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誰的錯

子仙

【正見網2004年07月30日】

到我這兒來戒菸的病人,85%以上都會戒掉,那不完全是因為我的醫術和他們的決心。對於那些戒菸快堅持不下去的病人,我會給他們講一個故事,聽完了這個故事的人,基本上就不再想抽菸了。

在我當學生時,上醫學解剖課,看人的骨骼、肌肉、神經、內臟器官等。JOE是提供給我們做解剖的屍體之一。他是因為患肺癌去世的。看到那最後奪去他生命的那個又大又黑的肺臟時,我不禁愕然。

那肺臟把整個胸腔幾乎占滿,已經膨脹到肩膀的空隙處,質地堅硬,很難想像人的身體可以容得下這樣一塊大黑石頭般的東西。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JOE的臉,這是個在50-60歲之間的中年男子,體格高大。

隔壁房間正在播放錄像,那是JOE生前的講話:「我的名字叫JOE。與很多年輕人一樣,我曾有一個很健康、精力充沛的身體。正因為此,我也以為我可以無休止的糟蹋它。我有很多不好的生活習慣,但從來沒有把這些習慣與健康聯繫起來想過。

我抽菸從一天二包,變成一天一包,又到一天十支、三支、一支。不是我自己想戒,而是我的身體再也受不了了。

我曾經試圖戒菸,但是總有一個靈體般的聲音在我最軟弱的時候對我說話:

『算了,別戒了。人反正都要死的,不死於肺病,能避免心臟病、高血壓、中風嗎?不死於疾病,能避免車禍嗎?不出車禍,能逃過去別的意外嗎?人總是要死的……。』

於是我又抽菸了。

我曾經為自己在長途旅行時因不能抽菸而感到難熬的狀況而慚愧。我發現與朋友一起爬山涉水時,別人都在高高興興的玩樂,而我卻謹小慎微的生怕一場雨把我帶的煙淋濕了,或者怕打火機掉進水裡不能用了,我活的象煙的奴隸和犯人一般。但每當我真想戒時,那個幽靈般的聲音會再出來──

『算了吧!別苦自己了……。』

於是我為自己找一個藉口,就又繼續了……

今天,醫生說,最多不到三個月我的生命就將結束了。趁我還能呼吸,說話,我想把這一切講出來,把這個曾經被我使用不當染上壞習慣的身體獻給學校,供學生做解剖、學習。能在最後做一些貢獻是我的榮幸,我也想告訴那些自己以為能逃過那厄運的抽菸的人們,別再欺騙自己了。我這樣做過,我此刻清醒了,但是太晚了。你們還來得及……。」

我回到浸泡在防腐劑裡的JOE的身邊,仔仔細細的看了他的整個胸腔、肺部,我把這一切清晰的記在腦子裡。在我後來的行醫中,我把JOE的話告訴每一個在戒菸時猶豫不定的人。

「當生命還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時,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