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系列書籍:《預言中的今天》(24)

正見編輯小組


【正見網2005年03月06日】

第十四章《格庵遺錄》精要

《格庵遺錄》是470~480年前經朝鮮學者南師古流傳下來的。南師古上通天文、下知地 理、有先知之能,被喻為海東康節。南師古的作品包括《馬上錄》、《紅袖志》、《選擇紀要》、《理氣圖說》、《玩易圖》、《格庵千字文》等許多預言,而《格庵遺錄》據稱是由金剛山一位高人口述,南師古逐字逐句記錄下來的。全書分六十節,近四萬字。關於《格庵遺錄》的破解從八○年代到九○年代中期,眾說紛紜。人們對於預言中講有大法大道傳世這一點比較明確,同時預言以很大篇幅講述這一新生事物將經歷殘酷的磨難,也講述了這個時代的世間萬象和人們所面臨的問題。但是要鎖定預言具體所指,真是難上加難,一時間冒出許多人自稱「聖人」,給人們持續關注《格庵遺錄》帶來了負面影響。最近南韓正浩先生對《格庵遺錄》(2002年成稿,2003年由博大出版社出版)進行了迄今為止最為詳細的破解。

正浩洋洋數十萬文,明確認為《格庵遺錄》一書的主角是法輪功。我們這篇文章參照了正浩的破解,結合其他預言的一些經驗,對《格庵遺錄》的一些精要部分進行分析,希望給讀者提供一個大概的認識。

(一)對法輪大法的預言

法輪圖形

首篇「南師古秘訣」是極其重要的一篇,若能破解「南師古秘訣」,就等於掌握了整個《格庵遺錄》的主要脈絡。「南師古秘訣」先是極其簡單的介紹了南師古的生平,然後便開始了正文部分。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整個預言正文的開頭幾句。

兩弓雙乙知牛馬 田兮從金槿花宮
精脫其右米盤字 落盤四乳十重山
八力十月二人尋 人言一大十八寸

《格庵遺錄》中反反覆覆提到「弓」和「乙」,如「兩弓雙乙」,「弓弓乙乙」等等。如同所有預言一樣,事先要明白其中的意思真的很難,事後卻一目了然。這裡的「兩弓」是指太極圖,如同兩「弓」並在一起;「雙乙」則是佛家的萬字符,乙+乙 就是「.d」。

「田兮從金槿花宮」指該圖案是金色如花的燦爛之宮。那麼,這裡的「田」與上句「兩弓雙乙」相連,就是說「金槿花宮」里有「兩弓雙乙」 的形像。

「精脫其右米盤字」:「精脫其右」便是「米」。「落盤四乳十重山」:「落」,就是去掉的意思,去掉「四乳」,即「米」去掉東南、西北、東北、西南之「四乳」,便剩一個「十」字。

這幾句話講述了法輪圖形的結構,有太極圖,有萬字符。「十」字的中心和四個端點標出了中心的大「萬字符」和四邊的小「萬字符」的位置;而「四乳」,即「米」字的四角是四位太極的位置:一幅活生生的法輪圖形已經浮現在眼前。對於法輪圖形的結構,在第十九篇「弓乙論」和第四十四篇「弓乙圖歌」中有更為詳盡的解釋,這裡不再贅述。全書一開始就講法輪結構,可謂開門見山,向後人表明預言的核心。

第一句中的「牛馬」,有耕耘的意思,《格庵遺錄》常用來比喻修行,或修煉人。「南師古秘訣」中有這樣的詩句:「天道耕田是牛性」和「天牛地馬真牛性」,這裡也暗示了「牛馬」有天地乾坤的意思;用「天道」來「耕田」,是指用天法指導修煉。

「八力十月二人尋」,將其字全部合起來便是「十勝」,這個「十勝」在全書中多次出現,這裡是以字謎的形式首次登場。那麼何謂「十勝」呢?佛家把宇宙視為十方世界,而道家按周易講則是「九宮加一」即「十勝」;所以,「十勝」指佛家所講的法,或者道家所講的道由於法輪功是修煉,又是新生事物,這裡藉「十勝」指法輪功法理。

「人言一大十八寸」:「人言」合字為「信」,「一大」合字為「天」,十八寸合字為「村」,合起來就是「信天村」,「天村」就是天國啦,這裡是說相信修煉的事,相信佛道神。

對於法輪功的功效及其法理,《格庵遺錄》在許多章節中都有論述,礙於篇幅,我們僅以「南師古秘訣」為例,因為「南師古秘訣」是綱領脈絡性質的章節,其實已經包含了整本書的主要思想。

欲識蒼生保命處 吉星照臨真十勝
兩白三豐真理 眼赤紙貨人不睹
九宮加一十勝理 春滿乾坤福滿家
龍龜河洛兩白理 心清身安化生人
世人不知雙弓理 天下萬民解冤世
渡海移山海印理 天下人民神判機
四口合體全田理 黃庭經讀丹心田
四方中正從金理 日月無光不夜城
落盤四乳十字理 死中求生完然覺
水升火降病卻理 不老不死甘雨露
三人一夕修字理 真心不變篤信天
六角八人天火理 活人滅魔神判機
似人不人天虛無理 天神下降分明知
八王八口善字理 天真化心不變心
乾牛坤馬牛性理 和氣東風真人出
……
欲識雙弓脫劫理 血脈貫通喜樂歌
欲識蒼生安心處 三豐兩白有人處

這裡提到「兩白三豐」,是預言法輪大法是語言淺白,道理明白的「兩白」大法;同時也預言了「三豐」,可能是指「真、善、忍」的法理;也可能是指能將「天地人(三才)」圓滿完善的法理,不論哪一種解釋,都是試圖預言法輪大法的法理。

這一部分文字比較明白,不需要特別解釋。歸納起來講就是說這是一個可以「保命」、「安心」「(解)脫劫(難)」、「解冤」、「死中求生」的功法。在健康方面可以達到「病卻」、「血脈貫通」等。

這裡也明確講大法是真正的「十勝」,強調「三人一夕」即「修」,「八王八口」即「善」,同時預言該法理非常博大,「天虛無理」,是天理無虛之意,「虛」「無」在道家有最高的意思。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段中有以下兩句:「天下人民神判機」,「活人滅魔神判機」。這裡兩次提到「神判」,「神判」與「審判」同音。有關末世審判的講法,在許多東西方預言和宗教中都是重中之重。

詩中也提到了這部法雖然好,但是只認得金錢利益的人將對其視而不見,也就是「兩白三豐真理,眼赤紙貨人不睹」。

(二)法輪功的坎坷歷程及遭受的迫害

《格庵遺錄》以極大的篇幅講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同時也多次提到許多人對法輪功不理解的態度,甚至進行嘲笑。

世人不知嘲笑時 專無天心何處生
牛鳴十勝尋吉地 先覺之人預言世
昏衢長夜眼赤貨 人皆不思真不真

大致解釋就是:人們看不到大法的美好反而進行嘲笑,這些沒有「天心」(與凡心相對的就是天心,即反本歸真之心)的人如何才能得度呀?有緣的人都在尋找「十勝」吉地,對此先人們是有預言的。在第四十三篇「格庵歌辭」中也有「無知無識嘲笑者,不知其一何嘲笑」的說法,是說那些嘲笑者其實自己一無所知,有什麼理由嘲笑別人呢?

這不禁使人聯想到老子所講的:「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格庵遺錄》中還專門有一篇「嘲笑歌」,對那些自以為是的學者名人進行反嘲笑,以提醒後人。

好事多磨此是日 雙犬言爭迫十口
暫時暫時不免厄 九之加一線無形
十勝兩白知口人 不顧左右前前進
死中求生元真理 出死入生信天村
造次不離架上台 坦坦大路永不變
有形無形兩大中 道通天地無形外

這一段顯然是講迫害的。「 雙犬言爭」即「獄」,「迫十口」即「苦」,合起來就是「獄苦」,指許多法輪功弟子將免不了牢獄之苦,而所有這一切也都是「好事多磨」。

後面幾句是講法輪功弟子們在這場迫害中的表現:在壓力和謊言面前沒有放棄修煉,而是「死中求生元真理, 出死入生信天村」;「不顧左右前前進」一方面是描述弟子們在修煉這條路上堅定不移,在當權者利用種種手段威逼利誘下堅持真理,同時可能也包括堅持不懈地向大眾揭露謊言。

對於法輪功的遭遇以及整個事件的大概過程,《格庵遺錄》第五篇「末運論」有十分詳細的預言。很多事情都還沒有發生,目前不好肯定什麼,但「末運論」堪稱是整部《格庵遺錄》十分精彩和重要的部分。

嗚呼悲哉聖壽何短 林出之人無心
小頭無足飛火落地 混沌之世
天下聚合此世界 千祖一孫哀嗟呼
柿謀者生眾謀者死 隱居密室生活計
弓弓乙乙避亂國 隨時大變
彼枝此枝鳥不離枝 龍蛇魔動三八相隔
黑霧漲天秋風如落 彼克此負十室混沌
四年何生兵火往來 何日休劫人來詳解知
祭堂彼奪此散隱居 四街路上
聖壽何短 可伶人生
末世聖君涌天朴 獸眾出人變心化
獄苦不忍逆天時 善生惡死審判日
死中求生有福子

這是「末運論」開頭幾句。「嗚呼悲哉」,原作者預見到許多法輪功弟子將被迫害致死,因而十分悲痛。這裡「聖壽何短」出現了兩次,可見這是作者特彆強調的。另外「林出之人無心」一句中的「」漢、韓文中都沒有此字,因而是作者造字。「無心」就是「死」。「林出之人」是誰?《格庵遺錄》中常以「木」或「青林」代表傳「十勝」大法的聖者,那麼「林出之人」就是出自「青林」的人,其實還是指法輪功弟子。

下列幾處是破解原文的要點。

「弓弓乙乙避亂國,隨時大變」,本來是「弓弓乙乙」大法的發祥地,如今卻發生大變動。這裡指1999年7月,江氏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全面鎮壓,也有中國可能發生大變動的意思。

「鳥不離枝」暗指修煉者不會放棄修煉,「枝」為木,代表傳大法的聖者,或代表修煉(在後面分析)。「龍蛇魔動」指2000年(龍年)和2001年(蛇年),是迫害最嚴重的時期。

「四年何生」是暗藏天機的一句,「四年何生」,這四年如何熬得過去啊,是說迫害的前四年十分艱難,但是也暗示四年後(2003年後)情況將發生變化。這一點我們將在後面詳細分析。

「祭堂彼奪此散隱居,四街路上」同樣是講法輪功弟子被江氏一夥迫害,有的家破人亡,有的流離失所。

「獄苦不忍逆天時,善生惡死審判日,死中求生有福子」是指善惡終將有報,邪惡有被審判的一天,而修煉者「死中求生」有後福。

下面我們主要談一談《格庵遺錄》關於法輪功事件的發展。由於很多事情還沒有發生,不好作定論,但是大概的形式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會太久,而後法輪功將進入一個大發展的時期。

前面講到「龍蛇魔動」指西元2000年(龍年)和2001年(蛇年),是迫害最嚴重的時期。其實在《格庵遺錄》另外的章節,甚至其他的預言書中也有類似的論述。比如《鄭鑒錄》中有些內容與《格庵遺錄》十分相近,其中有──「七言古訣」十分引人注目:

虎兔相牙雖曰凶 殘書尚不及生民
歲值白龍人何去 若探蛇尾必兇殘
馬首羊歸須變怪 人須勤力不失農
猿雞用處隨猛狗 赤猿蜂寓豺虎穴
三分僧俗知何日 黃牛東奔白虎南
寄語世間獨覺士 須從白兔走青林

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屬虎,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屬兔;既然「虎兔相牙」,當然是老虎欺侮兔子啦!另外一個解釋是,從1998年影響全國的中央電視台事件,到1999年7月全面鎮壓開始,中共內部導演這場災難的那些人是有個準備過程的,而98年、99年分別是虎年、兔年。「殘書」更是迫害法輪功的一大招數,99年7月後,除了全國範圍的宣傳和抓人,還收繳、焚毀了大量法輪功書籍,但是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還沒有到達高峰。

下面一句「歲值白龍人何去,若探蛇尾必兇殘」同「龍蛇魔動」是一個意思。到了2000年龍年,偌大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真是無容身之地了,而2001年的迫害是最猖獗「兇殘」的。

這些過程大致上與實際情況相符,而接下來「馬首羊歸須變怪」是說2002年到2003年會有怪事發生。

後面的詩句可能是講將來的事,具體是什麼還不清楚。最後一句「寄語世間獨覺士,須從白兔走青林」堪稱警示性的主題句。這裡的「白兔」、「青林」我們將在稍後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格庵遺錄》似乎認為這場迫害的結束拖不過2005年,或者至少形勢上有大變化。何以見得?

1)《格庵遺錄》預言法輪功有三次高潮,第四十七篇「雞鳴聲」中稱:

玄武鳥初聲時(是) 鳥頭白未容發(也)
青龍鳥再鳴(之時) 江山留支壯觀(也)
朱雀之鳥三次鳴 昏衢長夜開東來

「玄武鳥初聲時」:「玄武鳥」,「玄武」五行屬「壬癸」,「鳥」即「酉」。那麼「玄武鳥」即「癸酉」。那麼「玄武鳥」是指哪一年?是指法輪功傳出的第二年即1993癸酉年。「鳥頭白未容發」:「鳥頭白」,法輪功修煉者們思想有了根本的轉變,但是大法的弘揚尚未達到完整的地步,因為到現在畢竟只有一億人練功。

「青龍鳥再鳴」用「再鳴」點明此乃第二次高潮。那麼「青龍鳥」是何年?「青龍」五行屬「甲乙」,「鳥」為「酉」,「青龍鳥」為「乙酉」,即2005乙酉年。一種可能性是2005年後大陸形式有變;但是不排除另外一種所指,就是法輪功逐漸在世界上被認同,尤其是大陸以外的華人地區,如台灣等。「江山留支壯觀」,表現出一副欣欣向榮、勢不可擋的趨勢。

《格庵遺錄》預言的法輪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鳥三次鳴」。「朱雀鳥」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長夜開東來」,長夜破曉,新的歷史就要開始了。

2)《格庵遺錄》「勝運篇」明點「白虎當亂六年起, 朴活將運出世」,也就是自鎮壓法輪功的1999年計算,第六年即到了2005年起,「朴活將運出世」一句可能是指中共高層對法輪功態度發生改變。「白虎當亂」,即屬「虎」的江氏之亂,其運拖不過六年。

3)《格庵遺錄》第五篇「末運論」中講的「四年何生」我們前面已經解釋了,那麼真正的迫害在四年中是最嚴酷的,也就是說2003年後將有轉機。「末運論」中的「四年逃命後日明」可能就是這個意思。再者「末運論」中還講:「龍蛇發動雙年間無罪之定」究竟是指「龍蛇」(2001,2002年)之後兩年(即2003年)「無罪」成定局,還是2003年以後再兩年,並不十分清楚。其實有關報導稱現在中共內部在對待法輪功政策問題上已經有極大分歧,只是事情發展可能還有個過程。

(三)對法輪功創始人的預言

《格庵遺錄》反覆提到了聖人,即「鄭氏」,例如「南師古秘訣」中說:

鄭氏鄭氏何鄭氏 滿七加三是鄭氏
何姓不知無裔後 一字縱橫真鄭氏
……
真人真人下真人 真木化生是真人
天下一氣再生人 海印用使是真人

這裡的「何姓不知」否定了這位聖人是百家姓中的「鄭」,因此過去人們一直不清楚聖人究竟指誰。但是有一點很明白,就是這位真人是五行數木的人。其中一個「下」字還暗示了這位真人並不是什麼達官貴人,而是出身貧寒的普通人。

「滿七加三」和「一字縱橫」都是「十」字,其實是告訴人們這位「鄭氏」就是傳「十勝」大法的聖者。再如第二十一篇「隱秘歌」中講:

世末聖君木人 何木上句謀見字
欲知生命處心覺 金鳩木兔

這一小段不僅明白講出聖人五行為「木」,而且屬相為「兔」。因此在《格庵遺錄》中往往用「青林」、「白兔」,或「鄭氏」來代表這位聖人。我們認為預言中講的聖人就是李洪志先生,不僅因為《格庵遺錄》講的是法輪功,而李先生又是法輪功創始人;同時「木兔」年,也就是1951年,正是李先生的誕辰。

其實很多預言中都用「兔」或「木」代表在新舊紀元交界時濟世度人的聖人。如《金陵塔碑文》的最後部分是預言未來的(後面章節有分析),其中有這樣幾句:

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
幸得大木兩條支大廈。鳥飛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
有人識得其中意,富貴榮華百世昌。

「幸得大木兩條」就是「林」,而後面的「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意思就更清楚了。

還有如「步虛大師預言」最後三節中講到「相將玉兔漸東升」;前面韓國《鄭鑒錄》預言中的「寄語世間獨覺士 須從白兔走青林」等。

《格庵遺錄》除了講述法輪功遭受的迫害,還在許多章節里暗示了在東方(中國)鎮壓法輪功的同時,西方卻是截然不同的情況。下面是第四十三篇「格庵歌辭」中的一段:

無疑東方天聖出
若是東方無知聖
英米西人更解聖
若是東西不知聖
更且蒼生奈且何

表面意思是說聖人出自東方,但是如果東方(中國)人不能認識到這一點,那麼反倒是歐美國家更能理解聖人。在過去的五年里,法輪功在西方各國獲得了近千個褒獎;李洪志先生已經連續三年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法輪功的功效,以及在抵制迫害中表現出的理智與和平,已經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和認同,甚至有越來越多的英美人士加入了修煉行列。對此「南師古秘訣」最後一句也點到了這一點:「西方庚辛四九金,從金妙數大運也」。在《周易》里,西方屬於庚辛,庚辛在數字上是九與四,屬金。這裡清楚地講到西方各國支持、肯定法輪功,而「從金妙數大運」。因為中國大陸目前仍在鎮壓法輪功,東方諸國深受其影響的情況下,西方法輪功發展是大運,應隨之,從之。

最後兩句「若是東西不知聖,更且蒼生奈且何」也是警示性的,是說如果東西方都不正確對待,那就很成問題了。這一句也暗示了預言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在具體問題上,人還是靠自己去做出選擇,歷史安排的是整體的狀態。

(四)對災難的預言

每當說到災難,有人就認為是散布末世論,其實「末世」的概念幾乎所有的宗教都有,所有的預言書,預言詩也都講到一定時期會出現災難。社會發展有規律,宇宙的變化也有規律。預言產生的根本目的是勸善,規勸人們作正直善良的人,才能避免禍事上身。《推背圖》第六十象中的讖也是同一個意思。讖曰:「一陰一陽,無始無終  終者自終,始者自始」。

《格庵遺錄》對災難,尤其是瘟疫的預言是十分明確的。這一點,所有不同來源的解析都比較明確。第四十八篇「歌辭總論」中講:

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流行瘟疫萬國時
吐瀉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無名天疾
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山嵐海瘴萬人多死

這裡的文字很淺白,只是「三年之凶二年之疾」所指的具體年份搞不清楚。第五篇「末運論」中的一段可能有所提示:

申酉兵四起 戌亥人多死 寅卯事可知
辰巳聖人出 午未樂堂堂

「申酉」,最近的就是2004、2005年,「兵四起」可能是指中共內部的權力之爭,也不排除是世界其他地方的兵亂。不過世界上本來就兵亂不斷,所以前一種解釋更具有可能性,也比較符合當今中共黨內的局勢。

「戌亥人多死」,「戌亥」是2006、2007年,那麼前後對照來看,「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可能是指從2003年開始將有「天疾」,三年後進入高峰。但另外一種可能是前三年(2003~2005)的凶疾與後兩年(2006~2007)是不同的,也就是說從2003年開始有「凶疾」,而 2006、2007年將有更甚者。

在第五十九篇末中運中描述其慘狀時說:「六角千山鳥飛絕,八人萬徑人跡滅」。這裡「六角」指「天」,「天」字有六個角,「八人」即火。這裡就隱了一個詞叫「天火」,在《格庵遺錄》中「天火」指瘟疫。

至於後三句「寅卯事可知,辰巳聖人出,午未樂堂堂」, 「寅卯」是2010、2011年,「辰巳」是2012、2013年,「午未」則已經到了2026、2027年。這三句的具體意思並不清楚,但卻是不錯的結果,給人的感覺是真相大白,最終「樂堂堂」的大圓滿結局。同時這裡也否定了所謂「世界末日」的錯誤理解。

關於瘟疫,《格庵遺錄》在「末中運」等篇中都有論述,這裡就不多講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其它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