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漏邪惡鑽 無畏出險灘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8月21日】

2005年8月2日這一天,天氣灰濛濛的,下了兩場陣雨。上午10點多鐘,我呆在家中,正料理家務,突然來了6、7 個便衣,闖入室內,其中一個姓晉的,是派出所所長。他拿出警察證說:「我們是紅房派出所的,你得和我們走一趟。」我對他們說:「你們又來迫害大法弟子了」。他們不由分說就讓我上麵包車。其中的一個便衣手裡還拿著繩子,準備綁架的氣勢。我覺得這些人真可悲。他們把我拉到紅房派出所。那個姓晉的所長說:是公安局法治科的找你。過了一刻鐘,來了一個女的叫劉×,2003年就是她把我送進馬三家教養院。從99年到現在,我已經是6次進拘留所,兩次被非法勞動教養,算這次是第七次遭綁架,三次去教養院。也可以說這幾次的進進出出使我更加理智清醒,日趨成熟了。我對他們一點怕心也沒有。

劉×給我念判決書:從2005年一月份起判一年教養。其原因是,2004年,紅房有個叫王××的,以前也是法輪功學員,現在邪悟了。我去她家打聽一個人,她就把她邪悟的理向我搬出來,我說了幾句刺痛她的話。我走後,她丈夫回來了,他怕妻子再學再被抓,就去派出所報了案,說我擾亂社會治安,立了案,報上去非法批了教養。幾次抓我都沒抓著,這次抓著了,直接送往馬三家勞教所。

她念完判決書,讓我簽字,我不簽。我說我沒犯罪。她遞我一份判決書,當場叫我撕得粉碎。他們惱羞成怒,叫我走,我不動。一個便衣拿出手銬,將我左手銬上,當時我想起師父的法:「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轉法輪》202頁)我手指著便衣說:「你們快點給我打開。」劉×說:快給她打開。那個便衣連忙打開手銬。那條繩子雖然沒有派上用場,卻還在警察的手裡悠蕩著,那架式簡直是一幫土匪在綁票。

我坐上警車後,就背誦師父的正法口訣。接著我就給他們講真象。我說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你們說的不算。2003年給我判了三年,我6個月不是回來了嗎?我也講了一些在馬三家反迫害的事,他們全都聽著。迫害修煉人是有罪的。歷史上古羅馬帝國強盛得不可一世,可是因為屢次迫害基督徒而遭天懲,落個國家滅亡的悲慘結局。二千年過去了,至今那個地區戰火連綿不斷,人民叫苦不迭,還在償還當年做壞事所造下的罪業,難道不可怕嗎?

一路上我講了很多,他們各個都是傾耳靜聽,我把師父的經文《論語》、《真修》、《洪吟》背給他們聽,又講了古今中外的預言,佛教中記載末法末劫時有彌勒佛下世來傳法度人,基督教《聖經啟事錄》中寫邪惡的獸用嘴去攻擊神,最後就是大審判,各種跡象表明法輪大法的傳出是超常的,不是一般的普通的氣功。

我在車上問劉×:善惡有報,你信不信?她說:我信。我又問:那誰平衡這件事情?她說:領導唄,我說你錯了。領導要是做壞事,誰管?她不說話了,我說是神佛。江xx做壞事,都得遭惡報,是神佛在懲治他。我又說:我小時候見到警察覺得很親切,叫警察叔叔。現在老百姓管你們叫啥?他們全都不說話,我告訴你們,叫警察狗子。你想你得干多少壞事才換來這個名字?又講南宋時岳家軍多麼強大,他想保南宋,為什麼保不下來呢?因為是南宋的氣數盡了,是天要滅南宋。而今天,江xx利用xx黨迫害法輪功,迫害死大法弟子2700多人了,xx黨在這幾十年壞事干絕,人神共憤,光是一場文化大革命就害死幾千萬無辜的百姓。人不治天治。現在它氣數已盡,天要滅xx黨。我們大法弟子明了天機,順天意而行,希望你們不要逆天意而行,為自己的將來留點後路。有一個人說:「法輪功不就是祛病健身嗎?」我說,那是很膚淺的認識,他的內涵是博大精深的,還能開智開慧。就拿開智開慧來說吧,2000年我在看守所期間,王德軍所長和別人說:「你說老×太太中國字能識幾個,她也跟著起鬨(證實法)?」我小時候家裡很窮,只念了小學五年,雖然學了五年,可是早忘光了。通過學法以後,我想寫詩就能寫出來,不信我給你們念念:

悠悠萬世人都迷 五千輪迴為此時
空前絕後修正法 身在牢中志不移
可嘆迷中眾姐妹 迷在難中忘歸期
忘記師父忘記法 忘記自己來幹啥
人當理智是非清 莫讓邪惡把咱蒙
難中姐妹快甦醒 錯過正法萬事空
依法為師作指南 證法何懼萬魔攔
心中常把師父念 求救師父過險關
放下生死環境變 別給修煉留遺憾

法正人間真象顯 時過境遷悔已晚
寫過三書別僥倖 從新證法要聲明
怕心鑄成萬苦痛 橫心證法事竟成
大法弟子有神功 滅掉黑窩出牢籠

寫於馬三家黑窩

我寫完這首詩沒幾天,我就夢見馬三家教養院的大門倒了。我是踩著倒在地上的大門出來的。

我又問劉×:你看過《九評》嗎?她說看過了。那上面寫的不真實。我說你才多大歲數,我全趕上了,都是真實的。《九評》的出世,那是九道天符,就是懲治xx黨的,給它的衣服扒光,讓老百姓看看它到底是什麼貨色。明白真象的人都迅速退黨、退團、退隊,從2004年11月份到現在人數達到340多萬,每天網上數字都在上升。廣東省黃花崗新近成立一個中國國民黨。很多華僑和知名人士都加入了中國國民黨。有的從xx黨退出來立即加入國民黨。電視新聞報喜不報憂,老百姓一點知情權都沒有。整個中共組織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又有一個人問:你們師父跑什麼?他怎不會來呀?我說:他在外國傳法,全世界所有善良人都得度。現在已有78個國家和地區在洪揚法輪大法,《轉法輪》已翻譯成20多種語言,來自各級政府、民間組織,授予的褒獎多達1000多個,多國首相、總統、議員、駐外大使等,都曾寫賀信或打電話給法輪大法協會,讚頌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了寧靜祥和、幸福安康,高度讚揚師尊的偉大、仁愛、慈悲。多個國家的民間組織和政府機構都發出邀請函,邀請師尊把法輪大法的佛光帶給他們那裡的居民,讓他們也體驗到大法的美好。學習法輪功的人士來自社會的不同階層、不同的職業、不同的年齡、不同的膚色、形形色色、沒有廣告,都是人傳人,心傳心。有能耐你也編出點理論,看看有沒有人學。江xx妒忌得要命,盜用別人的講話,挪為己用,美其名曰:三個代表。你看三個代表有人學嗎?沒人學。是呀,它代表的是愚蠢、腐敗、殘暴。誰學它幹啥呀。

車上的人都笑了。江xx強制人們學三個代表,而我們法輪大法你想學就學,不想學就走,沒有硬性規定,都是自願的,非法取締法輪大法以來,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判刑、勞教、非法關押、罰款、下崗、開除學籍、沒收私有財產、酷刑、親戚領導株連、甚至迫害致死。你們想一想,不就是這個功法好才豁出命來學嗎?就我而言,我這都快六十歲的人都是第三次去教養院了。

他們總共6個人靜靜的聽著不吭一聲。說實在的,我平時見到他們講真象,還得想一想哪句話該說,哪句話不該說。今天坐在車裡,他們是往教養院送我,我就什麼也不害怕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一點顧慮也沒有。講累了,我就發正念,因修路繞道走,經過三個小時之後下午一點多鐘到達了馬三家教養院。

先到醫院檢查身體。一下車我就求師父救我。先量血壓,就聽那個大夫:這血壓怎麼這麼高啊!心律也挺快。轉身就做心電圖,我就感到頭暈目眩,心跳加速,再一會兒腿肚子也不好使了,一點勁兒也沒有。接著又透視。我的兩條腿就不能行走了。兩個警察扶著我。以前給我看過病的那個老大夫說:「你怎麼又來了?」我說是他們把我強行綁架來的。老大夫看我兩條腿不能行走,又讓我化驗尿,又做彩超。又量了三次血壓。

我心裡一直在求師父幫我。劉×和家裡的科長聯繫說:她的病太多了,怎麼辦?他們就背著我合計。一會兒過來和我商量。有病回家看病,叫你兒子或丈夫寫個保證。我說:「保證什麼?」「保證不和別人聯繫」。我說誰也保證不了我,我是誰的話都不聽,就聽師父的。他讓我幹啥我就幹啥。我就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幹的事。他們也不言語,就進屋和老大夫研究了半個多小時,我什麼條件都沒答應。

無可奈何的、垂頭喪氣的這幫傢伙以失敗而告終。他們最後去了飯店,請我吃了一頓飯。開車又把我拉回來,一直送到家。一路上我特別精神,單手立掌,一直到家,手都麻了,象定住了一樣。我告訴他們:我發正念剷除你們另外空間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你們空間場裡的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打開你們明白的一面,讓你們從新認識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個美好的未來。他們聽後都連聲說謝謝、謝謝。我說要想逃離大難,只需兩條:一個是不反對法輪功,另一個是退出xx黨的一切邪靈組織,抹去獸記。有一個人說:我們還得上班掙錢哪!我告訴他們,只要誠心退出,小名、化名都好使,神佛只看人心。最後他們離開時和我一一握手道別,嘴裡不住的說:謝謝、謝謝。

這時已是下午4、5點鐘了,歷經7個多小時,我平安的回到家中。家人見到這一切,更信大法。

回顧自己以前所走過的路,一直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堅信師父堅信法。那為什麼還挨抓呢?我剖析自己,查找不足:學法不夠深,爭鬥心不去,語氣不夠慈悲,用刻薄的語言刺痛了邪悟者,促使他一怒之下報告了派出所,導致8月2日遭綁架去馬三家,這是有漏造成的,讓邪魔鑽空子,大法弟子應及時查找不足,免遭不應有的損失。

我正念闖出之後,得知在家的同修奔走相告,用多種方式緊急營救我出獄,體現出大法弟子整體的金剛不破,師父的加持,同修的正念,對我是很大幫助,我再一次感到佛法的威嚴與圓容!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是無堅不摧的、令邪惡膽寒的。讓我們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不忘誓約。最後用師尊的詩:「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共勉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