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沙龍:西方繪畫與中國畫

朱清明 整理

【正見網2005年09月25日】

編者按:最近參加幾位「真善忍」美展的藝術家們交流了自己的藝術創作體會。我們希望舉辦畫展的弟子也能夠加入我們的「藝術沙龍」,分享自己在用藝術講真象過程中的體會。

肖平:畫家,作品:《天人合一》《腰鼓隊》《蓮心》《光明與黑暗》《按糞桶》

朱清明:正見記者

朱清明:肖平,請你談談創作《天人合一》那幅畫的過程?

陳肖平:我比較喜歡畫我自己比較熟悉的東西。我是在海邊得法的,所以畫那種場景我自己比較有感受。我們修「真善忍」,就得體現真,只有最真的東西才最能打動人。我畫畫的原則是那個構圖和內容能真正打動我,我才會去創作這張畫。當時聽了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後,就想先畫張打坐的,讀《轉法輪》裡關於「三花聚頂」時,我想如果把這個畫出來會是很有意思的一幅畫,我就開始畫。在畫的過程中,周圍的畫家和開了天目的學員都給了一些很好的建議,就畫出來了。我覺得這幅畫在技法上還可以再提升一些,我現在努力在古典繪畫技法上提高。目前我在畫一幅小女孩在風雨中在曼哈頓講真象的畫,這幅畫基本上快畫完了。我一次在正見網上看了幾幅在曼哈頓講真象的攝影作品,其中一幅是一個學員打著傘和兩個常人講真象,我看到那幅照片的那一瞬間我就想:哎呀,怎麼這麼動人的一張照片!我實際畫的時候沒有用它,但是照片給了我很大的啟發,覺得應該畫這麼一張畫。

朱清明:你的繪畫色彩都是非常明亮的,是不是和你的性格和經歷有關係?

陳肖平:應該是會有比較大的關係吧。我以前學過中國畫,畫的都是山水,我這個人性格比較開朗,我想師父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去做就是了,這過程中當然也有很多困難。我原來一直在搞水彩畫和中國畫的創作,畫油畫是最近的事,它對我是一個挑戰,我現在非常珍惜這個環境,能和這麼多畫家在一起。我剛來的時候就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金光閃閃的一張卡片上寫著「美術學院」,我就悟到我到這裡來是一邊修煉一邊來提高自己的繪畫水平,不管是修煉還是繪畫都是一個學習過程,心態上我是把自己當作一個學生,不斷的學習。我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一個弟子讀了上千遍的《轉法輪》,他說他每次讀都當成是第一次讀,就是很用心在學。我們畫畫也應該是這樣子,拿起畫筆來畫時心裡應該是一種很神聖的感覺。

朱清明:你畫中國畫,也畫油畫,談談你畫這兩種不同的畫的體會?另外,畫中國繪畫經歷對你畫油畫有什麼幫助?

陳肖平:關於西方繪畫和中國畫的區別,師父在講法中講的很清楚了。我個人的體會,中國畫是比較注重追求意境,但是即使它們是兩種不同的風格,我感到在藝術上它們還是有相通的地方,畫國畫也好,畫油畫也好,最後拿出來的作品要能打動人,要達到師父要求的,表現美的、善的,光明的東西。我過去畫國畫,不管是氣勢磅礴,還是小橋流水,都是去表現美好,這對我後來畫油畫沒有負面的作用。畫中國畫的訓練是要求一筆到位的,所以我畫線條啊上色啊,對畫油畫在這方面是有一點點幫助。油畫在追求畫面表面的細膩時,在技法上有很多講究,和中國畫又不一樣。中國畫其實分兩種,一種是工筆,一種是寫意的,如果我們去看歷史上好的工筆畫,它們在技法上跟油畫是很接近的,也要畫幾十遍才畫出一張畫的,但是它們在造型的處理上跟油畫是不能相比的,會差很多。師父在《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中講的非常的透徹,我讀的時候非常有感觸。近20年來的很多畫家在中西結合著學,現在中國的畫國畫的畫家都是有素描基本功的,但是受到現代變異思想的影響,他們追求一些變異的東西,把一些人物畫的誇張變形扭曲,其實不美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