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打不動

慧潔(大陸)


【正見網2005年11月01日】

師尊您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你們好!

我是中國大陸大法小弟子,今天能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切磋交流,我非常高興。希望通過這次交流,能共同精進、在法上共同提高。

我曾是一個體弱多病的孩子,全家人為我操盡了心,卻無濟於事。在1998年的春天我們全家人喜得大法,那時我才四歲半。修煉不到半年,我的身體變化很大,師父不斷的給我清理身體,此時大法已在我童稚的心裡深深的紮下了根。那時我還小,認識的字不多,媽媽便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我讀《轉法輪》,我便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的聽,認真的記,沒過多久,我便神奇般的能把《轉法輪》讀下來了。

媽媽不但帶著我學法,每天很早就帶著我到公園裡集體煉功。記得有一次清晨,下起了毛毛細雨,那時我們正在煉第二套功法,雨漸漸的大了起來,姥姥沒有站在法上想,怕我淋病了,便抱起我往家跑,當時我想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的第六講的「煉功招魔」中的幾句話:「一個『奇怪』就擋住了,……達到了不讓你煉的目地」。我想掙脫姥姥的手,但是姥姥卻使勁的抱著我,我急了,大聲的喊:「師父講過『雷打不動』!」我這一句話猛然間點醒了姥姥,於是,姥姥抱著我又返回了煉功點繼續煉功。通過那件事情,我現在才真正的悟道「雷打不動」的另一層含義就是:不管在什麼樣的干擾迫害下「堅信師父,堅信法」的正念金剛不動。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講過:「什麼佛,什麼道,什麼神,什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

我總是把握不好心性,動不動就跟姥姥和媽媽發脾氣,但總是事情過後才向內找。記得有一次,我和姥姥正在穿鞋,準備去公園煉功,我偶然間聽到好像有人在說:「溫柔,溫柔」,我很奇怪,便問姥姥聽見有人說話了沒有,姥姥說:「哪有人跟你說話,快穿鞋下樓。」我納悶著,是誰呢?誰在跟我說話呢?當我走到樓下時恍然大悟,那不是師父嗎?是師父在提醒我要溫柔些,不能動不動就發火,要做到忍。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脾氣不好就改嘛。」

一晃,幾年過去了,在這幾年中我也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漸漸的成熟起來了。但修煉道路上也不是一帆風順的。99年7•20開始,中共在不斷的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編造了許多謊言來誣衊大法,尤其是「天安門自焚案」震驚中外,所以大法弟子要向那些被欺騙迷惑的世人講清真象。剛開始這對我是多麼的難呀!那時我還有許多的怕心,不敢去講清真象。在我學《轉法輪》時,師父的一句話點醒了我:「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我漸漸的明白了:執著心和怕心都是人心,都是邪惡的干擾,邪惡的目地就是想要毀掉眾生,不讓眾生得救,所以讓我產生怕心。只要用正念剷除另外空間裡干擾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怕心自然就沒有了。有一次,媽媽帶著我去天安門近距離發正念,我們還帶了些小標語,準備貼在天安門的附近,當時我不斷的發正念清除邪惡,請師父給我們加持,所以,我當時一點怕心都沒有,直到我們把帶來的標語都貼完為止。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媽媽安安全全的回到了家。

正法進程在不斷的加快。現在,又出了一本《九評》,使大法弟子和一些世人認清了「共產邪黨」的真面目,但是,也有的世人還不了解真象,還在受著共產邪黨的控制。

現在的小學生在學校裡學的課文是共產邪黨的課文,唱的歌也是共產邪黨的歌,每天還都得戴紅領巾,我知道這是共產邪靈在操控著。我也是小學生,但我不是少先隊員,因為我已經自願退出共產邪黨所領導下的一切邪惡組織,但是,學校要求每個人都要戴紅領巾,如不戴紅領巾,就要罰款,因為不戴紅領巾,老師還說過我。我心想:這都是共產邪靈操控著人在犯罪,我是大法弟子,決對不能受共產邪靈的控制。然後就發正念,請師父給弟子加持,我天天都發正念,漸漸的,老師不提戴紅領巾的事了。升旗我也不配合,老師也不管。這使我體會到正念是多麼的重要。

最後,以師尊的一首詩與同修共勉:


志不退(宋詞)

超越時空正法急
巨難志不移
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耀人間三界出
法徒精進志不退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

借這次機會,談了談我這些年來從法上的一些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明慧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