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頻:中共借天災殺人,再添血債

作者:法光 播音:慧慧 音頻:晨悟


【正見網2023年09月15日】

音頻:中共借天災殺人,再添血債
作者:法光  播音:慧慧  音頻:晨悟

音頻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中共借天災殺人,再添血債
法光

【正見網2023年08月20日】
中華民族是個多災多難的民族,在歷史發展進程中天災人禍在所難免,可是歷朝歷代在和平時期利用天災屠戮百姓的唯有中共,這是中共邪靈的嗜血本性決定的,可能在它們眼裡,人非人,唯案板魚肉爾。我們就從眼下的涿州水災說起,看看中共是如何一步步置涿州百姓於死地的。

一、 保鬼城,淹涿州蓄意為之

《人民日報》發表題為「風雨同心 人民至上」的文章,指習近平在水災前的7月25日至27日,已經「密切關注著汛情,要求全面落實防汛救災主體責任,做好防汛抗洪救災各項應對準備工作」。 整篇近5000字的報導,卻沒有一個字提到涿州。看來「一尊」早在水災三天前就已經部署完畢,而涿州已被遺棄。

8月1日水利部部長李國英的一番講話,提到確保雄安新區安全。 8月3日,河北省委書記倪岳峰到涿州了解災情。當天,倪岳峰在雄安新區視察時,稱河北要「堅決當好首都護城河」,雄安新區建設是千年大計,安全不容有失。

為什麼當年要選定一個歷史上從來就作為蓄洪區存在的雄安(白洋淀)作為習近平所謂「千年大計」的根本?京津冀協同發展咨委會組長兼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的說法: 「先有潭柘寺,後有北京城。」而雄安新區正好位於潭柘寺這條千年南北軸線正下方,是支撐北京的水龍龍脈,為保龍脈,習一尊才選擇寧保雄安鬼城而水淹66萬人口的涿州的奇葩治水模式。

旅德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中共的治水,它就是要讓水要聽我的命令,我讓你往哪裡走你就得往哪裡走。 所以它要去淹誰就淹誰。 」

二、 無預警、無轉移、半夜掘堤

8月1日下午,北京懷柔水庫擬開啟大流量泄洪。 與此同時,懷柔區北台上水庫、西水峪水庫、沙峪口水庫、大水峪水庫也陸續進行泄洪。

8月1日深夜,涿州白溝河茨村大橋西堤,政府派人偷挖大堤被村民發現,現場村民與警察發生對峙。 最終多名村民被警方強行帶上大巴車帶走。 大堤被強行挖開,洪水瞬間把全村淹了。 官媒報導稱,涿州白溝河茨村大堤出現決口,村民連夜轉移。 該村村民在社交媒體反駁說,為什麼偷偷挖,就不能先讓人撤離嗎?

那麼,中共為何要這麼做呢?之前一位中共體制內官員透露:泄洪不可能提前告訴你,告訴你了百姓能同意?他們會要求賠償,房屋、田地、農作物、牲口等,沒個幾百億下不來。如果不預警直接泄洪,事後說是天災,把鍋甩給老天爺,給災民兩包方便麵他都對黨感恩戴德。他的話說白了就是:百姓的命太賤,就值兩包方便麵。

三 、阻擋救援,官員躺平

在野蠻泄洪釀成巨大災難後,中共的黨官們玩集體失蹤。8月4日,網絡上瘋傳多個尋人啟事,其中一則:「急找涿州市長、書記:失聯好多天了,涿州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災難,百姓需要有人主持大局,知道真相!」據涿州陳先生8月5日透露,涿州的市長、書記這兩人上午視察後就不見人影了,晚上還被人發現跑去會館喝酒了……

本地政府不作為,而民間救援組織卻又被重重設卡,高速收費站以沒有收到上面通知為由挨個刷卡收費造成交通堵塞,而抵達涿州的救援隊又因沒有當地政府發的邀請函被拒之門外。

通過以上幾點我們不難發現涿州人民早就被定為為邪惡中共獻祭的犧牲品,對中共抱著幻想的人們已經在劫難逃,就連自救的權力也被剝奪。中共再次脫下畫皮,暴露出魔鬼的本相。

其實何止是水淹涿州,這種借天殺人的暴行俯拾皆是:

2021年鄭州大洪水。7月20日上午10點半泄洪,7月21日凌晨1點才發的通知!泄洪整整持續了14個小時沒有發布預警。結果就是大量民眾在鄭州被大水沖走,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民眾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2022年9月5日,四川省瀘定縣發生6.8級地震,中共官方公告出來的就有66人死亡、15人失聯、253人受傷。然而,當救援人員趕到時,卻被要求排長隊「先核酸,再救援」——救援人員在批准進入前「須持24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健康碼綠碼」「無風險城市旅居史」,並且還要在管控區入口處接受「落地檢」,一再延誤救援時間。相關視頻流出後,大量民眾痛罵中共當局的極端與冷血。

2022年年底,在經過三年的極端疫情封控模式後,突然在無徵兆、無準備的情況下,中共不負責任的宣布全面解封,導致大批新冠感染者在極度缺乏醫療資源的情況下集中死亡,因為火葬場燒不過來,只好騰出存放蔬菜和肉類的冷庫保存屍體,據說有的三個月也燒不完。還有視頻顯示大量屍體被用萬人坑方式集中掩埋,真是「盛世」奇觀。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發生42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1000人,而需要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揭示,在汶川地震發生後的72小時黃金時間內,胡、溫無法調動軍隊赴災區進行救援,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軍委首長」江澤民的批准。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憤怒與絕望之中甚至對軍隊喊出:「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1976年7月28日,河北唐山發生7.8級特大地震,造成至少24萬人死亡。這之前的兩個星期,全國地震群測群防工作經驗交流會在唐山召開。國家地震局汪成民要求在大會上做震情發言被拒絕。於是,汪成民只能冒著風險利用17日、18日晚間座談時間私自通報了「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灤縣一帶可能發生5級以上地震」的震情。青龍縣參加會議的代表得知這一消息後,迅速布防,將震情通知到全縣每一個人。因此距唐山市僅115公裡的青龍縣,震中未死一人。被聯合國官員稱為「青龍奇蹟」。然而,與「黨」保持高度一致的唐山等地錯過預防地震的最佳時機。

史達林曾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這就是無神論的共產黨人對待生命的態度,中共為害華夏百年,中國大陸滿目瘡痍,民不聊生,人心渙散,敗象盡顯。冤有頭,債有主。天滅中共,指日可待,希望可親可敬的中華同胞們順天而行,快快退出中共邪黨組織,只有從根本上解體這個邪黨的時候,才是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