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我們的小弟子

明慧豆豆園 (台灣)

【正見網2004年07月30日】

這一次DC的法會我沒參加,這些天裡常接到同修間互傳的一些對於此次法會的心得體會,尤其在提到小弟子的表現方面讓我很有感觸。因此想將我們在明慧豆豆園裡看到的一些現象和體會和同修分享。

對法理解不深,耽誤孩子

豆豆園是一所直接面向常人的託兒所,在學校裡連安親班算上,三十個孩子裡,有二十出頭的孩子都不是大法弟子的孩子,可是經過每天的學法煉功下來,開天目的大部分都是常人的孩子。他們偶爾會跟老師提到煉功時上了天,或是法輪在身上轉。這種現象讓我省思了很久,因為我自己的兩個孩子也在這兒就讀,在了解了常人的幼教後我明白,年紀小的孩子本來就是記憶力很好的,許多東西只要多聽幾次就會背了,差別就差在我們給孩子的是師父的經文,而常人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古文,然而生活中的實踐,那真的就是要每個父母用心了。很多來這裡交流的同修都很訝異小弟子是需要「教」的,很多同修告訴我:「不是只要放師父的講法就好?」我過去也一直有這個盲點,可是前陣子我在讀到在《美國第一次講法》時,我才有了更深的體會:「大家想一想啦,當今社會的人已經什麼樣啦,各種敗壞現象簡直太多了,數不勝數。人哪,為什麼叫人?因為人生活在世上得有人的道德標準、有人的規範,你才是人,不然的話就不會叫人。不是說你有了一個腦袋、有四肢就是人。那猴子也有四肢呀,其它空間中跟人相似的生物還有很多呢,它們也不能叫做人的。因為人有人的行為與道德標準、有人的道德規範才是人。如果人放棄了人的道德規範,沒有人的道德標準了,象動物一樣,那麼天上就不把人看作人,認為這是獸。到那個時候人類才可怕呢。」

那麼我們有首先象師父說的那樣,把一個配當人資格的道德標準教給孩子了嗎?在沒有道德標準的情形下,人就不是人而是獸了,而獸還有資格聽法嗎?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過去在許多大場合中,我看到自己的孩子在法會的副場奔跑時,其實連管好他的想法都沒有,總想自己多聽點,孩子雖然跑來跑去也聽進去了。可當我再一次讀到這段法時,我才從根本上挖到自己這種法沒學透的偏激做法其實誤了孩子。

在常人社會裡,其實有很多有心的父母,他們雖然沒有給孩子生命最好的大法,可是他們已經給了孩子一個接受大法的預備,那就是正確的態度。豆豆園裡有一個兩歲多一點的常人孩子,媽媽平日很重視他的言行舉止、進退禮節,媽媽告訴我們,他的孩子回家好愛看《轉法輪》(孩子來上學後,媽媽也很用心的買了一本在家看),每次口中喃喃自語,背的都是「論語」和「洪吟」。

我明白就像師父所說的,現在在世上的人都曾是師父的親人,無論得法與否,都是一個時間的問題,看到這些常人的孩子讓我更是感到不足。

用大法掩蓋自己的執著心

由於豆豆園已經經營了一年的時間了,很多時候在和同修的交流中,同修會有另一種反應,那就是沒時間陪孩子。明明站在常人的角度也知道孩子出了問題可是也無力改變,甚至是不想面對。當聽到同修也有類似的問題後常是用一種:「原來大家都有這個問題。」來安慰自己,而忘記修煉的標準是真善忍而不是其他人的標準。

我自己過去也有這樣的錯誤認識,甚至認為這是孩子建立威德的機會,現在想想實在可怕,一個還在修煉的人有這樣大的口氣談什麼給別人機會建立威德。修煉是修自己,孩子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只是這歷史的責任攤給了我們。假若今天照顧孩子的事換成了完成一個基本的常人工作,那麼該有什麼樣的態度大家就一想便知了。只是大家都希望能做多一點事的貪心,甚或是多建立一些威德的私心被隱蔽的太深,忘了大法是一個整體,有人就得對這些小弟子負點責、有人就得對其它大法工作盡點力,常常用大法掩蓋了自己的執著心。

除此之外,我也在帶孩子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心、驕傲心、不用心。常常希望能在孩子睡覺的時候我也能就跟著睡了,忙大法工作的時間就是犧牲孩子學習的時間,現在漸漸認識到後調整成陪玩孩子睡覺後才起身做事,常常我也驚奇大法的威力可以讓我這個孕婦忙到半夜。

我的驕傲心是因為覺得自己得了法,孩子都是法輪寶寶,像是初期辦明慧豆豆園時,我自己對於一些常人的課程技巧還持著一種「瞧不起」的態度,因為想見識「神奇的大法威力」。然而事後在「一天十個小時,一週五天」的環境下,我才漸漸發現自己的不足。當用心去研究常人的許多課程設計時,在當下大法就會給予我源源不絕的智慧,讓我有技巧的從中取捨符合真善忍的部分或是創造讓孩子學習真善忍的機會點。

我的不用心說穿了是沒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很多時候由於大法資源豐富,在課程的設計上我沒有好好思考對方的接受能力,從而將手上現有的資料直接拿出來用。今天假若這些東西抽空的時候呢?怎麼面對這些孩子?甚至是面對將孩子送來也等待得法的家長?在法理上我後來認識到:我是一個老師,實際上就是應該將一個老師該有的本分做好,將課程安排好、設計好,並且用孩子能接受的方式有技巧的帶給他。其實只要有心,當我能做好方方面面的預備時,常常邪惡也沒漏可鑽了,後來的結果就常是不可預期的好。象是今年暑假豆豆園協辦了第二次親子夏令營,我們幾個同修互相協調好,有人在上班時間帶孩子、有人在同樣的時間做活動紀錄本、有人設計活動內容並製作道具,並且在活動結束後發放獎品,讓第二梯次的人在我們期望的範圍內滿載而歸。因為我們認識到並不是因為同修就可以馬虎隨便,重要的是過程中我們的用心就是我們修煉的路,這樣的形式是可以推廣給常人並真正達到講清真象為目地的基礎。

明慧學校的存在就是在證實法,而每一個小家庭其實不就是一個小型的明慧學校?不用外求,明慧學校的環境其實是可以每個同修自己在家創造的!

以上的兩點是我自己這一年來直接面對常人證實法的心得,最後以師父的一段話和同修在面對孩子問題時共勉:「人也是一樣,人有佛性也同時存在魔性。人在沒有道德的規範和約束下做的事就是魔性,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精進要旨》)

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