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阿姨講故事(十二):報應

笑梅

【正見網2005年10月30日】

明珠阿姨是位善良的老人,她看到我最近比較忙,便自己將故事寫下來,然後在電話裡讀給我,這邊的我,邊聽邊往電腦裡敲字,快多了。別看她年過七十,又是學理科出身,文采還蠻不錯的呢。如果您要當面表揚她,她肯定會這樣回答您:「這都是修了大法呀,不然,我早躺到醫院裡說胡話去了。還講什麼故事呀!」

◇◇◇ ◇◇◇ ◇◇◇

佛家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可是天理,前幾個故事,咱都是在講善緣、善報,今天就講二例惡報的故事。雖然,在故事裡,我沒有指出當事人的真名實姓,但如果他們還活著,他就會對號入座,因為這是真實的,我講出來的目地,不是要有意要羞辱他們,而是要警示世人,不要不相信天理,那樣會自欺欺人哪。有的人做了沒有良心的事不承認,以為可以倖免,其實,只是個時間問題,在這個天理上講,任誰都跑不掉的。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文革時期。

文革年代大搞階級鬥爭,那真是瘋狂的年代啊,搞什麼憶苦思甜,誰跟得緊誰就成了造反派,造反派可以奪權哪。有這麼一個小學教師,這位年青人正是我大女兒的班主任張老師。別看他年紀輕輕,跟形勢跟得很緊。在他上課的時候,常給七八歲的小學生們上「階級教育」課,憶苦思甜。有一次,說他小時候,很窮,放牛,沒有鞋穿,天冷的時候,腳凍得沒辦法,就把腳插進牛糞裡取暖,說得有鼻子有眼兒的,天知道他小時候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為了表示對舊社會的仇恨,還常把班上五六個小孩推到前台罰站,孩子小,在他推推搡搡之下就站不住,有的摔倒,這時全班大笑,羞辱他們。為什麼整治這些孩子呢?都是因為他們的家長出身不好。面對這樣情況,這幾個孩子開始懼怕上學,因為到學校不是學知識,而是挨整,那麼小的年齡能受得了嗎?孩子們在難忍的恐懼中開始逃學。我的大女兒便是其中的一個。可是,她從來沒和家長說過在學校受氣的事,所以我也不知道。

有一次,我們的一位鄰居看到有個男孩子打她,她也不還手,鄰居看不下去了,上前把那壞孩子呵斥走了。回來問我:「你家孩子怎麼教育的?打她也不還手,也不敢吱一聲。」我就問女兒是怎麼回事,這時,她「哇」一聲大哭起來,終於才說出來:「張老師經常揪著我們幾個的頭髮往牆上撞,如果腿站不直,他就踢我們的腿,所以,同學們都敢打我們,罵我們。」我聽了女兒的哭訴,心裡很不是滋味,也十分不解:這遺傳的「階級仇恨」何時了啊,她爺爺是有點錢,她爹也借過光,現在到了孫子這一輩,不但沾不上光,什麼也不知道就跟著受氣遭殃,這叫什麼事兒?但也不能怎麼樣,更不敢多說話,搞不好事情會鬧得更大。要不說,中國老百姓都讓這個惡黨嚇出毛病來了。沒有別的辦法,為了讓孩子安心念書,我只得私下裡求人把戶口改了,女兒的姓改成了我的,接著是搬家,轉學,就這麼著,算是了了。

二十五年以後,我們早已離開那個城市了。女兒也大學畢業工作了。要說天下那麼大,又那麼小。在我們住的這個城市裡,又認識了一位鄰居,是位老太太,她正是原來我女兒讀小學那個學校的校長,退休之後也來這個城市,還住在一起。到一起,說起過去的事,問她那個張老師後來怎麼樣了,她當然知道的多:「你們離開得早,不知道後來學校裡發生的事。那位張老師很快就把矛頭指向我啦,給我剃了陰陽頭,批鬥遊街,三個女兒都被迫停了學。轉到農村老家去讀了二三年書。張老師因表現積極,便奪了我的權,當了校長。也著實風光了一陣子,可是好景不長,不到一年的工夫,就騎自行車摔殘廢了,躺在床上起不來了。再後來,為我平了反,校長又是我了,一直到退休。」

做了壞事,時間不長得到報應,這叫現世現報。這位張老師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如果他能覺悟,變成好人,那正是上天給人改過的機會。時隔這麼久,又讓我們知道這個惡報的結果,這也是來鼓勵好人吧。

第二個故事,應該是九八年,就發生在我們的煉功點上。

在99年7.20鎮壓法輪功之前一年左右時,那時我還在國內,有一個人來到我們煉功點要學功,因為他有病,說醫院裡檢查,發現他腦子裡有一塊鴨蛋大小的瘀血,準備開顱手術呢。他自己要來煉功,要來學,那麼大家就好心教他,大約煉了二個月,他自己感覺症狀輕了,去醫院檢查,果然,腦子裡面的瘀血都沒了,只剩下一個環狀的邊緣了。所以他非常高興,見人就講;「我住院四個月也沒好,想不到煉功二個月就好了。」這說明他是真的受益了。

結果到了99年7.20一鎮壓法輪功,他搖身一變,不但不去煉功了,還罵師父罵大法,為了立功受獎,把單位裡學法輪功的名單都交上去,有的人沒有去煉功點,在家裡煉的,他也知道,統統都檢舉出來。領導大會小會都表揚他,說他是模範黨員,跟惡黨一條心。

不是當時有規定嗎?你想鍛鍊身體,干什麼都行,就是不能煉法輪功,那麼他就積極響應惡黨的號召,改成跳交際舞了。那交際舞的場地質量很好,都是經過防滑處理的。誰料到,他還沒跳多久,竟然在跳舞時一下子摔倒了,你說這一摔也有水平,到了什麼程度呢?胯骨骨折了,腰椎是粉碎性骨折,足足住了半年院,出院時還用鋼背心固定著,說明裡頭沒有長好,得,這舞也沒法兒跳了,也沒有心思去表現自己了。

老百姓可是覺得這事有點奇怪。交際舞嘛,二個人搭在一起,他怎麼就能倒了呢?跳舞又不是滑冰,在舞場裡摔倒都很少見,更何況還摔成這樣兒。沒法兒解釋,最後人們得出了結論:這人肯定是遭報了。修煉人當然心知肚明啦,煉了功,病好了,不但不知恩,還要站出來做壞事,老天不報應你才怪呢。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706)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