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漫步:從「補肺阿膠散」談中藥的用藥

胡乃文

【正見網2005年04月14日】

天氣變涼了,很多人都在咳嗽,有一個醫師就推薦了一個藥方子,叫做補肺阿膠散,裡邊有牛蒡子、馬兜鈴、杏仁、糯米、甘草和阿膠,其中的馬兜鈴在前一段時間是很熱門的討論話題,說它是有毒性的一種藥物。實際上依照古書裡的記載,馬兜鈴的花是四瓣打開來的,裡頭有一個小豆豆,像馬脖子上戴的那個鈴子,所以叫兜鈴。因為它四開,長的像肺,所以它能夠治肺的毛病。事實上它真的可以,它有清熱降氣的作用,就是能夠降肺的熱。這個方子補肺靠的是像阿膠這一類的東西,它是補肺氣祛痰的一個好處方。而這個處方竟然因為這個馬兜鈴,而成了沸沸揚揚的一個話題。

馬兜鈴裡含馬兜鈴酸,馬兜鈴酸是現代分析出來的一個東西,它是用來干什麼的呢?古書裡記載,馬兜鈴這一味藥單獨使用的話有行水消腫的作用,即消去水腫。可是單獨用量過大會造成所謂的腎衰竭之類的病。古時候的用方,一向很少單獨用一味藥,尤其馬兜鈴這一類的藥,它也沒有叫你單獨用過,叫你單獨用只是在剛剛講的利水腫這個時候用。事實上,另外好幾味藥裡都含有馬兜鈴酸,例如木通,木通其實分了很多種,其中有一種木通叫做關木通。因為現在的人沒有像古人那樣對藥物研究得那麼透徹,他們只要是聽到木通這名字就拿來用,但是它是關木通還是川木通呢?就不知道了。關木通就含有馬兜鈴酸,還有一種叫青木香的,也含馬兜鈴酸,還有好幾樣藥都含有馬兜鈴酸,這些藥本來就不可以單獨使用,應該跟其它的藥合在一起使用。就好像我們講汞,就是水銀,假如說單獨用汞的話,很毒的,可是汞變成了氧化物以後,它不但沒有毒,反而對我們身體有幫助了,可是現在卻說汞也不能用,那就是矯枉過正了。古人給小孩子安定心神的藥用的就是硃砂,硃砂裡就含汞,但是它的用量很少。古時用方是很嚴謹的。象李時珍、華陀、扁鵲、孫思邈等都是修行的人,有神通的,他們能看到每一味藥的藥性,也就懂得如何去配藥了。例如生活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張仲景,他就懂得每一樣藥如何去配合,在他著的《傷寒論》裡就有用到很毒的藥,但是它卻能夠治很多的病。他用了附子,附子裡含有烏頭鹼,烏頭鹼也是非常毒的,它可以使心臟一下麻痹,喪失功能,可是他卻懂得如何讓這個烏頭變得無毒。還有半夏也是很毒的,但是他知道用加點姜煮一煮等等方式讓它喪失毒性。現代人用藥是一味藥一味藥拿來分析,例如剛才講的汞,作為一味藥拿來分析,當然就有毒了,那就不行了。可是古時候的方是複合方,這些有毒的藥已被處理過或被其它的藥所制約,從而使得它無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