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忘憂草─萱草

容子 整理

【正見網2004年11月19日】

萱草雖微花
孤秀能自拔
亭亭亂葉中
一一芳心插

[宋]蘇東坡

萱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根莖肉質,葉狹長,細長的枝頂端開出桔紅或桔黃色的花,十分艷麗,花蕾叫金針,也可作蔬菜供人食用。

萱草又名「諼草」、「金針」、「宜男草」等,《救荒本草》叫它「川草花」;《古今注》稱之為「丹棘」;《說文》記載為「忘憂草」;《本草綱目》名之為「療愁」。

萱草。最早文字記載見之於《詩經.衛風.伯兮》:"焉得諼草,言樹之背"。「諼」就是忘的意思。朱熹注曰:「諼草,令人忘憂;背,北堂也。」《博物志》中:「萱草,食之令人好歡樂,忘憂思,故日忘憂草。」詩經疏稱:「北堂幽暗,可以種萱」;北堂即代表母親之意。古時候當遊子要遠行時,就會先在北堂種萱草,希望母親減輕對孩子的思念,忘卻煩憂。唐朝孟郊《遊子詩》寫道:「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門,不見萱草花。」歷代文人也常以之為詠吟的題材。

萱草既可入藥,又可作菜餚。喚作黃花菜,也叫做金針;《本草綱目》載曰:「今東人采其花而貨之,名為黃花菜。」

歷代醫書討論萱草甚為詳細,《本草注》謂:「萱草味甘,令人好戲,樂而忘憂。」晉代嵇康在《養生論》中寫道:「合歡蠲忿,萱草忘憂,愚智所共知也。」(蠲通「捐」,是拋棄之意)。《本草求真》謂:「萱草味甘而氣微涼,能去濕利水,除熱通淋,止渴消煩,開胸寬膈,令人心平氣和,無有憂鬱。」清同治期間,江南的費伯雄於《醫方論》說:「勞者,五臟積勞也。傷者,七情受傷也。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憂愁太過,忽忽不樂……萱草忘憂湯主之。」

萱草花有藥食同功的雙重功能,不但營養價值極高,且有極好的健腦效果。另外,據吳李久華在《延壽考》中云:「嫩苗為蔬,食之動風,令人昏然如醉,因名忘憂。」《群芳譜》記載:「春食苗,夏食花,其雅牙花的跗皆可食。但性冷下氣,不可多食。」。

藥食俱佳的金針菜,傳說與神醫華佗有關。在瘟疫流行的東漢末年,華佗在江蘇泗陽行醫時,忽然曹操派人來請華佗為他治療頭疼之疾。華佗不從,曹兵以刀相逼。當天夜裡,華佗轉輾反側不能入眠,朦朧中見一仙人,吩咐華佗如此這般,然後把金針向他懷裡一扔,便飄然飛走。華佗醒來,果然在胸前摸到一把金針。翌日華佗含淚向送別的人說:「今有一束金針,送與你們解救災難!」說完手一揚,一束金光,飛向四面八方。眾人隨著金光望去,只見漫山遍野長滿了葉青青,花黃黃的植物。人們采其花蕾煮水喝下去,慢慢的止住了瘟疫。金針菜從此傳遍各地,經過人們的嘗試,不僅能治病,而且還是一道可口的菜餚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