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我走出險關巨難

大陸大法弟子 清心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24年04月24日】

夫妻同修大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多病纏身。如:嚴重炎喉炎、腰痛、膝蓋關節痛等病,象個瘸子走路一樣,一跛一跛的。用盡各種辦法治療,吃了不少藥也沒治好。煉功後不長時間,身體各種病症都不治痊癒了,真正體驗到了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

其實,我妻子在一九九八年二月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煉功前,她患多種不治之症,是出了名的藥罐子,有幾次醫生都放棄了對她的搶救。煉功後不長時間,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而且滿面紅光,神采奕奕。我親眼目睹了妻子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前經常欺負我、愛罵我的她,真的變了,不再無理取鬧了,脾氣也變好了、善良了,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感覺這功太神奇了,太好了!妻子同修也多次勸我修煉,我總是以各種藉口推脫,其實是求安逸、怕吃苦。所以我看見妻子同修煉法輪功後的天翻地覆的變化,我也毅然走入了大法修煉,並獲得了健康的身體。

二十四年來,我們從未吃過一粒藥,也沒打過一次針,連引子藥水也沒有喝一口,每天精力充沛,無病一身輕,幹活總是有使不完的勁兒,活的幸福又快樂,但好景不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容不下教人向善的法輪功,並以權代法,在全國範圍內悍然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血腥迫害,我妻子同修多次遭到邪黨人員的各種迫害。奧運會期間,邪黨有備而來企圖再次綁架妻子同修,為了免遭迫害,我們不得不流離失所。

師父救我走出險關巨難

兩年前,我身體突然明顯消瘦,有時口乾舌燥,口腔內一點唾液都沒有,餓的特快,也沒有重視向內找。煉靜功迷糊打瞌睡,發正念也倒掌,腦子不清醒。老伴同修和我經常在這方面交流,提醒我要加強主意識。我想盡辦法,也沒有突破,自己也很懊喪著急。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清晰的夢,夢境中看見幾個象陰鬼一樣的生命,其中有個象溺死的女鬼,臉形、身體粗大,它們一起向我靠近走來。這時我害怕了,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九字真言,並喊李洪志師父救我!我不停的念,大概念了十幾分鐘,那些鬼不見了,我也醒了。醒後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把那些爛鬼消毀了,從那後我煉靜功不迷糊了,發正念也清醒的多了。感恩師父加持保護!

二零二四年一月三十日那天,從同修家回來,突然感覺到背、脖子和左手的大小臂疼痛,我就開始向內找,找到了色慾心,妒嫉心、錢財、利益心,並加大密度發正念,多學法,一下立竿見影,疼痛消失了。

一天我騎電動車為同修送救人的資料,總覺的左手臂沒有力,就又開始痛,這次來勢兇猛,比上次更痛,晝夜都痛,痛的難以入眠,我就乾脆坐起來發正念和念九字真言。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腰部象繃帶一樣捆綁著,手也痛的不停顫抖。我心裡想;你抖我不抖,要滅你,讓你難受,真我不難受,我是創世主李洪志師父造就的生命,只歸師父管!這時我請師父加持我,老伴同修也給我發正念,瞬間就不抖了,疼痛緩減了。儘管我身體特難受,但我從不滋養它,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向內找,但身體還是沒多大的好轉。正月初一上午,我和老伴同修出去走了一趟,回來痛的更厲害了,發正念手都立不起了。老伴同修鼓勵我說:立不起掌,要用心發,不要有負面思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請師父加持!有師父誰也動不了我們。我們就用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發了兩個小時正念,我身體好多了,解體了邪惡因素,但還是有點隱隱作痛。

三月十五日早上七點左右,感到全身無力,牙齒又痛,口乾的一點津液都沒有,嘴咽不下去食物,吃啥都沒胃口,心裡難受、發慌,人走路雙腿打晃,這時坐也坐不穩了,感覺自己很快不行了,這時手指甲也變黑了。老伴同修看見我出現這種症狀,她也幫我高密度發正念,我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保護下,經過了兩個半小時的正邪大戰,終於解體了迫害我、企圖拖走我肉身的邪惡爛鬼。感恩師父加持救了我!

深入向內找

1,色慾心

事後,老伴同修對我說:這次你的狀態,是不是沒有找准你的根本執著在哪?我想:我應該深入的挖挖根。我一找,找到了兩個隱藏最深的執著心——色慾心、怨恨心。

二零一五年,一位外地流離失所的女同修M,到我地無人敢收留長住,我們就收留了她。沒幾天,我看她各方面都順眼,倆人總是有離不開的感覺。她有一次去了外地幾天,回來後她和我交流了她那幾天出去的經過,越講她的身子越向我靠近,我看到她動機不純,馬上要離開她,這時老伴同修進來看見了。在後來相處的三個多月時間裡,我對她也產生了好感。我們的各種表現都被老伴同修看在眼裡,她和我善意的交流,我總是用各種藉口解釋、搪塞,老伴臉上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M同修就這樣離開了我家。回到她娘家不久就被綁架,遭誣判四年。我這邊的身體也極度消瘦,嗑血,生命垂危……。

這次,經過與同修推心置腹的交流,我從內心徹底認清了色慾的危害性!我以上的表現,是不符合法的,但有時沒去乾淨的心還會反映到我的思想中來,有時還要回憶起當常人的過去。這也是色慾心在作怪,我現在已經認清了它,不要它,解體消毀它。

2,怨恨心

我們和F同修多年就認識,走的很近,各方面配合的很默契。就在前幾年邪黨搞所謂的清零,F同修也遭到邪黨人員嚴重的干擾,經常打電話、敲門,談話錄像、綁架。我就對她說:你被騷擾的這麼嚴重,為了大家救人的安全,你知道我們的環境很特殊!你暫時不要來,你需要東西(真相資料),我們找人給你送去。我給她說了多次,她不聽勸阻,仍然到我租房來。因此,我就對她產生了怨恨心。只要她一來,我就不高興,怨恨她。但老伴同修沒有這些想法,總是維護她。老伴法理清晰,我說不服她,我就這樣看在眼裡,急在心上。

最後我對老伴同修也產生了怨恨心。她經常在法上與我交流,她一說話,我就不願聽,長期小矛盾不斷,跟常人一樣,沒有區別。就像師父在《遠離險惡》中講的:「有些人雖在大法弟子環境中,但卻沒有真修進來,關鍵時總是用人心、人念、人情來衡量問題,甚者說我為大法做了什麼、我為大法付出了多少等等。」師父不是說的我嗎?怨恨心積攢越深,人心越重,埋沒了真我,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所以才出現這次嚴重的病業假相。

找到了根本的執著心,我就從心裡否定它,修去它,妻子同修每天都與我共同發出強大的正念,並請慈悲的師父加持,解體舊勢力、爛鬼對我的肉身迫害。過了不久,持續兩個多月的病業假相終於消除了。我深知,自己之所以能闖過這一劫,這全靠師父的加持保護和妻子同修以及其他同修的正念幫助。現在,我的臉色正常了,也吃的下飯了,生活也走上了正軌。如果沒有恩師的慈悲保護,根本上我是走不過這一關的。

網上有文章交流到有些流離失所十、二十年的同修,因為有漏或有沒意識到的執著,最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有的被惡人綁架,判了重刑;有的被拖走了肉身,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和遺憾。我們從中悟到:在這個嚴酷的現實中修煉,尤其是流離失所的同修,更應該把握好自己,守住心中那份善,不要走偏了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遇到問題及時在大法中歸正,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珍惜師父為我們苦心的安排和保護!珍惜我們流離在外艱苦的歲月修煉和救人的環境。

我現在真正認識到色慾心和怨恨心的危險!感恩師父救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為弟子操心了,真是愧對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

修煉是嚴肅的,摻不得任何人心,色慾心和怨恨心是修煉路上的死關,是阻礙修煉人前行的攔路石。我一定要多學法,以法為師,加強正念,修去這些不好的骯髒心,吸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不斷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走好未來的修煉路。謝謝師父!

以上是我最近的修煉體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