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洋中醫(二)

子仙

【正見網2005年10月17日】

在國外的中醫生裡,中國人是少數,大部分是外國人。記得十幾年前,我在中醫學院讀中醫碩士時,全班三十多個學生裡,中國人只有二到三個。後來考執照時,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人中,黑頭髮的中國人也是極少數,別看中國人中有不少中醫,真正查電話簿時,那一長溜看不完的名字卻還是外國人。

在國外,越來越多的中醫學院成立,連中醫博士學位也有了。外國人當中醫,以外國人的思維方式加上中醫的傳統理論,從他們的角度理解後,用在臨床治療中,這可謂是「洋中醫」吧!有趣的是在國外到處可見「Made in China」的貨物,唯獨國外的中醫卻是「Made in USA」。

在我這個城市裡,有時一條馬路上掛了好幾個中醫診所的牌子,就我這個不算太大也不小的醫療中心,光中醫生就有五個,而我這真正的中國人,卻還是少數民族。

我有個同行,這裡值得一提:那天被邀請去參觀他的新診所,大開了眼界。一進門處,掛的是「請入」兩字,哦,我一想他一定是借用中國的「入口處」的「入」,表示人走進門,就也算「入」了。我「入」了之後,第一眼見到的對聯是「難得糊塗」,啊,他的處世哲學已經有一些「段位」了(圍棋的級別),我應當刮目相看。細問一下,他對鄭板橋的詩和字也真是由衷的喜歡。

這位老兄留著山羊鬍子,帶著中國三、四十年代流行的帳房先生的那種銀絲眼鏡片,腳蹬功夫鞋,上衣前面是龍的圖案,後頭是倒過來排版的中文日本語,我隨口說了一句,「你那衣服後面是中文還是日文啊?」心裡有點覺得好笑,誰知他回答:「日文也是從中文過去的。」我轉過頭再看他一眼時,才發現這裡頭的名堂也不少哩。

他,作為一個外國人,對中國的文化是真正欣賞也非常的崇拜。記得有一次他問我什麼叫做「心領神會」,當我解釋給他聽時,只見他感動得眼裡居然快流出淚水,我還大不以為然的追了一句,「噢!就一個詞你聽了都成這樣,那你再讀讀《成語字典》,《辭海》什麼的,你那易被感動的心還會繼續跳嗎?」我也曾笑他用手錶數脈搏,對著耳穴模型找穴位,還用氣血、虛實、陰陽失調去下診斷,他也回敬我,「診室裡的那些儀器,什麼電針儀、紫外線等等,哪裡有什麼傳統!」雖然如此,我們是好同行,好同事,互相也常平心的交流醫術。

最絕的一次是,有一個患不孕的病人,花了很多錢,找了許多大夫,使用了各種方法,唯獨沒有試過中醫,當所有的招數都宣布失效時,女子也三十多歲了,無奈中來到診所。正好我們的幾個洋中醫都在,大家不約而同的認為應該先試用當歸片,花了$2.50美元,剛服完一瓶,這女子就懷孕了。十年中,幾十萬元的嘗試都失敗了,而一瓶當歸片,卻解決了宿願,女子興奮的遇人就說,結果有一陣子,當歸片還沒上架就脫銷了……

有一次,他從中國回來,向我描述內心的感受,令人感動。「在大陸,十幾年前,我看中醫生治病是又號脈,又看舌象,開的也是傳統的中藥方子,雖然煎煮麻煩,但治病效果一流,怎麼現在到中國,中醫生不僅用聽診器,還直接給病人注射維生素?中藥片裡竟含大量的西藥成分,這是怎麼回事?」

「我向他們請教學號脈,遇到問題時,醫生卻說,你要自己找感覺啊,我就是沒找到感覺才去學的呀!」他有點委屈。「中國是這樣一個神秘的地方,我過去一直這樣認為。有時恨自己不能立馬轉生投胎去當中國人,現在的中國,是怎麼回事啊?中國的中醫的精粹很快就要失去了呀!」他似乎比我還要著急似的說著。

……

也正是這些洋中醫,才使中醫療法在國外逐漸的由旁門小道走入醫療保險公司承認的正規治療方法之一。使越來越多的西醫生從不屑一顧到逐漸改變觀念,直到大感興趣。當然中醫治療效果的本身在諸多的治療手段中慢慢的越來越引人注目。古人的幾千年的文化遺產被炎黃子孫不屑一顧了,而這些黃頭髮、藍眼睛卻認真的開始發掘,探索,他們把目光投向《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中國古人的文化寶庫中。

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