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沐浴下 用音樂證實法

美國加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11月1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中秋節我和楊同修合作在德國Dresden舉行了一場獨唱音樂會。這是我們第一次用獨唱形式來講真象,洪揚大法。這個過程不僅是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過程,同時也是堅定信念的過程,修煉自己,昇華自己的過程。

回想從創作、排練、演出,一個多月來我們走的每一步都深深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無所不在。只要老老實實按照師父所講的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信師信法,師父就給予我們最好的。

開始準備這場音樂會,曾經想以演唱中國民歌的精品來介紹中國文化,音樂、伴奏都是現成的。但我們很快意識到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應該是證實法,音樂會只起到傳播中國音樂文化的作用是不夠的。

師父說過:「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修煉與今天的證實法是第一位的。大法弟子必須證實法。你們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還說:「其實大家要冷靜,冷靜的分析分析大家做的事與大法、與證實法有沒有關係。有關你就去做,沒有關係你就不要去做,永遠你都不要迷失。 」(《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那麼我們有音樂特長的弟子,用音樂講真象,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洪揚大法,就是我們的歷史使命。

音樂是無疆界的,曾經有一次楊同修演唱大陸大法弟子作詞的「獄中吟」。一位白人婦女邊聽邊流淚,她並沒聽懂歌詞,但她受到了震撼。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後堅貞不屈的浩然正氣感動了她。這樣的例子不止一次發生。從某種意義上講,用歌曲講真象,有時會比發一張真象資料更能觸及到人的靈魂深處,更容易引起人們的共鳴,更能打動人,起到其它方式起不到的作用。而節目單中印的所有歌詞,則是一份豐富的講真象的材料。我們有了共識,決定除了保留4首為古詩詞譜寫的歌曲外,其餘23首全部選用了大法內涵的歌曲。

如何選歌是面臨的第一個問題,以前常人寫的歌曲能拿到舞台上演唱的無一不是精挑細選,幾十首歌才挑出一首,千錘百鍊才能成為音樂會節目。而我們搞音樂創作的弟子沒有一個是專業作曲家,由他們寫的歌組成一場獨唱音樂會,用常人的觀念是不可想像的。而強烈的對比、戲劇性的變化,則是一場音樂會成功的重要因素。但大法內涵的歌都很平和,沒有激動,沒有呼喊,沒有痛苦,沒有悲哀。如何使80分鐘的音樂會有反差,有對比,有變化,心裡沒有底。但我們堅信一條,我們的音樂是有能量的,能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歌曲中表現的弟子得法後生命的喜悅,面對巨難的微笑,不畏千難萬苦的從容,這些超越常人情感的內涵,這些所傳遞的純正的、善的、光明的信息是常人再精品的曲目都無法相比的。

我們從諸多的歌曲中,挑出23首,分成三部份。第一部份:幸得大法,返本歸真。第二部份:承受巨難,正氣浩然。第三部份:天地換新,萬舟歸航。我們以節奏的快慢,調性的對比,風格的變化,串出完整的音樂形像,達到了我們預期的效果。

接下來的考驗就是寫伴奏了。整場音樂會幾乎都是一個人寫的伴奏,在我記憶中好像還沒有過。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也有自己的框框,寫出的作品,和聲、構思容易雷同。而我要為二十三首歌曲寫伴奏。雖然其中一半以前已經寫好,另外一半有的是新歌,有的則需要從新創作。一首好的伴奏曲可以錦上添花,使歌曲更加完美,精緻。而不好的伴奏曲就會使一首好歌失去光彩。如何能突破自己?如何把握每首歌的特色使歌聲和琴聲互相交映,用琴聲來豐富歌聲,使我們的歌曲更加完美,對我是個挑戰,也是個考驗。

照以前的寫法,一首伴奏至少要花二、三天,一天能寫的時間最多也就二、三個小時,照這種速度,等到音樂會要開了還寫不完,而現在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演出,當中還包括排練。時間緊、要求高,怎麼動筆?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悟到,堅信大法就能打開我們的智慧;知道難,但心不急;寫不出,先放下,該煉功還是煉功,學法時間就是學法,決不挪用來寫作。結果大法顯神威!構思不但有所突破,寫得也輕輕鬆鬆,平均一天多就完成一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不費力就寫出來了,太順利了!腦袋都好像沒被憋疼過。我心裡深知,這全是師父給的,只要路走的正,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師父無時無刻都在攙扶著我們,大法無時無刻都在顯示其威力。當我寫完所有的曲子時,心裡的感動是不言而喻的。

緊接著我們的難題就是合伴奏了。我和楊同修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德國,怎麼排練?土法上馬,利用今天的通訊科技買個帶話筒和耳機的電話,就可以通過電話合伴奏。用電話合伴奏最大問題是時間差問題。所謂合伴奏就是在演唱者的歌唱進行中,緊隨她的快慢變化、抑揚頓挫、強弱對比,使鋼琴部份和歌聲溶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而電話的聲音傳送,因為時間差關係,經常是兩個人的節奏會有1/4至半秒的差別,以至於我們如果想按傳遞過來聲音的節奏合上,就會越拖越慢。開始想解決這個時差,我就搶在她聲音出來之前彈出,這樣傳到她那ㄦ的聲音就應該正好,但結果並不如意。有一次這個時差已到達無法容忍的地步。照這樣合,哪是合伴奏啊!我管我彈、她管她唱,你追我趕、互相打架,怎麼辦?我們發正念剷除干擾。接下來的排練,真是從未有過這麼好,幾乎已感覺不到時間差,我可以抓住微小的變化,按照正常的節奏合上。我們親身經歷了發正念的神奇威力和大法慈悲的巨大力量。

演出那天,當楊同修唱到「登歸途」這首歌時,兩掌之間充斥著強大的能量,這種感覺只有在煉功抱輪時才有過。我悟到,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們。那天風和日麗,天氣特別好,演出完第二天氣溫驟然下降了攝氏15度,寒風凜凜,只有零上5度。一切的一切,我們都能感受到師恩的無量慈悲。

而在一次錄音的過程中我們又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原先我們準備把整場音樂會的歌曲分兩天錄完,結果第一天用了5小時20分就全部完成了。我們幾乎是不停頓的錄音,每首歌唱2至3遍,中間只有過一次十分鐘的休息。錄完一半時,我問楊同修累不累,她說還行,繼續錄。錄完四分之三曲目時,我問她還錄嗎?她說還能唱,咱們就錄到唱不動為止。結果全錄完,嗓子還不覺疲勞,一看鐘,唱了5個多小時。錄音師是個小提琴手,他說從未象你們這樣錄法,一唱這樣久,而且聽上去還很好,聲音一點沒有疲勞的感覺,太令人驚訝了。我們深知這都是有師父的加持,才有弟子超常的表現。而正念也在起作用,因為根本沒去想嗓子是否累的問題,說能唱就真能唱下去。
  
在整個準備演出的過程中,我們收穫很多,其中也包括了教訓。在德國原來準備是兩場演出。有一場是一位常人主動要求幫我們主辦,有關資料剛寄給她,這位主辦人的丈夫就被一鍋開水燙傷,那城市又沒有大法弟子,致使她忙於照顧丈夫,無法騰出手來推廣這場演出。這件事使我們更加認識到,我們今天做得任何一件事,辦的任何一個活動,在另外空間確確實實就是正邪大戰,邪惡就是千方百計搞破壞,想方設法讓你搞不成,弟子辦的它動不了;常人辦的,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正念不足就會被邪惡鑽空子;這次就是一個深刻的教訓:以為這次可好了,終於不需要我們自己操心去推票、去拉廣告、拉贊助,以為常人能包辦一切,我們只要上台演唱就行了。這就是大漏,任何事如果是按照常人心去做,就做不成。

大法弟子辦事的成敗,常常取決於一念之差:是用人心還是用神念。我們時刻都不能忘記,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任何時候大法弟子都保持著強大的正念,邪惡就無計可使,我們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當演出結束,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一個多月走過的路,我們無法形容對師恩的感激之心,我們是太幸運了!我們幸運能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幸運能助師正法,我們幸運在回歸的路上,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謝謝師父。

(2005年舊金山地區法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