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神韻過程的修煉心得體悟

台灣苗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1月27日】

一、師父借兒嘴棒喝 向內找放下怨恨

我是2010年開始走進大法修煉的,表面上也在修,事實上放不下的常人事,常讓我忙得沒時間多學法,即便推廣神韻多年,票也在賣,然而學法不得法,心性提高也慢,像常人在做大法事,還自認做的不少,又在得不到肯定甚至被批評時,對同修產生了怨恨之心。

加上與丈夫同修長期的矛盾衝突,更加深心裡的委屈氣恨難平,終於在今年距離神韻來台演出的二個月多前,我接到未修煉的兒子傳來一則長長的訊息,大意是因為我每天埋怨自己所受的苦和丈夫的不改變,讓他飽嘗家裡空間場黑乎乎的壓迫感,但他覺得爸爸的智慧與能力就是這樣了,也盡力了,所以應該調整的人是我,還說我根本不想放過自己,也不肯放過別人,說我是一個挑著想修的修,跳過難修的不想修的半桶水,這樣會走火入魔的……。

這真是晴天霹靂了!我自認不僅為這個家付出太多,也為婆家、娘家掏盡了我所有,從沒在第一時間為自己想過,如今連兒子也如此奚落我?要出走嗎?那一對沒媽媽的小孫子怎麼辦?也不知痛哭了多久,恍惚中聽到師尊的聲音從耳畔響起:「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

是啊!我是個修煉人,魔難來了,我怎麼還不高興?遇到的不都是來讓我提高的嗎?師父在《轉法輪》說:「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裡放不下,這也不行。」師父還說:「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精進要旨》〈挖根〉)像是大夢初醒,知道這是我誤在不向內找而總是在找別人的階段實在太久了,是師父借兒子的嘴來點悟我的。找到執著的當下,抹去潰堤的淚水,我平靜無波的給兒子回傳一個字:「是!」

說也奇怪,當我放下怨恨心之後,發現兒子對我態度有了明顯的轉變,好一陣子看到我時,頭都低低的沒有說話,默默的在旁幫我處理一些事。到此,才真正開啟我對法理有更深一層認識的開始。

二、 推廣神韻顯神跡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見真性〉說:「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

今年第一次神韻推廣茶會中,我邀約的貴賓有相互認識的剛好一桌六人,茶桌一般安排有二個公關,一前一後方便跟貴賓互動,跟我配合的公關據說是在地新進不久的學員,活潑有趣,也會跳舞。因為這桌是我邀約的貴賓,且都一對一對的,我就跟她商量請她幫我招呼那個落單但很會跳舞的貴賓,她也說好。但一會兒她看到認識的朋友也都有來參加,於是就熱情的跑過去打招呼了,直至茶會正式開始,她才回到座位上。

正當主持人開始進入主題,大伙兒目光都緊盯著螢幕時,她因為低頭在找東西,現場一直發出塑膠帶摩擦的聲音,幾個比較靠近的貴賓也同時轉頭看她,當時我本能覺得應該立即發正念剷除干擾,但同時也想到《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一個不動能制萬動!」的法理。沒想到這念頭剛出,師父倏地讓我看見了那個過去的自己!啊~原來她就是我的鏡子,是來反映出我以前的修煉狀態的。這讓我心裡極度觸動並且眼眶泛紅,也才明白為什麼同修很多救人項目都不找我,而我還不明就裡的長期對同修產生了怨恨心。

當我向內找揪出怨恨同修這顆頑劣的根的同時,就感覺有一顆壓在心上的石頭「咚~」的一聲,瞬間崩落,一下身體好像暢空了起來。如同《洪吟》-〈新生〉經文:「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當天不但全桌都買了票,另有兩位回去以後還打電話來追加。

因為要代訂追加的兩張票,就請丈夫同修持我的金融卡去郵局轉帳,等他轉好回來,我一看,不對呀,怎麼轉帳明細上的餘額多了十萬?驚嚇之餘,趕忙再請先生回去刷簿子,原來是未修煉前曾保險,到期後也不知幾年會有的一筆祝壽金。

回想到今年神韻在六月中旬來台巡演,苗栗四月就開始布署人力了,由於我們必須照顧兩邊上一代父母及兩個幼小孫子,金錢開銷頗大,而我們退休後,適逢政府將原本18%的利息補貼停掉了,在收入驟減情況下,先生告訴我,他將出去再就業,且保全公司也希望他儘快就職,並說再不去他帳戶裡已經不夠各項繳費的扣款了。我聽到後,平靜的勸他說,現在神韻要來演了,神韻救人力度大,您也得協助交通指揮,加上現在開始推展活動也會變多,我也必須參與,要都出去了,小孩沒人載,老人也沒人處理,你就等七月神韻演完之後再出去上班吧!就這樣,他沒再吱聲了。

如今這戶頭多出的十萬元,我倆面面相覷的同時,剎那間也意會過來應是師父看在我們即使經濟發生困難,也要把救人擺在第一位的正念所幫的奇蹟!讓我回首自修煉以來,不管自己或家人有什麼危難發生,每次都是在信師信法中化險為夷!師恩浩蕩啊 !

三、將計就計講真相 走出自己的路

由於一場疫情導致台灣很多人無法出國,而國內遊覽車也被限制不能攬客載人,於是就興起了在臉書及Line群組上呼朋引伴自由行的旅遊風氣。我想,師父又給我講真相的利器了,因我身兼導遊及在地導覽員身分,就將計就計加入各個群組,聊天互動外,偶而也參與活動、幫忙策劃和義務帶團。剛好為推廣神韻而辦了茶會活動,我就把總版主及各地區一日游版主先邀來參加,讓他們在感動之餘也都先後買了晚會的入場券。

我又把他們和神韻看板的合照傳到群組,再分享觀眾反饋的視頻,藉以鼓勵大家都去看神韻。遇有人擔心疫情而不敢上劇院,我就順著常人執著簡單的說明神韻藝術團為什麼要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還到世界各地演出?因為神韻的演員除了有嚴格的訓練之外,他們也修煉法輪大法。現在科學也證明煉功人身上是帶有能量場的,那麼神韻演員在台上演出時所釋放出的超高頻正能量,就足以擊退低頻負能量的病毒疫情的。

除此之外,神韻藝術團也被西方主流人士讚譽為「世界第一秀」,是因為神韻演繹的傳統文化內涵,能在潛移默化中激發人的善良與道德,讓人身心愉悅,進而促進免疫力的提升,就有益防堵病毒的入侵,正可謂瘟疫最大的克星。您能買票進場觀看,不但可以救自己,又能幫助神韻到世界各地救更多的人,這周神韻來到本地演出了,請朋友們快快買票去吧!

當我誠心的這樣一講,果真打動一些人買票去看,有人還分享他去看神韻晚會的照片,這些又剛好給我後來再推的真相電影奠定了被信任的基礎。

四、考驗當前 擺正基點觸動眾生

除了參與茶會推廣外,我也承辦觀賞神韻晚會的一日遊行程,就在出遊的前一晚,突然左腳踝痛得無法站立,本想是小事一件,心不為所動,發完正念我就去睡了。等到清晨起來煉功時,發現同樣地方痛得撕心裂肺站不住了。怎麼辦?今天不能出門怎麼救人?這時,丈夫默默遞來兩顆成藥要我服下,被我重重的回念了兩句,跟他說這是假相,是舊勢力的干擾,是不讓我出去救人!

我請他一起發正念,但可能一時心慌也沒找對執著,因而未見好轉。丈夫看我心急,又默默再度遞上了那兩顆藥,說:「你這是痛風喔!」我雖知考驗來了,也不動心,但一時找不到執著,心急了只好求師父:弟子不是怕死,也不是為了緩解痛苦,因為眾生還在等我,我現在一定得出門!說完,兩串滾落的淚珠拌著那藥吞下肚了。

那天安排的遊程除了觀賞神韻外,也安插一個秘境農場的走讀,可能因為基點擺正,一心為他,法的智慧自然而出,車上除了介紹本次遊程的精彩內容,也介紹神韻的四大特色及其演出的內涵與高度,甚至真情流露的分享了自己的修煉故事和遇見的真實神跡等等……,直到行程結束,下車後,有兩三個年輕遊客過來跟我道謝,說我所講的都讓她們非常觸動。這時我才注意到,這一整天兩腳行走自如完全無異樣,謝謝師尊慈悲看護。

五、珍惜抓緊時間 助師多救人

修煉十二年來,儘管一路磕磕絆絆,也從未打消過修煉的念頭。從走入修煉的第三年發生的一次重大自撞車禍,當時車子全毀而自己在右手腕呈90度斷裂骨折、右膝蓋及胸肋骨也均有斷裂傷的情形下,卻毫無一絲疼痛感。在信師信法中堅持不動手術、沒吃一顆藥、沒打一支針就出院上班去了。此奇蹟還驚動了醫院院長和衛生所同事,其中有個急診醫師助理也因此與大法結緣。

後來讀到師父在《洪吟三》-〈還原〉裡所寫:「真體年少壽無疆 身無時空掌天綱 為救大穹傳天法 眾生業債一身當 無量眾業成巨難 青絲斑白人體傷 了結正法顯本尊 洪恩威嚴鎮十方」,我哭了!弟子深知這一切全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幫弟子承受了,也知道現在的生命就是延長來的壽命,今後是要完全用來修煉和救人上了!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

回顧這些年,師尊以無量的慈悲和洪大的寬容給我一次一次的機會,利用各種方式讓弟子在證實大法、救度世人中提高上來,純淨自己,提高心性,昇華層次。師恩浩蕩,弟子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在證實大法過程中,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以上心得,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二二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