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傳》系列:共產邪靈不除 中華穩定無望(下)

天馨

【正見網2005年09月22日】

共產邪靈對民族信仰的重重破壞

共產邪靈破壞中華民族信仰,除了用共產邪說給人洗腦之外,還主要是運用軟的硬的兩手來破壞民族信仰,它破壞著祭神儀式,這是民族信仰的行為習慣方面,它破壞著民族史詩(包括神話傳說),這是民族信仰的口頭語言方面。共產邪靈硬的一手,直接搗爛砸碎,主要表現在上個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共產邪靈軟的一手,就是附體挖心(明繼承暗毀滅),主要表現在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至如今。

搗爛砸碎式的破壞

這一點,在《九評xx黨》中講得很清楚了。《九評》講:

1966年5月開始的「文化大革命」確實是在革中國文化的命。從當年8月份開始,「破四舊」的烈火燒遍中華大地。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作為「封、資、修」立即成為紅衛兵們的主要破壞對像。以佛像為例,北京頤和園萬壽山頂有一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經「破四舊」,竟然都五官不全,無一完好。首都如此,全國都如此,連偏遠的縣城也不能倖免,「山西代縣有個天台寺,建於一千六百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塑像、壁畫甚為珍貴。雖然地處遠離縣城的山溝,『破四舊』者不畏艱險,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陝西周至縣境內,有兩千五百年前老子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樓觀台。……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裡之內,散布著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高祖李淵為他修的、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如今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則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現在則被迫剃頭、脫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員,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山東嶗山道家聖地,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鬥姆宮、華嚴庵、凝真觀、關帝廟等,『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吉林市文廟是全國四大孔廟之一,『破四舊』中嚴重受損。」(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

這樣,中國民間祭神儀式存在的基礎蕩然無存,祭神儀式中需要的法師、祠堂、祭祀樂社、和尚道士、寺院道觀,經共產邪靈一番折騰,各民族的祭祀儀式便不復存在了。

對民族史詩(包括神話傳說)的搗毀砸爛,一是誣衊,二是毀書, 三是抓人,其中很多人被虐殺。

「文化大革命」時,把民族史詩誣衊為「大毒草」、迷信、四舊。這種手段今天又用在鎮壓法輪功上,1999年7月22日,在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的第三天,中共控制的媒體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反法輪功宣傳。以北京的中央電視台為例,在1999年期間,中央電視台每天動用7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節目,以大量歪曲篡改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話開始,加上所謂自殺、他殺、有病拒醫死亡等案件,極盡能事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衊和抹黑宣傳。最為惡劣的,是在2001年1月導演了一場所謂的「自焚」鬧劇,並通過新華社以從未有過的速度向全世界散播,嫁禍法輪功。這場鬧劇,後被包括服務於聯合國的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內的多個國際組織認定為虛假編造。

名譽上搞臭之後,就開始毀書。在 「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和神農架接壤的保康縣白竹鄉,有位老歌手,溘然長逝。兒孫們把老人珍藏在箱底的《黑暗傳》 拎了出來,一捆墊到老人頭下,一捆墊到老人腳下。因老人臨終前留下遺言:他要把《黑暗傳》帶進棺材裡,為了不讓跟了他一輩子的《黑暗傳》被當成「四舊」燒掉。可見當時毀書之烈,令人膽寒。因為中國史詩多屬口傳,挖掘、搜集、整理實非易事,勞民傷神,文革時期,往往千辛萬苦的勞動成果到頭來是付諸一炬。

居素普・瑪瑪依是《瑪納斯》的口傳歌手 。1961年他每天要唱《瑪納斯》8至12小時,做記錄的同志手麻了,連續唱了7個月,唱出5部《瑪納斯》。1964年, 他又對5部史詩進行了補唱,增加了6.1萬行,此外,又新演唱了第六部《阿斯勒巴恰與別克巴恰》。至1964年,居素普・瑪瑪依演唱的19.6萬行的6部《瑪納斯》記錄完畢。「文化大革命」期間,大部分記錄文稿與翻譯稿被毀掉。1979年底,白髮蒼蒼的居素普・瑪瑪依不得不又重新開始從第一部唱起。

更慘的是抓人與殺人。

冉皮勒是在中國所記錄的最著名的文盲江格爾奇。在50年代和60年代初,他曾經給鄉親們表演史詩。「文化大革命」中 ,造反派說他一個叔叔是跳神的卻爾吉喇嘛,一個叔叔是活佛的管家,說他是一個頑固保護並宣揚民族的舊傳統《江格爾》的人,是對革命新意識「默默反抗」的反動份子,就把冉皮勒禁閉了起來,讓他接受學習改造。

當時全國範圍內史詩的演唱者被抓被害的人數已經無法統計,但是我們參考一下今天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就能約略知道當日的慘象。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20日以來的6年中,通過民間途徑傳出、並且得到證實的至少已有2735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公檢法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截止2004年10月1日,死亡案例高發地區依次為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山東、四川、湖北等。其中年紀最小的亡者只有10個月(山東省煙臺棲霞寺口鎮南橫溝村法輪功學員王麗萱的兒子孟昊),年紀最大的82歲(四川省南充市營山縣青山鄉二村法輪功學員楊永壽),婦女約占51.3%,50歲以上的老人約占38.8%。有中共官員私下透露,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目,實際上遠遠高於這個數字。而施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各種酷刑,更是多不勝數,毆打、鞭打、電刑、冷凍、捆綁、長時間鐐銬、火燒、烙燙、吊刑、長時間站、跪、竹籤和鐵絲穿扎、性虐待、強姦等等等等。2000年10月,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看守人員將18名女學員衣服剝光後投入男犯監牢……。

共產邪靈對民族史詩的直接搗爛砸碎,在八十年代以後延伸為:經濟上截斷,政策上壓制,所以才會有如下的奇聞:

1995年7月18日, 《市場指南報》以頭版頭條的重要位置,發表了《價值連城〈黑暗傳〉,缺資八萬難出版》的文章,直到八年後,才解決了小小的一筆八萬元,《黑暗傳》才得以問世,依靠的還是民間的力量。

2002年5月大型紀錄片《話說格薩爾》攝製完成,攝製組舉債 400 --500萬元,而由於xx黨的限制,紀錄片還不能與觀眾見面。

以上是經濟上截斷帶來的傷痛,再看政策上壓制的惡果。

舉世罕見的「南方創世史詩群」現象,直到1979年之後才浮出水面,至今研究成果寥寥。

《毛澤東選集》譯成藏文,幾乎集中和調動了全國藏族地區從事藏語文翻譯的所有專家和比較優秀的人才,還有不少來自基層的工農兵代表。可是,號稱「世界史詩之王」的藏語史詩《格薩爾》,至今還沒有漢文譯本,外語譯本尚未列入中共計劃。中國格薩爾學會籌備的時間很長,直到2000年才正式成立。 現在世界上至少有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學者在研究《格薩爾》。進行《格薩爾》研究的第一批專著,卻產生在國外;研究《格薩爾》的第一個學術機構是在國外建立;第一批向國外介紹《格薩爾》的英文版、法文版和俄文版等各種外文譯本,出自外國學者之手。 20世紀60年代,出版國際上最完善的一套《格薩爾》叢書的,是喜馬拉雅山南麓的小小的山國――不丹王國。

20世紀三、四十年代, 「口頭程式理論」被廣泛運用到了多達150種語言傳統的跨學科研究中,深刻地影響了世界範圍內的當代人文學術研究。而中國,時至2003年,還沒有一個專門從事口頭傳統研究的學術機構,也沒有一個專門收集和保存各民族口頭傳統的圖書館或檔案庫。只因為中國口傳文化多與民族信仰血脈相連,無神的中共當然要加以遏制。

可嘆中華民族信仰,綿綿五千年,如上所述,共產邪靈對之直接搗爛砸碎猶嫌不夠,更兼之以流氓手段,笑裡藏刀的破坏於我們不知不覺之中。

附體挖心的破壞

當今的中國人有幾個不知道《阿詩瑪》?但是,當今的中國人有幾個知道真正的《阿詩瑪》?

被攝製成電影,有多種譯本的《阿詩瑪》,卻原來是共產邪靈對彝族神話傳說的一個極大歪曲,又是對民族信仰文化實行明繼承暗毀滅的一個罪證。

《阿詩瑪》 是雲南彝族撒尼人的民間敘事詩,被撒尼人民稱為「我們民族的歌」,阿詩瑪的傳說已經成為撒尼人民日常生活、婚喪禮節以及其它風俗習慣的一部分,在人民中間廣為傳唱。

1953年到 1979年,《阿詩瑪》原文被共產邪黨多次篡改。共產邪靈有意識地刪除占主導地位的尊神敬天、善惡有報的傳統思維、以及撒尼人的生產生活習俗,而代之以階級鬥爭的主題 。

為了表現階級鬥爭, 該黨把象徵著天懲的洪水杜撰為熱布巴拉決堤放水。

更主要的是,《阿詩瑪》的樞紐情節被歪曲。

搶婚實際上是「當時社會上公認的、特殊的然而卻是有效的一種締結婚姻的儀式」,搶婚儀式合理的存在於東南亞半島和中國西南地區。《阿詩瑪》原文中,熱布巴拉家與阿詩瑪一家僅只是貧富的差別懸殊,並沒有本質的階級對立。該黨卻有意識地以「搶婚」作為階級鬥爭的表現,將兩家搶婚的的矛盾設計為一種階級矛盾,並以此為情節樞紐,使阿黑救阿詩瑪的情節,也就成了被壓迫者反抗壓迫者的象徵,而阿詩瑪的悲劇結局,也就成了階級社會被壓迫者的悲劇的象徵。

我們今天看到的《阿詩瑪》還是《阿詩瑪》嗎?早已經是共產邪靈的祭品,彝族撒尼人的《阿詩瑪》宣揚良善,中共的《阿詩瑪》渲染暴惡,表面上xx黨在繼承民族文化,實際上又把民族文化敬神向善的內涵毀得一乾二淨。在祭神儀式的恢復中,人們也總是看到一個邪惡的影子,中國人要修廟,中共就要建旅遊區,中國人要重建祭祀樂團,中共就要搞表演賺錢,中國人要族長組織祭祀,中共就要指手劃腳。

這種《阿詩瑪》現象,普遍的存在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共破壞民族信仰的策略之中,共產邪靈附體於民族信仰的恢復中,暗中大肆破壞著民族信仰的內涵。

通過同樣的辦法,該黨把彝族史詩和達爾文聯繫起來。彝族史詩記載,天地萬物源於氣,其中《六祖源流》講最初的人是由水演變而來的,對於人類起源的認識,足以證明達爾文之荒謬,而彝族史詩,卻被黨文化硬是生拉硬拽、望文生義地炮製出來一個「猴子變成人」的欺人之談。

斷章取義,為我所用,這些都屬於在史詩文本上的附體挖心。

2002年7月18日, 中國人民召開了「史詩《格薩(斯)爾》千年紀念大會」,卻必須有李鐵映作重要講話。

《格薩爾》是歌頌正神的巨著,共產邪靈卻在《格薩爾》研究學會安插不懂史詩的無神論黨徒作會長,操控學會胡編亂造一本《不信神的故事》,語無倫次的受命誣衊高德大法法輪功。

這些都屬於在研究組織上的附體挖心。

而今,許多格薩爾優秀藝人被吸收為中共幹部,表彰為「格薩爾說唱家」, 玉梅出生在西藏那曲索縣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自稱是一場大病後受夢所困,病癒之後具有了說唱《格薩爾》的能力,屬於所謂「託夢型」藝人,夢境神授的玉梅卻被中共吸收為國家幹部,接收黨文化的鉗制與洗腦。

1998年4月是《瑪納斯》演唱大師居素普・瑪瑪依80壽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聯不是前往祝賀,而是派了一輛專車,泥滑路爛,拉居素普・瑪瑪依到城裡做節目。居素普・瑪瑪依一生經歷曲折、坎坷清苦慣了,所謂人窮而詩工,並不需要什麼排場,他只不過是被共產邪靈用來往臉上抹金。

說唱史詩的藝人,清靜淡泊,順乎自然,不問政事,天人相感,才能開啟智門,獲得非凡的演唱能力。而共產邪靈反自然,施小惠,搞統戰,誘使史詩藝人逐漸變異,必致「人亡藝絕」而後快。這屬於對史詩藝人的附體挖心。

我國著名國學大師陳寅恪教授曾經懷著悲憤的心情說過這樣一句話:「敦煌學」是輝煌學,又是傷心學。 事實上中國的史詩學,其實也是傷心學。

沒有共產邪黨 穩定才有望

中共也將要保持社會穩定,而究其實,中共開列的穩定公式是,中共的穩定=無神邪說×暴力×利誘。

關鍵一點,共產邪說主義的人間天堂,實屬泡影,散布無神邪說,可憐中國人,既無人間天堂可作遐思,又無來世可供寄託,叫人怎能不倍生漂泊無依之感;鼓吹暴力,叫世道怎能不動盪不安;物質利誘,叫人心怎能不躁動難寧,所以中共治國,可苦了人民,人民是看今生也不穩定,想來生也縹緲,向外則社會不太平,向內則心底多波瀾,所以中國人是現在將來、心內身外,全被不穩定因素所包圍。毛澤東說過,文化大革命,七八年來一次。按共產邪黨的邏輯,和平必須通過戰爭得到,穩定只有通過動亂獲得,中共的穩定=無神邪說×暴力×利誘,說穿了,中共的穩定公式的總結果,終為深度的持久的不穩定。

所以今天中國的所謂穩定,是建基在國民對宇宙奧秘的少追求,對民族信仰的遺忘上的暫時穩定,是建基在國民對中共暴力的屈服上的暫時穩定,是被中共流氓強盜賞賜的小恩小惠所麻痹的暫時穩定,但凡有人感覺良好的話,那是只不過是對中共這個虐待狂的暫時休歇感覺良好,一旦其元氣恢復,中共勢必重操舊業以大亂天下為己任。

今天,中共與江xx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即是其歇斯底裡症大發作的表現。究其原因,在於法輪功所倡導的真善忍,正是中國人嚮往的,卻為中共的亂天下的公式所不容。

中國人自有中國人的穩定公式,中國的穩定==有神信仰×善德×堅忍,民眾恢復著民族信仰,百折不回,歸根結底, 乃是對中國的深度的持久的穩定負責。每一種民族信仰,都以有神信仰,令人享有歸宿感;以行善積德,令社會安定團結;以堅忍勤儉,令人心清靜和平,中國人自己的穩定公式,其總結果,才是深度的持久的穩定。

惟其中國人的穩定公式中,蕩然排除了共產邪靈的存在,所以共產邪靈才孤注一擲明裡暗裡破壞著民族信仰的恢復,其中對法輪功的鎮壓,正在耗盡它的最後一口氣。

讓我們立於中國神山崑崙之上,把中國與世界眺望,共產邪靈正在大逃亡――

中國藏族史詩《格薩爾》,謳歌正神掃邪靈,中共軟硬兼施,肆意破壞,不料想世界人民來幫忙,200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專門為《格薩爾王傳》召開了千年紀念會,譽之為「世界史詩之王」。

中共禍國八十餘年,誰人不知,而「大紀元」雄雞一唱:《九評xx黨》,遂應運掀起一個全球退黨潮,至2005年退黨已愈400萬,保先保先,中共倉惶,退黨退黨,全球震盪。

中國西南各民族,世代尊崇神明,中共嘲之以迷信,施之以刀槍,上天有眼,乾坤朗朗,西南各族神明看生靈塗炭,不勝惋惜,悲憫哀傷,遣巨石(貴州平塘石)自天而降,赫然預告:「中國xx黨亡」!

且聽那天上地下都在講:沒有共產邪黨, 穩定才有望!

讓我們立於中國神山崑崙之上,把中國與世界眺望,人類正在飛速奔向新輝煌――

佛經記載了今天:佛經講,優曇婆羅花,3000年一開放,花開之時,出世度人者為轉輪聖王。進入2005年,韓國龍珠寺戀主庵和須彌山禪院兩寺院的佛像上,驚現點點優曇婆羅花――轉輪聖王在世上。

《黑暗傳》看到了今天,向人們揭示人類歷史的根本主題,《黑暗傳・日月合明》這樣唱:「天地合德,日月合明,盤古開混沌,苦難救眾生。夜有雨露晝有晴,千秋萬代轉金輪。」

歷代預言家看到了今天,漢代諸葛亮看到了、唐代李淳風看到了、宋代邵雍看到了、明代劉伯溫看到了,他們用預言詩,向人們宣講:今日之日,會有下世度人的彌勒佛(轉輪聖王), 他以一般人的面貌出現在世上,以木子為姓,傳真善忍三字真言,連宵風雨來自一惡黨,但最終大法必在全世界洪揚,盡解一切亂世冤緣,給全人類以永久福祉和祥,普天同慶,宙宇清朗。

試看今天的中國法輪功,李洪志大師傳法十三年,倡導真善忍,上億人功煉其身,經修其心,爭做好人,心身健康。而共產邪靈不自量力,鎮壓天法,竊取中國財力,玩弄中國媒體於股掌,聲嘶力竭,撒著彌天大謊,驅遣暴力機器,使警力皆化為虎狼,叫囂奔突,虐殺數千忠良。而共產邪靈可料想,《轉法輪》譯成25種文字,聲名遠播,飄海過洋,七十餘國,閃耀法輪大法之光。正義洪流,不可阻擋,褒獎一份份,起訴一樁樁,共產邪靈是騎虎難下虎,末日看絕望,這也正是歷史的定數,人類歷史,浩浩蕩蕩,新的紀元,正在開啟。

可聽見古今中外都在講:去了xx黨 ,迎來新輝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