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清洗著我思想中黨文化的毒素

―三讀《九評》
雙清


【正見網2005年08月12日】

註:這篇體會寫的有點無序,但這是我認真讀《九評》的過程中,心靈被觸動的所思所感。我原來是個中毒很深的人,感到邪黨是正義的代表,從而崇拜之,甘願為其獻出自己的一切。《九評》使我從層層的黨文化的束縛與頑殼中解脫出來。每一次讀《九評》,都是一次對頭腦中黨文化毒素的清洗,都是一次脫胎換骨、刻骨銘心的轉變。所以寫出來,希望對同修認識黨文化能有所幫助。


讀《公告》,「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一句話讓我豁然明朗。文革中,夫妻、父子互相揭發,親人變成敵人,那個時候,親情、倫理、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共產邪黨扭曲成了鬥爭與仇恨,整天都是鬥這個、鬥那個的。現在想起來,那個時候的人怎麼那麼傻?那麼容易上共產邪黨的當、那麼容易被其利用?今天突然明白,現在共產邪黨還是故伎重演,還是用了這一招兒。挑動群眾鬥群眾,煉法輪功,它讓家人、親人恨你、朋友怨你,多少人被共產邪黨利用著恨自己的親人、恨自己曾經尊敬的良友,甚至配合共產邪黨轉化自己的親人、朋友,給他們施加壓力,讓他們放棄良知、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更有甚者,配合共產邪黨的打手打罵自己的親人、抓捕自己的親人。

漸漸的,我又分清了一些思想中黨文化的毒素,在從小到大的學校教育中,在部隊的灌輸中,「小家服從大家」,「舍小家顧大家」,不知不覺的,讓我認可國家是大「家」,大「家」的利益高於小「家」,為這個大「家」的利益捨棄小「家」、犧牲小「家」是光榮、是無私、是偉大。我想,這沒有錯吧。但是為了這個大「家」可以放棄自己的良知嗎?可以做昧良心的事嗎?可以做出傷天害理、大逆不道的勾當嗎?可以做不孝子孫嗎?古人講「不孝有三」,對長輩的過錯聽之任之就是三「不孝」之一。如果國家是大家的話,那國君犯錯、做大逆不道的事,大臣視而不見、不管不問就是「不孝」,倘若助紂為虐做幫凶,自己就是大逆不道之徒。「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惡人可以為私慾而修改王法、制定惡法,但卻動不了天理。 傷天害理,必遭天譴。

其實,黨代替不了國家,執政者也代替不了國家,代替不了中華民族,共產黨邪惡的「無神論」更代替不了五千年的中華傳統文明。共產邪黨徹底否定五千年的中華傳統道德與文明,給中國人民洗腦,先從精神上控制人,讓全天下的人都為它小集團的利益而效忠、而奮鬥終身、而獻出一切。讓人認可黨就是國家、就是民族,黨代表著中華民族。誰一說黨不好、就覺得是在說中國不好、是在反黨、反國家。這時我才明白,上面我說的「小家服從大家」的話,那是我還沒有徹底搞清黨、國家、領導者個人三者的關係,我還是把「國家」與「執政者」、「國家」與「黨」的概念混為一談了。

共產邪黨引導人去做黨的「工具」和「螺絲釘」,要人絕對服從,只講要絕對與黨保持高度一致,不管黨的決策對與錯。人,是萬物之靈,不是工具啊。

共產邪黨混淆黨和國家的概念,引導人們把為邪黨利益奮鬥錯誤的當成是為了振興中華民族而奮鬥。為民族、為大眾利益犧牲個人利益是偉大的,但為邪黨辦壞事、為邪黨的暴力政權服務,就是在對人民犯罪、對民族犯罪。在黨文化有目地的灌輸中,人們都分不清這個關係了。邪黨在媒體、文學等領域中又大肆宣揚所謂「英雄人物」,在這種鋪天蓋地的灌輸中,把人教育成要為黨英勇獻身、為黨的事業獻身無上光榮、黨的利益就是國家和民族的利益,為黨獻身、為黨奮鬥成了報國、成了精忠報國。為黨而死,就是偉大、重於泰山。

在很多文學、電視上,邪黨用黨文化教育著人,把歷史上傳統文明都摒棄的醜行加以宣揚,許多人沒有罪,甚至有功,為什麼被殺,只因為他知道的太多了,哪怕是救命恩人也不例外,因為殺人者是為了自己的統治,從電視上宣傳中,讓你真的認可了,有時不殺人還真不行。從而讓人覺得共產黨殺人可以理解,「江xx鎮壓法輪功,要換了我我也鎮壓」,甚至有人還說「江xx手腕太軟了,要是我,把法輪功一個一個的都給槍斃了。」在邪黨文化的毒害下,覺得「六四」天安門屠殺學生都可以理解。

《九評》講到,「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與人種和土地這些物質要素同樣重要的精神要素。一個民族的文明史就是其文化發展史,民族文化的徹底摧毀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消亡。」「雖然中華民族在歷史上多次遭到破壞和打擊,我們的傳統文化一直表現出極大的容合力與生命力,其精華一直流傳下來。『天人合一』代表著我們祖先的宇宙觀;『善惡有報』是社會的常識;『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為人的起碼美德;『忠孝節義』為人處世的標準;『仁義禮智信』成為規範人和社會的道德基礎。在這樣一個前提下,中華文化體現出誠、善、和、容等優秀特點。」「我們的傳統文化追求天人和諧,重視個人的修養,以儒釋道的修煉信仰為根,能夠包容,能夠發展,能夠維護人間道德,能夠使人有正信。」「從中共1949年竊據政權開始,就傾國家之力開始了對我們民族文化的破壞,這絕不是它出於工業化的狂熱、或希望靠攏西方文明而幹了一些蠢事,而是它在意識形態上與民族的傳統文化勢如水火,因此它的文化破壞就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的,並且是以國家暴力作為後盾的。從建黨到現在,中共對中國文化的『革命』從來都沒有停過,也確實企圖徹底『革』了中國文化的『命』。」共產邪黨搞簡化漢字,實施拼音方案想完全取代漢字文化、徹底消滅漢字,不幸中之萬幸,它沒有行得通。至此,我真正明白了,共產邪黨是要徹底毀掉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毀了中華之根。我真正明白了,為什麼叫「文化」大革命,這是要「革」中國文化的「命」,「革」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的「命」。民族文化的徹底摧毀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消亡啊。共產黨,一個外來的幽靈迷惑中國人民,它的目地是想斬斷中華民族的根、毀掉五千年的中華民族。

《九評》講到,「中共對傳統文化一直採取偷梁換柱的辦法,把從古到今,人在背離傳統文化後產生的宮廷鬥爭、權謀詭計、獨裁專制等等『發揚光大』,創造出一套它們的善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並讓人認為這種『黨文化』才是傳統文化的繼承,甚至利用人們對『黨文化』的反感而使人進一步拋棄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在共產邪黨『鬥』中長大的中國人,漸漸的適應了『鬥』、崇尚『鬥』、喜歡『鬥』,媒體、電視、文學等等表現的都是商場之鬥、宮廷之鬥、官場之鬥、甚至家庭之鬥……在黨文化中,讓人漸漸的感覺到,古代都是這樣的,古人也好不到哪裡去,從古到今,沒有一個好人,弱肉強食,忍讓、心慈手軟就要吃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共產邪黨把違背傳統文化的糟粕、傳統文化中擯棄的骯髒陰暗腐朽的東西進行發揚光大,變成邪惡黨文化的一部分,給國人洗腦,讓中國人民錯誤的把50多年的『黨文化』等同於中國5000年的傳統文化,錯把這些當成了傳統文化的全部和精華,在邪惡的黨文化中去認識傳統文化,從而拋棄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死心塌地的跟邪黨文化走,還覺得自己比別人聰明、還覺得自己把中華歷史都看透了,覺得現代人比古人進步了、更聰明了呢。這是中國人的悲哀啊。

共產邪黨實行國家恐怖主義,不斷的搞運動、殺人,真正的目地是讓人民害怕,服從它的統治,讓人不敢違背邪黨的意志。現在的中國人為什麼一看《九評》就害怕,就是邪黨以「恐怖」附體控制人;一些大法學員為什麼怕心那麼重?怕被迫害?也是被這種邪黨的「恐怖」附著體。在媒體中宣揚「能大能小」「能屈能伸」才是英雄,「識時務者為俊傑」 等麻醉國民,為恐怖統治奠定基礎,讓人在槍桿子和屠刀面前,敢怒不敢言。「共產黨當年靠流氓無賴殺人起家。既然殺開了頭兒,中間就絕不能停手,而必須不斷製造恐怖,使人民在顫慄中接受對手過於強大而只能俯首稱臣的現實。」製造恐怖,是邪黨維護統治的重要手段。現在的中國人,明知法輪功冤枉也不敢說,為什麼,他怕。現在的中國老百姓最怕什麼,最怕的就是共產黨的整人手段。所以,「許許多多的人,已經在殘酷鬥爭中形成一種條件反射。只要中共舉起屠刀,這些人立刻放棄一切原則,放棄一切判斷力,舉手投降,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的精神已經死亡。這是比肉體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文化中充滿了人與人的關懷和愛,對生命的敬畏和對神的感恩。東方人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西方人說『要愛人如己』。只有共產黨認為『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為了維持一個『鬥』字,就要在人民中煽動仇恨,不但中共自己要殺人,還要挑動群眾互相殺(互相『鬥』)。」現在的中國,處處體現著黨文化的『鬥』,商場的『鬥』、官場的『鬥』、單位裡的『鬥』、人與人之間的『鬥』、甚至家庭中也是『鬥』,人人為近敵,你爭我鬥,爾虞我詐,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和理解,現代的人「我誰也不相信,就相信自己。」人與人之間的社交關係變成了相互利用。

讀《九評》之八:「消滅異己是共產邪教傳教的最有效手段」,認清了共產邪黨的邪教本質,明白了共產邪黨根本不是為了勞苦大眾,一切都是為了它自己的發展與壯大。為了共產邪教的發展,它根本不管死多少人,它煽動民眾去為它獻身、為它奮鬥、為它流血犧牲。什麼為老百姓打天下,都是假話,它根本不想抗日,只想著保全自己、發展自己。陳獨秀不提倡強調領導權,王明的抗日主張會讓紅軍、讓共產邪黨覆滅……他們都被共產邪黨淘汰出局,因為共產黨邪教根本不是為了勞苦大眾的,只有對自己的發展壯大有利它才去干。日本投降後,共產邪教為了奪取政權,打內戰,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哪管犧牲無數的生命,它不是以民為本,竟無恥的教育下一代,把其一手發動的三年內戰說成是解放戰爭。本來是無數的民眾為邪黨打下了江山,邪黨卻說成是它為老百姓打下了江山。本末倒置,愚弄人民,迷惑人民。

共產邪教的教義誰願接受?所以「它只有靠暴力消滅異己才能強迫人民接受它。中共在奪取政權後,『土改』消滅地主階級,『社會主義改造』消滅資本家,『肅反』消滅了民間宗教勢力和前政權中的人士,『反右派』讓知識分子息音,『文化大革命』中把傳統文化連根剷除,真的實現了人人『讀紅寶書』,『跳忠字舞』,『早請示、晚匯報』的共產邪教一統天下。」共產邪教用無神論控制人民,法輪功學員信奉「真善忍」,相信神佛和天國世界,相信善惡有報,共產邪靈認為法輪功在與它爭奪群眾,它就操縱整個國家的專制工具予以剷除,進行慘無人道的血腥鎮壓。

讀《九評》:「私有財產是自由的基礎」,「xx黨剝奪了人民的私有財產」,從而牢牢的控制人民,奪取了人民的自由。「在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國,城市裡的人只能在黨控制下的企事業裡工作謀生,農民必須在(黨的)公社土地上種田吃飯,誰也別想擺脫共產黨的控制。」全國人民都是在給誰干?都是在給xx黨干。久而久之,讓人民自動認可一個邪理,就是xx黨養活了你,你的一切都是黨給的,xx黨給你發工資、讓你勤勞致富了,你要感激黨。本來是xx黨奪走了人民的財產,相反人民不但不恨它,反而還感激它,這就是xx黨的狡猾、高明之處。其實,你的工資、你的錢是你自由辛辛苦苦幹來的。如果說地主、資本家是xx黨所宣傳的那樣,那xx黨就是最大、最壞、最惡的地主、資本家,騎在中國人民的頭上,剝削著全中國的人民。

《共產黨宣言》中講:「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這個「幽靈」的使命就是用暴力公開挑戰現實人類社會,要砸爛舊世界,「消滅私有制」、「消滅資產者的個性、獨立性和自由」,消滅剝削,「消滅家庭」,讓無產者統治世界。

砸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從表面的話上好像挺對,砸爛舊的,建立新的,不好嗎?其實,共產邪黨砸爛舊世界就是徹底毀掉傳統、徹底毀掉老祖宗的滅祖行為。為了達到其目地,它就把背離傳統的糟粕當成傳統文化去大肆宣傳,歪曲歷史,搞一言堂,只讓民眾聽一個聲音,謊言說一萬遍就成了真理,從而讓人民認識到舊世界是如何的不好、醜惡,什麼「萬惡的舊社會」、什麼封建思想,把封建與落後劃等號。宣揚歷史車輪是向前進的、人類社會是進步的,讓你不自覺的就承認了邪黨是進步的,是先進的代表。而舊的、落後的就應該砸爛、丟棄。其實,如果邪黨直接宣揚說「砸爛傳統」、否定老祖宗的東西,人們肯定不會接受,而說成「砸爛舊世界」、摒棄落後思想就容易被人接受,讓人主動去接納邪黨,為邪黨獻身、賣命。

《xx黨宣言》中講:「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九評xx黨》談到:「最基本的人倫道德、行為規範、善惡標準都有其相對不變性,是千百年來規範人類行為、維繫社會生存的基礎。如果人類沒有了道德規範和善惡準則,豈不是要墮落為獸類?當《xx黨宣言》『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時,它威脅的是人類社會正常生存的基礎,註定了xx黨是一個破壞人類的邪教。」真是一針見血啊。這時我才明白了共產邪黨為什麼要搞文化大革命、徹底摧毀傳統文化,這不是統治者的內鬥,而是邪教的本質決定了它就要這樣做。毛澤東說儒教「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批判佛教的標語「什麼佛法,盡放狗屁」,真是邪惡至極。

讀到《九評》之九,「評中國xx黨的流氓本性」,一句話讓我恍然有所悟。什麼是流氓?這個詞的意思我都弄錯了。在邪惡的黨文化灌輸下,我把那些好色之徒的醜惡行為當成了流氓行為。所以一直以來,讀到真象資料中說中共是「政治流氓」一詞時,當學到師父經文中說中共是邪惡的流氓集團時,我思想中不能完全接受。現在我知道,那是因為我被黨文化蒙蔽了。今天我才真正明白了,什麼是流氓行徑。

巴黎公社就是一夥社會流氓造反,打、砸、搶……那是xx黨的老祖先。文革中,中共嫌《xx黨宣言》中的「流氓無產者」不好聽,去掉「流氓」二字,同時潛移默化的把流氓一詞的真正涵義片面歪曲後灌輸給人民,從而掩蓋它的流氓本性。這時我明白了為什麼毛澤東時代強調作風問題,各種宣傳中灌輸「流氓」行為的可恥,它的目地是什麼?就是給國人洗腦,讓國人把「流氓」一詞狹隘、片面的理解,真正目地就是掩蓋共產邪黨的流氓本性,美化其流氓行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