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任活動聯繫人的修煉體會

台灣大學生

【正見網2005年09月24日】

在今年五月的一次活動籌辦過程中,我們體會到除了講九評、清除共產邪靈之外,此次活動亦是我們青年學生們共同提高的過程。全台各地的青年學子的心慢慢聚在了一起。在不斷的交流中,大家提出了許許多多的辦法,不斷思索著怎麼樣能把這一次活動辦好。在一次又一次的彼此矛盾中,提高著自己,協調配合著整體,去掉證實自己的心,相互補足、圓容。

講真象中我們去掉了怕心、疑心等等影響講真象的執著。不再害怕講太高一般人會接受不了;也不再擔心這樣的活動會不會被認為是在搞政治或是推銷九評。因為我們的願望是明確的,抱著一顆救人的心,慈悲並理性的去講清真象,常人自有他們明白的一面,最終必能開啟他們塵封已久的正念。

這次活動中,我發現了自己方方面面的不足,在這裡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整個講真象過程中的體會。

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體會到學法的重要性,當心不在法上的時候,心態容易不穩,時常守不住心性,而且舉步維艱,看整件事情覺得很複雜,好像怎麼做都做不完。通過學習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的一段法:「我給大家舉個例子,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怎麼是幻象呢?這實實在在擺在那兒的物體,誰能說它是假的呢?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讓我體會到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是由各種因素交織而成的,其中也包含了師父安排我們提高的因素。當我們在法上的認識提高了之後,在高層次上看去一目了然。「心性多高功多高」,帶動著整體提升,一切原來看似困難的事情,都自然而然的化解了。

再舉一個親身的例子:活動前兩三個禮拜,正好「真善忍國際美展」巡迴到我們學校這一站,所以幾乎無暇抽身去準備與活動相關的事宜。可是想到在學校還沒有讓同學認識九評,就覺得心急,而這次正好是一個讓更多人接觸九評的好機會,就這麼一想,師父就為我們安排了一切。安排一位常人來看展覽,聽到大法和九評真象。我也跟她提到辦這個活動的想法,她很支持,也自發的去跑公文、找演講者、聯絡場地,這樣就辦起來了。雖然在過程中因為我自己的準備不足及許多執著心再加上協調的問題讓整個活動不是非常的圓滿,但卻深刻的體會到師父說的:「人坐在那裡,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這段法在一定層次上的含義。

在辦活動的時候,師父點給我我各方面的執著。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妒忌心,也因此和同修起了矛盾。最後發現,自己對於一些事情的堅持,常常不是自己以為的是在為法負責,而是源於掩蔽很深的執著心。也讓我對這段法「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有了新的體會。

我擔任的是聯絡人的工作。聯繫和協調過程中,最困難的地方在於讓大家都能了解這次活動在法上的意義,在不斷的交流中相互促進。只有當每一個人認識到其重要性之後,方能發自內心的真正動起來。更深深了解到「負責人也是修煉人」的道理,也悟到了其實修煉人也是負責人。每一個人都在修自己,同時也為法負責,主動的去承擔各種責任,遇到問題、遇到矛盾向內找,修自己,不要去看別人。

在協調工作中,師父的法讓我時時刻刻感到自己的不足,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裡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精進要旨》)

當對於聯絡和協調感到困難時,我就一遍又一遍的讀著《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其中多次談到了修煉人、協調人與負責人之間的關係,解開了心中許許多多的疑惑。學法之後,更對於負責人的使命感到責任重大。

「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我告訴你們,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要把大家都能夠協調在一起,不斷在法上提高,形成一個正的環境,使大法弟子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抑制迫害這些證實法的事情做得好。」(《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當活動到了最後幾天,大家都積極參與著,我突然一下子變得很輕鬆,感到其實我並不是要為這個活動做什麼,而是要儘量不讓自己的執著心阻礙了整個進程的運行。「你的心沒去掉,沒提高上來,那下一次矛盾還會再來,這就真的會干擾了大法的工作。」(《精進要旨》「負責人也是修煉人」)

仔細回想起來,自己當時想擔任聯絡人的念頭並不純,而且也沒有這樣的經驗和能力,但當時真的起了這樣一個想要為大家多付出的願望,師父就安排了一切。

從法中我體悟到,我們的能力不來源於歷史上,而是這一次法所給予的。我體會到雖然青年學子看似沒有常人中所謂的專業能力,但其實大法弟子的能力並不來源於這些,而是每一次我們在法上認識到該做並有這個願望去做的時候,師父就會賦予我們能力。但同時師父也說:「你帶的功和你現在的心性是不成正比的。你現在暫時是功高了,給你一下子提上去了,現在在提高你的心性。慢慢你會跟上的,保證這一段時間內你會跟上,所以我們超前做了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有一定的能量。因為正法修煉出來的能量是純正慈悲的,所以大家坐在這都感覺到一種祥和慈悲的場。」(《轉法輪》)

從這段法我體會到,當我們有了想做好的願望,師父就讓我們暫時功高了,讓我們有能力去做原來的能力可能做不到的事情,但在過程中我們的心性必須要跟上來,這件事情才能圓滿完成。

當我們看到在證實法中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應該擺正心態並勇於去做,在做的過程中,師父就會給予我們智慧,在做的過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證實自己的想法,那麼就一定會做好,因為正法是必成的!

最近越來越體會到能和大家在一起修煉、救度眾生的機緣是如此的短暫,如此的令人珍惜,師父說:「可是歷史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三界造了多長時間,來這裡的眾生來了多少,都在盼望著在歷史漫長歲月中的這一刻。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芝加哥市講法》)

希望能跟大家一起走好最後的路,不負我們來時的史前大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