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在迫害中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讀《IBM與大屠殺》
李秀萍


【正見網2004年11月23日】

前言

納粹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短短12年間系統性的屠殺600萬猶太人,而江氏在今天動員全中國人力物力試圖滅絕一億名法輪功學員。這兩次人類大浩劫有什麼共通性呢?

讓我們思考一下:要謀殺一個人很容易,但是要屠殺上億名特定對像卻極度困難。

如果你拿槍向群眾盲目掃射,會傷害到很多不相關民眾,無法鎖定迫害對像。而且在你能夠找出上億名特定謀殺對像前,只怕他們早已和其他民眾一樣聞風而逃。

因此,我們可以確定:在數億人口中「精確的」找出上億的特定族群,不是舉起槍炮盲目掃射就能夠完成的簡單任務。這樣的工作需要資訊科技的協助。

《IBM與大屠殺》作者愛德恩.布萊克說:「這場大屠殺無論有沒有IBM都會發生,但是如果沒有IBM,猶太人被屠殺人數不會如此龐大。IBM的科技巨幅提升了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數量、速度及效率。」[1]

相同的,雖然江氏一意孤行下令剷除法輪功,但是如果沒有任何資訊業的協助,要在這個通訊科技發達的時代,以人工監控中國一億名法輪功學員,不讓12億中國人民及更廣大外界知道這場納粹以來最大規模的群體滅絕迫害,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任務。

在莎翁的名劇《馬克白》中,馬克白夫人在唆夫殺人後說:[2]

A little water clears us of this deed.
How easy is it then!
只要用點水就可以洗淨我們的罪行。
多麼容易啊!

這不過是千古以來犯罪者的幻覺。實際上,二次大戰結束將近60年後,IBM雖然身為美國身為「資訊」業巨頭,依然無法掩蓋其共謀罪的歷史「資訊」。如今IBM面臨多宗天文數字的賠償案,相信馬克白痛苦的吶喊才是它真實的內心寫照:[2]

Will all great Neptune’s ocean wash this blood
Clean from my hand?
難道傾盡海水皆無法洗淨我手上的血跡嗎?

只有坦陳事實與停止罪行,才能真正洗淨自己。筆者誠心盼望本文中的資訊,能夠啟發協助江氏迫害法輪功的科技業者,希望你們不再迷失方向。

1. IBM 與大屠殺

1.1《IBM與大屠殺》作者

愛德恩.布萊克(EdwinBlack)是一名波蘭裔猶太人,他的父母親是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布萊克曾從事記者工作,是納粹與商界關係問題的研究專家,他定居於美國華府,是得獎作品《遷移協議》(The Transfer Agreement) 的作者。[3]

《遷移協議》揭露錫安主義者(Zionists)與納粹在戰前秘密協議,允許一小部份猶太人事先逃往巴勒斯坦。在調查遷移協議過程中,布萊克開始了解納粹政權的經濟來源與跨國企業的商業關係,於是進一步調查IBM,調查結果就是2001年2月出版的《IBM與大屠殺》(IBM and the Holocaust)。布萊克在書中揭露在整整12年納粹當權期間(1933至1945年),IBM和希特勒政權之間的商業關係。

愛德恩.布萊克對於IBM的調查起於1993年。當他前往美國華府的「美國大屠殺紀念館」(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useum)參觀時,看見第一個展覽品就是IBM的「霍爾瑞斯高速資料整理機」(Hollerith D-11),用來整理集中營內的奴役資料,上面清楚的釘一塊牌子印著IBM的名字[4]。布萊克在IBM這台機器前面駐足一小時之久,然後轉向身邊的父母親,承諾他將會發掘出更多的真象。

IBM霍爾瑞斯D-11高速資料整理機(Hollerith D-11) (圖片來源:「美國大屠殺紀念館」)


1.2《IBM與大屠殺》簡介

《IBM與大屠殺》敘述一段令人震驚的歷史。IBM自從1933年希特勒開始掌權起,就和德國納粹建立起商業聯盟,直到二次大戰結束。當所謂的納粹「第三帝國」(Third Reich)開始計劃侵略歐洲及種族滅絕猶太人時,IBM及其各地附屬公司便為納粹開發新科技,協助納粹在1930年代建立歐洲猶太人的身份及名單資料庫,在1940年代藉資料庫提供的資訊逐步屠殺猶太人。

IBM是德國發明家賀門.霍爾瑞斯(Herman Hollerith)於1898年所成立,剛開始是做人口普查表格及人口註冊的公司。當德國IBM和納粹德國建立商業聯盟後,IBM當時的總裁湯姆斯.華特生(Thomas J. Watson)就承擔了一筆巨額商業交易。

納粹不僅想調查歐洲猶太人的總數,而且想辨認他們,把他們從歐洲人中揪出來。於是IBM開始為納粹量身設計一種人口種族調查的新科技。IBM設計一種特殊表格,欄目不僅包括被調查者的姓名、年齡、性別、地址、職業、宗教信仰、婚姻狀態,更主要的是它還追溯被調查者多世代的種族背景,以辨識猶太人後裔。完成調查人口背景調查後,德國納粹雇用幾千名雇員根據人口普查資料打卡穿孔,霍爾瑞斯卡上面有特殊符號,IBM發明的霍爾瑞斯機器可以根據卡上面的穿孔,高速整理資料。這就是最原始的電腦資料庫。

不幸的是,這項科技的發明並非為了造福人類,而是為了幫助納粹屠殺人類。

IBM以科技協助納粹從歐洲人中辨認出德國境內猶太人之後,希特勒立刻開始執行一項龐大而高效率的種族滅絕計劃:沒收猶太人的所有財產、建立猶太人隔離地區、驅逐猶太人至集中營、強制奴役猶太人,最後屠殺猶太人。這種史無前例的巨型工作需要尖端資訊科技來協助組織。在迫害期間,IBM根據它的客戶德國納粹的需要,不斷的設計及更新它的霍爾瑞斯(Hollerith)系統,希特勒因此能夠把對猶太人的迫害自動化。

歷史學家們一直感到驚訝與不解:納粹何以能夠如此準確及快速的辨認和找出歐洲猶太人。這個謎題一直到愛德恩.布萊克出版《IBM與大屠殺》後,才有了完整的答案。答案是德國境內及德國占領區內所有對於猶太人的迫害,幾乎全部都是使用IBM的打卡技術完成的,其中包括在人口調查中辨認猶太人、註冊猶太人名單、追溯其祖先以辨別猶太人後裔、運載猶太人至集中營的鐵路運行管理、以及集中營內的奴役生產管理。

IBM發明的打卡與高速資料整理機除了用來普查猶太人人口和註冊他們的財產,還用於決定食物分配量。納粹才能夠計劃性的使猶太人挨餓但不至於一下子餓死。集中營內的奴役生產也需要透過IBM打卡機來管理。運送猶太人到集中營及毒氣營的火車,也需要使用IBM的打卡技術來維持火車準時運行,以及記錄貨運火車上的受害者。

IBM和它的德國附屬公司不斷的追逐商機,為納粹設計複雜的機器,滿足這個大客戶的需要。它並不是把機器賣給納粹,而是把這些機器以高價租給納粹,而且成為希特勒每年上億的打卡機用卡的提供商,而且是唯一的提供商。IBM光是在德國境內每年就生產150億張打卡機用卡。IBM定期為這些機器做維修更新,還負責訓練遍及歐洲的納粹軍隊使用這些機器。IBM幾乎在歐洲每個德國占領區內,都設立IBM辦公室及代理商。IBM機器容易故障,IBM的工程師幾乎每個月都必須到場維修。很多打卡機就在集中營或者集中營附近,因此IBM很清楚這些機器的用途。IBM德國柏林總部還為打卡資料做備份,就像今天電腦工程師定期做電腦資料庫備份一樣,因此IBM完全清楚這些資料的內容。

IBM與納粹之間的客戶關係,整整持續了12年之久。

《IBM與大屠殺》作者愛德恩.布萊克表示:「這場大屠殺不管有沒有IBM的協助都會發生,但是如果沒有IBM,被屠殺的猶太人數不會這麼高。這就是IBM科技對於這場大屠殺的影響。IBM的科技巨幅提升了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數量、速度及效率。」[1]

「美國猶太歷史學會」(American Jewish Historical Society)的研究部理事長阿布拉罕.培克(AbrahamPeck)表示:「愛德恩.布萊克從一個全新的[經濟]角度檢視這場對於猶太人的大屠殺。顯然的,如果沒有IBM的霍爾瑞斯電腦,納粹絕對無法如此系統的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以及不計其數的非猶太人。如果沒有IBM公司專為納粹設計的設備,納粹這個『第三帝國』亦無法找出遍及歐洲的猶太人、把他們系統的運送到集中營、而且統計屠殺人數。」[3]

1.3 IBM當時曉得多少內幕?

IBM當時到底知道多少內幕?它跟納粹政權交易12年難道一無所知嗎?IBM其實知道部份黑幕,而且每天都接到最新資訊。但是IBM狡猾的不去過問最黑暗的「商業內幕」。

IBM當時規定其職員:不要多問,也不要告訴任何人(Don』t Ask; Don』t Tell)。[3]

當時美國IBM的兩位高級主管Harrison Chauncey和Werner Lier幾乎是整年駐紮在IBM柏林或日內瓦的辦公室監控營業情況,並且爭取所有納粹政權提供的利潤和商機。他們完全知道自己在做黑心生意。後來美國政府規定不准其人民和納粹接觸,IBM的瑞士辦公室就成為美國IBM與納粹之間的商業樞紐,並且為紐約IBM提供商業資訊,還幫紐約IBM向美國政府否認和納粹有接觸。[3]

「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即使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半世紀之後,愛德恩.布萊克和上千名的志願調查人員仍然能夠搜集到大量白紙黑字的證據。雖然IBM對於這些證據一概鐵口否認,但是它仍然逃不過無數的法律訴訟以及天文數字賠償案。


1.4 IBM面臨150億美元控告

愛德恩.布萊克的調查報告《IBM與大屠殺》於2001年2月出版後,美國、波蘭、法國人的猶太人,以及遍及歐洲的吉普賽人對IBM的訴訟及求償案如同洪水爆發在各國展開。IBM目前面臨無數相關訴訟案,面臨天文數字金額的索償。

IBM的科技與商業投資協助德國納粹屠殺了六百萬歐洲猶太人以及六十萬的歐洲吉普賽人。「吉普賽國際認知與賠償行動」(GIRCA)在2000年成立於瑞士日內瓦,宗旨是為納粹政權期間超過六十萬被迫害的吉普賽人及其家屬索償。

「吉普賽國際認知與賠償行動」已經代表五位吉普賽人向IBM求償150億美元,「日內瓦首次訴訟法院」(Geneva First Instance Court) 已經正式受理此案。[5]

GIRCA於2002年1月31日於「日內瓦首次訴訟法院」向IBM提出起訴,控告IBM於1933年和1945年之間的「反人類」共謀罪。目前五位歐洲吉普賽人指派GIRCA作為他們的法律代表,令IBM為其侵犯道德行為以及受害者的經濟損失做出150億美元賠償。日內瓦法庭指望在2至4年做出最後判決。這是國際法庭首次同意受理針對IBM支援納粹種族滅絕的罪行提出的法律訴訟。

IBM位於巴黎的歐洲總部、IBM位於瑞士蘇黎世的分部、以及IBM在美國的總部,於2001年4月14日已經收到一封正式律師信,代表歐洲吉普賽團體索償150億美元。

2.「決不重演」在中國已上演五年

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納粹至少屠殺了六百萬名猶太人。當長達12年的悲劇結束後,國際社會吶喊「決不重演」(NEVER AGAIN)的誓言,發誓絕不讓種族屠殺再度發生。

But 「NEVER AGAIN」 is now in China.(但是「決不重演」自1999年7月以來,在中國已上演五年之久。)

2.1 《1984》成為《2006》

江氏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迫害並非中共政府首件反人類罪行,在江氏迫害法輪功之前還有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但是人類當年尚未發明網際網路。

這次江氏有科技的大力協助,將迫害法輪功自動化。

江氏雖然排除眾議下達迫害法輪功的命令,但是江氏一個人是無法迫害上億名法輪功學員的。由於許多中外資訊企業為江氏發展迫害法輪功的科技,因此一億名法輪功學員的受害情況被封鎖在數字鐵幕中。正因為高科技公司為江氏發展的信息監控及封鎖科技,江氏集團才自以為外界無法得知江氏正在進行比希特勒屠殺六百萬猶太人規模更大的集體滅絕迫害,因此肆無忌憚的迫害上億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是是一種公開、免費、自願的修煉,其修煉者來去自便。因此完全沒有任何所謂的「花名冊」,甚至一個煉功上學員可能彼此都不認識,有些只是早晨集體戶外煉功時可能照過面。根據中共政府的統計調查,1999年以前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高達一億人。如果沒有當年中共政府的統計調查,法輪功學員甚至還不曉得原來中國有1/12的人口修煉法輪功。

但是中國掌握法輪功學員名單與納粹德國掌握歐洲猶太人名單的方式還不盡相同。中國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有極為嚴密的監控人民的系統。從中共各級政府一直到最底層農村,每一層都有監控人民的行政單位。中共在每一層政府機構、營利事業、教育機構等均設「黨辦」,即「黨委辦公室」。因此所有有職業的中國人民,或者在校學生,均在其所在單位或學校「黨辦」的監控下。「黨辦」書記有權力指揮「單位領導」(即經理等主管人員)執行來自中共政府的命令。另外,每個住宅區均設立「街道辦公室」,因此至於退休或者賦閒在家的人,還是逃離不了中共政府的嚴密監控。這樣的監控單位,甚至深入沒有自來水、電力、公路的農村。整個中國就是一個密密麻麻的監控網。

當江氏於1999年下令鎮壓法輪功後,這些遍布全中國的監控單位就開始活動。監控人員在每個辦公室、學校、住宅區,挨家挨戶的調查誰修煉法輪功。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交出法輪功書籍錄像錄音,寫保證不煉法輪功,被迫放棄了自己的信仰。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拒絕配合江氏這個違法中國憲法的要求,因而遭受軟禁、關押、精神與肉體折磨、甚至以各種殘酷方式被屠殺。也有法輪功學員為了避免更多的迫害以及向外界揭露迫害事實而流落在外,過著躲避中國偽執法人員的日子。

由於遍布中國的嚴密監控網,江氏要調查一個辦公室裡面誰煉法輪功,或者要調查一個住宅社區裡面誰家煉法輪功並非難事,在辦公室或者住宅區裡面轉一圈就行了。但是正如召穆公所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尤其在這個資訊系統主宰一切的時代,要防止一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泄露給12億中國人民及更多人數的國外人民及政府,以躲避民主國家的譴責與可以預計的外交與經濟制裁,就必須使用似河川般的寬頻科技來「防民之口」。至於遍及全世界60幾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們,江氏就更需要藉助科技的力量去搜集他們的名單,全面監視與阻止他們揭露江氏迫害真象的行動。

法輪功學員們五年來在向人們講述江氏對於一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最常見的反應就是:「我的老天!為什麼我以前從來沒有在報紙上聽過這麼可怕的消息!」而法輪功學員們向國外媒體陳述這場迫害時,它們在文章中經常這樣報導:「這場宣稱存在的迫害(alleged persecution)。」

這就是江氏信息封鎖的恐怖性。他使得全世界的人們無從得知江氏正在試圖滅絕一億名法輪功學員,其規模甚至比當時的納粹浩劫還要多出九千四百萬餘人。

在著名的反烏托邦預言小說《1984》中,喬治.歐威爾(Orwell)描述一個恐怖而灰暗的高科技未來人類世界,一個極權控制的警制社會。那裡的「思想警察」可以讀取及監控每個人的思想,根據人民的思想將其判刑洗腦。倘若中西方科技業者真的於2006年完成江氏的「金盾工程」,中國數字公安將得以全面數字系統監控全中國,喬治.歐威爾的恐怖預言將在中國實現,《1984》將成為《2006》。


2.2 迫害就在科技中

科技對於江氏迫害法輪功的影響主要可以分為兩部份:(一)監控法輪功學員;(二)封鎖迫害法輪功事實以及有關法輪功真象。

法輪功唯一公開的私人資料就是全世界(包括中國)小部份志願教功的法輪功學員們的姓名電話,這些資訊公開在法輪功洪法傳單以及法輪大法網站。但是除了這些志願教功的法輪功學員以外,江氏集團還取得許多其他法輪功學員們的名單以進行迫害與監控。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們住宅電話及手機被竊聽,電子郵件帳戶被入侵,電子郵件內容被竊取。此外,江氏集團還公開招募電腦軟體公司,斥資數億美金,開發「防火牆」、「金盾工程」等信息封鎖技術,以阻擋中國人民造訪法輪功迫真象在海外的網站,維持迫害並不存在的假象。

這些龐大的工作需要電腦科技的協助,而且需要相當規模與數量的高科技資訊企業的參與。網際網路幾乎每天都能夠找到大量中西方科技資訊業協助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以下只是列舉部份典型迫害:

美國大公司違反「六四」後美國政府有關禁止向中國出口軍、警或「軍民兩用」技術和設備的法令,向中國警方出口監視、識別和跟蹤技術,幫助中國政府迫害人權。[6]


中國的保安機器開始向西方企業購買一些非常複雜的監視技術。最終目標是將一個巨大的聯機資料庫與及一個圍繞各方面的監視網路綜合─引入言語和面貌識別、閉路電視、智慧卡、信用記錄和網際網路監視技術。[7]

加拿大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北電網絡」(Nortel)被牽扯進美國的一宗刑事調查。為了取得金盾工程的訂單,「北電網絡」向中國公安部大力推廣 JungleMUX 數字監視網絡和它的 OPTera Metro 組合。[8]

「六合源公司」接受了中國公安部的一大筆資金,用於開發一種通過漢字輸入法偵查和監控網上異議分子和組織的軟體,據說這屬於「金盾工程」的新項目。[9]

「金盾工程」實際上是中國政府在「防火牆策略」日漸失效的情況下,中國政府新建立的全新高科技監控系統。[10]

貴州省公安廳廳長姜延虎主持召開了關於「金盾工程」的會議,決定在年底以前,把貴州省內所有網吧都納入網絡監控系統。[11]

在系統迫害法輪功中,也具體利用了高科技手段,其中包括電腦病毒攻擊、政府組織的駭客襲擊、利用木馬病毒偷取有用資訊、利用法輪功名義去攻擊別國政府網站等。[12]

冰島信息保護專局裁決:冰島司法部用黑名單阻止法輪功學員入境的行為非法 [13]

江氏集團目前最恐懼的就是兩件事:被送上國際法庭制裁,或者迫害事實被公開。

為了將迫害法輪功合理化,江氏集團從迫害開始就一直封鎖關於法輪功的信息。它沒收及銷毀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及錄像,令中國人民無從考查中共宣傳部對於法輪功負面謠言。然後以「防火牆」技術防止其人民造訪海外法輪功學員建立的法輪功與江氏集團迫害的真象網站。

當人們逐漸學會用「代理伺服器」以繞道「防火牆」後,「防火牆」技術逐漸失效,於是江氏集團向國外購買最新科技,並且與中外軟體企業締結商業結盟,開發「金盾工程」人工智慧技術,以提供中國數字公安和國安部做全面的監控。

據公安部金盾工程領導小組成員李潤森解釋:「金盾工程就是全國公安資訊化工程,也就是全國公安機關的電子化警務建設。」他特別指出江氏強調「資訊和網路安全關係國家安全」,因此中國公安部1999年提出「金盾工程」,計畫在2006年左右完成。[14]「金盾工程」光是前期投資就耗資8億美元,這樣的商機與利潤甚至吸引許多西方民主國家的高科技企業,如美國Cisco系統網絡技術公司和加拿大北方電訊(Nortel),有更多的中國軟體開發公司爭取搶到「金盾工程」的合約。

2.3 沾滿血跡的勳章

如果以「金盾工程」做為關鍵字在網際網路搜尋,可以找到上萬條相關訊息,大多數均是「公安部頻發中國某某軟體公司金盾工程研發單位榮譽證書」、「江同志視察金盾工程軟體開發單位」、「某某軟體公司打造中國某省數字公安」等新聞。

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勒曾經頒發IBM總裁湯姆斯.華特生(Thomas J. Watson)獎章,表揚IBM對於納粹「第三帝國」的「貢獻」。今天軟體開發企業以取得江氏集團的「金盾工程」商業合約為榮,甚至用來做廣告自台市價;明天當法輪功平反後,這些沾滿血跡的榮譽與褒獎很可能將成為法輪功學員及其受害家屬將這些科技企業送上法庭的最佳證據。

納粹受害者2002年向IBM150億美元求償案已成為國際法院可參考的前車可鑑,為種族滅絕求償金額創下新水平。據國際求償案例歷史推測,今後種族滅絕受害者的索償金額只會高於150億美元。因此未來對於協助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科技企業的每件控訴案的求償金額很可能不只區區150億美元,我想這是這些企業所必須考慮的昂貴代價。

目前許多提供江氏集團資訊監控與封鎖技術的科技企業,均已經在網際網路上昭告天下它們的「寶號」。如果這些企業不幸的繼續迷失方向,它們主動在網際網路上提供的資訊將有助於法輪功學員們搜集證據,以提供將來法律訴訟與索償,這些科技企業的名單,將成為真正名符其實的「黑名單」─「黑心企業名單」。


2.4 全面自動化數字監控

江氏集團的封鎖資訊的手法在於追蹤法輪功學員的位置及行動,並防止他們將迫害真象外流。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跟蹤與防止泄密是非常「勞力密集」的工作,但是今天的科技業幫助江氏集團把這兩項工作自動化了。

拿入侵電子郵件帳戶舉例。資訊專業人士都知道:如果想用靠人工去猜中一個電子郵件帳戶的密碼,恐怕一百年也不可能猜中。要靠人工大量投信到一個電子郵件信箱讓它爆滿,令整個郵件伺服器癱瘓,可能得需要幾萬個人在幾萬台電腦同時用手工發信才能達到目地。但是電腦資訊公司卻可以為江氏集團提供駭客軟體,自動駭客入侵向所有法輪功學員們的電子郵件帳戶,或者在一秒鐘內自動發上萬封郵件給幾十個法輪功真象網站的公開郵件帳戶,導致網站伺服器癱瘓。而江氏集團只需要少數人手及電腦去執行這些駭客程式。

自動化科技顯著提升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的範圍、數量、及效率。更嚴重的是,許多中西方還在不斷的提供江氏進一步提升迫害效率的科技。

在開發「金盾工程」之前,這是江氏集團利用科技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典型手法:

竊聽有線電話與手機
以防火牆封鎖信息
利用手機電波追蹤學員所在位置
駭客入侵法輪功學員的信息網站
駭客入侵電子郵件伺服器
駭客入侵法輪功學員電子郵件帳戶
竊取電話會議的號碼、密碼
以法輪功的名義入侵外國政府的網站
送病毒到法輪功學員的電子帳戶
送電腦監控軟體到法輪功學員的電腦上

然而江氏不惜重金下令發展的「金盾工程」完工之後,將會把已經自動化的迫害科技升級,將依賴人工的迫害方式自動化。目前大量法輪功學員已因冒險上網際網路揭露迫害事實,而被中國公安非法綁架、非法判刑,甚至酷刑迫害致死。2006年「金盾工程」完工之後,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境內的法輪功學員,將處於更加危險的境地。

在上海2002年10月舉辦的中國信息基礎設施展覽會上,Cisco公司展覽了一套全數位化的監控系統。無論是用戶的IP電話、行動電話、無線區域網還是PDA,其信號都可以經過數位化以及語音識別等先進技術過濾出關鍵字,並立即向警方報警。只需要5分鐘的時間,有關異議人士的數據和相片等就可以到達中國所有縣城警察局的資料庫裡。[6]

據「加拿大北方電訊」(Nortel)一位高級工程師吐露,「加拿大北方電訊」的設備只要有足夠的帶寬,就可以100%的捕獲系統中的所有數據包。而且他們的網際網路監控能力完全是為了「抓捕法輪功」而設計的。至於時下用來繞道「防火牆」的「代理伺服器」,2006年「金盾工程」完工之後,江氏集團將有能力搜尋及封鎖「代理伺服器」。[6]

如此一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將完全被封鎖在鐵幕之中。

為什麼把迫害事實及時的傳給中國以外的法輪功學員手上這麼重要呢?因為犯罪者是最怕曝光的。一旦迫害事實傳遞給法輪功學員建立的《明慧網》網站後,《明慧網》會立刻在其網站上報導,很多國外的法輪功學員看到以後會主動打電話給迫害這些學員的單位(其中可能包括當地公安局、強制勞教所(類似納粹集中營的單位)、監獄、或者參與迫害異議人士的醫院等等),告訴這些單位國外已經知道他們的非法行為,希望他們不要再執迷不悟,以為奉令執行迫害毋需承擔法律責任。而《法網恢恢》網站則建立「惡人榜」,確實記錄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者的姓名、個人資料、以及詳細罪行,作為將來起訴迫害參與者的證據,同時警醒這些迷失的人們,讓他們看看自己幹了甚麼事。

當他們的罪行被曝光後,許多單位或個人從此膽怯,不敢再為所欲為,有些甚至不再迫害法輪功學員。《法網恢恢》訊息網站的主編曾在與北美「新唐人電視台」的一次電視專訪中說,很多強制勞教所的警察發現自己被列入《法網恢恢》建立的「惡人榜」上後,就嚇得不敢再行惡,之後還主動和《法網恢恢》聯繫,表示自己已經不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請求把他們的名字從「惡人榜」上拿下來。

這就是把迫害事實傳遞到國外的重要性:減輕迫害和停止迫害。

而那些和江氏集團締結商業聯盟的資訊公司提供的科技,正是要完全封鎖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讓江氏集團為所欲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逍遙法外。

2.5 資訊業推進中國人權迫害

自19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在科技與道德的問題上一直存在很大的爭議。對於盲目的專家政治論者而言,科技發展本身比起考慮科技將會如何被使用更加重要。基於這樣的基點,當年的IBM也許認為它所發展的打卡科技被德國納粹用來屠殺猶太人並不是很重要,起碼不如IBM發展科技、壟斷打卡科技市場、獲得商業利益來的重要。

因此IBM當年的信條是:只要力所能及,任何科技都應該發展(If it can be done, it should be done)。它認為道德與法律責任在於希特勒和他的黨羽,而不在提供自動化屠殺科技的企業。

2002年1月「日內瓦首次訴訟法院」受理歐洲吉普賽人索賠案的決定,表達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科技企業「必須」為其發展的科技產品承擔道德與法律責任。

目前部份企業主張商業有助於推進中國人權。筆者認為事實完全相反,今天這些資訊業者出售給江氏集團的科技完全是以迫害人權為目地,而且是推進中國人權迫害的科技。這些資訊業者對於中國人權的實際貢獻,是將中國迫害人權情況「升級」,將中國迫害人權「自動化」。

英國文豪莎士比亞曾說:[15]

O, what men dare do! What men may do! What men daily do, not knowing what they do!
噢!人們怎麼敢這麼做!
人們怎麼能想幹嘛就幹嘛!
他們每天做事,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做的是些什麼事!

筆者誠摯忠告所有參與江氏迫害法輪功的企業,能夠想想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事?

筆者介紹《IBM與大屠殺》這本書的目地,完全是為了善意的警示所有協助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科技企業。因為法輪功學員們並不需要藉這本書來懇求停止迫害。自1999年7月至今的過去五年,全體中國內外法輪功學員們持續的揭露江氏集團迫害已有成,江氏目前已經騎虎難下,中共政府參與迫害的高級官員也逐漸開始受到國際法律的制裁。法律的制裁併不會等待法輪功平反後才開始。法輪功在中國與國際社會的名聲與地位只會越來越崇高,而所有把江氏集團對迫害法輪功自動化的科技企業的未來呢?

究竟什麼才對企業真正有益?永續性經營是否能夠建立於非道德信條上?盲目追求商機與科技是否能立企業不墜之地?

希望本文能啟發提供江氏迫害法輪功科技的中外科技企業做出明智的決定,永遠不再迷失。


資料來源

[1] Washington Post: IBM Technology Aided Holocaust, Author Alleges
[2]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Lady Macbeth, in Macbeth, ACT II, Scene II.
[3] IBM and the Holocaust: The Strategic Alliance between Nazi Germany and America’s Most Powerful Corporation by Edwin Black
[4]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useum: Hollerith Tabulation Machine from IBM
[5] Gypsy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and Compensation Action
[6] 《參考資料:美大公司被責向中共售監視、識別跟蹤技術》
[7] 《追查國際報告(二十):中國網際網路監控被用來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調查報告》
[8] 《在美觸犯法律 北電被令交財務報表》
[9] 《明慧網:新版拼音加加漢字輸入法是網絡監控工具》
[10] 《金盾工程前期耗8億美元 建全國性監視系統》
[11] 《剝奪隱私權和知情權 貴州警察強制實名上網》
[12] 《灣區議員提交電腦網路安全新決議 吁抵制網路間諜及網路恐怖行動》
[13] 《冰島信息保護專局裁決:冰島司法部用黑名單阻止法輪功學員入境的行為非法》
[14] 《加快「金盾工程」建設努力實現公安工作資訊化》,李潤森,2002年9月26-27日,全國公安科技暨資訊化工作會議。
[15]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Claudio, in Much Ado about Nothing, ACT IV, Scene I.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