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修煉

忠逸


【正見網2004年07月23日】

一、落入凡間覓歸處

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心中總有個疑問:人為什麼要來到世上?為什麼要來當人呢?隨著年齡的增長,認識與明白世間的事也越來越多,但是心中的疑問不但沒有得到解答,反而變得越來越大:為什麼人總是會死?總是會難過?會不舒服?難道人沒辦法找到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嗎?

在這期間,曾經試著去找尋能解答我心中的答案,試著去探究民間流傳的神仙故事,心裡總有個念頭:為什麼那些人有什麼辦法可以成神?雖然一心想一窺其中的奧秘,想一探其中的真理,但是總不得其門而入,所以一直縈繞著一點點修煉的想法,但是卻不知道要怎麼去修,怎麼去做,才能達到真正能修煉圓滿?甚至一度有想出家去修,但是事情總不像我想的一般,總也沒辦法走到這一步。

在佛道門中無所獲,只好再從多彩多姿的社會上找尋能解決之道。期間曾看過一些佛經,僅管經文中有太多是我不懂的梵文,實在不解其中的意思,但求道之心強烈的我也只好先這樣看著,盼望有一天能悟出其理。之後有一天,偶然地在書局的書架上看到幾本金光閃閃的書,其中有《大圓滿法》與《精進要旨》…等,順手就將《精進要旨》拿下來翻了一下,煞時間一震,覺得怎麼有人能把道理說的如此透徹,便馬上將《大圓滿法》與《精進要旨》買回家去看。看完後不過癮,總是覺得少了什麼東西,但是又說不上來是什麼,書上總也提到《轉法輪》,那時心裡就在想那是一本怎樣的書呀,真想看看這其中的真理,徘徊於各大書局想找那本《轉法輪》。

二、找到大法破我迷

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在書店裡看到了《轉法輪》,於是就趕緊翻看裡面到底說些什麼,順手一翻,看到了第四講「比如這個人到單位裡來上班,感覺到單位裡氣氛不對勁兒。後來有人告訴了:誰誰把你張揚的夠嗆,上領導那兒告你的狀,把你搞得很臭。別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你。一般人這還受得了?哪能受這種氣呀?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們干吧。在常人中,這樣做了,常人會說你是強者。可是作為一個煉功人,那就差勁透了。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得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

想起我在念中學的時候,發生過一件令我很難堪的事情,從那以後幾乎每天我都得忍受別人奇異的眼光。開始時不怎麼在意,時間一久就覺得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呀,有一天剛好有個人正在講我如何如何時被我看到了,那時就覺得他憑什麼說我,於是找了幾個人把他教訓了一頓,確實在那之後就沒有人再講我如何如何。當時我可真的是挺高興的,就覺得只要不要冒犯到我就行了。不過,從此以後我和朋友之間似乎就不再親近了,不管再怎麼好的朋友,總感到彼此之間有層紗隔著一樣。

所以,當我看完《轉法輪》上的這段話後,我才知道以前我錯在哪裡了。原來我總以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井水不犯河水的想法距離一個修煉人來說,那真是差遠了。原來人不僅要真、要善、還必須要忍,才能有機會修煉成佛的。

三、大法漸去凡俗心

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後,有幾次心性的考驗就來了。例如有一次,跟朋友在嘻鬧間,突然朋友一個巴掌就過來了,當時沒意識到要守住心性,就回給他一個巴掌,回完後,馬上想起師父說的話,我後悔了,做為一個修煉的人真是不應該打回去的。又有一次,我走在馬路上,一個朋友從後面突然踢了我一腳,當時馬上想到師父說過:「……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就這樣我表面上沒發脾氣,不過心裡還是有點兒不舒服,所以臉上表情就有點不是那麼太和善。當朋友問我是不是生氣了?我才意識到,真正的放下,不只是表面上要放下,連心裡的一點點不舒服都得放下。過後當我再想起來那件事的時候,就覺得那時要是沒有修大法,我還真的不會那樣忍下來,在常人中說什麼也要先來個罵他幾句,要不行看要怎樣就怎樣,就直接跟人幹起來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會再這樣做了。因為我明了我找到一本教人返本歸真的書了,走在一條真正修煉的路,真正能回家的路了,而這就是我找尋多年的佛法修煉之路。

除了忍之外,修煉大法後我的心性上也有明顯的轉變。例如:沒有修煉前,因為自己的慾望比較強,對利看得也比較重,所以有時候看到一些喜愛的東西,又沒錢可買的時候,我就會用一些不正當的手段取得。不過,這樣的行為在修煉之後卻不知不覺中完全改掉了。還記得有一天,在街上看到一個很不錯的東西,就想要順手去拿的時候突然覺得這樣的行為不符合一個修煉的人,就下決心一定要改掉這壞習慣。之後,我不但不再有這樣不好的行為了,而且只要還有不勞而獲或任何貪心的想法我就一概地排斥它,真正做到一個修煉人應該有的純淨的行為與心態。

四、時時刻刻溶法中

在不斷地提高心性的修煉中,我變得越來越喜歡學法,巴不得自己時時刻刻都泡在法中。所以我總是隨身攜帶著《轉法輪》,一有空閒的時候就拿起書來看,不願意自己的思想有一秒的時間離開了法,而確實那時的思想也總是泡在法中,少了俗世間的雜念,添加了在法中的愉悅!後來覺得要是能走到哪就背到哪,就不用老是要空閒的時候才能學法,於是就開始了背法。果然,背了法之後,不論我在做什麼,腦中總是在背著師父的法,那種泡在法中的愉悅非筆墨所能描寫。

五、修出慈悲救眾生

在邪惡鋪天蓋地的時候,師父開始要我們發正念清除邪惡的時候,那時就覺得怎麼有生命可以壞到這種程度,那麼那些被蒙蔽的生命怎麼辦呢?都還沒有得法就已經要被銷毀了,所以心裡就萌生了一念,只要生命有一絲絲善念,願意同化大法的話,我都願意發最大的慈悲去救度它。那時我才知道什麼叫熔化鋼鐵般的慈悲,沒有了一絲為自己的念頭,那時的慈悲連邪惡都會被溶化、一切生命都會被善解,那時自己就好像沒了,就溶在空氣中了。那種感覺就像是溶在法中,而這一切也都只是師父看我的那一念,就幫我善解了這一切,而讓我真正體會到什麼叫慈悲,什麼叫佛恩浩蕩。

從修煉去執著心慢慢做起,越來越感覺師父的慈悲,也就越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包括一思一念都能為別人著想。所以我悟到生命的存在不在只是為了自己,為了宇宙的真理、生命而存在著,也更清楚的知道生命的出處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同化大法,不同化大法的生命是沒有自己的未來的,沒有未來的生命也就更談不上任何一切了。

可是看著在中國大陸被謊言所蒙蔽的生命,又是何其的多,何其無辜。師父所要救度的一切,卻因為舊宇宙的生命的私,造成許多的生命無法被救度,而被淘汰掉,而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我,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去挽救被蒙蔽的生命,更是義不容辭,只是希望一切無辜、善良的生命都能被救度,不要因為一時的蒙蔽而失去了生命的永遠。因此,我選擇了利用網路講清真相,當然其中有信的,有不信的,有冷眼旁觀的,但是我不在乎他們對我如何,因為我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只在說明哪裡有生命,哪裡就是我們大法弟子要去的地方,不論其表現如何,都應該給其聽到真相的機會,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讓生命有未來。

比起其他的人而言,我想我實在是太幸運了,不但能得大法,還能在正法時期成為正法弟子。僅管我還有很多的不足與沒有做好的地方,但是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修煉,我也會在未來盡力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