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足跡(105)

章冬


【正見網2005年08月14日】

保重

昨天,又受到了干擾。李璽的住處每個樓洞都在安裝防盜裝置,說是上邊統一規定。

其實明擺著,就是衝著大法弟子來的,阻止大法弟子講真象,發材料。其實很多人家是不願意安裝這些東西的。不但破費了錢財不說,還把人心間隔的越來越遠。有的小區居民就集體抗議這些所謂的官方為民辦好事的毫無意義的舉動。防什麼賊呀,裝了這些門的人家,還是不少被盜的,沒安裝這些門的人家,很多都是太太平平。

一個沒落的政府虛弱的到如此地步,口口聲聲說是為了人民如何如何,為什麼還如此的害怕人民哪?怕人們知道真象,怕人們知道其邪惡的實質。這樣的政權,其存在的時日可想而知了。

因為是挨家安裝,當時李璽的心態不是很平穩,所以,李璽還是找笑臉幫助發正念。可是,他關機,聯繫不上。怪了,最近他一直是開機的,怎麼突然關機了哪?其實,上次分手的時候,李璽就說,通過前不久自己夜裡遭受的一場驚心動魄,所以,決定今後一直保持開機狀態,這樣別的同修在緊急時刻能夠找到自己。也好能夠及時幫忙發正念。

當時,他一方面是說自己的想法,一方面也有說給笑臉聽的心裡。但是,沒法直說,因為每個人自己怎麼做,那不是完全自主的嗎?其實,上次李璽遭受驚心動魄的時候,找笑臉幫忙,就沒有聯繫上。後來,找的還是袁傑幫忙。事後袁傑說本來還找了其他同修,可是,都聯繫不上。

笑臉為什麼又關機了?不是因為前天李璽說的那句話吧?

是這樣,在那次驚心動魄的夜晚的前幾個小時,就是那天的下午四點多鐘,李璽和笑臉通話,臨告別的時候,笑臉說「多保重。」當時李璽還是沒有覺察這話有什麼其它意思。

那天和笑臉吃飯,他說前次通話的時候,就感覺李璽的場有些不純,所以,囑咐了那一句。聽他這麼一解釋,李璽似乎想起當時笑臉的那句話口氣有些特別。

前天,李璽突然想起這個問題,於是和笑臉又通話。他說,「你當時說的多保重,心裡有沒有承認別人或者是想像別人遭受迫害的意思哪?」

笑臉被這突然的問題搞的有些糊塗,支吾了一會兒,說「我想想吧。好像,嗯――,沒那個意思。我想想吧。」

「不是指責你,我們就是看看有沒有這樣的心,因為這心不純淨。」

他們沒說幾句就拉倒了,一來電話中沒法詳細的交流,再者也是為了節省話費。

昨天,李璽感到心裡不是太穩的時候,找笑臉幫忙,他又關機了,所以,李璽聯想笑臉會不會又有怨恨、氣恨的心了哪?過去,這方面他是比較嚴重的,雖然現在好多了,但是還有。

比方,請笑臉吃餅那天,約好了笑臉到一百的時候給李璽來個電話,可是笑臉到一百後,怎麼掛電話,也聯繫不上李璽,所以,他當時還是懊悔、氣恨的夠嗆。最後,和李曼聯繫上了,這樣才通知了李璽,因為當時李曼和李璽在一起了。

見面後,笑臉說憋的不行了,胸腔快要炸開了。當時都想回去了。

沒有偶然的事情。當時李璽一直開機,可能是信號的原因,才聯繫不上的。可是,這一點點小事,不是在修大家嗎?笑臉有這樣的魔性,李璽何嘗沒有啊?發生在身邊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因此,這回李璽才想,笑臉會不會又生氣了哪?不該生氣呀,「多保重」的背後即使有不純淨的因素,我也沒有埋怨你呀,只是我們發現後從此去掉就得了唄。

為什麼李璽這樣提醒他哪?因為自己過去曾經有過這樣的心。感到了其他同修的場不穩的時候,潛意識中想像別人可能會出事,當時沒有用正念對待這樣的想法,不是把這個想法立即滅掉,同時幫助同修發正念,然後再提醒她加強正念,多學法。而是,任由這樣的不好想像淡淡的生出了,然後悄悄的溜掉了。那時修煉的不成熟,現在想來,這樣的想法非常不好,等於在自己這裡承認了邪惡對同修的迫害。

所以,他似乎感到當初笑臉的那句「多保重」背後有不純的物質,因此才提醒他注意一下當初的那一念是不是很純淨。

是啊,大法弟子修煉到今天,是應該象一些同修談體會中講的,我們遇事動不動心,動的什麼念,非常關鍵。所以,精進的同修總是說,要把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去修。上次法會,秉姐就特意強調了這一點。

……

後來笑臉發現手機上李璽曾經來電話的記錄,於是,問李璽怎麼回事,他說:你放心,我一直在幫你,我那句的「保重」後面沒有承認邪惡的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