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退黨

鄭信

【正見網2005年04月24日】

讀了同修的文章《退黨事不宜遲》之後,便萌生了退黨的堅定想法。因為事關重大,找同修切磋。大家認為,目前形勢下提出退黨,會給世人留下搞政治的誤解,對講真象,救度眾生不利,待時機成熟,再退也不遲。後來,我現這裡邊潛藏很深的怕心,考慮和處理問題不在法上,而是站在「黨文化」的基點上,不知不覺的又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們只有自身空間場中共產邪靈因素得到清理,干擾少,能量場強,才能使更多的眾生退黨得救。其實,當時退黨不但不會產生誤解,反而更有說服力,效果會更好。

《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的面世,敲響了惡黨解體的喪鐘,我清楚的意識到正法推進速度如此之快,更應該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一方面在我發正念中加上清除自身空間場中共產邪靈一切因素,另一方面在講真象中加上《九評》退黨的內容。為了提高講真象的效果,避免產生搞政治的誤解,找准切入點很重要。通過學習師父近期經文,又看了一遍《九評》,將前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作為切入點,利用過年親朋好友聚會的機會,揭露惡黨累累罪行、講其解體的必然性及退黨得救的道理。

此期間,參加了一次法會,與同修交流了對《九評》問世的深遠意義和圍繞在這方面內容講真象的體會,收穫較大,感悟頗深。會後,又藉此機會和部份同修切磋退黨方式及聲明內容。幾位同修們一致認為:退黨不要流於形式,不要大幫哄,關鍵是要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真正的從思想上退黨。通過交流,認識上得到進一步的昇華。回到家,立即寫了一份聲明,頓時感到渾身輕鬆,終於邁出了正法路上堅實的一步。

回想7.20以來,儘管一直堅持學法,甚至出差也堅持學法,但是好走極端,自以為精進。在此期間,師父一次次的點化,還是錯過了多次走出來證實法的機會。在同修的幫助下,在2003年初終於走了出來。兩年來,我利用更多的時間,尤其是擠出睡覺的時間,一遍遍的學法,發正念,除邪惡,講真象,救度眾生,隨師正法。實踐使我深深的體悟到,如果不走出來,精進實修,是不會跟上正法進程的。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走正、走好正法進程的每一步,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象我們這些在網上聲明退黨的在職的大法弟子,面臨的不可迴避的現實問題就是交不交黨費和參不參加組織活動。對此,我是這樣理解的,既然不是黨員那就不應該交黨費和參加任何組織活動。網上同修圍繞交納黨費問題展開了討論,有的同修建議採取拖或不正面應對的辦法,我決定嘗試一下。在支部書記三番兩次催交沒有結果時,於是說出:「只要是沒退黨,黨費就得交」。十幾天下來,我感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但正念出不來,反而出現心態不穩的狀態,給邪惡留下干擾的藉口,使自己陷於十分被動的境地。去年以來,師父多次借常人之口點化,就是不悟。這次在黨費問題上又一次點化,真正點醒了我,這次必須堂堂正正的到單位遞交退黨聲明。

正在這時,惡黨的「保先教育」開場了,通知我參加動員大會,我決心已下,沒有參加。這次「保先教育」活動一改十幾年的習慣作法,時間長,活動頻繁,逼迫每人寫3萬字的所謂體會,妄圖把黨員拖入罪惡的深淵。我們這些在單位名義上還是「黨員」的同修,如果參加活動,自身空間場中累積了幾十年的「黨文化」的餘毒尚未徹底清除,再次被強制灌輸歪理邪說,無疑等於雪上加霜。儘管是不情願的接受洗腦,但是共產邪靈無孔不入,藉機上身附體,毒害你,加大魔難,讓你修不成。

現實擺在面前,我決定繼續走下去,正法路上絕不能半途而廢,到單位遞交退黨聲明。經過認真的嚴肅思考,同時也得到同修的大力支持和鼓勵,並就退黨的理由和出現的問題進行了切磋。關於退黨的理由主要有兩條,我們修大法一是講真話,二是不參與政治,而惡黨恰恰相反,靠謊言起家,講政治,殘酷鬥爭,無情打擊。

在遞交退黨聲明之前,我一遍遍的默念師尊的教誨:「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當我把退黨聲明遞交到支部書記面前時,他頓時目瞪口呆,稱作了這麼多年的組織工作,從來沒有一個人提出退黨的,你是第一個。接著我陳述退黨的理由時,講了《九評》等真象一些內容。後來他與我的同事談話時,當同事問及退黨產生的可能後果時,他說下崗。再次談話時,我有備而來,沉著應對。我說,《黨章》規定退黨自由,職工獎懲條例也沒有因為退黨而受到處分的條款。同時我也正告,如果因為退黨讓我下崗或受到其他處分,我將到司法部門起訴。在強大的正念下,對方無話可說。

從網上聲明退黨到單位遞交退黨聲明,回首一個多月的心路歷程,從中悟出很多道理。退黨是塊試金石,試一試你是真信師父還是半信半疑;退黨又是一場大考,檢驗學法是「紙上談兵」還是精進實修;退黨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從中悟出師父所說「做到是修」的深刻含義;退黨過程又是修煉的過程,從中感到:退黨在人間是一場較量,在另外空間則是一場正邪大戰。

退黨只能說明闖過了一大關,抹去了獸印,「黨文化」的毒素清除了一大塊,但並不等於全部肅清。還需要多學法,堅持發正念,講真象,救度被惡黨毒害的眾生。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們這些已經退黨的同修有責任幫助尚未「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同修提高認識,抓緊最後的為數不多的時間「三退」,跟上正法進程。

首先,我從親朋好友做起,3個妹妹和女兒都是大法弟子,她們先後在網上聲明「三退」,其中女兒先我一步到學校鄭重的退了團。此後,我又走家串戶,與同修交流退黨認識過程和體會,幫助正在觀望、彷徨的同修認清了正法形勢,陸續也寫了「三退」聲明。

7.20以來,我們大法弟子歷經魔難,吃盡了苦,走到今天實屬不易。「三退」是我們大法弟子在清除共產邪靈及其無所不在的「黨文化」。這一道關必須得過,修煉是個嚴肅的問題,試想一手抓住大法,一手抓住共產邪靈不放,怎麼能夠修成呢?

個人層次所悟,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