最後一顆怕心帶回天國去嗎?經過思索,終於,我又能拿起了電話。

記得有一次打北京住宅的電話,是一位女生接的,她聽了兩句掛了,我再打過去時,就換了個男生來接,哈哈笑兩句又掛了,我想沒關係,在號碼旁註上下次再打。我平時習慣在我沒有講的很好的電話中做記號,下次再打去,也許他就會聽我說真象了。第二天,我又打過去,可熱鬧了,一宿舍的10幾個大學生,也是那個女生接的,我說我昨天有打給你,她馬上給其他人聽,我跟第一個說完,後來其他的人一個個輪番轟炸我。他們當中有罵的、有好奇的、有笑的、有說我傻子的、有問的、有靜靜的聽,有說謝謝的。不管他們說什麼,我都不生氣,只要不掛我電話,就是機會,這通電話說了一小時,但我覺得很值得,最起碼他們知道真象,他們的未來就是好的。

還有一次,我傳真,對方拿起了電話,他問我傳什麼?我說:「法輪功真象資料」。他說:「那是犯法的」。我就直接跟他講真象,介紹我們大法洪傳的情況,以及迫害的情形。他一直哦!哦!他聽完後說:「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傳過來,我好好看看。」我馬上傳了四張,然後再打過去,他說他看了,有些信,有些不信,但我把十年動亂的事,跟我們受迫害來舉例給他聽,他就說:「是的!是的!」最後他還跟我說:「謝謝。」

再有一次,我打給公安惡人榜,我隨便選一個,我把真象告訴他,他竟那麼善良,我就跟他說要善待我們的學員,幫助他們。他確定我真是他的同修時,他說出他也是大法弟子,他剛從獄中放出來,全家在修,妻子還在獄中,現在在派出所做臨時工,原來單位開除他。他說國內邪惡還一直在迫害,環境很差。他們在艱苦危險的環境中,默默的在幕後證實法,講清真象,堅定實修感動了我,我還有什麼好怕呢? 為了他們的安全,我們在電話中儘量少說。

在說電話時,只要我們懷著慈悲的心,善意的講,態度一定要誠懇禮貌,千萬不能激動生氣,對方都很願意聽,我跟他們做了朋友,留下電話。但也有很多失敗的,我一定是還有很多執著放不下,我才做的不好。所以我要多看書學法,更加精進實修才行。

我就說這麼多,說的不好,請同修指正。我記得有位同修說:「打電話講真象不是痛苦的事,而是輕鬆幸福的,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134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