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

開博(遼寧)

【正見網2004年11月22日】

我是2003年9月得法的新學員,得法一年多的時間,使我的人生道路發生了天翻地覆、無以言表的變化。

早在1999年的6月,經當地大法弟子的介紹,我請回了一套《轉法輪》書籍。但在我第一遍《轉法輪》還沒看完的情況下,1999年的7•20,電視就開始播出誣衊性報導。我的那顆剛剛燃燒的心就這樣被澆滅了。但在以後的日子裡,無論在家、在單位,總之不管在任何場合,只要有人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與其以理據爭,因為雖然我還沒有把《轉法輪》全部看完,但我卻看到了書中講的是讓人做「真、善、忍」的好人,而且是「處處為別人著想」,必須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且是還堅決不准殺生,連蒼蠅、蚊子都儘量往外趕。所以,我那時就認為,「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絕對不可能是什麼×教。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時候,我把那些請回家中的大法書全部包好藏了起來。現在我才知道可能是我對大法始終存有善念,所以才使我得法以後進步很快,而且在我身邊還發生了太多太多的奇蹟。

我是一個已婚的中年婦女,自己原來有個男孩,離婚後一直跟著爺爺奶奶生活。我現在的丈夫帶來一個男孩,來時只有八歲,現在十七歲。從他來我家的第二年起,就經常偷拿家裡的錢,在學校還經常和別人打架,拿、搶別人東西,經常被老師和別的孩子家長找上門來,後來發展到高峰,一個星期偷走家裡三百多元錢,全部用於打遊戲機和滑旱冰等。他爸爸言語少,鬧得輕了,他一言不發。鬧得重了,就狠打一頓。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實質的問題。我這個做後娘的,說深了不行,說淺了也不是。再離婚還怕別人笑話。就在我感到絕望之時,突然想到了《轉法輪》,就這樣,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真諦,真正開始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原來的身體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毛病,但由於肥胖導致高血壓、血稠、血粘、心腦供血不足,絕對不能著急和上火,經常偏頭疼,疼起來連眼珠子都跟著痛,降壓藥和營養保健藥吃了二年多,還有乳腺增生。得法後不長時間,身體的「毛病」不知不覺全好了,真的全好了。由於學法、煉功、講真象,基本上都是一宿睡二至四個小時,不僅哪也不疼,而且精力充沛。更奇怪的是,六年前,我丈夫不知什麼原因,得了個腰疼,四肢無力,而且還沒有生理功能。嚴重時還尿過血,彩超、化驗該檢查的全查過了,什麼毛病也沒查出來。中醫說是腎虛,什麼六味地黃丸,「安利」的營養保健品都沒有明顯的效果。後來又找大神看,也沒有轉機,自己泄氣說:不治了,愛咋咋地,死了算命短。

在我喜得大法以後,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僅身體的病好了,精神面貌也發生了很大的轉變。以前總愛發脾氣,做生意經常和人吵架,在家裡也是急脾酸臉。現在無論在什麼場合,我都能從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用慈悲的心去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丈夫發現我的轉變,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他經常幫我出去做真象,遇到熟人還用他那張笨拙的嘴去跟人家講我學法的變化和大法的美好。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四個月前的一天晚上,丈夫突然對我說:老婆,我的病好了……。我發現他的病真的好了。從那天開始,他也拿起了《轉法輪》,一有時間就認真的學習,還有我們可愛的兒子,他也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不僅再也不拿家錢了,而且還異常的懂事,不僅我們家裡人發現了孩子的變化,連周圍的鄰居也人見人夸,你們家孩子真出息了!

現在由於我們一家三口人的變化,帶動了我姐姐一家五口,還有我哥哥,還有我身邊好多好多的親戚和朋友,他們都開始學習《轉法輪》,有幾人已經開始煉功了。

我深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所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圓容不破的大法所至,大法給了我一切,給了我一個幸福和諧的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