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十六):意外看到的意外死亡(3)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4月14日】

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簡稱 LBJ,1908-1973),美國第36屆總統(1963-69)。在他的任內通過了公民權和選舉權兩大法案,對非洲裔美國人幫助很大,但因為越南戰爭的升級而導致民眾抗議,1969年退出政壇。

有一次,珍妮和她的朋友凱・哈利(Kay Halle,參見本系列中之(二))在喬治城凱的家裡吃午飯。突然間,珍妮對詹森總統有一種難受的感覺。

「凱,聽我說,……」珍妮著急的說道,「我正得到信息……我看到他坐著飛機,看到一些可怕的決定正要作出來,並且……」「請別說了,珍妮」,凱打斷了珍妮的話,眼裡帶著恐怖的神情。「別告訴我任何事要發生在詹森一家人的頭上!請別告訴我,我不想聽到。」

「還沒有那麼可怕,凱」,珍妮安慰的說道。「他的生命現在已經沒有危險了。存在著一種威脅 -- 我想是來自古巴 -- 但他們要改變總統座機。為了把事情弄得更能迷惑古巴人,他們正計劃改變到另一個飛機場著陸,而不是在原來計劃的佛羅裡達機場。」

當天晚上,一位電台新聞評論員報導說,由於有謠傳,說古巴的「自殺型」攻擊者將要攻擊總統座機,總統機身上的總統標誌已經被弄掉了。由於這一威脅,「空軍一號」總統專機的飛行計劃已經改變了。

事後珍妮說,她是通過她所謂的「思維傳遞」接受到的信息。在那最危險的時刻,有許多人都在擔心總統的安全,以至於她「不得不」接收到,「那個信號非常強烈!」

1965年2月,艾拉・沃爾什(Ira Walsh) 有幸結識了珍妮・迪克遜女士,並邀請她幾天後共進午餐。沃爾什先生是赫斯特報社的經管人,當時被暫時借調到政府的「反貧困之戰」項目裡作特殊助理。

在他們共進午餐那天,雙方握手時,珍妮的情緒突然大變,並對他說,他應該立刻去看一下醫生,「如果你這樣做了,你可以大大延長你的生命。」

沃爾什先生說他感覺「絕對的很好」,朋友們也一直告訴他,自從他減肥後,看上去比以往都要好。然而珍妮的建議使他很不安,因為他們一見面,珍妮就已經兩次說出他心裡想的事情的細節來,讓他驚恐不已。於是他在第二周的周四那天去看了一位醫生,要求作個全面身體檢查。由於他的家在舊金山,來華盛頓才幾個月,那裡的醫生們都不認識他。

但經過常規檢查後,醫生告訴他:「你的血糖指標超過了500。你很幸運,今天來這裡檢查,因為如果你今天不來,你很可能突然休克、倒地而亡。」醫生又讓他在那裡多呆了一個小時,以避免他進入昏迷狀態的可能,並且為他規定了嚴格的日常飲食。

對於這一次經驗,沃爾什先生說道:「毫無疑問,珍妮・迪克遜救了我的命。如果我當時拖延了看醫生的時間,我今天就不可能在這裡了。儘管我原來完全不相信特異功能領域裡的事,現在我甚至連鬼魂都相信。」

有一次,珍妮對著名專欄女作家露絲・蒙哥馬利預言說,她的一位朋友正遭遇婚姻方面的困境,將要試圖自殺。

過了不久,珍妮試著給那位朋友打電話,但是得不到回音。於是珍妮打電話要了一輛救護車,要他們直接開到那位朋友的家裡去。回答電話的醫生說,那位女士吞了超量的安眠藥,如果不是救護車去得快,把她送到醫院裡去,她肯定會死的。

米切爾先生度過一段假期後又回到詹姆斯・迪克遜代辦處來工作。他看上去曬黑了,好像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和放鬆。珍妮正要離開辦公室,和他迎面碰上了,對他的外表誇了幾句。他衷心的回答說:「我一生中從來沒有現在這樣好的感覺。」

珍妮是去康乃狄克大道上的一家美容沙龍。一會兒以後,她便在一個吹風乾燥機下面進入了放鬆狀態。這時,在她半睜半閉的眼前出現了影象,其含義是如此的清楚而又緊迫。她把乾燥機一把推到旁邊,衝到顧客接待室的電話前,撥了她自己的辦公室號碼,並告訴店員喬治・米勒:「立刻照我說的辦,不要浪費時間提問題。打電話叫一輛救護車來,把米切爾先生送到醫院裡去。他正在心臟病發作。」

喬治嚇了一跳,轉過身來以便能看到米切爾,但他發現米切爾正靜靜的在隔壁房間裡的寫字檯上工作。是老闆的太太瘋瘋癲癲啦?他聳了聳肩,回答說:「怎麼啦?迪克遜女士,他是好好的呀。我從這兒能看到他……唉喲,我的天,他要死了!」就在那一瞬間,米切爾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米勒被嚇呆了,軟弱無力的把電話交給了帕特麗夏・克萊斯特,後者按照珍妮乾淨利落的指令,作了「為米切爾先生叫一輛救護車」的事。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但米切爾先生已經如此的瀕臨死亡,以至於在把他抬上擔架之前,必須先給他戴上吸氧面罩。醫生問米勒,在他叫救護車以前,他知道米切爾病了多久。那位渾身打抖的人回答說:「我們什麼也不知道。迪克遜女士從美容沙龍打電話回來,說他要死了。」

米切爾在吸氧帳裡躺了五天,醫院裡每天電話不斷。珍妮關於他的心臟病的預告成了華盛頓各報的頭版新聞,米切爾成了「本周新聞人物」。醫生們報告說,當米切爾被送到醫院來時,他的脈搏已經停止了跳動。如果他心臟衰竭的發現晚於珍妮的電話幾分鐘,他就再也活不過來了。

當米切爾最後能夠與來訪者談話時,他謙卑的拉著珍妮的手承認道:「我想告訴你,我以前從未確認過,但此事發生後,我知道了,神是確實存在的。」

評註:這裡的四個例子與上兩篇中的九個例子是同一類的:都是無意中看到的意外死亡。但有一個重要區別是:那九例裡的死亡都沒能避免(雖然至少有三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這裡的四例死亡都被避免了,其中有三例是由於預言家自己及時安排的搶救工作。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