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海外的每一個電話都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6月28日】

今天我把個人和電話組同修半年多來向中國大陸傳「九評」和退黨的情況作一個匯報。去年十一月十八日,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報紙發表了一篇解體中共的力作《九評共產黨》,這篇文章一經發表,在海內外引起了巨大的震動,在一次全球電話組和媒體的交流中,電話組同修受到了很大的啟發,整體悟到傳「九評」是正法形勢的需要,必須把握時機,把「九評」快速傳到中國大陸,達到解體共產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

第二天晚上,電話組即拉開了向中國大陸傳「九評」的序幕。

在打電話前,我們集體學法交流,大家首先從法理上要清楚,傳「九評」不是搞政治,是救人,是給中國人清除另外空間共產邪靈的控制,讓每一個中國人都有機會正面認識了解大法,給生命創造美好的未來。

九評的傳出,是天象的變化,人間要靠大法弟子去推,電話組同修在講真象中,時刻不忘師父的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

長期在電話線上講真象,對中國人的心理有很多了解,為了不給中國人接受「九評」造成障礙,考慮國內同修的安全,我們統一認識,讓世人看到聽到,剷除共產邪靈是全中國人民的意願,這個聲音來自於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社會層面,讓中國人都動起來。這種效果在最開始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常人看了「九評」後,他介紹給了他的很多親朋好友。一些常人把九評內容當小道消息互相傳,一個常人對我說,他的朋友告訴他,現在上面要求大家集體退黨。

剛開始傳九評,我們主要是以不同身份告訴中國人希望之聲的播出時間和波段,《九評共產黨》的九個標題、大紀元社論。隨著「九評」的推廣和形勢的變化,我們有時要在電話上讀一到兩評的內容,講退黨的信息。,在講九評的過程中,大法不斷開啟著我們的智慧,為了清除中國人被黨文化毒害的思想,認清共產邪靈的本質,剷除共產邪靈,重建中原大地的傳統道德和善良本性,我們除了列舉九評內的大量事實,還引用中外預言,羅馬帝國的四次大瘟疫,《出埃及記》,南亞大海嘯、薩斯病等,告訴世人「神滅中共」和善惡有報的道理。

很多中國人,就是因為聽到海外打來的電話,心靈和思想發生了巨變,有的表示感謝、有的發出了同感,有的看到了光明,有的充滿了信心。一個老教授說,「感謝你打來的這個電話,你們講的太辛苦了,我很願意聽,麻煩你把『九評』的全文給我郵寄過來。」

一次把電話打到了天津市某單位,接電話的人說,你怎麼知道我這個電話,你知道我這是什麼地方嗎,我說我是隨便撥的,我有一個重要消息告訴你們,我把「九評」和退黨情況講完以後,屋裡好幾個人都被震動了。一個人說,太感謝你打來的這個電話,非常及時。一個人說,我寫入黨申請書好幾年了,我相信您說的話,我決定不入黨了。我反問他,你入黨的目地是什麼,他說升官發財,接著他用諷刺的話說,入了黨可以進行貪污搞腐敗。我嚴肅的告訴他,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神滅中共是天意,不要成為共產黨的陪葬品。另外一個人,還把家裡的電話號碼給了我。他說,「九評」說出了老百姓的心裡話,讓我給他打電話繼續講「九評」。

一個北京市民聽到了我講的共產黨就要滅亡的消息,感慨的說,共產黨培養的幹部最會說假話,他的兒子在北京鬧薩斯病期間,因去醫院看病被感染上薩斯病。北京市政府發言人,xx黨的幹部說,薩斯病人醫藥費由政府承擔。結果兒子出院以後,政府派人上門要錢,幾乎是傾家蕩產,生活非常困難,這件事充分反映了共產黨培養的幹部,一些人是不關心人民死活的,他們善用假話欺騙群眾。最後這位北京市民還把郵箱告訴了我,希望我給他發九評,他還充滿感激的提到,在他兒子患病住院期間,接到一位新加坡法輪功修煉者打來的電話,表示對他的家人的關心和問候,我告訴他,每天在家默念「法輪大法好」,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一位武漢市民,聽完我給他講的九評和退黨浪潮,他向我提出了能否講一下退黨浪潮所引發的社會和經濟的變化。首先告訴他,共產黨不代表中國,它是外來的邪靈,中國五千年的燦爛文化和歷史文明,和xx黨是沒有關係的,是xx黨破壞了中國傳統道德和民族文化,沒有了xx黨,中國才能走向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文明。從目前發生的世界衛生組織發出的對中國禽流感的關注,台灣政要訪問北京,九評的問世,一些中共貪官的外逃,中國社會出現的泡沫經濟,以及大陸各地風起雲湧的維權運動等,來論證xx黨末日的到來。當時交談了很長時間,他還希望周四晚上再給他打電話給他講九評。

《九評共產黨》是緊扣中國人命運的一本奇書,他說出了受共產黨迫害的所有中國人的心裡話,既有理論根據,又有客觀事實。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們也看到了在中國,有一大群人受共產邪靈的毒害太深了,從小學、中學、大學到退休,一直都在黨文化的教育方式中生活。有的中國人,一聽說共產黨不好,就放電話或站在xx黨一邊維護邪黨,有的破口大罵。面對這種情況,電話組同修保持強大的正念,不被人心所動,把救人的責任放在第一位,不放過任何一個有緣人,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耐心的給世人講九評和退黨,電話一次次放下又一次次撥通,清理著中國人身後堆積的黨文化。

有一次我感嘆的和一位同修交流,我說我遇到了一位中國人,講了無數次真象都不接受,象塊鋼板一樣敲不開,後來一想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是來救人的,不能因為有困難就放棄,也許這是讓我提高的一個過程。當我再次把電話撥通,對方整個態度都變了,先把xx黨罵了一通,然後告訴我,單位在搞保先教育,沒有一個人願意參加,人人都在抱怨,xx黨把壞事干盡,還來教育老百姓。我告訴他能否和他的親朋好友講一下「九評」讓他們退黨,很快他就說通了一些人,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了退黨聲明。一個機關幹部,幾次接到我的電話,一聽到說共產黨不好就火,還堅決表示一定跟著xx黨走。我給他郵寄了一本「九評」,讀完「九評」,人整個都變了,在電話中他告訴我,他已經改變了他的想法。在中國,每一個人都飽嘗著黨文化的欺騙和毒害,有的被扭曲了原本高貴的精神和聖潔的靈魂,有的被xx黨迫害的敢怒不敢言,形成自我保護意識,面對這種情況,講真象過程中,正念正行非常重要,讓我們講出的每一句話都有強大的正念之場,都能迅速解體另外空間的共產邪惡因素,當我們自己內心越純淨,越沒人的觀念的時候,講出的話越具有穿透力和震懾力。

九評剛推出不久,我給我國內熟知的一個人打電話,她曾是「三八紅旗手」,優秀xx黨員,多年的先進工作者。我用一種很強的正念,告訴他xx黨就要滅亡了,趕快退黨保平安,在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沒看過「九評」,第一次聽我講,就決定退黨。我想真象講到位,世人的變化會是很大的。

記得剛出「九評」不久,我給國內的親朋好友講九評,他們半開玩笑的說,你改行了,現在不提法輪功了,又提xx黨了。同修給了我上百個電話號碼,全是大法弟子的親朋好友,我很願意幫助同修打電話,和大法弟子有緣的人,很多是大根基的人,也是有福分的人,他們應該知道真象。

聽電話組同修講,國內有一個不修煉的家人對「九評」和退黨很牴觸,自從接到海外的一個電話,變化非常大,不僅看了「九評」,還聲明退了黨,並且稱讚海外打來的電話聲音非常好聽。

一位大陸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再次感謝海外的學員,你們的每一個電話都起到了救度眾生的作用,哪怕對方只聽了一兩句話,就掛斷了,起到的作用也是巨大的。

在傳「九評」過程中,電話組同修不僅真象講到位,還幫助中國人退黨,到目前為止,一位同修,已給270人退黨。多倫多一位新學員得法才半年,又是一位老年同修,他利用看孩子的空閒時間,堅持向國內打電話傳九評,到目前為止,他已給220人退黨。他把在網上看到的億年奇石藏共產黨亡的故事,講給中國人聽,就有20人退出中共邪黨。

電話組有一位同修,長期堅持用電話講真象,她因住在別人家裡,早晚打電話有些不便,為了不影響別人的休息,她到車庫裡去打,冬天寒冷的氣流凍得手握不住電話。為了爭分奪秒傳「九評」,現在教堂外邊的椅子,商場的角落,自動提款機的小屋,都成為她打電話的場所,到目前為止,她已給175人退黨。

電話、傳真、信件,是因為正法的需要,才出現的一種講真象的方法,是連接中國大陸民眾的一種重要信息途徑。幾年來,海外同修憑著對中國人的責任、智慧和慈悲,迅速全面的把真象傳向了中國大陸,擊破了被中共控制的造謠媒體,謊言被一次次揭穿,真象救度著迷中人。在傳九評的過程中,我看到了海外媒體的巨大作用,我想如果中國大陸的每一戶人家,每一個城市鄉村,都能看到聽到,希望之聲、大紀元報紙、新唐人電視台,邪惡會自滅,這一天的到來不會太遠了。

一位北京市政府官員對我說,他是家庭教會成員,他非常同情支持法輪功,是xx黨操縱著媒體給法輪功造謠,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他們應該有自己信仰的自由,他們在中國受到了殘酷的迫害,天安門自焚光碟我都看過,完全是栽贓法輪功,在中國法輪功沒有說話的權利。我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和他交談了有關九評的內容,他說他盼著xx黨滅亡的那一天。

「九評」和大紀元鄭重聲明,象把利劍徹底擊碎了xx黨名存實亡的陰魂。很多中國人都這樣說,我家沒有一個共產黨,我們才不入共產黨呢,我早就不交黨費了,我早就脫離共產黨了。在多倫多電話組,我們有每周一次的集體打電話修煉環境,我們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象」。我們由最開始少數人參與的打電話,到目前30人參與的打電話,一個同修打電話,其他同修發正念,不管同修電話講的效果如何,每個同修都用最純淨的心態,給予鼓勵和正念支持,沒有常人式的抱怨和指責,使每個同修在這樣的環境中迅速昇華著,純淨著自我,使我們的真象越講越好。

幾年來,我們的電話遍布中國所有的省市,接觸了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身份的人,我們把修煉人的純正和慈悲展現給了中國人,一個個真象,就像一把把鑰匙,打開了被謊言毒害了的中國人的心結。

有的老阿姨為了爭分奪秒救眾生,他們從晚上九點開始打電話,一直打到第二天清晨六點,每個參與的人都說效果很好。一次一位老年同修打了一夜電話,說服了九個人退黨。一位老年同修,70多歲了,她打電話應變能力很強,有時她會扮演一個母親,有時她會扮演一個遊客,有時會以朋友、鄰居作為她電話的開場白,令坐在她旁邊的年輕人都刮目相看。

在電話組,有一位年齡才20歲的大學生,她為了講好真象,她聽了無數遍「九評」,她可以自如的給中國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講九評。在她個人修煉中,這樣寫道,我是零四年九月來到多倫多電話組的,九個多月來,我個人收益是很大的,電話組有個特點,老阿姨特別多,大家都很樸實,場很正,讓人感到很踏實,在這種環境中能夠踏踏實實打電話,能夠實實在在做大法的事。

五千年的滄桑和苦難,五千年的歷史和文化,只為了今日大法的洪傳,讓我們共同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

(2005年美中地區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